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诚台】困兽斗

*慎入慎入慎入,安全上车
*想写一个和以往画风完全不一样的诚台
*配合bgm薛之谦《动物世界》食用更佳


这不是明台执行的第一个任务。
但他还是大意了。
有些东西正如他现在袖口里紧紧贴着皮肤的刀刃,冷冽地泛着某种寒光,即使知道这是极度的危险,却依旧把它藏在了最靠近动脉的地方。
与其说是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处理掉凶器,不如说是这是明台下意识的一种习惯。
正因为危险,所以留在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但他自己也清楚这是一场博弈。
刀刃正反的两面,一面是他将这把刚刚刺穿了对方喉咙喷得墙上满是血的刀,犹豫了大概不到一秒的时间决定用水冲洗干净藏进袖口,一面是紧贴着他微微出汗的皮肤,他被困在了日本领事馆里。
明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迫的感觉在喉咙里缓慢地游走着,他必须要保持冷静。
“任何人都不得离开!给我搜!仔细地搜!!”骚乱的人群转眼之间已经被围了起来,还沉浸在舞会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人占了一大半,一小部分的人则开始抗议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说话的人是一个年轻人,笔挺昂贵的西装,细长的眉眼上挑着语气不善地用日语问道。
而站在他一旁的女子则用着小声的日语回答他,“啊小野君,刚才去哪里了?听说好像有人被杀了……”
“有人被杀了为什么要围着我们?还不放我们回去?”
“是啊是啊!还不放我们回去?”
附和的声音立刻变得越来越多,很快人群就骚动了起来,在这场舞会上的不是日本人就是新政府有关的,还有一些贵公子大小姐,他们自然是受不了被拿枪指着,像是一群被困在这里的动物对待。
这正是明台的目的,局面越是混乱对他越为有利。
然而就这一点来说,也是明台的一个习惯。
有时候他会痛恨自己连思考模式都被同化了,说到底还有什么是真正属于'明台'的,大概那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没有了,但这些习惯的确救了他一次又一次,他不可否认。
然后,那个女人从正门走了进来,带着不容反驳的气魄,明台认得她,当然。
他不止一次看见她如此趾高气昂的样子,只有在他大哥面前,这个女子似乎才会收起那不可一世的气焰,变回一个普通的女子。
但现在这个时候遇到汪曼春真的是最差的运气,她来了就意味着明台无法趁着混乱逃跑了,不仅如此她还会认出明台,小野三郎,他现在是这个身份。
而更糟糕的还在后面。
“所有离开的人必须搜身!”

困兽之斗。
记忆之中的那个人从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过,但明台知道他就是这么看待自己的。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一种是想办法处理掉那把刀,然后谎称自己只是来玩,说自己是日本人也只是因为看上了他身边的这位樱子小姐,另一种是想办法处理掉那把刀,然后借口假装自己喝多了靠在樱子小姐肩上混出门,他相信这个日本女子会很乐意照顾他。
但是所有的选择都是在没有这把刀的前提下。
所以,这是必须要舍弃的东西。
这是打从他一开始就知道的,必须要舍弃的东西。
但为什么还是留了下来?即使知道它会害死你?明台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即使他在心中已经问了自己无数遍依旧得不到任何答案。
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出离了开来,焦躁不安的情绪过后竟变得不可思议的平静,亦或者只是麻木了。
明台缓慢地随着人群前进着,他甚至都可以看到那个出口了,但他有些空白的大脑想不到任何可以脱困的方法。
这时候人群突然涌动起来,似乎是二楼传来了什么动静,汪曼春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其他人继续搜身,她带人上去看看。
困着的牢笼就这样出现了一个口子,事情来的太刚好,明台隐约不觉得这是件好事。
果然,下一秒,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走了进来。干净,似乎是很适合形容那个人的词语,但明台知道那一尘不染的衣领,一尘不染永远被剪得平整的指甲,那一尘不染修长的双手,一尘不染的眉宇间蕴藏着怎样尖利的东西,如同野兽獠牙一般,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那俊朗的男人只是淡淡地扫过了一眼明台,并没有稍作停留,“汪处长呢?”他缓缓地开口道。
那不是随处都可听见的声音,带着些许低沉震动着的声音从喉咙中吐露出来,是有点让人心痒的性感沉稳,还有镇压一切的气场。
“明秘书长。”正在检查搜身的几个官兵似乎都认得他,“汪处长正在二楼搜查。”
男人将视线缓慢地移到了明台的身上,明台感到了一丝晕眩,冰冷的刀刃和出汗皮肤的表面紧紧地黏在了一起,但即使是这样明台也没有移开和男人对视的视线。
永远不要移开你的视线。
这是明台的第三个习惯。
一旦移开了就会被狠狠地入侵。
只是一秒,明诚像是微微勾起了嘴角,稍纵即逝的笑容也让明台呼吸停滞了一下,然后他的手被握住了,紧贴着刀刃的冰冷被另一种触感所替代,肌肤相触的温度令明台不留痕迹地颤抖了一下,“这不是小野先生吗?好久不见。”
“你们认识?”
“以前见过。啊,你们先搜,搜完我再和小野君叙叙旧。”
叙旧……如果不是现在这个情况明台是有点想要笑的,明诚演技一向来都是好的,即使不需要明台配合他也能一个人完成两个人的事情。
“好了,小野先生。”搜查的人托明诚的福对明台瞬间客气了不少,明台点了点头,朝着明诚的方向走去。
那里看起来就是出口了,但那也只是看起来罢了。
从那里望过去,明诚正靠着墙边点着一根烟,很多时候明台都觉得明诚并不喜欢抽烟,他从不在家里抽,不在大哥大姐面前抽,却总是喜欢在明台面前点燃它。
烟草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着,明台知道他只是单纯喜欢着某样东西在自己手里燃烧的感觉,并不是真的在乎那吸进肺里口腔里的味道。
明诚抬了抬手里的烟盒没有出声,像是无声在询问着明台要不要来一根,明台觉得这很蠢,尤其是在他以前怎么样都要不到一根烟的时候,现在明诚倒是像无所谓那样问他要还是不要。
“大哥让你来的吗?”
“你就是这么跟你救命恩人说话的吗?”
“我可不记得我干了什么要你来救了。”明台翻了个白眼,不自觉地撅起了嘴,没好气地回道。
明诚像是完全没有被他的态度所影响,那双眼睛在月色下很沉静,甚至带着一点意味不明的亮光和笑意,“为什么不把那把刀丢掉?我应该没有教过你必须舍弃的东西还要硬留在身边吧?”
明诚当然没有教过这些给明台。
他教过明台怎样握笔写字,他教过明台怎样开枪,他教过明台怎样防卫,怎样杀人,他教过明台怎样打开双腿,怎样做爱,但他从未教过他一样东西。
就像那把刀。
明台知道那是必须要舍弃的东西,可他的大脑却控制不了他的行为,这可真有点可笑。又有点狼狈。
见明台没有说话,明诚将手里只抽了一口的烟丢到了地上,明台觉得明诚的行为纯粹是把香烟当成了某种檀香,就真好像烧一烧他的心情就会得到平静一样,明台忍不住冷冷地嗤笑了一声。
掉在地上的火花被那擦得发亮的皮鞋轻轻踩灭了,明诚靠近了明台,那淡淡缠绕在指尖的烟草味也涌进了明台的鼻腔里。
“觉得丢不掉?”明诚一早就看透了他,从来如此,即使明台再怎么否认,明诚说的每一个字至少到目前为止都是对的。
“既然丢不掉,那就记着吧。”

那是一头被困住的野兽,即使再小,它也是一只长着尖牙和利爪的野兽,迟早有一天,它会长大,会冲出困境,会撕碎一切露出本性。
明台的双手被领带的一端绑住了,另一端系在了床头,一丝不挂是形容现在自己的样子,但在明诚面前他大概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无论怎么挣扎看起来都是徒劳。
明明是这样的一双手,明台以为它的触感应该是很冰凉的,但它却正好相反,宽大温暖,像是温热的流水,柔和又优雅。

(和谐上车: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0496322345240

困住的野兽做着无谓的挣扎,只有他自己清楚,早在自愿走入陷阱的那一刻,他的挣扎早已没了任何的意义。

明诚伸手轻轻将明台额角粘着的头发撩到了一边,泛着粉色的肌肤上还有汗水和泪水的痕迹,累得睡着的明台正窝在他的怀里,安静得像是一只家猫。
这可真是狼狈,小少爷。
明诚亲了亲明台的嘴角暗暗地想道,不管是自己还是他,都如同困兽之斗。来到这个世界都是孤寡的一个人,走的时候自然也一样,所以别害怕,没什么大不了的。
明诚颤抖着替明台盖上了被子。
那么,在大哥来之前,还是先清理好楼下顺便做饭吧。
他转过身,轻轻地关上了那道门。

end

*关于困兽斗的诚台

其实是个双向暗恋梗。只是有点黑。

唠叨两句,在这里的明台因为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于明诚的感情之前就一直在挑战明诚的底线,而明诚给予极端的回应方式并不合时宜,导致明台对他的感情产生了混乱和扭曲,即使他后来知道那就是爱,但他也不会对明诚说哪怕一个字。

明诚则因为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他不需要明台的任何回应或者是理解,即使在这过程中他很明白那就是爱,但他永远都不会告诉明台,因为这也是他要告诉明台的事情,这份感情还是趁早舍弃掉比较好。但在这过程中,他也动摇着扭曲着混乱着,所以他才说了既然舍弃不掉那就记着,其实这也是在对自己说。

他们在这场你来我往的相爱相杀中都是困兽。

【连若】其十 终了

十篇肉完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随便立flag……

薄荷chiaki的小号:

前文链接:其一 笼中鸟


其二 嫉恋迷藏


其三 结缘绳


其四 堕


其五 缠


其六 水中花


其七 镜中月


其八 真实


其九 阴阳寮




一目连走的时候,般若已经连续一周都没有和他说话了。


般若当然知道自己现在妖力还弱,跟着晴明大人和风神大人去扫荡八岐大蛇确实勉强了点,但他实在不喜欢一目连把他当成小孩子看待。


一开始般若还能忍住,在一目连经过身边时故意不看对方的目光,冷哼着无视风神大人,但接下来几天,一目连并没有表现的很在意般若是不是理他,这种感觉就像一个拳头打在了一个软绵绵的枕头上,非常令人沮丧又生气。


一目连和其他式神有说有笑的样子更加刺激了般若的小情绪,他不想和任何人分享一目连!他的目光、他的视线、他的微笑都应该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般若想到了那天的梦境感觉心里更加的郁闷,他想要快一点恢复妖力和记忆,他想要恢复成少年时的模样。


一目连跟随晴明大人离开的那天,般若也赌气般故意不去一目连的住所,但一目连倒是率先找上了门。


“般若。我想和你说几句话。”一目连隔着门轻声地说道,即使屋子里没有半点声音传出来,一目连也确定般若在里面听着,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掌心里的结缘绳,像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般若的那条早在碎片召唤时断裂了,他费了一点时间才找到了鲤鱼精。


吐着泡泡的美丽女孩弯着眼睛,她显然已经知道了般若爱上的人是谁了,“原来是一目连大人呀……难怪当时怎么问般若他都不肯承认呢~但是太好了呢!一目连大人也爱着般若~真是很浪漫啊!”鲤鱼精闭着眼睛脸红了起来,她已经开始陷入了某种少女情怀中,这让一目连也不好意思了起来,他咳嗽着移开了视线。


爱……


在此之前的漫长岁月里,他爱着天空爱着大地,爱着自己的子民爱着世间的一切,但他却从未对般若说过一个爱字,甚至是喜欢都没有,他总以为时间还有很多很多,理所当然的,般若会一直存在于那里,但他却一再地失去他。


将他赶出山是第一次,被他所救是第二次,他无法再失去他第三次了。


“我知道你在听……这条结缘绳是我亲手编的,我想要送给你,虽不及……”一目连话还没说完,般若就嗖地一下打开了门,速度之快让一目连也惊了一下。


“……在哪里?”般若嘟着嘴巴伸出手来,眼睛偷偷地撇着一目连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心底难以掩饰的欣喜,“不是说要送我吗?”


一目连轻轻地笑了起来,面对般若别扭的样子,他只想要好好的抱住眼前的人,但现在还太早了……他希望等他想起来的那一天,将自己心底的感情毫无保留的告诉他。


一目连将结缘绳牢牢地套在了般若的手腕上,那根红绳上多了一些金色的丝线,般若发现一目连手腕上的红绳也被重新编过掺杂了一些金色,“这是……”


“在鲤鱼精那里看到的……觉得很像你头发的颜色。”


一目连揉了揉般若的头发,那眼底的温柔让般若不可抑制的红了脸,“等我回来好吗?以后你要去哪里我都陪你,但是这次真的不可以,我不希望你受伤。”


般若其实早在开门的那一刻就花了好大的意志力才没有扑进一目连的怀里,故意清了清喉咙,嘴里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已经藏不住了,“这次就算了,下次一定得带我!”


“……好。”


“我要奖励。”


“什么奖励?”


“在等连回来之前,我乖乖待在这里的奖励!”般若指了指自己的嘴唇,长长的睫毛微微地卷着小小的弧度,那双金色的瞳孔里满是期待。


露出了一个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一目连弯下腰吻上了般若的嘴唇,般若像是早有预谋了那样,踮起脚尖抱紧了一目连的脖子,闭着眼睛全心全意加深了这个吻。


微醺的不知道是春日的阳光还是彼此间密不可分的呼吸。


然后一目连跟着晴明大人走了。


夜叉看着般若一脸幽怨的盯着一目连远去的背影,立刻露出了一副被恶心到的样子,“你这是等丈夫回来的小媳妇呢?”


般若瞪着他没有说话。




风神大人走的第一个小时,想他。


风神大人走的第二个小时,想他想他。


风神大人走的第三个小时……


“呐呐,樱花姐姐~你的这身衣服好好看啊~”般若弯着眼睛笑嘻嘻地看着樱花妖,一旁的桃花妖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般若。不要因为一目连大人晴明大人都不在,你就可以随意胡闹哦?”


“没有啦~你误会我了~你看我整天都穿着这一套衣服……偶尔也想换换衣服嘛!”


“换衣服穿倒是没什么问题啦……不过这可是女孩子的衣服哦?”


“没事的!夜叉他们都很想试试~来嘛!换装不是很有趣吗!你们不想试试看男装的感觉吗?”


“好像是挺有趣的……比起这个!我还真的很想看妖狐穿小裙子!”


“啊……其实我也很想看大师穿……要不我们去找找神乐大人和八百比丘尼大人吧?”


般若捂住嘴角偷偷笑了起来。


风神大人走的第不知道多少小时里,阴阳寮里已经一片乱糟糟了。


“住手!放开本大爷!不要逼本大爷打女人哦?”


“叮——”


“嗷!”


“山兔!套环套住他!不要让他跑了!”


“小生自己会脱的!等等、不要!”


“……谁都不能出这个门,不然……都死……”少女面无表情的擦着闪闪发光的大刀堵在了门口。


终于几个小时后,回来的一目连有幸见到了非常奇异阴阳寮男式神们的被迫变装play,尤其是所有人都阴沉着脸像是要追杀谁和老远就飞奔过来躲在一目连身后大笑的般若,一目连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只能无奈地咳嗽了两声,偏偏他们家那没眼力微笑着的阴阳师大人还不停地夸赞,“很适合你们啊!”


然后阴阳寮里一阵鸡飞狗跳。


一目连抱着窝在他怀里的小家伙,轻轻刮了刮他的鼻尖,“就知道胡闹。”


小家伙用着湿润的眼睛仰起头望着一目连,那一小撮卷起的金发微微翘着,“因为连不在,很无聊嘛!”


“所以你怎么没换?”一目连难得想要逗逗怀里的人。


“连想看我穿女装吗?我以为我平时这套就是……”一目连感觉自己好像被呛到了,般若看起来真的很认真的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毫无疑问,一目连接受了严峻的理智考验。


般若每周借一套的女装似乎玩上了瘾。


直到某一天,般若的记忆和妖力全部回来恢复了十几岁的样子之后,他再去借女装来穿,这一次,一目连没有再烦恼了。


而那套女装,般若难得涨红着脸,说会重新买一套还给三尾狐姐姐,因为之前的那套被沾上了很多不可描述的东西。




(上车走这里: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83960568247932




尾声


最后般若没有一瘸一拐的再次被其他式神所嘲笑,因为他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在庭院中,其他式神纷纷表示不习惯,感觉庭院安静地过了头,而与此同时一目连大人房间闹鬼的谣言也开始流传起来。


“听说昨晚那声音……啊啊啊的叫个不停,还有哭声……”


“呜!我害怕!”


“不要害怕!飒!”姑获鸟已经掏出了武器。


“啧,这狗粮犬神你一个人吃了吧!”


“在下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凤凰火,你能烧一下屋子里那两个家伙吗?”


年长的老人摸着白胡子笑嘻嘻地坐在金鱼上立了个flag,‘我赌两个鬼火,明天般若应该也不会出现’。




END


*终于写完了十篇肉……真是精尽人亡了要……居然还是我升六星般若快……||||


感谢大家阅读,本来只想开个十辆没啥关联的车……结果写着写着变成了一个连着的故事了……有剧情的时候其实我好几次都不想写车……实力挤车


大概会有个番外,关于大天狗也来了阴阳寮和一目连互怼的故事


【一目连:……(护住般若)】


【狗:……我现在也是你的队友……】


【一目连:……(无视)】


【狗:……一目连,管好你的小妖怪】


【一目连:(面无表情,思考了会低下头在般若嘴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般若:……////连……呜嗯~我还要……】


【狗:(真是日了狗了)……还打不打了?】






尽管每次狗子挥一挥衣袖带走一片式神……可是,他速度不够快,心好累!


一目连117+70,三点火,五星


般若114+59,三点火,六星


大天狗110+55(我要报警了!你们给我留点火啊!),五星


座敷童子(不要看我),五星


(兔子、惠比寿、莹草、妖狐……今天我们谁上呢?)









【维勇】个人粮食向目录整理

维勇粮食目录整理

薄荷chiaki的小号:

*入圈也有一段时间了,从去年10月陆陆续续开始写


这两天圈子里的各种糟心事……首页被刷爆了……otz


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想说一句……


我真的、真的很喜欢小滑冰,喜欢维勇圈,喜欢太太们的粮食!


让我们回归产粮食,愉快玩耍的节奏好不好QUQ




顺便打个小广告:《陨星》预售开始~会参加3.4小滑冰only~摊位在18号哦!


收录:综合症系列文、危险情人、陨星、Reset,预售点我




 个人短篇系列


《两个人的秘密》


1.男神变小了怎么办


2.坏恋人


3.痛感共处 (上) (下)


4.请问你吃掉的是咖喱猪排饭还是照烧猪排饭


5.世界上最好的你


《综合症》


1.肌肤饥渴症


2.恋爱智齿症候群


3.尼基福罗夫先生的短暂性失忆症 (上) (中) (下)




短篇


笹舟


不会踩肥皂的jj不是好jj




中长篇完结


RESET 01 02 03 04 


陨星 01 02 03 04 05 06 07


危险情人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维勇/奥尤 长篇未完


Meteorite 01 02



总算搞好了😂😂谢大家支持!

薄荷chiaki的小号:

【本宣】维勇小说本《陨星》

 *感谢各位爸爸的支持!我爱你们(づ ̄ 3 ̄)づ么么哒!


刊名:《陨星-Meteorite》

CP:维克托X勇利

字数:12w左右

作者/排版/宣传/校对:薄荷chiaki

封面: @智野chinoai 

海报: @独夜舟 智野chinoai

插图: @浅野课长 舟舟 MOY

GUEST:文 @病态函数 徽章 @66 图 智野chinoai

校对: @阿徹  

纸张:黑白页100g白道林纸,彩图封壳铜版纸,内封珠光

价格:50rmb(随书随机掉落明信片1张)

特典:预售前30名送海报或徽章(二选一),特典可加购不单卖

收录内容:《陨星》+番外、《危险情人》+G文、《肌肤饥渴症》、《恋爱智齿症候群》、《尼基福罗夫先生的短暂性失忆症》、《RESET》

具体内容请看lofter:薄荷chiaki的小号

3.4魔都冰上的尤里ONLY首发

预售时间:明晚2月21日18:00开始,淘宝链接地址明天会直接公布修改在这里~谢谢大家!

PS:淘宝店主就是我~有事可留言给我,lof微博淘宝都可以!

谢谢爸爸们支持!笔芯!!

再次感谢各位太太们!鞠躬~!

总算是赶上了(/(ㄒoㄒ)/~~)


【百日凯歌拉郎配】新年活动联文《在此刻》

哈哈哈现在才看见!!虽然是肉接文!但是大家都好有默契!开的稳!

百日凯歌拉郎配:

新年活动主题文是《在此刻》节目的后续联文活动,谢谢群里的姑娘积极的参与。新年继续一路凯歌,我们继续前行(づ ̄3 ̄)づ╭❤~




联文人员:


1.木以千肖(烟花组)@木以千肖 
2.叶薄舟的小仙女(烟花组) @叶薄舟的小仙女 
3.Tok_Tik_桃(动车组第一棒,肉渣) @Tok_Tik_桃 
4.生为北枳(动车组) @生为北枳 
5.云柯(动车组) @云柯 
6.卷福的girl(动车组) @卷福的girl 
7.君曦又不是兔纸(动车组) @君曦又不是兔纸! 
8.青禾(动车组)@青禾 
9.小小爵士(动车组) @小小爵士 
10.酵母君(动车组) @酵母君 
11.荼蘼参商(动车组) @荼蘼参商 
12.薄荷chiaki (动车组) @薄荷chiaki 
13.苍小绝 (动车组) @苍小绝 




联文宣图感谢: @Ksama-X 







      新的一年虽然来的和往常并无区别,然而却因为有了久违的爱人在身边,而显得无比温暖。胡歌坐在观众席上,越想越觉得高兴的难以自持,忍不住伸出手去蹭进王凯的掌心,表情像是一个偷到糖的小孩。王凯感受到人的小动作,低声笑了两声,心里却软成一摊水,微微收紧手指,扣紧了掌心里那只不安分的手。


      春晚即将结束,新的一年也在火树银花中到来,王凯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翻手翻出手机,给身边人发了一条短信:“我记得你说不回上海了,晚上准备去哪住?”听着人在身边窸窸窣窣的笑出声,像一只小老鼠一样,让他在心里重重画上了一笔喜欢。


    “嗯……”对方的短信紧跟着回来“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收留我呢?”


        ——“求之不得。”


        回的郑重其事,宣告多少情意。


        晚会结束的时候夜已经被极安静的黑色拢起来了,偶尔的还会有几朵烟花沿着计算好的弧度落下来,带着烟花爆竹特有的吵闹却划不破两个人独处的静谧。街道上冷冷清清的,两个人都是熬惯了夜的,就手牵着手窝在沙发上也没什么困意,电视开着,胡歌就借着电视时亮时暗的光想去看对方的侧脸,却在黑暗中看到一双凝视自己的眼睛。


        他看见王凯的眼睛里透着隐隐的笑,就在最后一朵烟花燃尽的同时仿佛还听见了熟悉的浅笑声。胡歌就捏着他的手指凑过去亲了亲王凯的眼睫,这双眼睛承载了两个人的那么多日子,承载了相许相识,相知相许。


       而现在,胡歌只在那双眼眸里看见他一个人,和一份无需言辞的表白。


       然后他感觉到了一只手撑着他的后颈。


       然后是一个带着言辞的吻。


       王凯亲亲啃啮着对他而言不算陌生的唇瓣,顺着熟悉的纹路一点一点描摹过去。电视声音很吵,他闭着眼睛在黑暗里摸到遥控器,想关掉电视,却不小心碰到音量键。有点喧嚣的声音在一片漆黑里仿佛成倍放大。他感到身下人猛地一哆嗦。胡歌受了点惊吓,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后,又吃吃的笑起来。


      “殿下别急,”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见有些揶揄的声音,“慢,慢,来。”


       王凯挑挑眉。好嘛,反正你也跑不掉。


       他关了电视。俯身重新亲下来。这次亲吻的时间比较长,分开的时候胡歌气息明显有点不稳。王凯就瞅着这个空档过去解他衣裳扣子。寒冬腊月的,两个人穿的都不少,一件一件脱一时还脱不下来。王凯撇撇嘴,有点不满。


      胡歌察觉到他猴急一样的情绪,起了坏心:“诶你慢点啊,里头那件可是GA的。”


   “不是彩排那件才是吗?”


   “内搭也是。”胡歌憋住笑,“要内外一致嘛。耐心点吧,我的殿下。”


 


后续走这,翻车有风险,抓紧时间上车




 









!!!!!!!!!!感谢my天使!!家有一弟如有一宝(((o(*゚▽゚*)o)))

【凯歌】我们的约定日

*我要飞升了!吃个小甜饼!(希望不会被lo和谐

最先开始规定约定日是他们在某一天突然争吵了。
其实现在想想那完全称不上什么大事,但那一天他们就是吵得不可开交。
胡歌抱怨王凯穿错了他的内裤开始,他们把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旧账就被翻了出来。
一点一点累积起琐碎的小事,最终压垮了他们紧绷着最后的一根弦,然后嘣地一声就崩断了,还带着点浓浓琼瑶剧的味道,一个人大声责备着另一个人,无理取闹也该有个限度,另一个人则愤怒的反驳,你才无理取闹,我哪里无理取闹明明是你先无理取闹!就算我无理取闹也是你先无理取闹的!
明家rap果然名不虚传。
两个人吵着吵着,胡歌生气的卷走了床上所有的被子,王凯就把胡歌的枕头给抽走了,接着两个人上升成了抢被子争枕头的追逐战。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气喘呼呼地瞪着对方凌乱的头发,还是王凯率先绷不住笑出了声,胡歌坚持了不到一秒也跟着莫名其妙的大笑了起来,所以他常听人说王凯的笑声有毒,这是真的。
他和王凯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如果非要用什么词来描绘这场爱恋,这大概是他走过最短暂却又最漫长最美丽却也最艰难的路。
因为经历过才懂得珍惜,但他们也只是凡人,需要发泄需要理解需要被认可,也会疲惫厌倦和劳累。
王凯的手指轻轻地抚摩着胡歌的耳朵,皮肤间若游丝般的触碰带来瘙痒的感觉,胡歌笑着想要躲开却被王凯按住了。
“歌歌……我、”喉咙间滚过的情感激得他嗓子又痒又痛,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口。
“苏先生与我如同一人”这是萧景琰和梅长苏,那胡歌和王凯呢?
他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他们是不同的两个人,对着同一件事物有不一样的感觉,不一样的思考方式,不一样的回应,他们有着不一样的人生轨迹。
可是他现在却妄图想要把那些都抹去,让他们彻彻底底变成一个人。
王凯闭上了眼睛,但在下一刻胡歌吻住了他,不是很用力地那种,只是嘴唇与嘴唇之间单纯的贴着,他惊讶地睁开了眼睛。
刚开始交往的时候,胡歌有时候吻着吻着会突然睁开眼睛,然后他总是看见王凯睁着一双大大的鹿眼湿润又无辜的盯着他。
“为什么不闭上眼睛?”他不认为王凯是个接吻会走神的人。
“因为我想要把这一幕深深地刻在脑海里。”王凯是这么回答他的,这一记直球打得胡歌眼眶都红了,有点好笑又有点心酸,真是傻得可爱。
胡歌吻着王凯的唇纹,吻着他的鼻尖,吻着他的睫毛,吻着他的眼角,尽管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这条路很难,但他们依旧选择了彼此,他不想就这样简单的放弃。
论固执梅长苏并不会输给萧景琰。
“凯哥,为了防止争吵我们规定一个约定日吧。”
星期一是亲吻日。
然后星期二多了牵手日。
再然后有了星期三的爱抚日。
紧接着星期四变成了鼓励日。
最后星期五是拥抱日。
为了不让自己被繁琐的日常生活所困住,为了小心翼翼地维持经营呵护这段感情,他们约定了从周一到周五,一整个星期不管身在哪里,隔着屏幕手机也可以完成的恋人约定日。
星期一对方发了一个小视频,胡歌说王凯凑近了嘟起的嘴像只吹泡泡的金鱼,王凯一本正经地说这张嘴不仅仅会吹泡泡,还会干别的,胡老板懂得。
懂你妹,老司机!
星期二胡歌发了一堆牵手的表情包给王凯,王凯憋着嘴巴,歌歌你这给我看别人秀恩爱干嘛,胡歌眨了眨眼睛,你可以把我们的头p上去。
星期三王凯牙痒痒地看着胡歌在视频里爱抚着他家的几只猫咪,小家伙们窝在他怀里脚边撒娇卖萌,咪咪地叫着。
星期四王凯突然发了微博,广告一如既往的正能量,尽管是这样还是让评论底下迷妹们嚎叫,凯凯你好棒!加油!永远支持你!我们爱你!
2017年的这个星期五晚上,他们要在全国人民面前合唱一首歌曲。
胡歌在后台紧张地手心都在冒汗,那个时候斩钉截铁的说第三次合作是在未来所有的日子里,但是这一年几乎都对外零交集的互动,突然一上来就是一个大招,会不会有点太刺激了……
就在那时王凯突然靠了过来,微微颤抖着的手心,从指尖传来的温度让胡歌狂跳着的心渐渐的安静下来,胡歌微微笑着打趣,“凯哥,今天不是星期二。”
王凯望着胡歌,那双眼睛里承载着太多太多的东西了,只是互相看着一眼,他就像是一叶迷失在海面的扁舟摇摇晃晃地被海浪拍打着撞向陆地,在胡歌惊愕的前一秒里王凯飞快地吻了一下他。
“我知道,但我想要这么做。”
不管是不是约定日,只要你在身边的一秒钟,我都无时无刻不想要这样做。这是王凯未说出口的话,胡歌觉得王凯这绝对是严重犯规的行为。
胡歌用大拇指轻轻抚摸着王凯的手背,在那一刻周围的声音好像都消失了,只有他们两个呼吸交错着的声音,“加油。”
近的如同耳语般交换着的鼓励,既是作为搭档的默契也是作为恋人的默契。
王凯大概有些记不清自己是怎么下台了的,场下的互动他们并没有彩排过,唱完歌就大脑持续呈现空白的王凯真的只是下意识地回答了胡歌的问题,“我最想看你的节目……”
真挚诚恳又期待的语气让胡歌差点就接不下去话了,最后他还是机智的圆了回来,但这段恐怕已经在网上传疯了吧,胡歌咬着嘴唇微红了脸颊。
临近离开的两个人站在自家团队的两边,隔着四五个人,胡歌用着无声的口型冲着王凯喊着,星期五。
王凯立刻笑得和朵花一样,天知道他今天笑得实在太厉害了,全程和喝了假酒一样,粉丝一定看出他很嗨了,但是管他呢!
他穿越过人群,像是穿越过了千山万水来到他的身边,只为了这个堂堂正正亦或是参杂着私心的拥抱等待了太久,胡歌抱住了王凯,王凯也抱住了他。
他记得他们上一次这样紧紧的在所有人面前的拥抱,那个时候他唤他“明台”,叫他站稳了别晃,现在这一次他唤他“胡歌”,不是梅长苏也不是明台,而是胡歌。
在看不见的地方,王凯的嘴唇擦过他的耳朵,比低音还要令人迷醉的是他快要跳出嗓子的心跳,“星期六,我家。”

胡歌刚进门的时候,连头发丝都是冰的,冬夜的寒风吹得他鼻尖通红,但进门不到几分钟,他就没有再感觉到寒冷了。
他呼出的是热气,他的脑袋像是发了高烧,皮肤泛着淡淡的粉色,头发丝上的汗水顺着发尾滴落在了床单上。
被热情驱使下的情欲如同解禁的野兽,吞没着胡歌所有的感官,从门外一路磕磕绊绊,散落下的围巾,差点打了死结,王凯大手一伸就将胡歌从那些毛绒绒的衣物里面拯救了出来,然后他们接吻,一刻不停地交缠在一起,好像离开了对方嘴唇的一秒,他们就会死掉。
跌进床上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世界便陷落了。
王凯的手指熟练地操作着,他像是在标记着自己领地的狮子,占有欲十足的侵占着只属于他的地方,辗转按压着,直到对方紧绷着的身体逐渐发软,甚至主动迎合着他。
眼前零星的亮光变成了一大片的白光,像炸裂开来的烟花,又像是波涛汹涌的海浪一波一波地冲刷着他的身体。
王凯的律动时而温柔缱绻,时而激烈澎湃,体内持续不断的高温蒸腾着,火热的内里也仿佛就那样要一点一点融化,偏凉的液体浇灌进深处,抽搐着达到临界点,胡歌整个人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他甚至有点分不清自己究竟在哪里,指尖忍不住就刺进了对方后背上的皮肤里,王凯发出嘶地抽气声。
“小祖宗,下手可轻点。”王凯捏了捏胡歌的脸,胡歌红着眼眶打掉了对方的手,他的脸上全都是湿乎乎的不知道汗水还是泪水,“你活该!”
当然如果他的声音能没那么软绵绵的,眼睛能没这么湿漉漉的,看起来可能更有点威慑力。
“是是是……”王凯微笑着抓过胡歌在他后背“作恶”的手啄了一下,“但是不能怪我,谁叫你总是露出一副欲求不满的表情。”
胡歌挪了挪身体,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埋了,“出去……”胡歌推了推王凯,只可惜王凯还是一动不动的压在他上面。
“我没力气了……”王凯躺在他身上装死。
“你……流氓!”稍微挪动一下,酸软的感觉就从底部传来,更别提那些咕叽咕叽发出水声在体内某种残留下的东西。
王凯吻了吻对方全红了的耳朵,酒足饭饱的大狮子心情愉快,“双休日是总结日,我只是做个总结而已。”
那得意洋洋的表情好像在说“我总结的好吗?快表扬我”,好傻。
胡歌没注意到的是,他自己也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容,“新年快乐……凯哥。”
“新年快乐,歌歌。”
“新年许了什么愿望?”
“说出来就不灵了。”
“你不说我也知道。”
“真的?”
“那当然,我们如同一人,不是吗?”
尽管他们是两个不同的个体,有着两具身体,两种呼吸的频率,两种心跳的声音,但他们都是如此怀揣着满满的爱意,互相扶持着彼此,摸索着踏出同一步,这样的话一定会彻底从我和你变成我们吧。
那么,现在时间还早。
“再来一次?”
胡歌这次没能来得及再回点什么,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不可自控的沉沦中。

end

*和原原说的一样,我以为我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心里准备吃下这口糖,但真的看到的时候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从2015年到2017年。
两年也许真的不算太长,但是内心真的很有感触,认识了很多很多的朋友,一起吃饭一起玩一起讨论着凯歌诚台靖苏,真的……很好!凯凯歌歌很好!大家都很好!除了很好说不出别的形容词了😭新的一年不说伤感的话题!总之!一路凯歌!!

截图截了半天!!手抖死我QAAAQ激动的哭出声!!!满脑子只听见爱爱爱恋恋不舍!!!这首歌简直!!!场下互动!gg:你最想看谁的节目?kk:看你的节目~我:看你的看你的看你的(喔我知道你只想看谁的但我tm这口狗粮吃的感觉幸福的要噎死了!!(180度花样升天!!!下面请看:老伴儿(对,老伴儿看老伴儿,没问题(摊手

最后吼一下:凯歌啊啊啊啊啊!你们真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请允许我炸一下!!!飞到天上去!!!过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