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瑞金】弱点

薄荷chiaki的小号:

*算是宠溺的番外吧

上一篇点我


格瑞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和金回重新到了登格鲁星。

金像只欢快的小动物,在他眼前蹦来跳去的,格瑞隔着老远似乎都能看见他那头顶上并不存在的耳朵和屁股后面摇来摇去的尾巴。

“格瑞~”金一边拖着撒娇般的长音喊着格瑞的名字,一边挥着手小跑过来。

“快点!”很不可思议地,即使格瑞意识十分清楚地知道这只是个梦,但他依旧能感受到金抓住他手腕瞬间所传来的温度。

“马上就要到家了!”金大声地说道,那双笑着的眼睛看起来像极了两道弯弯的小月牙。

毫无疑问,金指的是他的家。

金不止一次把格瑞的家当成是自己的家,以前格瑞并没有在意过这些,但当他重新在梦里‘审视’着他的家时,格瑞才发现金比起他更像是这个家的主人。

床单被套都是金喜欢的颜色,杯子是金打碎之后重新买给格瑞的,书桌上躺着金送给他的那块彩虹石,床头边的合影,小小的两个少年一个别扭一个开心,一左一右地被金发少女揽住肩膀……

那的确是他所生活过的地方,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他们所留下的痕迹。

紧接着画面一转,格瑞站在空无一人的凹凸大厅,那里除了他没有一个人存在。

“……金?”自然而然从嘴里吐露出的名字,回答格瑞的是死一般的沉寂。

这只是个梦而已,格瑞看着空荡荡的大厅在心底安慰着,但心脏还是不可抑制地砰砰跳了起来。

“金!”他的双腿开始不受控制地奔跑起来,喉咙间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卡住了一样,他只能发出微弱的气音来。

“金!金!”没有、没有。

到处都没有。

他们相遇过的凹凸大厅。他们拉着手逃离的鬼天盟。他们一起长大的登格鲁星。小小的他们一前一后走进的水晶森林。

哪里都找不到金。

——格瑞。

那个人,是你的弱点。

黑暗中有某个声音在自己的耳边低声细语,但那每一个字都像是给予他心口最深处的重击,格瑞感到自己有些难以呼吸。

他太熟悉这个声音了。

因为这个声音就是他自己。


弱点


格瑞惊醒的时候确实感到难以呼吸,但那原因却不是因为自己做了一个无聊的噩梦,而是眼前的这个罪魁祸首——睡得一脸正香,还张着嘴巴流口水的笨蛋正死死地抱着他的脖子。

格瑞试图伸手将金的脸推远一些,后者似乎因为突然没了‘人体抱枕’而不满地哼哼了两声用着脑袋蹭了蹭,发尾淡淡的香味和鼻息间喷出的热气似乎变得更近了,这让格瑞忍不住有点气馁。

那的确是自己从小就看着的脸——即使是现在,金看起来依旧没怎么长大,思考模式也好,娃娃脸也好,身高也好。啊,最后一点被他知道估计会很生气吧……

忍不住伸手捏了捏金的鼻子,对方也只是咋了咋嘴巴并没有要醒来的意向。

“……真的是……一点警觉性都没有的笨蛋……”

【互相欺骗,互相隐瞒,互相背叛,互相厮杀吧,努力挣扎着、抱着那零星的希望活到最后吧。】

这就是凹凸大赛。

理所当然地遵循着规则和这个世界的真理,格瑞在此之前并没有如此多的烦恼,自己的目的只有一个,其他人怎么样都和自己无关。

但此刻比起想办法如何获得凹凸大赛的胜利,格瑞发现他更在意的竟然还是金彻彻底底忘记了醉酒那天晚上告白的事情。

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还为理所当然的小事感到失落,自己果然是被影响得很深,脑子也变得不正常起来了。

凹凸大赛正式比赛开始的哨声才刚响起,所有的空气都瞬间变了,像是要冻结一切沉重的气氛和死亡的气息笼罩在每一个人身上,就连平时活蹦乱跳的金也被这前所未有的压迫力压抑着,话也变得少了起来。

第二轮规则不再是可以猎杀等级怪物来赚取积分,而是猎杀参赛者赚取积分,排名越高的积分越高,相对来说难度也越大。

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现在在你身边的同伴是不是转身就把尖刀捅向你的胸口,这正是百人之中最后只能活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一场堵上生死的比赛。

这个时候仿佛所有人都意识到落单是相当危险的事情,所以开始出现了各种结盟的队伍,就像是大虾吃小虾,大鱼吃小鱼一样的游戏,一步步正吞并着排名上的榜单。

自从他们进入了风沙地带之后就一直有人鬼鬼祟祟跟在他们身后,大抵是因为鬼狐一战之后金他们的积分靠前了不少,而格瑞又是排名第二,怎么想都是一块肥肉,那些人一直跟着也是想等他们劳累大意的时候动手吧。

“醒了吗?”凯莉身姿轻盈地从星月刃上跳下来,看着眼前的金发男生正窝在银发男生的怀里睡得毫无防备,忍不住啧啧地摇了摇头,“真是羡慕金这种无忧无虑天真的傻小子,都这么紧张的时候了居然还能睡得这么死……还是说,因为你在身边?”

格瑞沉默地看了一眼凯莉并不打算反驳如此明显的调侃,他只是放柔了动作,就着金半抱着他脖子的姿势一把将金抱了起来。

“……格、瑞?”软软糯糯的少年音还带着几分迷糊和撒娇的味道,金眯着眼睛看起来完全还在迷蒙的睡梦中。

“没事。你继续睡。”格瑞低声地回答道,随即转头冲着一旁的凯莉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紫堂点了点头,“换人守夜。你们辛苦了,先去休息吧。”格瑞要了条毯子裹在金身上之后就抱着他大步走出了洞窟。

“格瑞……还真是很……”紫堂想了半天也没能把后半句话给很好地形容出来,只好尴尬地挠着头,“……怎么说呢……颠覆了我的想象……还以为他是一个更加冷酷、独来独往的人?……嗯?凯莉你干嘛笑?”

星月魔女只是将手指放在嘴唇上轻轻地点了点,那隐藏在微笑之下的是更深、更令人难以捉摸的感情,“……没什么。”

你也好我也好,格瑞也好,我们都有着各自的弱点,人一旦有了弱点之后,就会变得不堪一击,但即使知道事实就是这样,却依旧抵不过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情,有些温暖一旦尝试过一次,便再也不想要放开,怀抱着天真幻想又弱小的我们——

何时会迎来分崩离析的那天呢?


风沙地带常年被风沙所笼罩,在这里没有丝毫属于人的气息——连动物和植物都少得可怜。

因为特殊地质的关系,这里有十分多天然形成的洞窟,比起冒然结盟别的队伍或是主动出击埋伏其他队伍他们选择了比较更为稳妥的计划,暂时撤离主战场,找个人迹稀少的地方暗中观察。

金在被格瑞放下时,终于揉了揉眼睛醒了。

视线中是一团红色的火焰,在那一片被黑夜所笼罩无尽的沙漠里,那一点点在空气中飘散的火花,静静地在那里摇曳着。

金眨了眨眼睛,“……格瑞?”

“醒了?”

“啊咧~轮到我们了啊……不好意思格瑞~嘿嘿嘿……”金揉着头发,格瑞下意识地伸手将对方睡歪了的帽子摆正,那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脸在火光的映衬下变得柔和了些,似乎在说‘没关系。’

“格瑞!”金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还披着的毯子,格瑞却什么都没有,“这里晚上很冷的!我再去拿条毯子来!”说完金丢下毯子就要准备转身去拿。

在光秃秃寸草不生的沙漠里,只有零星的火光,格瑞看着那抹金色好像就要融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格瑞。他是你的弱点。

不知道为什么脑中那熟悉的声音擅自又响了起来,和梦中的金重叠在一起,格瑞一瞬间有点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身体像是本能的反应,格瑞伸手抓住了金。

“格瑞?”

“格、格瑞?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那双始终明亮又清澈的眼睛里倒映出的自己一直以来究竟是什么样子?

“……不用拿了,一条就够了。”

事到如今他才知道,为什么鬼狐凯莉包括那个自大的神经病都能这么轻易地看出金是他的弱点,因为从一开始他就骗不了任何人,包括他自己。

>>>>>>>>>

金觉得自己大概是发烧了。

他这样的体质从小到大就没怎么生过病,唯一的一次发烧是他在水晶森林突然失去了控制,尽管那个时候的记忆十分模糊,但他的意识还是有的,透过那双眼睛所触及的世界完全被红色所染红,陌生的力量在全身游走着,皮肤下的血似乎都在燃烧着。

虽然同样是从身体里散发出来的热,但比起那种力量承载的热,这次却是另外一种陌生的热。

明明以前一直都和格瑞在一起,却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细节。

格瑞的侧脸、格瑞的声音、格瑞的手掌、格瑞的背影……尽管金从以前开始就是个格瑞吹,但他从来盯着自己的发小发那么长时间的呆过,过后还觉得对方帅得一塌糊涂……

这些都是从那天他和格瑞光着身子从床上醒来之后开始的,他们之间好像有什么被改变了……

镜子里的自己,全身不仅酸痛得要散架,锁骨和背上还有奇怪的红痕,在左边的屁股上还找到了一个很明显的牙印……没可能自己喝醉了自己咬的吧?再说了这个地方他也够不到……这么说起来只有……

可是为什么格瑞要咬我……?金感觉自己脸上火烧火燎的,心脏也跟着狂跳起来,隐隐约约觉得那应该是某种很重要的东西,可混乱的大脑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和格瑞躺在一张床上醒来过,但是全光着还是第一次,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问格瑞对方也只是冷着一张脸:笨蛋,自己想。

自己想就自己想!小气鬼格瑞!金冲着格瑞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结果就是他到现在依旧什么都没想起来,只是更糟的是现在只要和格瑞对视超过30秒,就有种全身发烫想要逃走的心情,他是不是真的生病了?

可是格瑞身上真的好舒服……

一起肩并肩坐着盖一条毯子的空间不可能很大,金能感受到薄薄的布料底下他们紧紧贴着的膝盖,那让金浑身僵硬,背后都开始冒汗了——确实这个热度是不需要第二条毯子了。

迷之沉默。

金偷偷地抬了抬眼睛想要看一眼格瑞,发觉对方也正盯着他,金飞快地把视线重新投回了眼前的火堆,那眼神就像是要把火堆底下的木条给看出个洞来,“咳、那个格瑞……今天也太阳高照呢~”

“……白痴,大晚上的哪里来的太阳……”

“啊、烦死了!”金猛地甩了甩脑袋,一把抓住了格瑞的衣领(不过这个动作更像是一头撞进了格瑞的怀里)“格瑞!你就告诉我嘛~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啦!”

“不是说了很多遍你自己想。”格瑞一手接住了金,一手撑住了地面,避免了两个人都倒在地上的局面。

“好、好歹给个提示嘛?”金也不管在途中就掉落的毯子,开始了耍赖。

风混合着沙尘轻打在脸颊上,不是那么地疼痛,却是那样细微的触感,徒留下心中肆意滋长,就快要溢出的感情。被星星点点的火光染了一层淡淡的粉色的眼睛里,在那里确实存在着自己的样子,宛若初见。

“只有这一次。”

格瑞低下头,覆盖在金嘴唇上的是温软、令人沉溺的甜味。


>>>>>>>>>>


“金这是怎么了?”紫堂有些担忧地看着从刚才开始突然就红着脸跑回来的金,对方拿着毯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地缩在角落里,叫他也只得到了一个闷声闷气的回答:你们都不要和我说话,我现在是一只香菇!

完全意义不明。

凯莉突然笑得有点诡异。

“哟~终于忍不住了啊~看来是那个吧……”

那个……是哪个?是那个吗?噫——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紫堂一边战斗一边忍不住思绪万千,脑洞大开。

果然还是不太好吧,这总关键又紧张的时刻还要这样那样,会很浪费体力的吧?

等等,但是大家最近压力都比较大,偶尔的发泄还是……

啊不不不、这里野外条件这么差,万一太过火的话……

所以说……金这几天一直躲着格瑞是因为这个吗……

啊!说起来现在首要的是集中在积分、积分上吧!嗯?呜哇啊——

“紫堂!你在发什么呆啊?我刚才差点就打到你了!”

“啊、抱歉……”

“金。”格瑞的声音从紫堂身后响起,紫堂和金几乎同时都因为这个声音而挺直了腰板,只是一个是心虚一个是慌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问你。”

“有有有什么就在这里说……”金结结巴巴地躲在了紫堂的身后。

紫堂感觉自己背后冷汗都冒出来了,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参与其中,“呃、有话好好说……”

“你想起来了?”尽管还是和往常并无两样的面瘫脸,但紫堂还是能感觉到格瑞语气中的焦躁,“什么时候?”

“那天守夜的时候、你……我、我晚上想起来了……”

“这就是你这几天躲我的理由吗?”

噫——为什么你们俩情侣之间吵架要隔着我?紫堂瑟瑟发抖。

“我知道了。”格瑞闭上了眼睛,只是稍纵即逝的表情,紫堂在那里面看到了极力忍耐住的挣扎和痛苦,“我不会再靠近你了。”


太糟糕了……低气压……左边是,右边也是,选择中间也没有用。真佩服凯莉完全不受影响的样子啊……

紫堂尴尬地吞下了嘴边的食物。

“金。”格瑞的语气很淡然,像在只是普通的谈论天气那样,说出了令所有人都很震惊的话语,“在离开之前,我……”

“离开……?离开去哪里?”金睁大了眼睛,猛地站了起来。

“不知道……但我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已经没有了。况且我离开的话也可以趁机引开敌人……”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叫已经没有理由了……”

呜哇——金你怎么突然哭了啊?

“格瑞大笨蛋——吃完就跑!不负责任!这样我、我要是怀孕的话怎么办!”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紫堂差点把嘴里的饭全都喷出来。

“明明说过要一直在我身边,做我的恋人!现在居然说走就走……”

“什、笨蛋……这几天明明是你一直在拒绝我吧?”

“可是、可是你……你上次直接进来了,我、我还没做好怀上小宝宝的准备……”

“咳咳咳咳咳咳咳!”紫堂感觉自己咳得快要断气了,谁来救救我!

凯莉在旁边用着一副‘真没用’的表情,及时地递了一杯水过来。

星月魔女不知道为什么用着几分同情的表情望向了格瑞。

喝了一小口红茶,凯莉叹气般地说道,“金。男人是不会怀孕的。”

>>>>>>>>>

凯莉知道金很蠢。

但也许就是这种蠢萌蠢萌的感觉,才更容易捕获人心吧。

在这种紧张的时刻还能发狗粮,不亏是金呢!(老骨头:凯莉小姐你的关注点不太对啊……)

恋人啊……怎么说呢,凯莉的心情很微妙,某种程度上格瑞和她是同一种人,嘴上总是说着和心里相反的话,所以有时候看着对方就会变得有些莫名焦躁。

好急啊……

即使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把同伴这样的字眼说出口,但她在心底确实早就被触动了,这样迫切的希望自己以外的人幸福大概还是第一次。

只是这样的日子又能持续多久呢?

榜单上每天都在日渐减少的人数,都预示着同一个结局——即使他们成为最后一个活下来的小队,他们也终究会兵刃相见。

那比死在敌人手上大概还要痛苦百倍。

痛苦吗……微微勾起嘴角的少女不知道在想到什么,大声笑了起来。

我果然也还是太过于天真了啊……


从风沙地带转移到森林用了差不多一个半月的时间,每天紧绷着的神经和无止尽的战斗一直在消耗着所有人的精力,说是运气不好又或者是太好,在森林里不仅遇上了嘉德罗斯三人组,呆毛姐弟,还有雷师海盗团。

原本就是混战的局面立刻被搅得更为混乱了,打到后面比起说是赚取积分,不如说在纯粹的享受战斗的快感。

“你在看哪里——格瑞!”棒子还未打下来的瞬间,白色巨大的锤子更快地挡在了前面,“喂,你又在看哪里?”

“你这个——”

“矢量缠绕!”

“干得好!小金毛~”

“啊、谢谢……”

“笨蛋,干嘛和敌人道谢!”

“吵死了——你们这群渣渣!”

“祖玛祖玛~我刚才帅不帅!”

“哇——好多帅哥啊……”

“姐,你醒醒!”

“凯莉小姐,下午茶已经准备好了。”

“行~放着吧,本小姐先休息一下。”

“汪汪汪——”

“嗷嗷嗷——”

“咕噜咕噜——”

“咯咯咯——”

从下午打到了半夜,又从半夜打到了黎明,才总算是结束了。

这场混战打秃了整个森林。

“啧,又要修武器了——好麻烦。”星月魔女咬着棒棒糖,不开心地看着自己脏掉的裙角。

“嗯……但是果然,大家都好厉害啊……像我这样的人,是活不到最后的吧……”

阴郁暗沉的天空开始渐渐地泛起了一丝白光,天马上就要亮了。

即使想要反驳紫堂幻的话,在这种时刻也完全说不出口来。

凹凸大赛正式比赛开始到现在,正正好好是第100天,一直以来大家都有意识地避免谈论起这个话题,但其他队的实力似乎给紫堂带了不小的打击,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个比赛——而是一个以生命为筹码的,一旦输了迎接的只有死亡。

但金这家伙却突然歪着头打破了沉重的气氛,用着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我不要。”

“果然这样的规定太奇怪了……我不要和大家继续这样战斗下去了,但是我也想改变我的星球。”

“一定会有其他办法的!”

“杀了神的话就可以了吧?”

凯莉无法确切地形容出自己当时听到这句话时的心情,但就在那一刹那,她确确实实感到了从心底传来的颤栗——

黎明的前夜,那一道光笔直地从空中射了下来,穿破了气层,穿过了云层,穿过了一切阻碍,来到他们的身边。

天亮了。

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趣、真的是很有趣啊……这才是真正活着的感觉啊……

【打破吧,那些陈旧的规则,打碎吧,所有束缚住的枷锁。】

——反叛的号角声已经响起。


>>>>>>>>>>>>>


“所有参赛者注意。所有参赛者注意。凹凸大赛参赛者金、格瑞、凯莉、紫堂幻因违反凹凸大赛规定,蓄意攻击主办方,现已被列为通缉黑名单,一旦发现可当场猎杀。重复一遍……”

教堂里的钟声已经敲响。

猫头鹰拍打着双翼,疯狂吼叫着。

战斗吧、战斗吧——

不要停下你的脚步,直到生命燃尽的那天为止。


>>>>>>>>>>>>


第一次听见金这个名字是在三年前。

凹凸大赛上一届的风云人物除了金,还有格瑞、凯莉、紫堂、雷狮海盗团、嘉德罗斯等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

创世神所创造出的星球和子民,从出生起就注定了不公平的命运,全能而又仁慈的神啊,用着虚伪的谎言,伪善的嘴脸创造了凹凸大赛——所有的参赛者之中只能活一个,活下来的人不仅能满足任何愿望,还可以成为继承神力,拥有统治星球力量的神使。

但它却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被自己创造出来的子民所反抗。

那便是一颗石子投入湖中的效应,一层激起了千层,像是无数的水晕顺着那颗石子迅速地扩散开来。

以登格鲁星为首的15区成立了民间的反叛组织——不仅如此,七神使中也早有不满创世神的神明存在,分裂开来的七神彻底分成了三个阵营。

这正是……

“统治着凹凸世界的创世神时代要结束了!新的时代就要来临了!”

激动高声叫喊着的人民,其中不乏有打着战斗旗号从中获取利益的人,结果这个世界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团结在一起,创世神降下天罚,到处都变得混乱,但即使是这样我也想要反抗、挣扎着活下去。

加入登格鲁军的那一天,我记得非常清楚。

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前线送死,据说只有那些所谓的疯子才会,而我只是渴望着改变。

在等待领到我的元力之前我是有点小期待的,但那些在看到真正的所谓战斗之时,我突然变得有些退缩了。

从天上盘旋而下喷着火的黑色巨龙,银色的巨鲸以相当大的破坏力直击地面,整个地表都在震动着,漂浮在空中的神明低声吟唱着什么,下一秒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剑——

审判。

【汝等凡人——竟然敢背叛给予你们生命和力量的创世神】

天空中雷电闪烁着,那把剑带着穿透一切的火光从空中陨落,眼看就要接近地面的一瞬间,突然一团黑色的,几乎以人类肉眼无法跟上的速度,快速缠绕住了那把剑,紧接着两个巨大的无比的武器——看起来像是把刀和锤子,从两侧阻挡住了那把剑,再然后我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像是一颗飞速运行着行星冲撞星球一样,一瞬间爆炸开的白光让我头晕目眩,分不清东南西北,身体飞起来的同时好像有什么东西缠绕住了我的脚——我在巨大的冲击中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的眼前模模糊糊地站着两个人。

个子高一些的男生留着一头酷炫的——像是芦荟盆栽一样的发型,矮一点的男生带着个帽子——穿的像宠物小精灵还是数码宝贝里男主一样的造型。

矮个子的男生拽着高个子的男生衣角,“格瑞~不要生气啦~”

那声音听起来软绵绵的,还是第一次听到男生撒娇会有种骨头酥麻的感觉。

“我说了很多次了吧,不要用那个力量。金,你现在还控制不好。”对方似乎回的慢了几秒,中间停顿了一下,明明是很强硬的话,但也许是因为声音很温柔的关系,听起来倒不像是在责备,反而有点宠溺的感觉。

“知道啦!格瑞你最好啦~!我早说~我们在一起那就是天下无敌啦!”似乎越说越来劲,小个子男生已经飞扑了上去完全不顾对方推开的动作——那自然反应熟的就好像早就习惯对方推开了他无数次那样。

“……笨蛋,这又不是游戏。不是每次遇到危险我都能刚好及时赶到的。”

“唔……但是凯莉说,我是格瑞的弱点。我不想成为格瑞的弱点,我也想要变强——我要证明!我也是可以保护格瑞的!”

“金。以后那女人的话你少听点。”

“哎?但是、但是凯莉很厉害啊!她的包包里那些关于我们的漫画……都、都画得很……啊、我不是说我喜欢被绑着那样!我也喜欢格瑞平时温柔的感觉……/////”

“………金。以后看见凯莉离她远一点。”

“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金。听好了。”

你的确是个迟钝的笨蛋、路痴、中二病、还总是说哭就哭的麻烦鬼——就和凯莉说的一样,你的确是我的弱点。

但是,这是我一生都愿意背负的弱点。

刻意被压低的声音,从喉咙间带着令人滚烫而又炽热的温度,嘴唇在耳边轻轻地厮磨着。

心脏不可抑制地疯狂跳动着,像要一口气蹦出心口那样令人窒息又晕眩。

“你是我唯一的弱点,那又如何。”



尾声

那两个人就是……发动凹凸世界变革战争的金和格瑞啊!

但是那个……我们还躺在地上呢……

你们光顾着谈恋爱不先抢救一下我们真的好吗?

突然不想加入登格鲁军了怎么办。



end






评论

热度(109)

  1. 薄荷chiaki薄荷chiaki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
  2. R&S薄荷chiaki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