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镇魂女鬼!rps:凯歌、居北、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

【轰出】绝对吸引力01

*好吧好吧,说了不开坑,结果还是开了,一个老梗,分不开的轰出


轰是第一个接到绿谷发来支援信号的人。

距离上一次与英雄杀手斯坦因的战斗宣告结束才过了短短一周,轰的及时赶到虽然解救了绿谷和饭田的困境,但三人也受了不小的伤,在医院度过了一段时间,而混乱的保须市也逐渐归于平静。

照理来说,敌人短时间内应该也不会再攻过来了,所以轰在收到绿谷发来的支援请求后第一时间丢下了自家老爸,无视身后的高声怒吼,轰连半句话都没留下,就直接转身奔去了绿谷所在的地方。

能让绿谷发出支援请求的敌人,一定相当棘手。

而事实上轰的直觉一向来都很准。

眼前的敌人穿着一身花哨的粉色蕾丝衬衫,半露着胸膛,下半身是一条亮瞎人双眼的紧身裤和红皮鞋,比起说是棘手的敌人怎么看都更像是个变态。

“轰君!”绿谷看起来并没有受很严重的伤,只是样子有点狼狈,见到轰之后似乎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绿谷,到底怎么回事?”

“详细的情况等会再说明,总之,先跑——”

“你可逃不掉的~小~可~爱~们~”听起来像是指甲刮在黑板上刻意拖长的尖锐的声调让绿谷很明显地抖了抖,一瞬间那个男人已经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什么时候——!

在下意识回过头的刹那,轰的余光瞥见了绿谷向他撞过来的身体,紧接着他们被强烈的气流冲了出去。

>>>>>>>>>>>>>>>>>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熟悉的白色天花板。

之所以说熟悉,是因为上一个星期前,他,还有绿谷,饭田都在这里躺过了不少时间。然而这一次迎接轰和绿谷的却是欧鲁麦特,相泽老师,还有恢复女郎。

“所以说,绿谷少年轰少年哟!你们中的敌人的个性名为【attraction】,顾名思义,就是吸引力,中了这个攻击的人会对第一眼看见的人产生生理上强烈的吸引力,敌人就是通过这个个性来攻击对方,让对方对自己产生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从而使对方失去战斗意识和战斗力。”

“但是也多亏了你们争取到了时间,犯人才能顺利被抓到!”

“啊……哎——?!”

“所以这就是我现在不能和绿谷分开的原因。”不知道什么时候,轰和绿谷的手已经自然而然地握在了一起,比起轰听不出什么语气淡定自如的结论,绿谷这边却是惊涛骇浪。

!!什么时候!!轰君什么时候坐到我旁边了?!我们为什么在牵手???还是十指相扣!!!!!

无视着绿谷心底的呐喊,相泽看起来无精打采面无表情地做了个补充,“顺便告诉你们,中了【attraction】的两个人除了肢体上可能会对对方产生无比强烈的接触欲望,生理上也会有所表现。假设现在这样强行隔离开来——”

相泽突然将毫无防备的轰缠住,一把推出了病房门外,一股难以忍受的不适感立刻涌了上来,绿谷发誓他第一次吞欧鲁麦特头发的味道都比这种感觉好一千倍,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让绿谷冷汗直冒,头晕目眩。下一秒,门哗地一下被拉开了。

轰靠着门呼吸似乎异常急促,他的脸色显然也没有比绿谷好多少。

“你们现在明白了吧,就像磁极的两端,如果强行被外力所阻隔,你们将要忍受的痛苦可不止是像现在这样。”

“……什么时候才能解除?”

“一周。”

尽管绿谷到现在还无法在和轰君莫名其妙就牵手的冲击中回过神来,但轰看起来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做好了打算,“绿谷,这一星期请多多指教。”


>>>>>>>>>>>>>

“绿谷,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可以提出来。”

“哎、我——呜哇……跟着轰君一起转去NO.2安德瓦的事务所实习——好紧张啊话说上次忍不住反驳了他的话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还有和轰君暂时无法分开的事情也得好好解释一下才行——”

“绿谷……绿谷。”

“欸……啊!是!”

看着对方无意识又陷入了一脸纠结碎碎念的状态,轰忍不住放松了嘴角,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绿谷这个人十分地不可思议,明明是看起来那样脆弱而又不堪一击的样子,但只有直面过他的人才懂得,那清澈的眼睛里迸发出的光芒是怎样强大的力量,那足以点燃所有人的灵魂。

“那种事情之后再思考也不迟,虽然我那个混蛋老爸在很让人心烦,但在期末结束前能积累到经验也不算坏事。”

嗯。毕竟安德瓦再怎么说也是轰君的父亲,只是去实习的话应该也不会发生什么样的——什么样的……

“我好像没答应过这小子能来事务所实习吧?”

绿谷挺着腰笔直地站在桌子前,只觉得周围过于炽热的气流蒸得他整个人都汗如雨注,“那个……”

偏偏一旁的轰完全没有看见绿谷求助般的眼神,皱着眉头悦色不善,“我不是来征求你同意的,只是通知你一声。”大有一种“我带来的人,你反对了也没用”的意思。

“……什么时候开始的?交往多久了?”

开始?开始什么……?

轰歪了歪头,终于看向了绿谷,而绿谷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紧紧地和轰的手交缠在了一起,在绿谷惊恐(到失去颜色)的表情中,轰想了想淡定地说道,“……昨天。”

……等等——

然后毫无意外的绿谷得到了一个爆炸般效果的“实习欢迎”,在轰的冰之下全部化成了水蒸气湿哒哒地蒙在两人的头发上,而在那期间,绿谷已经被轰牢牢地抱在了怀里。

“没事吧?绿谷。”

望着轰近在咫尺帅气无比的脸庞,和透过轰背后隐隐约约被雾气所笼罩,却依旧压迫力惊人的火光,绿谷第一次产生了欲哭无泪的感觉。

——不,我有事啊,轰君!


>>>>>>>>>>>>>>>>>>>>

距离上一次和绿谷有着这么近距离的情况是什么时候呢,轰在想。

他见过绿谷完全不在乎手会不会被废拼了命向他冲过来的样子,见过他躺在距离不到自己几米的病床上毫无防备的样子,但是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近距离接触过,绿谷的呼出的气息轻轻地拂过自己脖颈上的皮肤,在那里带起一小片热度,像是羽毛一样轻柔温婉,而他们的手正紧紧地贴在一起,亲密地一丝细缝都没有。

尽管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突发的情况,轰还是觉得自己的耳根热了起来——因为中了敌人的个性,才会变得如此想要靠近对方,产生肢体上的接触,并不是真的想要和绿谷产生如此亲密的关系,轰在心里不断地说服自己。

但比起前天还不算亲近也不算疏离状态的朋友关系,似乎现在更加……

内心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涌动着,无形的空白正在被一点点地填满一样,轰说服了自己的理智,却无法说服自己行为上的偏差。

其实并不是没有时间向安德瓦解释,也不是非要挑那些令人误会的话来说,只是在意识到之前,轰就下意识地把绿谷归为了‘自己的’这一边,虽然不是真的有在交往,但在这个个性影响下在旁人眼里也会看起来变得像在交往一样,所以难得的,轰保持了默认。

最后的最后,安德瓦总算是同意了绿谷和轰一起留在事务所实习,但那口气听上去还是非常生气,“我不知道你和欧鲁麦特是什么关系,但我的儿子是要打败欧鲁麦特的人,我决不允许你的存在影响到他——你们的手还要握到什么时候?”

而绿谷在这一连串的惊吓和混乱后,显得非常疲惫,连轰提出的这几天就住我的公寓里吧这样的提议,绿谷也只是点了点头。

在上了车之后的绿谷更是很快就睡着了。

应该是说因为一起中了个性的人是轰,所以绿谷才这么安心,还是说不管是谁当时和绿谷一同中了个性,他都会这么毫无防备呢?

车窗外不断后退着的树木和街道,投在绿谷睫毛下掠过的阴影,夜色就这样静静地在那街景中沉了下来。

轰的心情也跟着沉了下来。


1.无法分开的星期一


tbc

评论(4)

热度(135)

  1. 下页※海贼迷ASL♥珊薄荷chiak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