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靖苏】问佛

被结局虐的渣渣都不剩下了,不吃不吃我不吃!QUUUUUQ

强行HE注意!

建议配合BGM吃!《问佛 》梦璟saya

(正文)

圣元三年九月初九,自琰帝登基以来平定西壤之乱,勤政爱民,太平盛世,国泰民安,加号“圣德正轮”,改年号为“安元”。施行大赦,赐准聚饮三日。

大殿之上群臣设宴,举国上下一派祥和欢庆。

萧景琰望着远方绚烂的烟火不禁有点出神。

他恍惚间记得那一日他与林殊偷溜出宫,花灯初上,灯火喧闹,一如同那人的眼眸,星星点点,明亮如火。

“陛下,夜凉。”萧景琰感到身上一热,披风已然为他遮住了夜间微凉的气息,他回过头一看是高公公。

高公公在前年便已辞去宫中所有事物,但他不愿告老还乡,萧景琰念其年事已高,便自由他呆在宫中做一些轻松的活。

“高公公为何出来了?”

“陛下自是不习惯那些欢庆的场合,老臣料定陛下身边无人照应,便擅自跟了出来,还请陛下恕罪。”

“高公公不必如此。”萧景琰看着他两鬓斑白,时不时的咳嗽着,一时也有些感慨起来。

仔细算来他的身边竟只剩下高公公一个故人了。

霓凰郡主也早已嫁人。蒙挚受伤回来的那一日他紧紧地抓着萧景琰的手说他似乎看到了小殊,堂堂统领竟哭的如同孩子一般。在此之后他的伤势一直未好,已不再适合出征沙场,他的长子虽年幼,但聪明伶俐,比他父亲更擅长带兵遣将,假以时日定是大将之才。

“你下去休息吧。”

高公公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他只是动了动嘴,最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他当然知道皇帝陛下想要去哪里,这么多年了,他竟是从未放下。

世上所有人都道当今陛下公正廉明,有情有义。这么多年除了皇后再未娶一人立一妃,但只有他们亲近故时之人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作为当今圣上他心系国家,心系百姓,心系天下,但作为萧景琰来说他心中至始至终只装的下那一人而已。

*

但是世人不知道的事情又岂止这一点。

萧景琰踏进殿正欲祭拜,还未来得及跪下时,便听得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边上。“你今日来的可真晚。”

那人挑着眉毛,坐在他身旁看着他,他的目光波光盈盈似是琉璃,在烛火的照耀之下竟显得有几分魅惑。

“小殊。”萧景琰开口道,他见那人眼里并未有责怪之意,反而像是在逗他,他也露出了许久不见的笑意,“今日感觉如何?”

“嗯……好像力量在一点一点的聚集回来。”

“那便好,前些日子你突然形态又变得有些虚渺,我担心——”

“景琰。”他像是安慰般地对着萧景琰微笑,每次他这样开口呼唤他的时候,总能平复萧景琰的不安,即使知道他会食言,会欺骗,会有所隐瞒,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会相信他,只是因为他是林殊。

“我告诉你那日,临死之时,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前世,此言并不假。太上老君念我旧情,知我不愿再入仙班,便向佛祖求情,将我真身附于这珍珠之上,只需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方能重获肉体。景琰你不必担忧。”

萧景琰岂会不知他,正是因为太过于了解他,所以有些事情他便由着他说,也不拆穿,他知道梅长苏并未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

那日头七之时,一直压在他心上的那根弦终究是断了,他放任自己沉溺在酒里面,放任自己在灵位前崩溃,他的心也随着那块掉在地上的红绸缎而彻底地死去。在他半梦半醒之时,他却仿佛看见了梅长苏穿着一身的白衣向他走来,那一向来毫无血色的脸颊显得越发的苍白,他皱着眉头唤着他的名字,“景琰……”

小殊……

小殊、你可算是入梦来见我了吗?

景琰!你听我说,我想起了一些事情来,不管你信不信,但是我要告诉你,等我。

一定要等我。

萧景琰扯了扯嘴角,笑容惨淡,好,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

梅长苏像是被萧景琰的笑容伤到了一般,他扯下了扎在头上的发带,青丝散落在他的肩上,他用着誓言一样的口吻说道,此生,定不相负。

第二日,萧景琰醒来后看着他手里的发带几乎难以置信。

也许我当真是疯了……

萧景琰想道,是他思念成痴竟产生了幻觉。

但是渐渐的,他开始注意到他那台子上的祭品竟真的开始少了,有时候他能感觉到一阵风吹过,他的周围的东西会莫名其妙的打翻倒在地上。

“小殊,是你吗?”

空荡荡的殿上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孤零零地飘落在空气中。

这可真是……当真可笑。

他忍不住大声地笑了起来,但那声音听起来却像是在恸哭一般。

【我希望你能一直在我身边,亲眼看着我去开创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好吗?】

【当然】

为何你如此残忍,既已知晓结局却还空余我期许,你可知那是我半生欢喜?

*

此后的时日里,萧景琰便时常来到这里。

但是梅长苏跟他说话,他也不理,就好像没有听见一样。

“景琰……萧景琰!你到底听不听得到我说话啊!”

萧景琰只是低着头并未看向梅长苏,他的身形在这几日竟然渐渐地清晰起来。萧景琰不敢说话,他怕他只要一开口又或者是帮助已死鬼魂实现了愿望之后他便会消失不见。

梅长苏觉得很是气馁又觉得心疼,当真是个水牛!

“我不会突然消失的。前几个月因为我的魂魄还未稳定,无法显形,你当我是幻觉也就罢了,但是现在我可是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萧景琰还是没有说话,他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梅长苏,像是要把他的样子牢牢的刻在心中一样。梅长苏如何能不懂萧景琰?他只需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他知道他也许是最后一次来,来跟他的幻觉道别,他顿时有些慌乱,“景琰……”

“小殊。”萧景琰的声音沙哑如同吞进了砂砾一般,他的手也在微微的颤抖,“你的愿望是什么?”

梅长苏深深地叹了口气,他自知他伤他最重,但却没想到伤及至此。

“我的愿望是长伴陛下左右。”

萧景琰睁大着眼睛看着他,仿佛像是呆住了一样,他以为小殊之所以不去转世投胎是因为心中有些事情还未放下,待他完成之后他便会消失,但他从未想过会是因为他。

在他们还是年少之时便情谊相投,只是从未将爱慕之意说出口,后来一系列剧变导致他一直没能将心中的话传递给他,他知他病重,但他没有想过这次真的是永别了。

“我原本是太上老君炼丹童子因是寒蝉应阴而鸣之际,故而名为‘寒蝉子’。但因我贪恋尘世,一直未能大彻大悟位列仙班。那日,我参拜于佛祖莲花明台前,我问佛祖,世间众生靡靡,到底何为情,何为义?为何世人对此如此执着?”

“佛祖只是淡然的看着我翻手回道,‘即是如此,为何你不亲自去体会一下?’”

“待我投胎于人世,前尘尽忘,只知自己是林殊。那日我知阳寿已尽即将魂归之时,我便想起了这一切。”

*

佛祖万年金身不灭不破端坐于莲花座之上。

他跪于其前,参不透,看不懂。

阐灭菩提,唯有空。

*

“寒蝉子,你既已大彻大悟即将位列仙班,现在又是为何求于我赐予你这丹药?”

“我虽已心中有所感悟,但是我仍有执念并不能位列仙班。”

“你可知这丹药的作用?”

“自是知道。我已想起前世,可是我现在已经分不清我到底是谁了,我只知道,我负了一个人,此生若是不能和他在一起,成仙又如何,三魂七魄不再完整又如何,永世除名于六界之外又如何。”

“痴人啊。”

【司轮回掌六道普天释及,谁曾渡世人情怯,又设欢聚别离,谁又明了缘散风起不语天机】

 

 

END


评论(18)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