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诚台】小小

*配合食用BGM《小小》容祖儿


*双向暗恋(?)梗


*请不要给lo主寄刀片




(正文)

1945年上海。


街道上车水马龙,伴随着当当的铃声报童洪亮的声音穿过大街。

“快报!快报! 日本天皇颁布停战诏书,接受《波茨坦公告》!”


“先生?”报童望着眼前的男人,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带着一顶帽子,拎着一个棕色的皮箱,他正掏出钱却对着那份报纸怔怔地发起呆来。


“噢。”他似乎像是突然从回忆里清醒过来一般,接过了报纸。


明明不过是几年时间,但是明台却觉得他像是过完了一辈子一样的漫长。


当他拎着皮箱踏进明家公馆的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表情,直到明楼的声音突然地从他身后响起。

“回来了啊。”他说道。


明台转过身,他的大哥明楼就那样站在门口,却道那时阳光正好,斜斜地打在明楼的头发上,他仿佛依稀地听见耳边传来的年轻一点的他们围着客厅嬉笑打闹的声音,他望着明楼不知怎么就红了眼眶,“我回来了,大哥。”


“怎么自己一个人就回来了?锦云呢?”


“她带着孩子,过几天来。”


“这次来就不走了吧?”


“嗯。抗战已经胜利了,我的任务也暂时完成了,组织准许我回上海了。”


明台看着明楼,突然两个人就陷入了莫名的沉默之中。曾几何时,明台是那么地闹腾,见到他总有说不完的话,但是现在——


最后还是明台打破了沉默,“大哥。”明台注意到明楼的鬓角之中不知何时已经有了几根白发,“你老了,都有白发了。”


明楼忍不住挑起了嘴角,“臭小子,敢说你大哥老,看我不教训你!”


明台也笑了起来,明楼却分明看见那双明亮的眼睛里面却含着某种撕心裂肺的疼痛,那仿佛刺痛了他的内心,饶是他也止不住撇开了视线,无法再直视着那双眼睛。


“大哥……我想看看大姐……还有阿诚哥。”


他终究最后还是开口说出了这句话,明楼不敢去看他的表情,他怕只是看他的弟弟一眼,他也会忍不住流出眼泪来。


“你来了,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


那一年春天来得比以往更早些。


明诚给明台做了一个风筝,虽然不算特别精致,但也叫明台高兴了半天。


“阿诚哥阿诚哥!陪我去放风筝好不好?”


明台从小就粘人,大哥自从忙于学业之后,基本上都是明诚带着小少爷。而明台虽然调皮捣蛋,但聪明伶俐,生的也是白白嫩嫩,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又大又亮,自然也就招人喜欢。


明诚自然是十二分的喜欢,对待小少爷也是宠的没有了边。


“小表妹不是在吗?你和她先玩着,等一会阿诚哥哥忙完再来陪你们玩好吗?”明诚虽然也只有十来岁,但是日渐挺拔的身材和认真稳重的性格,倒特别受同龄人和弟弟妹妹的欢迎。


明台嘟起了嘴巴,小脸整个都鼓了起来,他不喜欢远方亲戚家的小表妹。


小表妹比他还会哭,一开始的时候家里人都不知所措,虽然明台也爱哭,但是毕竟小男孩和小女孩还是有区别的,最后明诚抱起小女孩,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哄着她,给她讲故事,她才总算是不哭了。


但是小少爷很不开心。坐阿诚哥腿上可是自己的专利!


小表妹要在他们家住上十天半个月这可让明台郁闷,不仅去哪里玩都得带一个小尾巴,而且只要她一在,明诚对他的注意力就会少上半分,这让小少爷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阿诚哥,我不想带她玩!我想你和我、两个人去玩!”明诚也不知道明台在别扭什么,只是耐心地蹲了下来摸了摸他的脑袋,“听话,妹妹还小,明台是哥哥对不对,哥哥要照顾妹妹,不带她玩多可怜啊。”


明台憋了憋嘴,一双眼睛写满了‘不乐意’,但是阿诚哥的话他还是听进去了,只好怏怏地走掉了。


但是明诚怎么也没想到他就不在一会会就闹出了个大问题,他一到房间就看见两个孩子在吵架,两张小脸都憋得通红。


“谁说我们不能的!”


“你们就是不能!”


明诚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连忙跑过去,“这是怎么了?”


小表妹一见是明诚哥哥来了立刻就飞奔着扑进了明诚的怀里,“阿诚哥哥!明台哥哥好凶!”


明诚一边安慰着怀里的小女孩一边望着明台,小少爷脸蛋红红的睁圆了眼睛瞪着他们,还不等明诚说什么就跑出了房间。


等他跑出了一大段路之后终于停了下来,眼泪也掉了出来。


最讨厌……呜、最讨厌阿诚哥了!


小少爷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蹲在树底下就哭了起来。


“我将来想要嫁给阿诚哥哥!”


“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你又不是阿诚哥哥!”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阿诚哥是我的!”


“阿诚哥哥才不是你的!阿诚哥哥长大了要娶新娘子!新娘子才是阿诚哥哥的!”


“阿诚哥才不会娶新娘子!他要娶也是娶我!”


“你是男孩子!你们不能在一起!”


明台不知道为什么他和明诚不能在一起,但是只要想着他会和明诚分开他就难过的不得了,为什么明诚不能只当自己一个人的阿诚哥呢?


*


明诚是在一棵树底下找到小少爷的。


他跑了大半个家,终于在后面的院子里发现了他,小小地,缩成一团蹲在树底下。


“小少爷。”明诚的声音总是像温暖的流水,不高不低却很是好听,他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我找你半天了。”


明台也不理明诚,只管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之中蹲在那里,留着一个后脑勺给明诚。


明诚有点苦恼,他不知道小少爷发生了什么,等他追出来的时候,他心上小小的影子早没了踪迹。


“到底怎么回事?”明诚平时性子也是很温和冷静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到了明台这儿就不对劲了。


明诚去拉小少爷,明台死活不肯给他看自己的脸,这可急坏了他,“你这是做什么?!”


明台毕竟年纪小,力气没有明诚大,拉不过之后只好扭过头不看明诚。


明诚看着那双被咬的红红的嘴唇,红的和小兔子似的眼睛和还挂在脸颊两边未干的泪水瞬间没了脾气,他蹲下身轻柔地抹去明台脸上的眼泪,不自觉地放轻了声音问道,“怎么了?我的小少爷,好端端地为什么哭了?”


小少爷被明诚这么一问立刻憋不住了,“呜哇哇——我、呃、我最……呜讨厌阿诚哥……结婚……娶、新娘……呜呜呜呜……”


明诚完全不知道明台在说些什么,只好将小少爷抱进怀里安慰着,到底是哪里来的结婚新娘啊?


“谁要结婚了啊?”


“你!”小少爷鼻涕眼泪的全往明诚上衣服擦,哭的那叫一个闻者伤心听者流泪的,“阿从锅……你、你能不能、呜、不要里开窝……”


明诚这次总算是听清楚了,他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出来,“谁告诉你我要结婚离开你了?”这对话要不是搁在他们两人身上还真有几分男女情侣之间的误会一样,“我不会离开你的,小少爷。”


明台一听这话立刻抬起了脑袋,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边无声地抽泣着一边忍不住打嗝,鼻子上还挂着大泡泡,“真、真的?!”


“真的。”明诚觉得明台的这个表情又凄惨又好笑,掏出了裤兜里的手帕给小少爷擦了擦鼻涕,“我会永远和小少爷在一起的。”


“那你会娶我吗……”小少爷明显还带着一丝怀疑的眼神,他紧紧盯着明诚抿着嘴巴。


明诚有点哭笑不得,是谁告诉这孩子这些东西的?


明台看明诚不说话以为明诚在骗自己,抿着的嘴巴又往下掉,眼泪也又聚集起来。


明诚一看连忙哄着,“娶娶娶!哎呦,我的小少爷,别哭了,这眼睛都肿了啊。”明诚心疼地把明台扶起来,结果明台就直直地往他身上倒,小脸都皱到一块去了。


“怎么了?哪里摔着了?”


“没……腿麻了……”


而明诚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许诺便是一生。


*


记忆中的软软糯糯的小孩子不知何时已经长成了身材挺拔的少年,而明诚也彻底脱去了稚气的声音,变得低沉而又充满了磁性。


但他依然记得那日在树底下的誓约,只是渐渐地变成了他们之间的玩笑话。


“阿诚哥,说好的娶我,可不能食言啊。”明小少爷一双眼眸亮亮的,嘴角笑得像偷了腥的猫儿。


“待你长发及腰,我便娶你。”明诚也不含糊。


“你这是要悔婚的意思吗!你知道我不会留头发的!”


“那就长得和我一样高如何?”


“你说的哦。到时候娶了我你可都得听我的!看你还会不会在大哥面前帮着他!”


“我的媳妇儿唉,我什么时候不听你的了?”


所以在明楼和明诚去法国的时候,明台心想,明诚就是一个十足十的大骗子。


*


“他……走的时候疼吗?”明台跪在祠堂前面问着明楼,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把死字说出口。


明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半响他的声音才飘荡在空气里,“我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当时爆炸发生的很突然……他是为了人民为了祖国而牺牲的。”


明台没有说话,但他的指甲深陷在自己的手掌之中,他不觉得疼,只觉得空。


日军大批撤出的那一天,所有人都在欢呼,所有人都抱在一起,他们胜利了!明台感觉有点恍惚,自从他收到明楼发来的消息之后他就常常这样,一开始身边的人还很担心他,但他表现地异常冷静,还是继续出任务,继续他的伪装双重生活。


他望向天空,那是那么蓝又那么地灿烂。


你看见了吗?阿诚哥。


我们胜利了。


“明台,这是阿诚的日记本,我在收拾他房间的时候发现的,我想……你可以留着。”


明台接过那本有些破旧的本子。


它的书角已经有些磨损了。


那上面的字却苍劲有力。


如同明诚本人。


*


明诚怎么也不会想到明台会喝醉的。


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般能够窝在明诚怀里的高度了,他甚至比明诚还要高上几分。


但现在他微红着脸,倚在自己的怀里,软软地唤着自己的名字,饶是明诚也觉得自己也醉了。


他说不清,道不明。他和明台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


那就像是越缠越紧的藤蔓,勒得他透不过气来,却挣脱不了。


明诚想着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明台有着这种禁忌的感情的,也许就是那一年春天他在树下许诺他将来会娶他开始。


小小的感动雨纷纷。


小小的别扭惹人疼。


小小的誓言还不稳。


小小的泪水还在撑。


他稚嫩的嘴唇说着,不要离分。


“阿诚哥……不要丢下我……”明诚细细地看着他的小少爷,他的心底早已化成了一片,“小少爷……”他的小少爷。


说不清到底是谁吻的谁,也分不清到底是谁醉谁又清醒,那一晚上他们到底是紧紧地抓住了对方,恨不得就这样变成一个人。


第二天的时候他们都默契地保持了沉默,在表面他们还是一样的关系,但是唯一不一样的是明台有时候会在明诚的房间里过夜,或者是反过来。


*


“很冷吗?”明诚吻着怀里的明台,对方小小的颤抖引起了明诚的注意。


明台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往明诚怀里缩,像一只毛茸茸缩成一团的小动物。


明诚叹了一口气,“明天你就要订婚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明台没有说出口,明诚也不会。他们之间的关系到此为止了。


从明天开始,他依旧是他的阿诚哥,他依然是他的小少爷。


“怎么,不喜欢我送你的结婚礼物吗?唉,媳妇儿真难伺候。”


“我还没过门呢!还有,你可欠我多了去了!阿诚哥。”


明诚转过身,盯着地板苦笑,可不止是我欠你,你也欠着我呢。


这债怕是只能来世再还了。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树下漫天的梨花纷飞,那稚嫩的声音依旧回响在他的耳边。


*


明台看了那本日记整整一夜。


那盏灯也亮了一夜。


他不觉得痛,只觉得恍惚。


他早该知道的,他的阿诚哥最擅长的不就是骗人吗。


明台轻轻地把那本笔记本拿起,在上面落下一个吻,他甚至能闻到上面淡淡的墨水味道。


那本日记里的每一页都写着他的名字。


明台。


明台。


明台。


所以,这一次也是骗人的对不对,阿诚哥。


他看向窗外,依稀好像看见两个孩子,手拉着手站在树下。


那时阳光正好,小小的他们,正在欢笑。


 


 END





评论(71)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