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诚台】花、戒指与猫(千粉感谢点梗!)

*现代AU


*明诚警察,明台医学院大学生,猫咪靖苏算cp吗


*很不浪漫的甜饼,吃吗


(正文)


今年的雪比往年来的更早些。


即使是星期天的日子,明诚依然准时准点的醒了过来。


也许是因为家里没有开空调的关系,明诚刚一掀开被子,立刻一股冷风灌了进来,一直缩在他身边蜷成一团的小家伙马上抖了抖,无意识地更用力向明诚的胸膛挤过来。


明诚感觉自己胸膛马上变得湿润润的,他忍不住叹了口气,但是睡得正香的某人却完全没有自觉,这家伙又趴在自己身上流口水了。


明诚很怀疑这是他给明台养成的坏习惯,小的时候大哥大姐每次和小家伙睡的时候他都乖乖的卷成一团缩在床角边,但是一跟自己睡的时候就和一只八爪鱼一样手脚并用的缠着自己,还喜欢趴在他身上或者脖颈处流口水,软软的发丝,还有黏糊糊热热的温度一度成了明诚一早上起来甜蜜的折磨。


当然,事情和想象中的差不多,在明诚终于忍无可忍就地正法了明台之后,他们两个就索性从家里搬出去住了。


他们养了两只猫一只叫长苏,一只叫景琰。


明台第一次听到其中一个名字的时候慌忙说道,哎不成不成这可乱了辈分了!我叫他叔叔?那另外一只难道叫阿姨吗?


他对着两只熟睡的猫仔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看猫又看看明诚。


明诚无语,你可走点心吧小少爷。苏的意思是,息也,死而更生也。


那只雪白色的小猫可怜兮兮地和那只虎斑色的小猫窝在一起,他们捡回家的那一天其中一只已经快没了呼吸,另外一只却像是感应到了它一样,不停地呼唤着它,舔着它的脖颈雪白色的小短毛,用它的身体温暖着它。


都说动物有时候比人更加充满了温暖。


明台用手掌轻轻地将它们抱起来,他感觉到的手掌里小小的热度直直地传达到自己的心脏。


“阿诚哥,我们养它们好不好?”


小少爷的眼睛生的很好看,亮晶晶的,黑白分明,只要他一用着这样的眼神望着明诚,明诚就只有缴械投降的份,“三分钟热度。”明诚知道这日后养猫的工作肯定是落自己头上了,他只好从明台手上接过那两只小猫,但他的动作也用了十二分的轻柔。


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你做。


那另外一只叫热热好了,反正它摸起来热乎乎的。明台戳了戳那只虎斑色的小花猫,它动了动小胡须,但是没醒。


明诚揉眉,叫你平时好好读书,怎么取名字这么没文化。


琰吧。景琰。


景琰。长苏。武侠小说啊?哎,阿诚哥,你不该去当警察我觉得你该去写小说!景琰喵救了长苏喵之后长苏喵就决定以身相许——


它们都是公的。


啊……好基友啊。和我们一样,明台晃着脑袋笑的一脸贼贼的。


谁是你基友了!明诚凑过去亲了亲明台的嘴角,我是你男朋友。


明小少爷立刻涨红了脸,嘟嘟囔囔撇了撇嘴,不要脸!


*


明诚轻手轻脚地挪开胸膛上的小脑袋,再把明台的手和脚分别挪开,明台似乎因为没了抱住的东西马上憋起了嘴巴,皱着眉头似乎要醒来,明诚眼疾手快地将枕头塞进了小少爷的怀里,小少爷抱到了东西立刻缠了上去滚成一团,明诚看着他的动作觉得有点好笑,他亲了亲明台的额头,将他的被子重新塞好。


他今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两只猫咪缩在软绵绵的猫窝里,明诚看了看它们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揉了揉毛茸茸的两个脑袋,真是宠物像主人。


明诚和明台住在这里已经快三年了。


当时家里自然是闹翻了天,明镜哭着指着他们要是敢踏出这个家一步,以后都不用回来了。


他们每一个人都红了眼眶,他能感觉到明台和自己握着的手都在颤抖,但是他们却从未想过放开彼此紧握的双手。


对不起……谢谢大哥大姐的养育之恩,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照顾,明年过年我们会回来看你们的。他们的额头磕在地上发出重重的响声,他们知道,有一天他们一定会理解的,因为他们是一家人,这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这几年以来,明楼经常联系他们。电话里大哥的声音似乎比以前更加的低沉一些,你们……过的好吗?


好,大哥。你和大姐好吗?


也好。只是……唉。


在他们的印象中大哥是个很少叹气的人。


你们今年到家里过年吧?每年门口这么站着却不进来你们真当大姐的心是铁做的吗。


这么说……大姐……原谅我们了?


所以,回家吧。


*


早上的阳光微微地打在金莹剔透的雪地上,时不时还有一些堆雪从树上落下来,路上零零星星地走着几个行人。


“这是您要的东西,都在车上请您清点一下。”


明诚看着那些花在阳光下飘散着一阵阵的香味,不禁想起了以前的某些事情,他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一开始的时候明诚以为是谁的恶作剧。


明诚!有人给你送花了!


哎呦,是谁啊!


明诚看着他办公桌上那束花呆了几秒。没有署名,不知道谁送的。


于是他忙着去处理案件便遗忘了这件事。


结果,第二天,第三天……一连一个星期都有人送他花,连同事们都开始好奇这个神秘的爱慕者了。


明诚依稀觉得这个画风他似乎知道是谁干的。


小少爷说吧,你又干了什么事了?


我没干什么呀。


那你没事送我那些花是做什么。


小少爷眨了眨眼睛,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两圈才终于开口,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就知道是你。


为什么你不猜是那个林小姐?


哪个林小姐?


就上次相亲你送她花的那个啊?


哦,你说她啊,我是送过她花。


明台瞬间觉得心塞了,明诚那个表情绝对是故意的,好吧,他就是有点小心眼,阿诚哥都没送过自己花居然先送给人家姑娘了,看你这么喜欢花本少爷我就送你一堆花。


明诚觉得明台的表情好笑极了,但是耷拉着的嘴角和小眼神实在看起来太过于可怜了,明诚对于明台的小心思可是一等一的摸了个透,他吻了吻小少爷的额头说道,好好好,我的小少爷,是我不好,不该送她花。以后我每年都给你送花好不好。


谁稀罕!小少爷翻了个白眼耳朵根却红了起来。


*


明诚觉得他和小少爷出来已经三年了,他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


戒指的款式是他喜欢的,简简单单,但是内圈却刻着彼此的名字。


反正今年花也要送,那么戒指也一并送了吧。


明诚要说到浪漫细胞还真的是有那么点的,但是他和明台偏偏就浪漫不起来。


比方说他带着小少爷去吃西餐点蜡烛,对方偏偏要跟他谈他最近解剖的事情。


哎阿诚哥,等我毕业了之后我就去调去法医检测,到时候你要碰到什么碎尸案啦,明台一边说一边用了几分狠劲在切牛排,什么焚烧案,你可得来求我了哈哈哈哈。


明诚叹了口气,闭嘴,吃饭。


比方说明诚带着小少爷去看烟花。


阿诚哥好多蚊子啊……啪!


你打我干嘛?


你脸上有蚊子。


比方说……许许多多的比方说,明诚觉得这又是一个他宠坏了明台的地方,他在他面前说话做事都太过自然了,口无遮拦,动作随意。


哎醒醒醒醒。


啊。


啊什么啊,你看清楚再脱裤子,没看见我正在坐在马桶上呢。


我这不是还没睡醒嘛。瘪嘴。你倒是快点,我尿急!


*


明诚看着那枚戒指想着,该怎么给小少爷呢。


放在玫瑰里会好一点吗?还是放在蛋糕里?不不不……万一把它吞下去怎么办。想了半天明诚还是决定用比较传统的方式给。


当他回到家的时候明台已经醒了,他正穿着海绵宝宝的衣服蹲在长苏和景琰的窝边喂他们牛奶,听见明诚开门的声音立刻就放下了手里的奶奔过来,“带什么好吃的给我了?”


“蛋糕不许吃啊,等会玫瑰花就来,早饭在这里。”


“还有,送你个东西,手伸出来。”


那枚戒指就这样伸进他的手指中将他牢牢地套住。明台望着明诚,明诚也望着他。


“哎不说点什么吗?”小少爷皱着眉头,“你这是求婚吗?”


“嗯,算是吧。”


“算是?!”


明诚看了看小少爷,刚睡醒的头发还有两根毛在一边翘着,穿着的海绵宝宝睡衣露出半边锁骨撕牙咧嘴怒瞪着他,明诚露出了一个微笑,他凑上前亲吻了对方还带着刚刷完牙薄荷味的嘴唇说道,“那你愿意吗?”


“唔……”小少爷愤愤地撇开了脑袋,又哒哒哒地重新冲回了卧室,明诚就听见卧室里传来被被子闷住的声音,声音很闷但是却很大声,“愿意!”


明诚忍不住挑起了嘴角,心想,当然啦小少爷,你已经被我套住了。




END

评论(26)

热度(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