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诚台】恋爱中的人都只有三岁(明家日常小短篇其一)

*糖糖糖,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被太太们的各种飞刀捅的,我就默默自发点糖来补补我受伤的心灵

 

其一

《熊孩子》

1.

其实明台并不是一开始就那么熊的。

一开始他被带来明家的时候不哭也不闹,怯生生的窝在明镜怀里,明台原本就长得可爱,说话声音奶声奶气的,小脸蛋白白嫩嫩的,偏生眼睛也又大又亮的,顿时一家人就宠得毫无原则起来。

明诚原本也只是拿他当小少爷与他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明台也不主动靠近明诚,只是叫着他阿诚哥,再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明台开始熟悉了也越来越熊孩子本性暴露出来了。而大哥忙着学业,大姐忙着家业,这照顾小少爷的工作自然是落到了明诚的头上。

开始的时候,明诚觉得挺烦躁的,小家伙简直是孙猴子派来的,每天上串下跳,吵吵囔囔的,是片刻都不得停歇,明诚也因为是小少爷的关系便一直忍耐着没发作。

每天早上他要负责把赖床的小少爷叫起来。

“小少爷,起床了!”

明台一听是明诚的声音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就裹着被子翻了一个滚继续呼呼大睡。

明诚觉得自己的眉毛跳了跳,在他尝试了各种掀被,挠痒,拍脸,硬是把明台从床上拉起来的一系列动作之后,明台依旧维持着闭着眼睛的姿势坐在床上睡觉,小脑袋还一点一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明诚也有点哭笑不得起来。

思考了半天,他拿过床头柜上的水杯,含了一口,瞬间喷醒了还在迷迷糊糊昏睡的明台。

“啊、下、下雨啦!!”明台一睁眼睛看着正在擦嘴的明诚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你竟敢射我!”

“咳咳咳咳……”明诚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哪来的射!明明是喷!

小少爷看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和衣领,气的涨红了脸,立马红了眼眶,“我要告诉大姐!”

明诚只是冷静地拎起对着他张牙舞爪的小家伙的衣领,“换衣服。”

2.

明诚怀疑这梁子就是从那个时候结下的。

自此之后,明台便暗暗与自己较上了劲,他在自己书本里夹毛毛虫,在自己包里塞蚯蚓,撞破了玻璃就说是明诚干的,反正各种黑锅总是往自己头上栽,明诚哪里会让着他,他也微微笑着把毛毛虫塞进小少爷的鞋子里,把蚯蚓放在大哥的书桌上,撞了玻璃就假装要背黑锅的样子,明镜一看就知道是明台干的,怒吼着叫明诚好好看住小少爷,不准他再出门闹事。

看着小少爷满脸吃瘪委屈的样子,明诚原本想在心里笑笑,但是表情一个没控制住就露了出来,明台更是生气地不行,转眼就和明诚扭打了起来。

明诚虽然不喜欢小少爷,但是他也懂得注意分寸,可是明台可不一样,气上来便像一只炸了毛的猫,不管不顾的,两人扭打在一起滚成了一团,结果就这么凑巧撞倒了那个花瓶,眼看花瓶就要倒在明台身上,明诚下意识地就护住了他。

要如果问起明诚为什么会护住明台,他也答不上来,他的动作比他的思考更快,那些碎片划破了他的皮肉,让他原本雪白的衬衫瞬间就染红了。明台也吓得呆呆地睁着眼睛缩在明诚怀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等大家都赶到了之后,明台已经哭得泪眼模糊了,生怕明诚下一秒就挂了。

自从这次事情之后,明台对他的态度明显变得不同了很多,他会夹菜给明诚,也会乖乖听他的话,他们之间的关系一下亲近了不少,再加上那次受伤,明楼发现了明诚身上有很多旧伤疤,心里很是怀疑。终于在明诚离家出逃的那一次他们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最后赶走了桂姨。

但是明台那点熊孩子的小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尤其是对着明诚的时候。

3.

小少爷秉着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精神,努力地挑战着明诚的极限,开发着明诚怕些什么。

等到了后来大哥和明诚去了巴黎之后,明台才发现,他不是真的想知道明诚害怕什么,而是习惯性的想去逗弄他,吸引他的关注。

只要看着明诚最后笑的弯起了眼睛,露出一口大白牙,他便觉得不管他做了什么那都是值得的,他喜欢明诚对他露出这样的笑容,没有隐藏没有界限,只有他们两个,只是他们两个。

再后来他也跟去了巴黎,那个时候大哥总是叫他与明诚两个人轮流做饭。

明台做菜不知道是天赋问题还是其他什么问题,总之明诚教了他很多遍他依旧是只能烧烧面条炒炒蛋炒饭这种,于是通常都是明台在厨房帮明诚打下手。

“我的小少爷哟,这菜叶子都被你摘的连叶子都没了,我们今天是准备吃菜根吗?”

明台看看他眼睛转的滴溜溜的,明诚一看他就知道他内心在打什么坏主意,“你想干嘛?”

“阿诚哥,你说每次大哥都不做饭,就让我俩做,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所以?”

“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能做的太好吃,要是做的难吃了,大哥就会自己下厨了。”

呵呵哒。

明诚不禁为大哥明楼鞠一把心酸泪。

“阿诚哥~你也没吃过大哥亲手做的对不对,让他做一次给我们吃嘛。”

明诚一想,好像也对。

于是,当晚的菜明诚和明台都没有吃,还一个劲地夹给大哥,“大哥你辛苦了,多吃点。”

大哥狐疑地看了两个弟弟一眼,他们哪根筋不对了?一口吃下去差点喷出来,“你放了多少盐?!”

“哎?”

明楼恼怒地看着装无辜的弟弟们,心里就明白了七七八八,“你们给我等着!”毅然决然地围起了围裙下厨去了,明台与明诚顿时笑成了一团。

4.

明楼看着明台在公园里追着明诚满草地狂奔,嘴里还大喊,“阿诚哥你别跑!!”

而明诚跑到了明楼身后跩着他就求救,“大哥!”

“行了行了,都别闹了。”

小少爷这才做了一个鬼脸,放下了手中的蚂蚱,那蚂蚱立刻从明台手里啪嗒一跳蹦走了。

“你演的还挺逼真的,明台胡闹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他胡闹!”

明诚没有回话只是看着明台的方向微微地笑了起来。

他眼中的那个熊孩子。

永远笑的眯起眼睛,露出八颗大牙。

他眼中的那个熊孩子。

笑容永远是那么地明亮,明媚如光。


TBC


评论(54)

热度(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