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诚台】恋爱中的人都只有三岁(明家日常小短篇其三)

其一《熊孩子》

其二《分不开》


其三

《小孩子》

 

1.

明台是个小孩子。

至少在明诚眼里他一直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

在他咿咿呀呀奶声奶气跟在明镜屁股后面的时候是,在他恶作剧的把毛毛虫丢进他书里的时候是,在他缠着他打断他和女同学说话的时候是,在他要去香港读大学的时候依旧是。

“阿诚哥,别塞啦!这些东西好重!而且阿香都已经帮我打包好了。”

“别跟我犟,这些药必须要带上,万一胃不舒服感冒拉肚子了,你会乖乖去医院?还有,虽然香港的气温不会很低,但是风大的时候还是要围上,还有这个……”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明诚抬头就见小少爷歪着脑袋,坐在书桌上晃着脚,笑盈盈地看着他,那双眼睛亮晶晶的,还带着点小狡黠,“阿诚哥,我就要去香港了你就不送我点什么吗?”

“你又不是不回来。”明诚也回答的毫不含糊,“还有说了多少次了,别坐在桌子上。”

小少爷憋了憋嘴巴,不情不愿地从书桌上下来,“你都不想我吗!一学期可是好几个月哎!我过节可能也不回来哦?”

明诚终于是停下了手上还在整理的物品看了看明台,一脸无奈地说道,“说吧,小少爷。要什么?”

2.

明镜觉得很神奇。

每回全家人都不懂小小的明台究竟在手舞足蹈叽叽咕咕地说些什么,但是明诚一听却立刻笑了起来。

这也导致了明诚做了很长时间的‘明台翻译机’。

也许真的是一种习惯。

习惯了一个人就如同呼吸一样自然,不需要猜不需要问,只是一个表情一个声音,就知道他想要说什么,想要做什么。

而明诚知道明台的每一个小动作。

说谎的时候,害怕的时候,难过的时候,生气的时候,开心的时候,耍小聪明的时候。

在他知道和不知道的时候,他会不自觉地将所有的目光都朝向同一个方向,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3.

“画幅我的肖像画给我吧,阿诚哥。”

4.

明诚的手指是明台见过最好看的。

那握住画笔的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指甲也剪得干干净净,就和他本人一样。

明诚原本就喜欢画画,在巴黎的时候他也特意去学了,那个时候闲来无事他便会支起架子来。

他画过很多东西,小到碗筷苹果花瓶隔壁邻居家的猫,大到整片整片的森林草原,大海繁星。

彼时午后阳光微醺,明台架着二郎腿懒洋洋地坐在一边,难得安静乖顺地看着明诚一笔笔在画布上涂抹着,“阿诚哥,这么多画里面你最喜欢哪张啊?”

明诚微微笑着没有回答。

那幅家园的确是他喜欢的画,但是他最喜欢的,是一道光。

他其实偷偷的画过很多明台的画像,可是他都不满意。

不是这样的……小少爷的眼睛会更亮一些,他的嘴角不是这样的弧度……等到他再发觉时,他已经画了很多很多的明台,这些画让他感到震惊的同时也觉得痛苦。

那是他注定碰不到的光。

但是那一道光会在黑暗中指引他找到回家的路,那一道光会带给他生命的希望,那一道光也永远只存于他的心中。

他将它们小心翼翼地收起来,藏在自己心底,谁都不知道。

5.

“这什么啊!是我吗?”

“嗯。”

“为什么是个小孩子!”

“你不是吗?”

“这也太不走心了吧,阿诚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都读大学了!”明台嘟着嘴,眼里满是不高兴。

人都说喜欢一个人总是想方设法地想知道自己在这个人心中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但是明台的的确确最讨厌的就是明诚把自己当成小孩子。

“那我也画一幅送你。”

明台抓过明诚的笔就直接不管不顾地坐在了那人腿上刷刷刷的画了起来,明诚顿时僵得身子都紧绷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明台已经不是可以坐在自己大腿上嬉闹的年纪了,他从前坐在明诚腿上脑袋只到明诚胸口这么高,但是现在那白白嫩嫩的脖颈就抵在自己的嘴唇边,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味,他的心感觉就快要跳到嗓子眼一般,额间也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

尽管明诚伪装的再好,都抵不过身体上的反应。

那一瞬间明台也僵直了身体,手上的笔一个没握住就骨碌碌地滚到了地上,他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明台不敢看他,只觉得脸上烧得厉害,“我、我,我要去厕所!”说完就哒哒哒地跑了个没影。

6.

明诚看着那笑的一脸开心的小孩子下面画着一个大大的猪头,还有一笔直接划了出去,他只好露出了一个苦笑,他终究还是没有控制好自己。

7.

明台其实是高兴的。

只是他当时实在感觉尴尬地厉害,就慌不择路地选择了逃跑。

他用水拍了拍自己的脸,那镜子中的人咬着嘴唇,脸颊红红的,眼角却满是笑意,他对着镜子乐得像个傻瓜。

原来阿诚哥对他也是这般心思。

他简直想欢呼着下楼跑两圈!

8.

在他刚刚步入青春期,第一次梦遗发现自己床单上的痕迹时恨不得就挖个洞把自己埋了,但是最关键的是他下半身涨得难受,却只能蹭着床单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将裤子胡乱地脱掉,脑子里却渐渐地浮现出明诚的样子。

阿诚哥、阿诚哥……好难受……

他热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明诚来敲门叫自己起床明台吓得不敢出声,只好被子捂的紧紧的假装自己还在睡觉。

明诚开了门,见那床上一团软软的大团子,就感觉不对劲。

“明台,明台?”明诚伸手去扒被子,明台不让,竟是用了十二分的力气,隔着被子嚷嚷,“别吵我!”

“我只说一遍,松手!”明诚自然是清楚怎么对付自家这个小祖宗,他的软肋他可也是摸得一清二楚。

果然明台只露出一个头发乱蓬蓬的小脑袋,眼神也飘忽地扫来扫去,“我、我还没睡醒……让我再睡会儿,阿诚哥。”

明诚狐疑地盯着他,“怎么脸这么红?生病了?”

“不是、我……”就在明台支支吾吾的时候明诚已经动作更快地将他的被子掀开。

明台连忙夹紧了双腿,他的裤子退了一半,白皙的皮肤也因为燥热而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粉红色,他紧紧地闭起了眼睛,像一只蒸熟了的虾缩成一团。

他简直不敢想明诚看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直到他听见明诚低低浅浅的闷笑声,才睁开了眼睛。

“原来是长大了啊,小少爷。”

9.

后来的事情变得很古怪。

明诚只是伸出手轻柔地抚摸着明台,他的抗拒害羞最终都融化在了他的手心里,明台拽着他的衣服咬着牙齿不敢发出声音,可是喘息声却还是从嘴里泄露出来。

直到最后明台颤抖着泄在了明诚的手上,明诚温柔地拍拍他,就走去擦手了。

明台捂着自己心跳如鼓的心脏不敢看明诚。

但是明诚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却很正常,光明正大到他都没法再觉得害羞,就好像兄弟之间原本就会帮助对方这么做一样。

这么仔细想了想,小少爷又觉得心塞了。

“阿诚哥,这些……以前是谁教你的?大哥吗?”

“噗。怎么可能。”明诚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笑话一样乐了起来。

“那你第一次怎么做的?”

“冲凉水。”

10.

后来他想明诚之所以不会动情,是因为他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

一个小孩子的身体会有什么吸引力。

他觉得又难过又有些期待。

如果、我再长大一些,也许明诚就不会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了。

11.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明诚的凉水其实已经快冲成习惯了。


TBC

评论(45)

热度(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