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凯歌】备忘录(千粉感谢点梗)


*只是讲诉一个平淡爱的故事
*圈地自萌!切勿at打扰真人
*愿两位友谊(?基情长存


王先生喜欢上网。
这件事情人尽皆知。
但他很少用备忘录这功能,倒不是说他记性有多好,而是他并没有用它的习惯。
彼时在他还没有正式见到胡先生之前对他有很多的想象,他少年成名却经历了一场生死离别,他演过各种各样的角色,也曾独自踏上旅途暂别喧嚣是非。
他想,他也许是一个很安静的人。
他的朋友们都感叹他朋友圈写的东西永远看不懂,好像他的世界里永远只有他一个人,又好像他的世界包容宇宙,所以世间一切在他面前都显得通透见底,而他就宛若一个世外高人。
他想,他也许是一个很闹腾的人。
他的朋友们都抱怨他太会闹,每一个都被他调侃调戏,每一个都被他闹到笑的满脸褶子。
所以,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王先生的备忘录里随手添了一笔他是一个谜。

胡先生与王先生合作了两部戏。
如果按照标准偶像剧来参照,那么一定是一见倾心,日久生情。
正正好好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一开始他们总认为是自己入戏太深,阿苏之于景琰,阿诚哥之于明台,他们常常就互相代入了角色,对于对方的依赖也变得愈加明显。
王先生的备忘录多了许许多多的东西。
比如喜欢猫。
喜欢小孩。
养花。
初中生。
但是很可爱…
他的点点滴滴都被他小心收藏着。
他的cp粉说他是个大写的迷弟,说他眼神总是跟随着某人。小狮子得意洋洋地翘着尾巴,谁说的!他可也在看我呢!
可不是吗。
胡先生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他对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他怎么能不知道,如此专注认真地被凝视着,尴尬却又甜蜜,害羞却又深情。
他们的确是很好的演员,但是正如胡先生说的一样,最难演好的角色是他们自己。
他们压抑着内心的汹涌澎湃,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和言行,但他们都演得不太好,就和刚进学校学习表演那会儿似的,只要一对上对方的眼神就要破功。

他们都知道这是一个陷阱。
一旦踏进去就只会陷得更深,但他们不知道他们已经深处其中。
王先生与胡先生忙的东奔西跑,但是就是这么忙的晕头转向的时候固定的电话微信还是少不了,哪怕是挤出来一点点时间也想要见个面。
他们都在心底说服自己,我们是好哥们,见个面怎么了,每天电话微信又怎么了。
至于王先生被恶意中伤的那几个晚上,那条'我想你了'始终存在于在他的草稿箱里没有发出去。

【爱,和炭相同,烧起来,得想办法叫它冷却。让它任意着,那就要把一颗心烧焦。】

胡先生裹的严严实实和一只粽子一样出现在王先生家门口是王先生万万没有想到的。
胡先生是个标准的处女座。
一开始他就傲娇拐着弯地和他磨,不远不近,却像个猫爪子时不时地过来挠你两下,王先生也拿他没办法,只好哄着。
毫无原则的宠溺让周围人大喊着受不了了,王先生也就笑得满脸温柔一副'就是我宠出来的如何?'
但是脾气再好的人也有经不起撩的一天,胡先生的磨蹭和撩人让王先生烦的不行,终于在一次酒醉之后他们还是上演了一场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的戏码。
王先生心里默念一百遍,冲动是魔鬼。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胡先生的身体很热也很湿,他紧绷的弦没有崩断,而是早就不知道被烧到哪里去了。他咬着牙就只想将他就地正法,叫你再惹我。
胡先生看起来好像醉了又好像很清醒,一双桃花眼眉目流转,星星点点,低喘着气息,吐露着粉红色的小舌头笑得有些揶揄,“原以为殿下是柳下惠坐怀不乱,看来是苏某高估了。”
王先生顺手打了一巴掌对方的屁股,低沉着嗓音说道,“一会儿你可别求我,苏先生。”
当然最后胡先生还是求了,不仅求了还哭了,不仅哭了还什么名字都叫了,景琰、阿诚哥、凯哥、凯凯……
“不如叫声夫君来听听?”王先生觉得其实欺负胡先生好像也很有意思。
胡先生恶狠狠地瞪着他扑上去就咬了他一口,“你大爷的!王凯!唔、…”
王先生舔了舔被咬红的嘴唇也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他,这叫礼尚往来。

人生难得糊涂,但是谁又醒着谁又醉着。
他们从不提爱,也不提未来。
只是在某几个夜晚紧紧地抓着彼此的手不愿放开。
所以对于胡先生会出现在自己家门口,他很是诧异。
他们之间的关系总是他主动的多一些,胡先生连开心都是绕着弯子的。
但是他不在乎,不在乎不能公开,不在乎要偷偷摸摸,不在乎那人对着镜头说,我以后有了孩子,我会陪着他们种种花草过着简单的生活。
他只是一遍遍地吻着他的额头。
不用顾及我。
不用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
不用害怕,现在是现在,未来是未来。
胡先生进门就抱了他一个满怀,整个人都埋在他的臂弯里,就好像那次花絮里一样紧贴着他的胸膛颤抖着。
只是那一次是笑得颤抖。
王先生轻轻拍着他的背,一下一下的像在安慰一个孩子。
“我想你了……”那人还有些感冒,鼻音听上去软软糯糯的,语气满满的都是撒娇的意味。
王先生觉得又开心又感动,那是他捧在心上的人啊,能让他亲自开口说一句我想你,他想这一切都值了。
激情过后一支烟总是他们不成文的默契。
“你怎么来了?不是明天就要回上海了吗?”
“嗯。”胡先生继续抽着王先生点的那一支烟慵懒地哼哼着,王先生知道他心里一定是有些事情的。
“凯哥…你有过后悔的事情吗?”
“后悔?有啊。”人这一辈子怎么可能没做过后悔的事情,而他最大的后悔就是怎么没更早一些遇到这个人。
他们错过了这么多的年年岁岁,如果他能从一开始就在他身边陪着他的话,那该有多好。
“我也有,我后悔怎么没早点和你一起。”
从北京飞到上海,从上海到杭州,再从杭州到北京,他们兜兜转转,转了一个圈,从未来所有的日子里到现在开始换我保护你。
你是我的阿苏吗?
你是我的阿诚哥吗?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烟会烧到尽头烫伤他的双手,而他会亲吻着他烧到发红的皮肤,抚平他所有的伤痛。

【愿我们曲终人不散,相忘江湖不如相濡以沫。】

王先生不知道的是,胡先生的手机里也存着一个备忘录。
那里全是关于一个人的。
谈不上刻骨铭心,轰轰烈烈,却是平静而又真实的。

【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END

评论(60)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