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诚台】漩涡(ABO)

*要优雅地污


*就是漩涡ABO


(正文)


日本领事馆酒会内灯影迷离,花衫人影,所有人都在随着音乐轻轻摇摆着,只有一人缓缓地摇动着酒杯里的红酒假意靠在一边的柱子上,但那透过摇晃的玻璃中反射出的却是他眼里稍纵即逝的光芒。


他在耐心地等待,伺机而动。


明台收到这个任务很突然,在来之前他吞了大量的抑制剂,他的发情期按日子推算大概就在这几天,但是他从未因为他的第二性别而退缩过。


选中一个Omega进军统并训练成特工,不得不说王天风看人精准的狠毒又有魄力,还很疯狂,而明台作为被选中的人,成为毒‘疯子’的徒弟也绝非浪得虚名,在军校期间他以异于常人的忍耐力坚持下了全部的训练并且毕业。


虽然有几次确实发生了不太妥的事情,但是明台打小鬼点子就多,小聪明也多,Omega的天性虽给他带来不便,但他也知道善加利用和伪装。外界都以为明家小少爷是个Beta,而且有他大哥和阿诚哥两个Alpha在,基本上也没人敢靠近他。


这次的任务是要偷出第三区战力部署图,而那个东西就锁在二楼的资料室里。


他需要转移这些人的注意力。


明台正在四下张望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边上,四目交汇时,那人已经举着酒杯走了过来,明台因为那人有意扩散开来的信息素而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不自觉地后退了一点距离。


他不喜欢这个人的味道。


但是那个男人却像是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眼睛里透露出一丝玩味,“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那人用着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对着他说道,他的步伐有些虚浮,看起来这个日本人应该是有点喝高了。


“问你话呢!”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还有事……”明台心里暗暗觉得不妙,但对方似乎铁了心盯住了他,“你身上的味道……”那个男人在他肩膀边嗅了嗅,酒气喷了明台一脖子,“很特别……”


明台厌恶地想要退开,却被对方抓个正着,那人的酒杯就这样塞在了明台的手中,他带着令人作呕的笑容朝明台笑了笑,“喝掉,喝掉我就走。”


明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脑门突突地跳着,就想要打烂这个人的脸,心里告诫了几遍忍耐忍耐才把杯子递到嘴边,他转了转眼珠子,微微地勾起了嘴角,好吧,那就你了。


明台快速将酒一口喝掉,他凑近了对方的脸庞露出一个勾人心神的微笑,那眼睛里流动着明媚的光华在灯光下显得迷乱又带着几分风情,就在一个晃神时,明台袖口里藏着的东西已经推入了对方的脖颈里,他一边假装惊讶一边扶着那人的脖子倒下,“哎哎哎先生!先生你怎么了?”


很快人群开始骚乱起来,原本看守二楼入口的警卫也跑了过来,“怎么啦怎么啦?”


“有人昏倒了!要急救!”


就在一阵混乱之际,谁也不知道明台已经悄无声息地上了二楼。


*


明台的手脚很快,毕竟他在军校的训练成绩优异,对于这种盗取机密文件来说也是小事一桩,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身体的变化。


他感觉到热气似乎一点点的开始涌上来,周围的空气也开始变得闷热。


糟了,那杯酒有问题!


明台快速地将部署图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他就在踏出资料室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了弥漫在自己周围变得甜腻的气息。


抑制剂失灵了!


他能感觉到几个Alpha正从楼梯上上来,明台感觉汗水正从他的额间滴落在温热的地板上烙出一个个印记,他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不行,他绝对不能被抓住,他必须要藏起来,他需要一个密闭的空间。


他四下看了一下一个闪身躲进了其中一间房间。


那似乎是一个书房。


只是下一秒他就感觉一个冰冷的东西抵着他的后脑勺,“你是谁?”


有人!


明台一个闪身却被对方躲了过去,要换做平时明台有信心会比对方动作更快,但是抑制剂的失控让他动作只是稍稍懈怠了一下,便失去了先机。


书房并没有开灯,只有窗外皎洁的月光透进来的点点斑驳,对方没有压制性的气场也没有气味,应该是个Beta,那个女人似乎发现了明台的异常,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明台就感觉到了一丝熟悉却又陌生的压力,伴随着而来的还有那熟悉的气味。


啪——灯被瞬间打亮,明晃晃的灯光下那过低的气压就像突然投放的炸弹,迅速地在空气中蔓延开来,但是对于现在的明台来说却是致命的,过于猛烈的热潮几乎让明台腿一软就要跪在地上,他勉强地扶住桌子不让自己倒下,视线也被热度烧的一片火红,那个女人软绵绵地倒在自己的前面。


即使是模糊不清的视线,他凭感觉也完全知道那个人是谁。


阿诚哥……


(和谐部分这里~要优雅


*


汪曼春在门口足足等了半个小时,终于里面似乎没有动静了。


明诚开了门出来,背上还背着一个穿着他大衣里面却什么也没穿的明台,她甚至都能看见明台锁骨上红红紫紫的吻痕,空气里充满了情欲过后的味道,明台的身上已经彻底地染上了明诚的气味,她皱了皱眉头,“这是怎么回事?明秘书长?嗯?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和明台在这里?”


这个时候突然梁仲春就跑了上来,“哎哟!误会啊!汪处长……那个,我一直以为明家小少爷是个Beta,邀请他们一起来玩玩,哪里晓得他在酒会上突然发情期了,我就赶紧给了明秘书长一把钥匙,带上来休息。”


“哦?还有这种事?”汪曼春狐疑地盯了一会之后开口道,“阿诚啊,你标记明台的事情你大哥大姐不知道吧?”


“哎……还请您先瞒住,我和明台是真心相爱,大哥他那边还请您……”


“我说他会听吗?”


“当然啦!”


汪曼春一听心里也有些小得意,觉得明诚和明台是欠了她一个大人情,日后定会帮着自己说话,便对他们摆摆手,“回去吧。以后公共场合,注意点。”




END

评论(67)

热度(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