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靖苏】沧海月明(百日靖苏第三十一日)

*人鱼梗

*私设如山

 *祝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请多多关照!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此时正是三月暮春,细雨绵绵,窗外繁花吹雪早已落满一地。

萧景琰前几日忙于政事不得空闲,今日总算是得了空,退去了众人,只身一人撑了伞便离开了。拐过弯弯曲曲的亭台轩榭,绕过花开满园的御花园,雨露细细点点沾湿了他半边衣袖,他却依旧脚不停歇,衣袂翻飞,只留得满道落摇盈盈。

萧景琰终是在一处停了下来,这处却是皇宫中较为隐蔽的地方。萧景琰收了伞推门踏入,就听闻那声嬉笑就这么传入了他的耳中,正正好好迎面一滩水浇了他一头一脸。

那人就趴在屏障一侧的池边笑眼盈盈地看着他,全然没有了平日里低眉浅笑,公子无双陌上如玉的感觉,倒是像极了他们初遇时的样子,一双眼眸清碧灵动。

萧景琰也不恼那人这般捉弄他,只随手将伞放在一边,柔声说道,“这个礼物你可喜欢?”

那人乌黑的发丝垂于肩侧,仔细看的话却是闪动着星星点点的奇异光芒,他的上肢与身体两侧间连有半透明皮质翼和飘须,裸露出的肌肤白如玉脂,萧景琰单膝跪在池边伸手抚上那人的耳朵,竟也是浅蓝色的半透明鳍蹼,滑滑软软的。

“摸够了吗,陛下。”萧景琰看着他移开了目光,低垂着眼睑,语气中竟然带着少有的羞赧,鳍蹼在他的手掌中一张一合地微微颤抖着,鱼尾也不自觉在水面轻轻拍打着激起小小的水花。

萧景琰忍不住闷声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原本就极为低沉,笑起来更是带着几分撩人,“怎的这个时候知道害羞了?”

对方有些恼怒地抬起眼,水珠挂在他的眼睫处摇摇欲坠,一双桃花眼如同墨色之中点点的繁星,这一瞥竟是魅惑至极,滚烫的让萧景琰心中一紧,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像是看透了萧景琰的反应,刻意凑上前勾住萧景琰的脖子,柔软的嘴唇贴在他的耳边处轻轻地说道,“景琰,抱我起来。”

萧景琰揽住他的身子将他抱离池边,水蓝色的鳞片泛着波纹般的光晕,在他脱离水中的那一瞬,白光一闪,只见那尾鳍已变成了两条修长的双腿,仿佛那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幻觉。萧景琰将身上的斗篷披在那人身上,那人却佯装抱怨起来,“都湿了还给我披。”

也不知道是谁弄湿的。萧景琰暗自腹诽道,却还是将那人裹了个严实,面上也有些微红,“三月天还是有些凉的,莫要着凉了。”

“反正早晚都会湿的……”那人低声浅笑起来,咬着自己的嘴唇红润欲滴,看得萧景琰有些咬牙切齿,他当真是知道要怎么撩拨他。

 

【鲛人从水出,寓人家,积日卖绢。将去,从主人索一器,泣而成珠满盘,以与主人】

                                                       

萧景琰从未见过鲛人一族。

他一直以为那只是一个传说。

那日,萧景琰见一群人围与海岸边不知为何,他原本不喜凑热闹,但此次南海出师前阵告捷,将士们士气高扬心心念念再过几日便可回京,萧景琰也就任由着他们去闹腾欢庆了。

而他这也是第一次见到鲛人。

传闻南海常驻鲛人一族,他们的上半身与常人无异,身形修长,而下半身却是鱼的形态,常常有渔夫出海捕鱼时会听到奇怪的歌声,便知那是遇上鲛人了。

他见那鲛人缩在人群之中,分明是个少年的模样,他背部的角质鳍竖的老高,原本光洁的皮肤也渐渐地形成坚硬的鳞片,只是他一用力却是呼吸急促,那些鳞片也忽地全退了下去。

他受伤了。

萧景琰生性善良正直,身为七皇子却不喜权位之争,平日最恨的便是欺善怕恶,阴险诡计之徒,立刻皱了眉头,“谁干的?”

众人都低着头无人敢回话。

后来,萧景琰知道了那鲛人的名字,他说他叫林殊。

林殊其实是个比想象中更不怕生、也更欢腾的鲛人。

“景琰!”林殊大半个身子露在水面,尾巴也不安分地拍来拍去激起小小的浪花,全然没了当日萧景琰救他时那副虚弱的样子,他对着站在海边石礁上的萧景琰招招手,“下来和我一起玩!”

萧景琰莫名心就动容了。

他是少年将军。年纪轻轻就挂帅杀敌,战功累累。

可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但是从没有一个人同他说过,他也可以和平常家孩子一样玩耍。

“我要走了,小殊。”今天是他们回京之日,但他竟平添了十二分的不舍,如果他不是皇子他不是鲛人,如果他再早些遇到他的话……

林殊闻言默不作声了许久,过了好半响,他才示意萧景琰蹲下来,“我有东西送你,你接好。”

沧海月明,人鱼之泪幻化成珠。

那一颗珍珠就这样稳稳地掉落在他的手中。

“我林殊在此立下誓约,如若他朝景琰有难,我必助他,上天入地,赴汤蹈火。此珠为证,天地为鉴。”

 

【海有鲛人,可活千年,泣泪成珠,价值连城;膏脂燃灯,万年不灭;所织鲛绡,轻若鸿羽;其鳞,可治百病,延年益寿。其死后,化为云雨,升腾于天,落降于海。】

 

祸罪涛涛,其行可诛,天地难容。

萧景琰只是回去几日却不知南海已翻天覆地。

鲛人价值连城,所织鲛绡其价百金,以为服,入水不濡;其鳞做药引,可治百病;其肉食之,可长生不老。

萧景琰紧握着那颗珍珠,眼眶早已红透。他无法想象林殊可能遭遇的一切。

十年时光匆匆,恍如隔世。

那日,有一人踏入这金陵城内。

江左梅郎,麒麟才子,拥有过于常人之心智,翻云覆雨之手段,只一年就将金陵城内搅得满城风雨,局势大变。

麒麟之子,得之可得天下。

但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梅长苏整个身子颤抖着,原本就苍白的嘴唇被他咬的血迹斑斑,殷红刺眼,汗水几乎浸湿了他的衣襟。

“苏先生?苏先生!”梅长苏呜咽着似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萧景琰的话语激不起他的半点反应,原本清明的眼眸也变得毫无焦距起来,唯有那双手紧紧地拽着萧景琰的袖子,萧景琰紧张地不知如何是好,只是那一眼却是让他震惊地定在原地。

梅长苏的脖颈边隐隐地显出一块块蓝色的鳞片,他靠在萧景琰怀里不住地喘息着,低低浅浅地犹如呓语,但萧景琰听清楚了他嘴里反反复复念着的同一个词,“景琰……景琰、……!”

那一瞬间,萧景琰几近要崩溃。

那是他的小殊。

那是他救下的小鲛人。

那是他心心念念了十年的人。

难怪那日,他会说苏某并非麒麟之子。

难怪那日,他说我回来了。

难怪那日,他说我选你。

 

萧景琰不知他是受了多少苦才以现在的样子归来。

但得知他的真实身份之后,他的心更像是宛如被人硬生生的挖去了一块。

那日,他遭人暗算,身负重伤昏迷之际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被喂了进来,血腥味充满了他的鼻腔,他隐约觉得那触感像是一块肉,柔软冰冷却很黏腻,他反射性的就想要呕出来,但是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更快地附了上来。

之后,他奇迹般地第二天就完全好了。

太医也表示惊奇,说太子乃真龙之子,吉人自有天相。

他细细地亲吻着那人眼睑,他的皮肤越是冰冷却更是叫他的吻越是炽热。他一寸寸地吻着他,一寸寸地抚摸着他的肌肤,在他的手腕内侧留下一串串微红色的痕迹。

他的手腕内侧有一条长长的疤痕。

尽管那里的新肉已经完全长出来了,但是那里仍有一道伤痕。

他的心被分成了两部分。

一部分的他恨极了,只想抓住眼前这个人,狠狠地摇醒他,你疯了吗你不要命了吗!

一部分的他爱极了,只想亲吻眼前这个人,与他血肉交融,恨不得就这样化成一人。

 

元祐七年,萧景琰登基。

世人只知,江左梅郎,足智多谋,辅佐新帝登基,功成名就,从此退隐于江湖。

他想说,为何你如此傻。

他想说,为我做这些当真值得吗。

但是这些话都如鲠在喉,他看着那双眼睛竟只觉得词穷,说不出一句来。

 

【秘术有记,鲛人,若幻化为人,需每日入药,花数时于水中恢复。长此以往,减命折寿,身体虚弱,伤其性命。】

 

(和谐部分:点这里

 

【他仿佛在睡梦中听闻那歌声,忽远忽近,如痴如醉,那声音婉转悠扬,吟唱着他听不懂的语言,但他却觉得异常的安心。】

 

我与你,为一人。

 

END


——————靖苏百日活动进行中——————

长期招募可一起参加活动的太太们~

文、画、mv不限

进群需要产粮,产粮需要有污~

群里有很多才华卓越,脑洞大开的太太

一起来交流♂和玩耍♂吧!

我们的群名叫做静日思,你们懂得

群号:518616172



评论(24)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