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诚台】可念不可说

*可配合bgm《可念不可说》

*阿香视角

 

 

在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听大人们讲故事。

尤其是明公馆,明家的故事。

因为我的母亲。

她从十几岁进入明家之后便再也没有离开过,直到十年前遇到了我的父亲。她嫁给了我的父亲之后,便在明公馆附近买了一套小房子,我们家虽说生活的并非很富裕,但是日子倒也很安稳。

眀公馆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每次放学的时候我都会路过那里,虽然那里已经被政府收回了,规划成了一个禁止进入的地方,但是我依旧对那里十分地好奇。

我的母亲偶尔会和我提起关于她在明家时候的事情。

我知道,明家有四姐弟,每每我的母亲说到他们的时候,眼角里总是带着温柔的笑意,我依稀仿佛能看见她口中所说的那几个人的样子。

大小姐,大方温婉却很严厉,最疼爱的是小少爷,在家里总是她说了算。

大少爷,不苟言笑沉稳可靠,但却是家里食物链的底端,每次我母亲与大小姐从外地回来时总能看见大少爷在做饭洗衣烫衣服。

二少爷,温柔稳重做事细致,虽然与明家并无半点血缘关系,却也是从小在明家长大,与亲兄弟并无二致。

小少爷,调皮捣蛋,机灵鬼点子多,喜欢捉弄人,却是心思单纯可爱,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可是在这过后她却总是红了眼眶,不肯再与我细说,我渐渐地就对这里产生了兴趣。

直到有一天,我们收到了一封关于周边整治的通知,这快地皮被收购了,周围的建筑物都要被拆迁。

我的母亲紧接着几天都极少说话,我看着她静静地坐在床头却像是陷在了回忆之中,她手里握着的那张照片我从未见过,我凑近了母亲身边,她看了我一眼,似乎也没有反对我好奇的眼神。

“妈,这是你经常说的明家大小姐吗?嗯……”那张照片上有三个人,我思考了一下指着其中的一个说道,“这个是大少爷!唔……另一个是小少爷吧?咦……为什么少了一个人?”

我的母亲突然就微微笑了起来,那是我从未见过的样子,她明明是在笑眼睛里却含着星星点点的泪光,她看起来好像很幸福又很难过,这真是很奇怪。

“嗯,因为那张有他的照片给了小少爷,所以只剩下这张没有他的照片了。”

*

阿香喜欢小少爷。

她喜欢明家所有的人,但是小少爷的笑容却是他见过却耀眼的,那就像盛开满园的向日葵,金色的,闪闪发光的,能够驱散一切阴霾。

而她是所有人中第一个知道小少爷喜欢的人是谁的人。

有人说过,如果你的目光紧紧跟着一个人的话你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自然也知道他喜欢什么。

那个时候小少爷并不知道他喜欢明诚。

但是阿香知道。

她顺着他的目光总能看见明诚。

明诚原本也生得好看,在人群中身形挺拔一眼便能看见他,尤其是他的眼睛。他和小少爷不同,如果说小少爷是阳光的话,那明诚就是月光,墨黑的眼睛里闪动着的亮光淡淡的,就如同他本人一样,猜不透却很是温柔。

尤其是当他对着小少爷的时候。

她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能对另一个人温柔成这个样子。

明诚会每天早上叫小少爷起床,晚上会给他盖被子道晚安,生病时总是第一个背他去医院的那个,有时候明诚会亲自下厨给小少爷做他最喜欢吃的东西,有时候他会背着无意间在客厅睡着的小少爷去楼上,关于小少爷的起居他几乎就一手包办了。

所以这也导致了有时候阿香觉得自己的工作太过于轻松了,她便无聊观察起了他们两个人。

“阿诚哥,你要去哪里?带我一起去好不好啊?”小少爷眨着眼睛,其中讨好撒娇的意味一表无疑。

明诚看着他略显无奈,“我这可是去工作,你去干什么?”

“带我去嘛!阿诚哥~我保证乖乖听你的话!带我去吧……”真的很奇怪,如果换作别的男人这样撒娇阿香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但是小少爷却不会,就好像他是个随时随地需要人照顾的孩子,天真烂漫让人无法拒绝。

明诚自然也是无法拒绝的。

“好吧,等会乖乖跟着我明白吗?这个卡先给你,以后要是想去便拿着卡去。”

小少爷立刻开心地接过,弯起了眼睛,“是!阿诚哥。”

然后她逐渐发现了一件事情。

他们看向彼此的眼神,那是一种很隐晦,但是却会不自觉泄露出来的东西。

无论他们在做什么,只要这一眼,四目相对一瞬间便再也没有什么能插足进他们之间。

那个时候,她不知道自己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她的第一反应却不是感到难过,而是心惊和担忧。

这注定是一份不能言说的感情。

就和她喜欢小少爷一样。

可念不可说。

在这之后她便总是向着明诚一些,大约是觉得他也和她一样,只能将这份感情深深地埋在心底。

*

“后来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小少爷被抓了。家里所有人都急疯了。小少爷、小少爷怎么可能是地下党呢?”

那一个晚上的确是阿香过得最为漫长的晚上,她陪伴着大小姐,紧紧握着她的手,心里却很是坚定,不会有事的,小少爷一定不会有事的。

有那个人在,他不会让小少爷出事的。

“几天之后,我得知了小少爷并没有死的消息,大小姐叫我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然会给他们带来杀生之祸,我自然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他们带我如同家人,而他们也确实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家人了。”

小少爷不能再留在上海了。

他必须要转移,不能让别人知道他还活着。

那天晚上阿香睡的晚了些,准备睡觉的时候就听见厨房间的窗外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她就见一黑影正从窗外翻进来,她惊得就要大叫,那黑影更快地冲上来捂住了她的嘴巴,“阿香,是我是我,别喊。”

“小少爷……真的是你……”阿香感到眼眶一阵湿润,鼻子一酸就想要哭,明台一见了急急忙忙拿着袖子去擦她脸上的泪水,“哎好好的,别哭啊!”

阿香见他伸出的手指上还缠着绷带,更是觉得要忍不住,收到指甲的那一刻她只觉得心都在滴血,那可是他们家的小少爷呀,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

“嘘嘘嘘,阿香,帮我一个忙好吗?”小少爷压低着声音说道,“你能帮我把客厅里的那张全家福照片拿给我吗?”

“你要照片做什么……”

*

“那一刻我才发现他已经不再是我印象中的小少爷了,他突然之间就长大了,他不再是那个对着我们撒娇的孩子了,他说他要走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今生也许都不会再有相见的机会了,这张照片便让他带了去,留个念想。”

仔细想来,小少爷并没有要他房间里的那张照片也许就是因为那张照片里并没有那个人。

但是终究明台翻窗的声音还是大了些,又可能是阿香去客厅的时候因为情绪太复杂磕磕绊绊而发出的声音太响,又有可能是明诚根本就没有睡着。

他就那样站在那里。

半明半暗的灯光中,他的眼睛闪动着星星点点的波动,像极了天灯中隐隐约约的火光。

小少爷也就那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仿佛他们已经被时间定格在了那里,只一眼就万年。

“最后还是我反应快些,不然那两个人似乎就打算站到天明,我将照片一把塞到小少爷手中,推着他去了二少爷身边,我想他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即使只有一个晚上也好。”

爱对于她和明诚来说都是不能说,但是明诚却与她不同。

他比她幸运,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

他却比她不幸,他喜欢的人从此只能与他天各一方。

“再后来,大小姐被抓了。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大少爷与二少爷回来的场景,我已经太久没见过他们哭的样子了,但那个时候除了眼泪我竟然也说不出一句话来。那个时候我知道我的生命中已经失去了两个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了。”

我的母亲没有哭,但我能感觉到她说的每一个字对她来说都是那么的沉重。

“我以为那便是结束了,但是我没有想到大少爷会在抗战就快要结束的时候被发现,大少爷一生都在伪装,为了革命而付出,也许这个被发现也是他的计划一部分,毕竟他的心思是那么的缜密,潜伏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突然被发现,只是这次他没有像小少爷那样假死,二少爷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是有时候我们两个人对着偌大的家有点不知所措。”

*

“阿香,你也不小了,有喜欢的人便嫁了吧。”

“二少爷你这是赶我走吗?”

“阿香。”他摇着头苦笑,“这个家已经没有少爷了……”

“不是的!你还在,大小姐、大少爷他们都还在!在我心里!我是不会走的。”

“傻丫头……”

“还有小少爷……万一他要是回来了怎么办……”

明诚顿了一会,才微微笑着开口道,“你说的对……他若是回来了会找不到路的,所以我会一直一直留在这里等他。阿香,别担心,相信我好吗?”

*

“后来我才知道,早在小少爷走后的四个月他们就彻底断了联系,再也联系不上北平那边的人了,后来大少爷调查一直无果,而上海形势紧张他们也无法抽空去北平。抗战结束的那一年,二少爷去了北平,但是回来之后他什么也没有说。”

“遇到你的父亲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像他,那让我感到无比的温暖,最后我还是听了二少爷的话,但是我依旧很担心他。他是我在明家最后一个亲人了,他一直也和哥哥一样照顾着我,和他相处的每一个日子里我都会理解为什么那个人会那么地爱他,他真的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可是越是看着他却越让我心痛不已,因为他的全部温柔和宠溺只给了一个人,而那个人注定无法和他相守一生。”

“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世界上总有那么多不公平的事情。比如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可是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个个离我而去,无能为力。”

1966年。

眀公馆被政府收回。

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被掏了个空。

碎的碎,断的断,血迹斑斑,却唯独不见明诚。

“而我,只是一个转身,就把所有人都丢了。唯一留下的只有这张照片。”

我见母亲说的压抑难受,便开口安慰道,“妈,找不到不代表就是丢了。也许二少爷最后等到了小少爷,他们便一起走了。”

我的母亲看着我笑了起来,滚烫的泪水就这样滴落在了那张照片上,我分明听见她说道,“你说的对……也许他们一起走了。”

 

【爱是可念不可说】

 

 

END

 

*不收快递,不约,不开门

 


评论(76)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