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诚台】不夜天(生死搭档,1)

*这是一个关于如果明台的生死搭档是明诚的脑洞

*看明家弟弟们花样式虐狗

*有甜有虐有狗血,he

 

(1)

 

“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想回国参军!”少年的声音稚嫩却充满了力量,不大不小地回荡在空旷旷的屋子里,明楼啪地重重拍了一下桌子,“胡闹!”

 

“参军怎么就是胡闹了!古人有云‘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男儿志在一腔热血,报效祖国!而不是躲在这外国他乡,贪图平和安逸!”

 

“呵。”明楼顿时笑了出来,他一是诧异自家弟弟竟然会毫不避讳地说出了这件事来,二是觉得有趣,“你说说你除了会读书写字,你还会点什么?我要你开枪你会吗!我要你杀人你会吗!”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明诚尴尬地夹在中间,看着餐桌上的两个人,一个人怒目相向,一个人不怒反笑,顿时觉得头有些疼。

 

“行啦,你们可别吵了,食不言寝不语!你们还吃不吃饭了?”

 

最后这个话题还是无疾而终,但却在明台心里留下了一个印记。

 

他记得那时候他不依不饶地缠着明诚问,“阿诚哥!为什么我们不回国?大哥从小就教育我们要报国,现在正是祖国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还在这里?”

 

明诚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了他另一个问题,“你觉得报国是什么?”

 

“如果有一天你明白了,那么你便自己去选择吧。”

 

 

 

王天风的出现可以算是意外,但冥冥之中却是注定。

 

注定有一个人会打醒他沉睡多年的梦,注定有一个人会给他一条分叉路口让他做出选择。

 

而这个机会来得太过突然,也太过及时。

 

两万五千尺的高空,他挣扎的表面却抵不过内心早已做出的决定。

 

王天风就是看穿了他一瞬间的犹豫,所以才会有机可趁。

 

他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担忧,说是被绑架到军校,但他并不是不愿意,相反还隐隐有些激动和期待,只是大哥大姐那边……还有阿诚哥……

 

明台缩了缩脖子,心里也咯噔了一下。

 

明台自然是家里最宠爱的孩子,从小家里人都让着他,他可以说是谁都不怕,但是他唯一的死穴却是明诚。

 

只要明诚阴沉着脸瞪着他,他的气势一下全灭。

 

标标准准的见‘诚’怂。

 

要说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养成的条件反射,明台也想不起来了,只是在他有记忆的时候,他唯一害怕的就只有明诚,但是却不是害怕他生气,而是害怕他眼睛里流露出的失望。

 

*

 

明台进明家的时候只有三岁。

 

三岁孩子的世界很简单,不是黑就是白,谁对他好他便记在心上。岁月就像沙漏一样滴滴答答地溜走,一眨眼他也就到了读书的年纪了,大姐忙着维持家业生计,大哥忙着学业,这照顾明台的事情自然而然就落在了明诚身上。

 

如果真的要形容明诚就像小心翼翼走在钢丝线上孤独的人,尽管明家收养了他,但是童年留下的阴霾却是刻在了身体与心里,他做任何事都小心谨慎,维持着那一点不近不远的感觉,就像牵着的丝线,只是稍微拉扯便会断裂。

 

但是明台却与他不同,他就像最热情最热切的太阳花,五彩斑斓,正是他这个年纪特有的生气和活力,他只是一伸手就会模糊掉那条界限,他让明诚很矛盾,不自觉想要靠近却又想要疏远。

 

那个时候,明台不喜欢去学校,每天编着各种理由推脱,什么拉肚子啦什么感冒发烧啦什么脚扭伤啦,一天一个花样不带重复的,一开始明诚还很担心,后面他倒是看出来了这小子就是不想去上学。

 

“你再胡闹我就告诉大哥大姐去!”

 

明台撅着嘴巴一脸的不情愿,一路上都默不作声,直到明诚把他送到门口时,他却死死地拉着明诚的手说什么都不肯松。

 

“明台,乖,松手。”明诚蹲下身子来揉着明台软软的头发,声音却是温柔至极,“明台是个乖孩子对不对?你是个男子汉,顶天立地,所以不会让阿诚哥失望对不对?”

 

明台望着他过了半响默默地点了点头,却是松开了他的手,一步一回头的看着明诚。

 

明诚却是心里说不出的突然有些难过,这种感情来得很快消失得也快,就像小少爷上一秒还拉着他的手,他的手心里还留着残温,但此刻却只剩下冰冷的空气虚握在掌心。

 

后来他丢下一半考试急急忙忙跑去明台学校的时候,他才知道为什么明台会那么不愿意去学校。

 

他的作业本上被划满了涂鸦,一团一团的黑色墨水刺得他双眼生疼。

 

“你们的父母呢?怎么没来?”

 

明诚握着的拳头松了松,又紧了紧才缓缓开口道,“我是他的监护人,找我也是一样的。”

 

对方看着他似乎觉得有些好笑,却还是接着说了下去,“你是他的哥哥对吧?明台的这件事呢,了解了一下的确是那几个孩子有错在先,但是他先动手打人就是不对了,还好也没弄出什么大事来,人你先领回去吧。”

 

 

 

“他们说我是没人要的野孩子,无父无母,他们还欺负女孩子!我不喜欢他们……”明台一边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一边皱着眉头低声地说道。

 

“所以你就逞英雄了?”明诚看着明台跟在身后整张小脸蛋都脏兮兮的,嘴角还挂着彩,衣服也被扯得皱巴巴的,还是忍不住转过身停了下来。

 

“你……生气了吗?”明台眼巴巴地望着明诚,那一双眼睛却明亮地叫明诚心颤。

 

“帮助别人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但是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小少爷摇着头,一脸的迷茫。

 

“人,只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你帮助了别人却让自己受伤了,这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阿诚哥,先生说过,人有两种人,一种是索取,一种是给予,懂得给予才会得到,你说帮助别人是一件正确的事情,既然正确为什么却说是错误的呢?而且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用有意义或者没有意义去衡量它呢?”

 

明诚怔怔地看着那个孩子,他口里说的每一句话竟然都戳中了他的心,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判断事物只剩下有意义与没有意义。

 

明台见明诚许久都不说话也有些不自在起来,他在乎明诚的看法,比家里任何一个人都要重,他只要露出一个夸赞般的笑容就能让明台高兴上小半天,他急切地抓着明诚的袖口,“阿诚哥……我、我保证下次不会再让自己受伤了……”

 

明诚却笑了起来。

 

那是一个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的笑容,那一刻连他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点亮了一样,星星点点与夕阳连成了一片,盈满了整个天空。

 

明台看着他也忍不住傻傻地乐了起来,“阿诚哥,你笑起来真好看,你应该多笑笑。”

 

明诚那时心底却是涌起了一股力量,让他的血液燃烧,脉搏跳动,他想,他居然输给了一个小他那么多的孩子,但是他却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与畅快。

 

“回家吧,小少爷。”

 

夕阳把牵着手的两个人的影子拉得老长,那时候他们觉得手心里握着的便是全世界。

 

*

 

“明台。”

 

“阿诚哥,是我。”

 

电话的两端,两个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各怀着彼此未知的心事。

 

“告诉我,你住的门牌号码是多少。”

 

“……五栋,317。”

 

“这两天我会给你请一个保姆,她给你做饭。”

 

“啊?……唔,不用了,我自己在食堂吃就好了……你这样我同学会笑话我的。”

 

“不许跟我犟,三天之内,我给你请一个保姆,她只给你做饭。”

 

明诚的声音不容反驳地从电话里传出来,饶是明台也有些慌乱起来,说实话他没能指望着瞒住他们太久,只是期望着能瞒一时是一时,却没想到明诚会这么快就发现破绽,毕竟他太了解明台了,只是一个语气的迟疑已足够引起明诚的注意了。

 

在明台忐忑了好几天之后,王天风只是告诉他叫他专心训练并不要多想别的事情,明台也不知道他们是用了什么方法能让明诚不再起疑心。

 

“过几天,你会有一个生死搭档。”

 

“生死搭档?”明台眯起眼睛,试探般地凑到了王天风的身边问道,“男的女的?是谁啊?”

 

王天风只是看着他微微地勾起嘴角,“这个人你很熟。”

 


 

TBC?

评论(28)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