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凯歌衍生】【璞臣】鬼话

*拉郎配青丘狐石太璞X聊斋宁采臣

*私设如山

*ooc估计是没跑了

*略污



中元夜话,百鬼盛行。
那正是七月时节,阴阳交替之际,阴气大盛,鬼门大开,百鬼夜游。
石太璞低垂着眼眸看着眼前的男子不觉得额间有冷汗似要滴下。
那是一位年轻的男子,他乌黑的发丝散落在肩上,发梢被河水沾湿,丝丝缕缕落于水中似有波纹轻轻晕开,单薄的衣服紧贴着他的身体,在月光之下若有似无地勾勒出一个弧度,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他歪着脑袋似乎在打量着眼前的人,一双桃花眼眉目流转,星星点点,摄人魂魄。
石太璞皱着眉头,手里已经暗暗地捻起了字诀,对方见他不为所动倒是不以为然,只是伸手去拉扯了他自己或者说是被她附身之人的衣衫,那粉红色的两点暴露在空气之中竟显得鲜红欲滴楚楚可怜,他勾着嘴角低低浅浅地笑着开口,声音却是一个尖锐的女子声音,“你可看清楚了,捉鬼师,你若是再上前一步,这个人可是必死无疑。”
说话之间他已将手伸向自己的喉咙,尖锐的指甲在白皙的脖颈上划出一条长长的血痕,那鲜血混合着香气瞬间弥漫开来。
“速速离开他的身体!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喔?”对方似乎很轻蔑地笑了起来,瞬间水花飞溅,隐隐约约却是妖艳至极,他双手圈住石太璞的脖子,凑近他的耳边低低地喘着气,石太璞感觉到莫名的力量牵制着他,他竟然无法移动分毫。
“你做了什么?”
“…这书生虽体阴八字奇轻,是一个很好的容器,但却意外的难以融合,不如…就换你的身体吧。”
石太璞紧紧地闭着眼睛感受着那人轻轻吐露着的气息喷于自己的脖颈边,带来细细点点的酥麻感,他覆盖住他的嘴唇,瞬间感觉到一股气息被渡了过来,那一股冷气似要把他全身血液都凝结一般,石太璞不住地颤抖着身体想要把这股气逼出体内,只是下一秒大量的热气突然之间翻涌而上,几乎要把他吞噬。
对方立刻痛苦地发出惨叫声,凄厉的声音好像要把他耳膜都震碎,石太璞看着那一股黑气不断地从年轻人身上散发开来,他急急地在空气中画了一道符,伸手按在了年轻人的脑门上,他立刻身体一软就倒了下去,石太璞赶紧扶住了对方。
待那年轻人眼神渐渐变得清明,他眨了眨眼睛吃惊地望着石太璞,“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石太璞一时感觉气血有些翻涌,连忙放开了他,稳住了自己的身形,“你…还记得多少?”
宁采臣仔细回想着,但脑海中闪过的片段却是他刚刚诱惑眼前的男人,还和他嘴贴着嘴的场景,这让他的脸颊一阵红一阵白尴尬不已,“我…”他刚要作答却看见眼前的人竟然直直地倒了下去。

石太璞感觉在忽冷忽热之中徘徊,他似乎看见一个小孩子朝他伸出手,他用着稚嫩而又柔软的声音说道,“若是有一日能再见…”
他猛地从梦中惊醒,却发现自己额头上盖着一小块布料,那年轻人一听见他醒了的声音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木柴,飞奔了过来,“你怎么样了?”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他们在一个山洞里,刚刚他救下的年轻人已经烤干了衣服凑了过来,“恩公姓谁名谁?家住哪里?刚才谢谢救命之恩!在下宁采臣,家住…”
这人一开口竟然啰啰嗦嗦个没完,完全没有刚才在水边魅惑人心姿态,只是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的,看着他的眼睛里带着几分崇拜的感觉,“恩公莫非是专门抓鬼除妖的修道之人?我刚刚看见你的…”石太璞只觉得头更疼了,身体也一会发热一会发冷,宁采臣的声音也变得断断续续,“…你的葫芦在发光!”
石太璞突然摸向腰间,随后安心了下来,他并不是在摸那个葫芦,而是葫芦旁边的一个锦囊袋。
宁采臣见他如此紧张这个袋子以为里面是什么捉鬼神器,也有点紧张起来,“这、这里不会有鬼吧?”
石太璞皱着眉头看了一圈,顺手从衣兜里丢给宁采臣几张符咒,“去西南方贴上,现在是七月鬼门大开,这里地处偏僻,孤魂野鬼极多,你切记不可离开我半步。”
宁采臣一听还不止一个鬼,吓得连忙点头,一贴好符咒就乖乖缩在了石太璞身边。
石太璞气息不稳,汗水从他的额角滴落在地上,他紧紧地抓着衣服像是在忍耐极大的痛苦,“你怎么了?恩人?”
石太璞喘息着,过了好半响才低低地说道,“石、石太璞…”
“恩人的名字?”
“嗯…”
石太璞像是无法忍受宁采臣身上传来的冰凉,哆哆嗦嗦地推开了点距离,“离、离我远点……”
宁采臣却无视了他干涩的声音,整个人都贴了上来,“石恩人!你身上好烫!”
石太璞一时觉得呼吸加重,他无意识地凑近宁采臣,近乎于贪婪地吸食他身上的气息,宁采臣被他的动作弄得有点脸红心跳,四目相对之时,似连空气都要燃烧起来,他几乎不能控制住自己体内暗潮汹涌而上的力量,只想找一个可以发泄出去的出口。
石太璞本是极阳之人,偏生那鬼乃极阴,渡过来的那一口恐不是气而是它多年积怨而成的戾气本身,两股力量在他身体里面大肆拉扯,阳气反噬,现在竟然是阳气在他体内大肆横行,周身只像火烧一样的热。
但奇怪的是那股灼热的气似乎全部涌向了下面,逼得他头脑发热,他心道不妙,那鬼魅似乎有勾人魂魄的妖气,六界之中,原本人妖鬼仙都会互相转化,它这一口气到了他体内竟然变成了催情的作用。
“离我远点!!”
石太璞推开宁采臣之际腰间的葫芦和锦囊也滚落在了地上,宁采臣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推到了一旁,差点撞上石头,“哎哟!你…”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他却被地上的那个锦囊吸引了注意力,那里面掉出的是一块玉佩。
色泽温润,白如羊脂。
“你、你是!”
 
石太璞已经听不太清楚宁采臣究竟说了些什么,他只感觉到那股清凉沁人的感觉几乎要把他逼疯,他一个翻身咬牙切齿地将那人压在身下,“你可知道…你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
对方竟然没有任何挣扎只是红了眼眶,看起来就像被人欺负了一样,用着还带着点委屈的眼神望着自己,“你忘了我吗?”
石太璞只觉得他一张一合的嘴唇带着点殷红的小舌头在皎白的牙齿之中若隐若现,“石太璞、…你还记得…”
着实恼人又烦人。


污走这里




“这个玉佩送你。”
“不必。”
“不行!母亲说过,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叫宁采臣,十年,小哥哥十年之后来找我!我就在这里等你,定当报答小哥哥救命恩情。”
采臣…宁采臣…
石太璞突然从梦中惊醒,天已经蒙蒙亮,却看得旁边空无一人,心里顿时慌乱了起来。采臣…你是…那个采臣吗?
宁采臣浑身酸痛不已,刚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股间黏腻的触感顺着他的大腿流了下来,好不容易等颤抖停了却觉得那股酸涩又涌了上来,他本以为此生都不会再见到他了,一年又一年,十年之期早已过去,最后他还是选择了上京赶考,却偶遇鬼怪附身之事,想来却又是石太璞又救了他一命,可是他早已经不记得他了……
他突然感觉眼睛一花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宁采臣睁着眼睛,只听得那人似乎是一路奔跑过来喘息不已,抱着他的胸膛砰砰地跳着,他像是轻叹一般低沉地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采臣。”


 


end


璞臣粮好少!污都没有(哭哭!


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评论(37)

热度(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