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凯歌衍生】【璞臣】鬼市(情人节快乐!)

 @和歌原  原原生日快乐!(啊好像已经过了…
*吊着脖子手机打了一个情人节贺文!
*说好写kg的结果莫名其妙写了璞臣…噫……写文就是这么充满了意外!
*总之,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QAQ

第一篇 鬼话(请走这里



宁采臣眼睛发红,脸上更是热的滚烫,他被石太璞牢牢地抱在怀中,心也跟着石太璞跳得厉害,半晌才挣扎了起来退开了点距离,两人四目相望气氛竟是旖丽起来,粉色的红晕印在二人耳朵上像是傍晚余晖中的彩霞一般。
宁采臣惊慌失措地低下了头,咬着嘴唇偷偷瞄了石太璞一眼,“你…记得我是谁了?”
“这个玉佩是你给我的。”
石太璞看着宁采臣的脸庞声音也不自觉地柔和了起来。
言是具有极大束缚的一种力量,不管是人或妖或是鬼,凡三届之中有灵气的事物皆有言灵相绊,少年也没想到他这一诺竟是断了宁采臣的姻缘线。
长者摇着头,指尖轻轻地捻着,“太璞,你可知自古阴阳五行顺应,男子与女子结合才是阴阳两合,你与那小娃子如今被言灵束缚,你与他…唉,也罢,是命。命中你该有此劫,为师且收去你的记忆,待你二人再次相会之时记得为师的话,若想破此劫…”
“年少时我师父曾与我说过,我命中会有一劫,为了保护我他在我身上有加过一道封印,所以现在我只想起了一部分少时的记忆……所以我…”石太璞从来没有这么急切地想要表达自己的感情过,一时之间堵在那里说不出半句话,他实在是不擅长解释这件事,但他不希望宁采臣误会。
宁采臣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其实他早就不怪石太璞这十几年都没来找他,能够再次遇见他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石…恩公,不必多言,采臣并没有怪你,相反你三番两次救我,我应该感谢你。”
石太璞看着他在面前拱了手,不知为何心里感觉像堵了什么东西,眉头也皱了起来,就在无言之时,宁采臣倒是不知怎么面上突然一红,石太璞连忙问道,“怎么了?”
宁采臣支支吾吾不肯说,闪躲着要退开与石太璞之间的距离,脚下一个崴就要往后摔去,好在石太璞及时地抓住了他,“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扭到了吗?”
宁采臣皱着一张脸,一会摇头一会点头也把石太璞给绕晕了,抓着他的脚就要看,宁采臣惊得又要后退,石太璞嗖嗖几下就点了宁采臣的穴,见对方瞪着眼睛一脸惊恐又无辜的表情,石太璞脸更是黑了一半,他有这么可怕吗?
他将他半抱着在附近的石头上坐下,把宁采臣的鞋子脱了,半跪着让他的脚搁在自己的腿上,手指在他微红的脚踝处轻轻按捏了一下,“疼吗?”
宁采臣拧着眉毛红着一张俊脸,嘴巴张张开开好几次都没出声,这回轮石太璞忍不住笑了,“我又没点你哑穴。”
“石太璞…你!哎哟!轻、轻点!”
果然还是这样生动的表情更适合他,石太璞暗暗想道,嘴角也忍不住地上扬,他不喜欢宁采臣用着礼貌客套或是疏离的表情与他讲话,他喜欢他眉宇间飞扬神采的感觉,那就好像除了他周围的一切都会黯然失色。
“前面不远处应该就是城镇了,我背你走吧。”宁采臣刚想要拒绝就听见石太璞低沉着声音传来耳边,“如果你想这么点着穴被我抱着去城镇也可以。”
最后宁采臣还是妥协了趴在石太璞的背上,
他昨晚被石太璞折腾的太狠,早上又与石太璞纠结了半天,身上早已酸痛不已,石太璞身上淡淡的桃木香味让宁采臣感到无比安心,整个人放松下来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
在他半睡半醒之间恍惚听到了市井热闹的吆喝声,热闹异常,他半睁着揉了揉眼睛,竟发现他们在一个庙会之中。
小摊小贩在大声的吆喝着,但仔细听声音却是空洞飘渺,人影也微微浮动,似是梦境虚幻,好像下一秒他们就会消失在周围弥漫着的雾气之中。
“这、这是什么!”宁采臣似乎被眼前景象吓得彻底清醒了过来,紧紧地抓着石太璞的衣服。
“鬼市。”石太璞放下他,将他揽在身后,一手已经伸手去摸他的鞭子。
传闻,在山间人烟稀少的树林,久而阴气不化的坟冢之处或是空旷的江边有时会见到此市。逾时,楼市交替繁华异常,时而高低起伏,时而错落有序;细看,人非人,行如傀,面无色。亦真亦幻,竟是阴阳两界之隔。
石太璞不知道口里念了什么,宁采臣感觉身上一凉,手上一紧,竟是石太璞的鞭子化成了一条锁链捆与二人手腕,“这样可隐藏我们的阳气,接下来的路我扶着你走。”
宁采臣点了点头,一瘸一拐地跟着石太璞走,他忍不住四下张望,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石太璞在,他的胆子也大了许多,竟然开始仔细欣赏起这鬼市来。
“没想到世间竟有这样奇妙的景象,这鬼市原来也同我们的庙会一般热闹!”
“石太璞!你看!这竟然也有花灯!”
石太璞看他兴奋的样子皱了皱眉头,“那是冥灯。”
渡魂灵,过奈何,引冥灯,堕轮回。
“那么那一座就是奈何桥了?”
黄泉路旁忘川河,忘川河上奈何桥,饮一碗孟婆汤,前尘尽忘,无需再念。
“石太璞…我们不会要过桥吧?”
宁采臣下意识地就拦在了石太璞面前。
“我们不会要喝汤吧?”
石太璞突然就玩心大起,憋着笑说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走出鬼市。”
“我…我不要!”宁采臣不自觉就红了眼眶,泪水就在眼睛里打转,“我不要忘了你!我也不要你忘了我!”
石太璞心中一阵悸动,那突如其来的感觉侵蚀着他身体的每一寸,他扣紧了眼前人的手,一字一句地说道,“不会的,采臣。不止是这一世,下一世,再下世,生生世世,我都会记得你,我不会再忘记你了。”
“喝下孟婆汤,前尘往事尽散去。”
宁采臣抬头看了一眼石太璞却见他眼睛星星亮亮,如同漫天繁星,眨了眨眼睛,石太璞勾着嘴角伸手绕过宁采臣的手,“交杯之后,你便是我的人了。”
水顺着两边流在了地上,石太璞靠近宁采臣的耳朵说道,“走吧,就是现在。”
一个八卦阵出现在了他们脚下,那周围的景象都开始扭曲,狂风卷起千层,唯有他们双手相握之处传来源源不断的温暖。
等宁采臣再睁眼之时,他们已经回到了树林间,鞭子已解,两人的手却迟迟不肯松开。
“咳…到了城镇再说?”
“嗯…”



END

评论(25)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