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靖苏】金陵秘事(一)


*依旧是魂换梗

梗说明:有一天皇帝景琰醒来后发现自己回到了过去,而还是靖王的景琰醒来后发现他到了未来…

 *此文cp为年上景琰x年下阿苏,年下景琰x年上苏先生,ooc是我的锅,慎入

 *无括号为大琰X小苏

【】内为小琰X大苏


正文

 

萧景琰醒来之时只觉得浑身酸痛,他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俨然是军帐之内,他盖着柔软的狐皮毛毯,整个帐内只有火盆烧的噼噼啪啪的声音。

萧景琰觉得有些恍惚,这莫非是他的梦不成?

 行军打仗……那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听闻帐外风声呼啸,帐内烛光轻轻摇曳着,萧景琰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一直紧绷着的弦也随之放松了下来。

他与梅长苏之间的棋局,这么多年一直未解。他原本以为他也会遂了梅长苏的心愿,就这样沿着他铺好的路走下去,而他也会遵守承诺,许大梁一个太平盛世,从此忘却萧景琰与梅长苏,一心一意只为天下苍生,就这样渡过余生。

然而千算万算,他和他单单却都算漏了他们之间的那份情。

在真真切切得看见那人披着一身素衫,就站在他的床边,他甚至顾不上自己的失态,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血脉的跳动紧贴着他的皮肤传递过来,萧景琰大睁着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那人,药碗就那样掉落在地,碎成一片。

 你说你活着……便会回来。

 你说你死了……便要我断了念想。

 可你若活着……又怎会食言。

 可你若活着……又怎会忍心再骗我一次。

 屋外枯叶雨水沾枝头,屋内氤氲残香无人语。

 以前他与林殊不管如何争吵都会和好,以前他与梅长苏不管如何对峙都会释解,但是这一次萧景琰却没有给梅长苏任何的机会,不论梅长苏怎么软硬兼施,他都置若罔闻。

 一道圣旨,变成了他们之间的一根刺。

 虽不致命,却是一道过不去的坎。

 他如何不知梅长苏的顾虑,他又如何不知林殊的傲气,只是他真的是怕极了,怕极了夜里突然惊醒空无一人的大殿,怕极了那忽明忽暗的火光之中,再也没有一人对他说,‘别怕,景琰。’

 更怕极了,他突然之间记不清他的容貌了。

 那人笑颜盈盈,低头浅笑的样子,那人云淡风轻,立于大殿之上的样子,那人沉眸蹙眉,捻动衣角的样子……

 他会就这样淡出他的生命,就像大雪之中的脚印,只是一阵风便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那道圣旨的确一半是出于私心想要绑着那人,一半他也真的是气急了,就像小时候互相怄气一般,只要能让对方露出点不一样的表情,便觉得是自己胜利了。

 一来二去,你来我往,倒是多了几分当年与林殊斗智斗勇的感觉。

 然而……有些东西终究还是回不去了。

 

但当萧景琰再次睁眼时,发现自己还在军帐内,他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他刚走出军营,天色微亮,列战英正朝他急急走来,满脸的欣喜。

 要说这几年,性情变化不那么大的恐怕只有列战英了。彼时他一路追随着还是靖王的他东征西伐,从未叫苦叫累或是不满,一双眸子清澈见底,心思单纯,忠心耿耿,一心一意护他左右。

 但此时的列战英却是更为年轻一些,整个人也与平日不同,多了几分从前的莽莽撞撞,“殿下!前方战马来报,敌军果然深夜潜入腹地,似是上钩了!接下来我们便可出其不意,断其后路,杀他个片甲不留哈哈!”

 萧景琰望着他,一时没听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只觉得头疼,“朕问你,现为何时?此为何地?”

 

【萧景琰是在一片燥热之中醒来,他还来不及多做反应,就被怀里的温度惊了一下,他分明是抱着一个人!

 怎么回事?是梦吗?

 他不是正在军中帐篷里面睡觉吗?怎么突然怀里多了一个人!

 萧景琰瞪大着眼睛,手脚僵硬,就算他再迟钝也知他怀里抱着的分明是个男人。

 那人青丝散落,紧闭着的睫毛在眼窝处投下一小块阴影,只是红唇微启,呼出的气息紧挨着萧景琰的脖颈,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他打了个颤。那人因为萧景琰的动作轻轻皱起了眉头,眼看着似要醒来,萧景琰吓得后退,却不想一个后移直接从床上滚到了地上。

 “哎哟!”这一撞让萧景琰整个人都醒了一大半,这这这不是在做梦!

 “你、你是何人?”

 这下梅长苏也彻底醒了,他紧紧盯着萧景琰,半响,竟是勾起了嘴角,冷言出声,“陛下您这又是做什么,既已下旨,苏某也没想要再逃了。”

 梅长苏知道他这么说话,定又会惹萧景琰不快,但他也是满肚子火憋着没处发。

 那一道圣旨下来,到底是彻底把二人之间的关系给搅得一团乱。

 他连天下人道义朝纲有悖常伦这些统统都还没来得及讲,萧景琰倒是好,一道圣旨就把他的话和后路全部堵死了,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看来这些年他不仅变得沉稳内敛,连阻人的手段都学了十成十。

 梅长苏一边觉得心里堵的慌,一边却又觉得愧疚。

 他不是没有看见那双眼睛里饱含着怎样复杂的感情,他也不是不知道萧景琰待他的情义,只是他不能。

 是不能还是不想?

 那人曾经抓着他的手这样问他。

 即使情投意合,但你依旧会当作不知道,不在意,选择把所有感觉都藏在心底……长苏……小殊,你可知道……

 萧景琰咬着牙没有说出后半句,但是他的态度已经表达的一清二楚了,他就是要梅长苏知道,这次他绝不会再放他走了。

 

萧景琰不知道眼前的人在说些什么,混乱之中倒是听见了‘陛下’两字,更是整个人都懵了,“你叫谁陛下?”

 梅长苏也瞪着他。

 怎么回事?】

 

 萧景琰花了一小会儿梳理了一下头绪。

 首先,现在是元祐三年间,他还是靖王。现在他正在带军打仗,而战英也不认识什么苏先生,这说明梅长苏还没有来金陵……

 等等……

 “战英,立刻给我备马!现在,就把敌军后路截断,给我速战速决!”

 “是!”

 殿下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急迫?

 

(二)

TBC

评论(54)

热度(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