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璞臣】妖画(千粉感谢点梗,一)

*wodema……真的要万字了……

*一个污而已为什么我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无关的……简直要哭

*总之,我还没写到重点,先喝个肉汤吧……


前文请走~  第一篇 鬼话  第二篇 鬼市

“再往前走就是城镇了,石……石大哥,放开我吧,接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宁采臣不免觉得有些羞赧,他与石太璞牵了一路,二人也是默契般地没有提起,但很快就要到城镇了,两个大男人这样手牵手走路未免太奇怪了点。

石太璞皱了皱眉头,看着他们相握的手一时有些无言。

“石大哥……那、那个……手放开……”

“你放开就是了。”

“呃、……”

你抓得这么紧我怎么放啊!宁采臣忍不住心中腹诽,面上更是染了一层淡淡的粉色,见石太璞紧紧地盯着他,又看了看他的脚,宁采臣紧张地直冒汗,“我、我的脚已经没事了!可以自己走了!”

石太璞望着他像是有什么话要说,最后只是别过头放开了他的手,“走吧。”

宁采臣虚握着手中残留的温度,心中竟是涌出一阵说不出的失落。

 

城镇街头,车水马龙,好一派繁华闹市景象。

由于宁采臣脚扭伤的关系,二人也走得极慢,石太璞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时不时地停下来等宁采臣,却不曾回头再多说一句话。

莫非他生气了?宁采臣不知道石太璞这十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在他印象中那个温柔的小哥哥如今却变得如此冷冷淡淡,完全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宁采臣想着想着便有些走神,也没注意到向他急急驶来的马车,石太璞一个箭步将宁采臣猛地拽入怀里,对方睁圆着眼睛,像是一只受惊了的小兔子,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吁——”一旁的马车已经停了下来。

“你们怎么回事啊?!走路不长眼睛吗!没看见我们小姐……”

“长平,发生了什么事啊?”

“哦,小姐,有两个人……”

只见马车之中缓缓有个人掀开了帘子,那是一个女子,生得清眉杏目,身着华服锦绣,一看便是一个富家小姐,只是她的眉间却像是有淡淡的黑印,眼窝处也是青黑,毫无神采,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息。

她抬头望了一眼宁采臣与石太璞,见二人无事便淡淡地说道,“没什么事的话便回府吧。”

“等等。”石太璞突然出声,倒是让那女子与宁采臣都微微一愣,“冒昧问一句,小姐最近是否遇上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如果有需要的话,可来镇上客栈寻我,这个符,还请小姐先收下。”

那女子似乎有一瞬间面露惊讶之色,但是很快地她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淡,默默地收下了符咒便离开了。

目送那女子走后,宁采臣望着石太璞的背影不知为何心中竟是一紧,莫名的有些心塞,话也不自觉脱口而出,“石大哥为何要送她符咒?”

石太璞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回道,“那女子身上带着一丝妖气,看她双目无神,印堂发黑,应是被污秽之物缠上了。”

宁采臣似有些尴尬,“哦、哦……这样、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

“没、没什么……”

 

待到二人入住客栈,时间已不觉过去大半,正当石太璞想要叫宁采臣去吃饭时,宁采臣却发起高烧来。

“你怎么样?”石太璞轻轻探着宁采臣的额头,那上面的温度烫得石太璞一惊,他再看看眼前的人双颊坨红,一双眼睛里也泛着水光,眼神迷离,呼出的气息又湿又热。石太璞忍不住懊悔起来,他怎么早没发现他在发烧!

那时他一路红着一张脸,石太璞只当时他在害羞,而他也特别尴尬,那日晚上的事情虽说是个意外,但是他们二人都有当时的记忆,石太璞原本就不善言辞,不知该怎么表达,他以为鬼市之中对宁采臣说的话,对方已经理解了,但就在要进城镇前,宁采臣却说出了放手的话语。

石太璞游历人世间数十年,从来没有一个人主动靠近过他,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他的内心起半点涟漪,但是宁采臣却就这样闯了进来,直叫他措手不及。

宁采臣皱着眉头,迷迷糊糊之中似乎是觉察到石太璞的手紧贴着他的脸颊,忍不住蹭了蹭,“石大哥……”

“睡会吧……我去买药。”

“不、不要走……太璞……”

石太璞被他这一声太璞叫得心猿意马,那一只手是僵在原地,收回去也不是,只好随着他蹭地满手汗渍,石太璞无奈地轻叹了口气,哄道,“我不走,睡吧。”

宁采臣在半睡半醒之中,只觉得浑身热得慌,嗓子也像是要冒烟一般,“水……水……”他断断续续地开口,紧接着他便被扶了起来,有一股清泉涌进了口中,他一时喝得有些快了忍不住咳了起来。

石太璞连忙拍着宁采臣的背,大半碗水都洒了一半,宁采臣红着脸颊,半睁着的眼睛里满是委屈,“水……”

石太璞咬了咬牙,喝了一口水便对准着宁采臣的嘴唇喂了过去。

唇舌滑动之间带起粘稠的热感甚至比那日更甚,石太璞面上一红,却是无法停下来,宁采臣无意识地缠住石太璞的舌头,与之纠缠游曳在一起,一个喂水倒是喂了半天才分开来。

喂完水之后石太璞又喂了他半碗的药,折腾了许久宁采臣总算是抱着他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石太璞看着宁采臣死死抱着自己的脖子不肯松手,伸手捏了捏那人的鼻尖,暗自心想,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家伙,也罢……就陪你睡一晚吧。

 

翌日,宁采臣是在一片温热之中醒来的。

他一睁眼便见石太璞躺在自己身侧,一时惊得直呼,一开口才发现嗓子竟哑的很,石太璞似乎根本就没睡着,他缓缓睁开眼睛,一手已经伸过来探着他的额头,“醒了?”

见宁采臣不说话,石太璞收了手,“烧好像退了些……我叫小二打点水来,一晚上流了不少汗,洗个澡吧。”

二人一时无话,宁采臣默默地脱着衣服内心却是乱成一团,石大哥为什么他会抱着他睡觉?难道说他照顾了他一整个晚上吗?他是不是又给石大哥添麻烦了?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石太璞却是开口了,“对不起。”

“若不是那晚,我对你……做了那事,你也不会发烧。”

宁采臣一张脸立刻涨得通红,他胡乱地将衣服丢到石太璞脑袋上,哗啦一声就要蹦进木桶里,结果刚伸进脚就嗷地嚎了一嗓子,“嗷!!烫烫烫死了!!”

石太璞急忙蹲下将那人脚心抓在手里,一边轻轻吹着烫红的地方一边忍不住数落,“你啊……稍微不注意你一下,你就要出乱子。”

“那你一直注意我便好了。”

那正是夏日微醺,晴方万里,二人望进彼此眼里竟满目潋滟,清澈见底,不知是谁染红了两眉羞,又是谁梨涡浅笑,清风抚了一地的衣衫。

“那……一起洗?”

“好。”

 

肉汤走这里:


TBC


评论(18)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