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凯歌】苦瓜爱情(白色情人节快乐!)

*圈地自萌!切勿at打扰真主!
*可配合bgm陈奕迅《苦瓜》食用
*迟来的白色情人节!祝大家节日快乐!

凯歌短篇《备忘录》  《腿毛》 《在未来所有的鸡汤里》 《枪泡玫瑰》

胡歌最近有些上火。
王凯是在与他接吻的时候发现的,在吻到一处时,胡歌疼得嗷呜一声就往后躲,差点咬到王凯的舌头。
“怎么啦?”王凯顾不上嘴边上还挂着胡歌舔得亮晶晶的水渍,伸手去拉捂着嘴巴的胡歌。
“好像起泡了…”胡歌皱着眉头,瘪着嘴巴,眼睛里都是盈盈的泪水,明明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却还像个孩子一样满脸的写着委屈。
王凯无奈地捏着他的嘴巴,“张开让我看看。”
果然在口腔内部有一个小小的泡泡。
“上火了吧,最近吃什么了?”
“唔…可能是最近吃的有点辣吧。”
胡歌的下巴在王凯手里捏着,软软的,他被捏的还有些口齿不清,就连这一点都让王凯觉得眼前的人真的是很可爱,他忍不住再次倾身吻上去。
这一次王凯吻得小心翼翼,舌尖温柔地绕着那处细细地舔舐着,胡歌紧张地抓皱了王凯背部的衣服,他觉得有些难以呼吸,细微的疼痛带着热烈的欲,就似要把他燃烧。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有三件事无法隐藏。
咳嗽、贫穷和爱。
胡歌觉得现在应该加上一个上火。
他真的没有嫉妒和王凯搭戏的女演员,也没有羡慕东哥能和他正大光明的聚会,更没有在意人群中他匆匆一撇又刻意移开的视线。
爱就像是一棵被栽种的花,需要人精心经营。
他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他说,陪伴其实是最辛苦的付出。

那一棵苦瓜在七八之月开出了黄色的小花朵,五瓣如碗形,它的茎叶卷须,叶似野葡萄。

胡歌看着眼前那盘绿色的蔬菜哭丧着脸,王凯似乎被他的表情逗乐了,“苦瓜,清火。”
胡歌咬着筷子,见王凯一直盯着他,只好怏怏地伸出筷子,一小片苦瓜便落入了他的碗里,绿油油的,还散发着淡淡的清苦的香味。
“凯哥,你知道苦瓜又叫半生瓜吗?”
王凯摇了摇头。
“半生瓜,更多的是指它的苦涩之感。年轻时大多觉其苦涩难吃,但半生过后,经历的事情多了,便觉得苦瓜的苦涩也是一种经过磨练后的甘苦;而这点苦也不算什么了,反而苦带来的可能是后来更多美好的回忆。”
王凯知道他的爱人对于人生总是看得很透,但是这也是他最觉得心疼的地方,他对于生命的感悟是用他自己的经历换来的,他自己也说过,有些事经历过,才会懂得。

苦瓜清则苦寒;涤热、明目、清心。熟则色赤,味甘性平,养血滋肝、润脾补肾。

王凯呆愣愣地看着眼前带着帽子口罩的人,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倒是胡歌急急忙忙催促他,“愣着干嘛,快上来呀!”
胡苗左右张望了一下,赶紧推着王凯上了车,“你们有什么事车上说!结束了给我电话!”
王凯上了车还有些迷糊,“歌歌,你怎么来了?司机呢?”
“现在几点了?”
“晚上九点半?”
“明天几点的飞机?”
“早上六点多。”
“那我们还有九个小时不到。”
“我们要去哪啊?”
“上戏。”
胡歌回来补看了王凯鲁豫有约那期,他看着王凯在玻璃窗上画下那一颗带着翅膀的心,脸颊有些微微泛红,他看着他兴奋地蹦来蹦去,手舞足蹈地说就是这里就是这里,胡歌忍不住跟着王凯傻笑了起来,如果他也能去王凯的母校看一看就好了……
胡歌转了转眼珠,既然这样,那就带王凯去看看自己母校好了。

“你打算怎么进去啊?”
“抄小路。”
王凯跟着胡歌后面,两个人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感觉就像逃课的两个学生偷偷摸摸地从偏僻的秘密小路摸进校门。
王凯看着黑暗中那个人勾着背在草丛中挪动,他莫名的就想到了林殊和萧景琰。那一定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一路向上,崎岖陡峭,林殊一面在前面拨开那些层层叠叠的树枝,一面招呼萧景琰快些跟上。
年少的时光总是叫人怀念。
无忧无虑,每天会为了中饭选择吃什么而发愁,现在在看起来竟然变成了一种奢侈。
胡歌告诉他哪个建筑是他曾经上过课的地方,哪个亮着灯的宿舍他住过,哪个地方他在那里吃过饭。
王凯微微笑着倾听着,就好像他曾经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上学,一起下课,一起玩耍。
青涩的回忆,在心中隐隐的发着苦味,他是多么想再早一些认识他,弥补那些不在他身边空白的日子,将它们全部都填满。

当初也讨厌吃苦瓜,觉得它苦涩难以下咽,但现在竟然觉得那苦味中夹杂着一丝清甜的感觉,也许人生正是因为有苦,才会这样珍惜甜的滋味。

“想不想试试?”胡歌手上拿着一颗小石子,他指着那一片黑乎乎的空地,“看谁丢的远。”
“好。”
林殊拽着萧景琰攀上了山顶,他说这座山虽然看起来很高,但却比想象中的更容易些,萧景琰轻笑出声,那是因为我们是两个人啊。
如果你掉下来,我便会接住你。
如果你爬不动,我就会拉着你。
如果是两个人的话,再高的山峰,我们都可以上去的吧。
王凯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去了,只听哐当的一声,像是打到了窗户,吓得两人脖子一缩,胡歌想都没想,拽着王凯撒腿就跑。
他们牵着手跑过了街头巷尾,风在他们耳边呼啸而过,脚步轻盈地就像要飞起来,城市高楼大厦被他们甩在身后,浮华酒醉被他们踩在脚下,那双手拽着他走过每一条街。
王凯想着,那句话他是那么地深信不疑。
就像萧景琰相信林殊说过的每一句话一样。
在未来所有的日子里,年年岁岁,今今朝朝,他与他都会一起走下去。
他们跑得气喘吁吁,望着彼此的眼睛却是同时笑了出来,哈哈大笑声不绝于耳,笑着笑着,眼角不知为什么就湿润了。
王凯看着胡歌眼睛里的泪水,在灯光下折射出明亮的颜色。

那一根青色的藤蔓缠绕上,黄色的花朵谢了之后就是一根根翠绿色的苦瓜挂在上面,风一吹,它就轻轻随风晃动。

不传已苦与他物。
他不觉得苦,只觉得不够。
什么都不够。
时间不够,生命不够,爱也不够。
他想要很多很多,直到满出来都装不下。
下半生,即便是再过于艰辛的路,只要同你一起,我亦会觉得甜蜜。


end

评论(44)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