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诚台】生还(ABO,一)

*ABO!双A注意,想吃双A很久了,没人写只好自己动手了(手动拜拜

*有私设注意

*这应该是最后一个关于诚台长篇的脑洞了

*之前的坑只有喜欢的大大和21天会填了,不夜天看情况……哪天突然被打通了筋脉(?大概就能填出来了

*一直以来谢谢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的太太们!谢谢!!


 

(一)

 

“如果我是一个Omega的话,你会喜欢我吗?”

 

明台的声音孤零零地被抛在空气中,明诚就那样站在氤氲不明的光中一动不动地望着他,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些想笑,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很明显吗,他从一开始就知道。

明台不记得明诚是什么时候来的明家,那个时候他还太小,等到他有印象的时候,明诚就已经成为了他的‘阿诚哥’。

但那仅仅也只是一个称呼。

明诚和自己一样,是被明家收养的,但是他又和自己不同,因为他认为他只是明家的一个仆人,简单来说,他从不曾融入过他们。

明台并不在意这些,他不在意明诚是否真的把他们当成家人,他在意的顶多只有今天晚餐吃什么,他能不能不去上学,又或者大哥是不是又要训自己。

他打心眼里不喜欢明诚,因为明诚总是对他们毕恭毕敬的,大哥说什么他从来不说不,简直就像一个没有心的附属品,明台翻了个白眼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心里却有些说不清的焦躁。

小小的恶作剧,恶意的嘲弄,似乎都不能减轻明台心中的那份焦躁。

为什么他不反抗?为什么他不斥责?为什么他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明台觉得又愤怒又沮丧,就好像他用了所有的力气朝明诚挥了一拳却打在了一团棉花上,明诚只会不痛不痒的回答他,别闹了,小少爷。

没意义。

也没意思。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被明台称为‘附属品’的明诚却在继大哥之后成为了一个Alpha,一个真真正正的Alpha。

不能说造化弄人,还是其他什么,在这个时局动荡不安的时候,若是一家之中出现了Alpha难免会被送去战场,而去的人之中大多都没有回来。

明镜是个Beta,虽然她闻不到任何的味道,但她时常能感觉到明楼明诚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释放出的压力常常叫她和明台都不是特别舒服,那恐怕也是因为刚刚分化还不稳定的关系,他们就像两头在巡视自己地盘的狼,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明镜觉得有些头疼,毕竟明台还没有分化,却得天天忍受明楼明诚无形中散发出的压力来,于是明镜便做了一个决定,将明楼明诚送去法国。

第一次的时候,明台没有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他放学回来沙发上一躺,懒洋洋地拖了长音大声喊道,阿诚哥,我渴了!

夏日的空气中都带着粘腻的感觉,明台拉了拉衣领伸出舌头扇了扇风,因为得不到回答而显得特别焦躁,等他再喊第二声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啊,明诚已经不在了啊。

他呆呆地站在偌大的客厅,窗外只有吵死人的知了叫个没完没了。

第二次的时候,明台接到了明楼从巴黎打来的电话,明镜似乎很高兴明楼与明诚在法国一切顺利,明楼讲了一些无关紧要的生活琐事,还有包括他要入读预科的事情,明镜在一旁听得高兴,却见明台眼巴巴地站在那里盯着电话一眨不眨。

明台,想跟你大哥说两句吗?

明台点了点头。

明楼的声音透过电话传了过来,明台。

明台揪着电话线深呼吸了两次,才开口打断了明楼的话,原谅他真的一句都没听进去,阿诚哥,叫阿诚哥接电话。

明楼似乎被噎了一下,随后骂了句小没良心的,把话筒交给了明诚。

喂,小少爷。

明台紧了紧喉咙,感觉胸口有些难过,这个声音很熟又好像很陌生,它曾经那么多的早上在自己耳边喊过,小少爷,起床了。

但是现在这个声音却似乎更加地低沉平稳。

喂,阿诚哥,是我。

紧接着便是窒息般的沉默,明台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尽管他的内心不断地催促自己,说点什么好啊,什么都好,问问他在法国怎么样,生活得好不好,可是明台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和明诚的关系根本没有那么熟,没有熟悉到他可以过问的地步,他们原本就是明家小少爷和明家仆人的儿子阿诚,就这样简单的关系,他从没把他当成自己的哥哥,他也从没把他当成自己的弟弟。

明台,没事的话,我把电话给大哥了。

一个跨洋的电话,从头到尾明诚只同他讲了两句话,二十个字都不到,明台只觉得眼睛酸涩,张了张嘴,只能吐出嗯这一个字来。

第三次的时候,明台分化了。

后来明台想,也许他之所以会这么对明诚念念不忘大概是因为习惯了他的存在,习惯一个人的存在很容易,但要忘记一个人的存在却特别的难,明诚对自己的态度称不算太好也不算差,他总是带着淡淡的疏离和距离感,就像他心中时刻有一把戒尺,如果超过了他便会狠狠地打自己一下。就是这样一个无趣又无心的人,连明台都说不清他到底哪里好,但突然就变得谁都无法代替他,那样强烈的存在在明台的周围。

怎么,明家小少爷现在都是自己一个人回家,以前天天来接你回家的那个小仆人呢?

哈哈,该不会你家请不起人了,给辞退了吧?

你胡说什么!

干什么,明少爷火气这么大,反正只是你家的一条狗!

我呸,你才是狗!那是我哥哥!

明台在那一刻分不清自己到底在哪里,似乎有无数的火焰从脚底一路燃烧到大脑,拳头碰撞之间他尝到了自己嘴里的血腥味,一股更为猛烈的热浪一下子席卷了他的全身,他像是置身于火里又像是冰里,无处可去的愤怒感,让他几近丧失全部的理智。

他分化了,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Alpha。

明镜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不想明台分化成Alpha或者是Omega,在如今的局势下,一个Beta是最为好的,他们不会被政府监控,不会被任何一个AO左右神志,不会被迫上残酷的战场,也不会被利用。尽管她也很想救国,但人终究是自私的,她已经是红色的了,只要他们兄弟三人平安无事,就算他们心有不甘会怨恨自己,她依旧不想让他们陷入危险。

明台已经分化了,他也是个Alpha,我这几天就安排他去法国。照顾好弟弟。

明楼,你会不会觉得姐姐太过于自私?明明知道现在军队缺人,缺能够战斗的Alpha,却将你们都送到了法国……我只想你们三个人都能好好活着……

明楼沉默着没有说话,他是多想和自己的姐姐说一声,这些道理他都懂,但是他没有办法做到,因为将来注定会让她失望,家和国,必定是先有国才有家,而他早已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明台便被送上了去往法国的班机。

明台在他成为一个Alpha的那一天,他知道了两件事。

第一个,他就要去法国同明诚一起生活了。

第二个,他早已把明诚当成自己最重要的家人了。

 

去往法国的那一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万里无云。

亚洲人的面容在异国总是显得特别明显,在人群中明台一眼就看见了明诚,他穿着一身的白色衬衫,身形挺拔,犹如一棵屹立不倒的松柏,令人难以移开目光。

他直直地向明台走过来,那一股带着Alpha特有冷冽的味道就袭了过来,明台反射性地捏紧了拳头,眼睛里写满了敌意,尽管明台压制着自己体内属于Alpha的咆哮,但是明诚显然没这么想,他比明台高出了一个脑袋,十六七岁的Alpha正属于四处挑衅的时期,抑制不住冲动便会酿成大错,而明诚一双眼睛黑得发亮,他正盯着明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明台瞬间觉得自己背后的毛都竖了起来,那正是来自另一个Alpha信息素的挑衅。


TBC

评论(29)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