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镇魂女鬼!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凡云】不负(上)

*一发完,终于把两部都追完了的我,对着这剧情大写的懵逼

*……让我爽一下自己治愈受伤的心灵吧QUQ

*内含有一小点灵主登风X不良人李星云拉郎、ooc慎入

 

(正文)

渝州城内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李星云一行人到了之后便暂时找了个客栈住了下来。

进入渝州城了之后,陆林轩与李星云都显得沉默异常,姬如雪有些担忧地望着李星云,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说是走哪算哪,快意江湖,但二人明显心事重重,表面上却装作没事人。

“要不……我们还是去通文馆吧?也许他回去了也说不定……”姬如雪的话一出,陆林轩和李星云都看着她,前者哼了一声还在生气,“找他干嘛,连解释的时间都不给我们,如此不信任我们,找到了又如何?”倒是一旁话一直很多的李星云反而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星云与张子凡的初遇可谓是段孽缘。

他当日中了尸毒全身无力神志不清,模模糊糊之际只感到有什么人凑近了他,随后对方的酒气就喷了自己满脸,“咦……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随后他就感到自己被狠狠丢到了地上,那人在自己身上胡摸了一通,叽叽歪歪说了几句,他也就在那个时候彻底失去了意识,陷入了黑暗之中。

而第二天他是在一声尖叫中惊醒的。

李星云模模糊糊地睁开眼,却见一个身形与他差不多的男子正趴在他的身上,而李星云的上衣一半被解了开来,对方的头正搁在他的脑袋旁,一只手正正好好伸进李星云的衣服里,搁在他的腹部。

李星云看了看正张着嘴满脸惊讶的师妹,再撇头看了看趴在他肩头的银发男子,我靠!

这也是张子凡第一次遇见李星云的情景。

张子凡顶着一个熊猫眼,揉着肿了的半边脸,满脸的委屈,“对、对不起!我昨晚喝了酒什么都不记得了……真的很对不起!“

陆林轩这才讲述了昨晚的情景,“我原本要给师兄你的糯米被他弄掉了之后,他就非缠着我,还叫我‘娘子’一路跟着我到了客栈。”

“嘿……你小子!”李星云感觉自己拳头又有点控制不住了。

张子凡瑟缩了一下,自觉理亏,只好不再做声。

“随后他点了我的穴位,把我放在了床上,把师兄你丢到了地上。”

‘怪不得我后背这么痛呢!敢情是你干的!’李星云满目怒火像是要把旁边的银发青年给烧出个洞来。

“然后他就不停地抱住师兄你叫‘娘子’,还说什么怎么这么不乖,中了尸毒,为夫这就帮你疗伤,再然后我就听见悉悉索索一阵……最后太困了我就睡着了……“

“什、什么!”这下不止李星云涨红了脸,就连张子凡也受到了暴击。

陆林轩也羞红了脸,“你们昨晚……”

“不可能!!""没有!!!”

在一阵鸡飞狗跳之后,终于解释清楚了事情的缘由,他们也就这样认识了,一路上遇到了很多事情,幻音坊、玄冥教、通文馆……乱七八糟,搅成一锅粥,而李星云的身世也随之大白。

他竟然是李氏之后,皇族遗孤。

举兵造反什么的,李星云从来就没有想过,龙泉剑对于他更是没有意义,他只想找黑白无常报仇,报完仇自然就是快意江湖,无拘无束,闲云野鹤,做个逍遥的剑客。

而他和张子凡的关系则称得上是错综复杂,剪不断理还乱。

当得知张子凡是通文馆的少主时,李星云确实是十分地震惊的,震惊过后袭上心头的是彻底的凉意、怒意,以及疼痛。

他一直以为他们是好朋友、好兄弟。

如果说他从一开始便是抱有目的地接近自己,和自己称兄道弟,出手帮自己一同击退玄冥教……李星云这么想着,心头就觉得有一块巨石堵得慌。

“你走吧。”

“李星云!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你自问我认识你以来,有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如今你猜疑我,怀疑我别有用心,就当我看错了你!”

只可惜说出口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再也难收回。

再次见到张子凡的时候,竟然是他与玄冥教四大阎君对峙晕过去之后。

“你、你怎么在这里?”李星云的声音还有些沙哑,上身还被缠着厚厚的绷带,稍稍动一下就疼的他撕牙咧嘴。

“不要乱动,小心伤口又裂开。”张子凡放下手中的药碗,皱着眉毛,满脸写着‘我一不在你就乱来’的表情。

李星云觉得有些不自在地撇开了视线,张子凡也不管他,伸手将他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准备喂药给他喝。

“你、你放开我……”张子凡离李星云极近,呼吸间的热气全喷在了李星云的脖颈上,李星云只觉得面上一热,不由分说便要挣扎起来。

“说了不许动,你还动!”张子凡嗖嗖就点了李星云的穴,“乖,喝药先。”

张子凡这话说的熟稔,倒像是突然之间把两人的隔阂给消得干干净净,还带着些难以言说的暧昧。

“我好像没点你哑穴吧,李兄,你说句话啊。”

李星云气得只想揍飞身后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你!——“

“李星云……”

李星云看不见张子凡的表情,但紧抱着他的体温却是烫得吓人,而他在自己耳边低声吐露的名字更是温柔至极,“星云……”

张子凡从来没这样叫过李星云的名字,李星云感觉全身都似被火烧一样,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他后知后觉才想到,怪不得师妹会喜欢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这家伙撩人功力简直一等一。

“你知不知我有多担心你……那日走了之后我有多么后悔,想要再回来找你,但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不想见我,我只得一路派人暗中保护你……玄冥教那帮家伙居然对你们动手,幻音坊又同时牵制与我,逼我不得先出手……看见你倒下去的时候,我的头脑竟然一片空白……”

“星云……我不想再隐藏我的心思了……”

李星云睁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这这家伙在说什么东西?!

 

在这之后的事情似乎脱离了李星云的控制轨道,一路向着不可预测的地方狂奔。

张子凡,一个认识他不到几个月的男人,说喜欢他。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李星云自诩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长得更是仪表堂堂,虽然师妹陆林轩一直说他没张子凡帅,那至少也是人中龙凤,而现在他的身份更是真龙后代,金贵无比。所以在他被不良帅抓走又放回的那几天里,他其实一直在跑神。

而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一直叽叽歪歪,李星云是半句都没听进去。

张子凡得知李星云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掠走,自然是焦急万分,也恼火得很,为什么所有人都急着抓李星云,他到底身上藏着什么秘密?

几天后,张子凡终于知道了答案,而得知这个答案的人不止他一个,竟是全天下。

得李星云者得天下。李氏遗孤,号令天下,讨伐逆贼朱温,复兴大唐。

李星云成为了众人争抢的一颗最重要的棋子。

李星云安然无恙的回来之后,身边多了一个女人,张子凡见过她,是幻音坊的人。

多日里来的不安,揣测,担忧,在看见李星云和那女子亲密说话的时候,都化成了满腔的嫉妒之心,像是要吞噬他的血肉,刺得他生疼。

‘李星云啊,李星云,你是真的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为了让我难堪又或是彻底死心?既然这样,当日为何不直接拒绝我!’张子凡一杯一杯地灌着闷酒,明月当空,把酒问青天,一醉解千愁。

只是为何这月色竟是如此清冷,连酒都温暖不了半分。

 

其实连张子凡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会对一个男人生出这份感情。

身为通文馆的少主并不缺少任何东西,他只要伸手便可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只是关于朋友,生死都可以托付的人,他完全没有这个概念。

偷偷跑出来的那一天,是他第一次喝酒,而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酒品原来如此可怕,见人就叫‘娘子’搂搂抱抱,一副流氓十足的模样,为此他还招惹了倾国倾城两个极品姐妹花,吓得他半年饭都差点吐干净了。

而李星云,跟自己完全不同。

棕黑色的头发被高高束起,剑眉星目,嘴角总是带着笑意,肆意张扬,却是明亮如三月的阳光,温暖又明媚,尤其是啰啰嗦嗦的时候,眼角还会微微挑起小算计的感觉,贼贼的,却有点可爱。

偏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就入了心。

张子凡与他背对背面向敌人的时候,分明感觉到了自己加速的心跳与沸腾的血液。

一开始张子凡归结为一时冲动,他对男人没有半分那方面的兴趣,比起李星云来说,他明显更喜欢陆林轩这样的妹子。

可是很奇怪,李星云喝醉了,他双颊微微地泛着红潮,步伐一个不稳就直直扑到了张子凡的怀里。

“喝!接着喝!张兄你也喝!”

张子凡有些汗颜,他倒是想喝,可是基于上两次他喝了酒之后惹了一身的祸之后他就有点害怕了,万一喝醉断片又在两个不男不女的人床上醒来那还得了。

“李兄,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房吧。”

“我不要!我还要喝!你把酒还我!张子凡!张、嗝!”李星云整个人都挂在张子凡身上,在他怀里扭来扭去,“我还要……子凡……”

张子凡觉得自己没喝酒,也和喝了两斤似的。

真是孰不可忍。

 

TBC

 

评论(2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