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蛋从天降(驯龙au,六一快乐!)

*画风谜、脑洞谜
*年下养成注意
*祝大家六一快乐!

1.
梅长苏是一个驯龙师。
在古老的大陆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天生具有与龙族签订灵魂契约的能力。
众所周知,龙族高傲并各自拥有不同的魔力,所以它们对于驯龙师的要求也是相当挑剔。
2.
梅长苏遇到萧景琰之前蔺晨就预言过,谁要跟你签了契约那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哪条龙能在你手里活过一个月,那算它命大!
梅长苏蹙眉,怎么说话的,我看起来怎么可能像是残害生命的人。
蔺晨梗着脖子把'你不是看起来像,而是就是'的话给吞了回去,心里默默想着那些曾经被梅长苏虐哭的驯龙师和大大小小的龙。
3.
原因很简单。
梅长苏不仅仅是个驯龙师,而是江左最强的驯龙师。
琅琊榜驯龙榜首,江左梅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这也是他一直都没找到命中注定的那条龙的原因。一条强大的龙才能与一个强大的驯龙师进行魔法的融合,而目前很显然并没有一条龙能与他的能力进行融合。
4.
那颗蛋看起来有点怪。
它是梅长苏下山后捡来的。
与其说是捡,不如说它是从天而降的。梅长苏那会儿正从山上下来,蔺晨的那条龙刚刚才能幻化成人形,可把那家伙高兴地上串下跳,虽然还是个十来岁孩子的样子,但长的白白净净的,一双眼睛水灵灵的,蔺晨一见就喜欢上了,小美人儿,快叫声蔺晨哥哥来听听!可惜蔺晨似乎没意识到他的龙的性别,又可能他知道,但调戏龙的代价就是他差点被对方的尾巴扇到天边化作一道流星。
梅长苏摇了摇头。
要想组好队,首先要远离智障同伴。
5.
于是,梅长苏下山了。
然后那颗蛋就啪唧一下掉在了他的脚边。
居然没碎。
梅长苏伸手碰了一下,突然他的指尖像是被电了一下,紧接着便有暗红色的花纹从蛋上一路延伸至他的手背,过了一小会那花纹就消失了。
梅长苏戳了戳那颗蛋,那颗蛋咕噜滚了一圈不稳地前后摇了摇,看起来蠢萌蠢萌,圆乎乎的,有点好玩。
想我带着你吗?
梅长苏敲了敲蛋壳,摸起来比普通的龙蛋硬些,怪不得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都没事。
6.
没错,那颗从天而降的是颗龙蛋。
如果蔺晨知道了恐怕又会嚷嚷,这是何等欧洲人啊!走路都能白捡一颗龙蛋!
于是,梅长苏便带着这颗蛋到处溜达。早上他们一起迎接旭日,他们穿过奥里诺的瀑布,绿色巨大的藤蔓缠绕的森林,有晶莹剔透的河水漫过脚边,他们一起看比小型龙还要大上一倍的维比亚蝴蝶飞过眼前,留下一串金粉色的粉末,晚上的时候梅长苏会抱着那颗蛋取暖,他是个中数一的驯龙高手,但是唯一怕的就是冷,而那颗蛋身上暖呼呼的,梅长苏一边点着火一边拍了拍那颗蛋蛋,一双桃花眼转了转,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烤了吃喔!
7.
结果这么威胁真的有用,整整好几个月没动静的蛋竟然真的裂开了一道缝。
那是一只漂亮的小龙,青黑色的花纹淡淡的覆盖在它的表皮面,梅长苏从未见过这样花纹的龙,他皱着眉寻思着大概是什么特殊品种。
小龙眨巴眨巴眼睛好奇地盯着梅长苏,过来。梅长苏伸出手并用心语跟眼前的小龙沟通着,小龙靠近梅长苏的手掌嗅了嗅,然后它突然俯下身用头蹭着梅长苏的手心。
8.
那一瞬间有一股奇特的力量顺着他们相连的地方流了出来,在梅长苏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梅长苏只感到手背一疼,他的皮肤上便出现了一个和小龙一模一样的花纹。
不敢相信…
他居然和一条只有几英寸长的龙签订了灵魂契约。
9.
这条龙眼睛特别大,也特别亮,总之很漂亮。
但这条龙有点蠢也有点倔,梅长苏特别喜欢逗他玩,每次佯装说要把它丢了,它就会露出泫然欲泣的样子,耷拉着脑袋翅膀也奄了。
我开玩笑的,梅长苏摸了摸那颗小脑袋。
小龙立刻又精神了,扑扇着翅膀在他身边飞来飞去。
好笨,但是还蛮可爱的。
这条龙特别喜欢他的肩膀,平时就窝在上面休息。
10.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什么时候才会说话?
梅长苏摸了摸小龙的下巴,小龙眯起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我觉得你不太像条龙,比较像条…狗…
小龙生气了。
他觉得梅长苏在拿他当宠物养,它是一条真真正正的龙,虽然龙族在出生之后不到三个月就该长很大了,但它依旧和出生时没两样。
梅长苏内心有些纠结,莫非这是…唔青春期的反叛?最后还是梅长苏先妥协了,小黑,对不起,你原谅我吧。
小黑听起来更像一条狗的名字了!
那…小水牛,别生气了。
这次连我的种族都改了吗!
那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萧景琰!小黑龙不满地扑着翅膀。
你会说话了呀?
11.
萧景琰第一次幻化的时候倒是叫梅长苏尴尬了一回。
他们习惯了同眠共枕,所以一早上送早餐的服务生吓得呆在原地,过了好一会才哦哦哦哦哦哦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睁开眼就是萧景琰光着身子趴在他的胸前。
“苏先生?”少年揉了揉眼睛,带着介于成年与未成年之间的特有的嗓音,萧景琰睁开了眼。
12.
不得不说带着一条龙旅行实在太显眼了,亚欧大陆上还是有很多地方的居民对龙有些误解,就像他们不喜欢那些地精灵一样,认为龙只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
而萧景琰化成人之后就解决了这个麻烦,只是多了另一个麻烦。
“这是你弟弟吗?长得好可爱呀!”
萧景琰皱着眉头看着一边掩嘴微笑着的梅长苏,脸色暗沉。
梅长苏自然是发现了,不管是谁同他讲话或者是他同谁讲话,萧景琰都会不高兴,脸拉的老长,半句话都不说。
景琰,吃醋啦?
梅长苏捏了捏萧景琰的脸蛋,笑眯眯地说道,不要生气,我最爱的还是你呀!
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
梅长苏有点无奈,不知道自己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13.
你问龙有没有发情期?那当然有啊!
更何况是和萧景琰共灵的梅长苏,自然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以至于原本应该用魔法阻隔灵绊,结果梅长苏一个没注意竟然放了萧景琰进来。
十七八岁的少年虽然还未褪去青涩,但略显刚毅如刀刻般的侧颜,恰恰证明了眼前的龙已经不再是初遇时那条被梅长苏捧在手里的小龙,也不再是跟在他身后身高还不及他胸口的少年,而是像现在把他压在床上,墨黑色的眼眸翻滚着暗红的颜色。
“苏先生…”
萧景琰紧缩着眉头,感觉自己就要烧着,而梅长苏的皮肤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他忍不住更贴近一些,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体内直到心口都震得他发烫,甜的要化开。
“我想要先生…”
14.
梅长苏想着,也许从萧景琰掉下来的那刻他们的命运已经被缠绕在了一起,密不可分。
那过程中,梅长苏一开始并不好受,魔法加上身体上的炽热像要把他吞噬,萧景琰第一次又不得要领,反反复复直把梅长苏弄的腰间一片酸软。
最后梅长苏实在受不住双层的晕眩和窒息感,要求换个姿势,才算舒了口气。
这个姿势比起刚才那个好的太多,唔…骑龙,这么一来这是梅长苏第一次骑在萧景琰身上,虽然和自己理解的不太一样,好歹也算骑了?梅长苏任由萧景琰在他体内肆虐,有些模模糊糊地想到。
第二天,梅长苏醒来时总算是意识到人类和龙族之间的体力差别,揉了揉酸痛的腰,感觉到下身又粘又湿,终于又无力地倒回了床上。
萧景琰,我起不来!我要吃橘子!
苏先生的话萧景琰还是很听的,再加上他本来就心虚,立刻二话不说去买了一箩筐的橘子。
但是,萧景琰勾了勾嘴角,忍不住笑了起来。
粉红色的。
那名为恋爱的花朵,开满了整个心间。

15.
人类与龙族的战争彻底爆发了。
一时间整个大陆都笼罩着挥之不去的阴霾,硝烟弥漫,火染大地。
梅长苏与萧景琰背靠着背,淡蓝色与暗红色的花纹在散发着光芒,只一瞬间狂风四起,在那红色的火焰中,萧景琰挥舞着黑色的翅膀,在他背上的梅长苏吟唱着最古老的咒语。
无尽的逃亡,那是漫长的只属于我们与整个世界的战斗。
我们会找到可以容下我们的地方吗?
我们会死吗?
我不想和你分开。
别怕,景琰。
16.
那一只炽焰般的魔法箭穿过梅长苏的身体,狂风暴雪中他只一眼就看见了向他飞来的那条黑色巨龙,血液在逆流,心脏被捏住了,他的眼中,只映着一个影子。
我想我忘了告诉你。
我爱你。
17.
Leben, was ist das?
生命,是什么?
Signal, Siehst du das?
黑暗中的一束光明,你看到了吗?
Rade, die du nicht weisst
先生,你不知道
Aus eigenem Willen
这就是我的意志
Leben, was ist das?
生命,是什么?
Signal, Siehst du das?
黑暗中的一束光明,你看到了吗?
Rade, die du nicht weisst
先生,你不明白
Sieh mit deinen Augen
就用你的双眼去感受(注1)
18.
西歷7xxx年,人龙战争第三年,凭空出现了一支既不属于龙族也不属于人类的军队。
那是一支由不同种族结成的队伍。
如果和平注定要靠战争来换取的话,这一次你我都应不再选择逃亡,推开吧,那扇名为未来的门。
你是驯龙师?
是的,我叫沈追。这是我的搭档,他叫蔡荃。
嘘,安静点。
19.
刚刚的那两个人是谁?
不会吧,这你都不知道!这是最强驯龙师和他的龙!
20.
沈追只来得看清那一抹白色略微清瘦的背影从眼前晃过,紧接着他身边突然就凭空出现了一个身穿着暗纹玄服的男人。
21.
“久等了,长苏。”男人的声音略微有些低沉,好像他一开口空气都在震动。
“景琰,新来的那对资质不错,我观察过好一会了。”
“……”
“吃醋了?”
“今晚七次。”
“萧景琰!”
“我开玩笑的。”男人轻轻啄了一下对方的嘴唇,眼里满是盈盈的笑意。
22.
你在,我即在。
缠绕在一起的是灵魂发出的共鸣。

END
小彩蛋
“景琰,六一快乐!”
咦?为什么又黑着脸了?梅长苏不知道说错了什么。
少年景琰怒喝了几杯牛奶。
一定要比苏先生长得高。

然并卵。



注1,出自《aliez》歌词

评论(47)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