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诚台】生还(ABO,九)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前文走

*肉里有刀注意

*下一章完结


(九)

一场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雨水冲刷过后的街道和残破的城镇,被洗去了浓重的血腥味,只留下了淡淡的青草味,还有几滴晶莹的水滴滴答答地从屋檐滑落。

明台拍了拍脸,水顺着他的下巴流下来,沾湿了他的衣襟,他眨了眨眼睛,紧紧盯着镜子的那张脸。

那还是他自己,明台想。

即使被告知他将对信息素再无反应,即使告知他部分感官在退化,但他依旧是个Alpha,即使不再完整。

大约是明台在浴室呆的时间久了些,明诚忽然就推开了门,倒是把明台吓了一跳,他见明诚一脸焦急,在看到明台并没什么事,才放下心似的。明台看着他的样子,不禁低垂了眼睛,一时无话。

自从那天明诚在他面前崩溃了之后,他们之间便莫名地有些尴尬,大抵是明诚并不想将他如此不堪的一面展露给明台看到,而另一方面其他人也更加地保护明台,尤其是明诚,只要稍微离开他的视线过长时间,明诚就会显得很紧张,这让明台并不好受。

他的确不再是个完整的Alpha但不代表他就要受到特殊的照顾。

“阿诚哥,我什么时候才能出院?”

明台一边吃着明诚喂的苹果,一边试探般地开口。

“才这么会就闲不住了?你身体还没有完全好……“明诚的话音还未落,明台就已经抢过了明诚手上的苹果,“你看我都已经——”

那个苹果就这样从明台的手中滚落,掉在了被单上,明台抬头看着明诚有些慌乱地移开了视线,讪讪笑道,“没拿稳,嘿嘿……”明诚却无法配合地笑出声,他想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僵硬,因为他看到了那藏在宽大袖口底下颤抖的双手。

压抑的空气就快要把明台彻底压垮,藏在内心的感情像是一根牢牢缠住他的藤蔓,让他快要窒息,“不要说……“明台喃喃地说道,他不知道这句话是对明诚说还是对自己说。

“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吧,阿诚哥。”

 

明诚记得那双直视着自己的眼睛,永远是如此透亮,在他眼底映着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而现在属于他眼底的那道光正在缓慢地熄灭,明诚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焦躁和不安。

全家人都小心翼翼地不在明台面前提及关于Alpha的事情,维持平静的表面下却有什么在破碎着。

所有人都注意到明台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话也少了很多,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止一次的看见明台在厨房里独自练习拿着筷子夹豆子,明诚见明镜红了眼睛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她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即使她望向明台的眼神有多么心疼,她也绝不会让他知道,因为明诚知道他们谁都不能上前。

属于Alpha那部分的占有欲和保护欲是有多么想抱住那个颤抖的身躯,告诉他,有我在没关系的,是什么都不重要,我会养你一辈子的。

但是他不能。

明台有属于明台的傲气,明诚尊重他,他们即是认定一生的伴侣,也是独立的个体。

其实明诚外伤比明台要严重地多,所以在明台得知明诚一个人换药和洗澡极其不便的时候,便把这活给揽了下来。

明诚知道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会刺激到明台,小家伙是那么要强,更何况除了他,明诚也不想给第二个人看到他的身体。

“阿诚哥,你别动。”明台一边说着一边将明诚的衬衫脱下,那包裹在肌肤上被鲜血染红的白色绷带显得有些刺眼,明台伸手一圈圈将它们拆下来,越是接近伤痕的同时,明台越是感到双手颤抖地厉害。

停下来,快停下来,不要在这个时候……明台有些绝望地想道,但是多日来累积的情感一口气就像要在他的胸口中爆发开来,他丢下绷带,任凭那浓重的血腥味散布在空气中,明台重重地垂了一下床板。

停下来啊!不要再抖了!

明诚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明台,看着他如同困兽般发出悲鸣,看着他张着嘴哭不出来,直到他的手被捶地发红,然后明诚抓住了那双手。

像小时候无数次那样,微微将手指蜷起来,温热的手掌小心翼翼地将明台的手指拢起来,轻柔地如同情人间的一个吻,只是这样无声的一个动作,明台便再也忍不住了。

大滴大滴的眼泪滴在了明诚的手背上,他颤抖着嘴唇断断续续地说道,”我以为我可以……但是到现在才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坚强……我怕得要死,阿诚哥……我怕我会失去你,我怕我从此以后都上不了战场,变成一个废人,我更怕我会变得不一样……“心里的痛楚和绝望就要压垮他,钻食他的血肉。

在氤氲不明的光线之中,折射在彼此眼睛中的是破碎的灵魂,明诚伸手抱住明台的身体,就好像怀里的温度就是他全部的世界。

“别怕,我就在这里……“

前十七年的人生明台无所畏惧,爱便爱,恨便恨,简单易懂,十七年后他第一次体会了什么叫做求不得,但是他没有放弃,所以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他还以为爱情便是他的一切。

而二十年后他懂得了爱情并不是唯一,有一种东西甚至凌驾于他们的生死之上,那便是他们的信仰。

如果说是明台的存在让明诚获得了重生,那么从现在开始明诚的存在亦会让明台获得无数次重生。

破碎的一半拼在一起才会是一个完整的。


“抱我吧,明诚。”

那是一句半命令似的肯定句,热情地如同盛夏最鲜艳的花朵,带着炽热的温度点燃着空气,但只有明诚知道这句话里包含着的意思。

明台的难得示弱让明诚Alpha本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被恋人依赖,被恋人渴求,但与此同时,他也感到了极大的痛楚。那是他放在心尖上疼的人啊,可是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苦苦挣扎,他想要撕开自己的胸膛,把他能有的全部都给他。

都说Alpha是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生理上的桎梏被释放,心理上的强硬是他们的天性使然,而这一刻明诚不想再费心隐藏自己所有的情绪,害怕也好,愤怒也好,悲伤也好,痛也好,爱也好……他想要都毫无保留地传递给明台知道。


车走这里,虽然是个伤感的车


但是明诚不可能会知道的……

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他下了决心要离开的事情……

”明台。“明诚轻轻拍着明台的脸,唤醒了点明台已经涣散的意识,那露出的表情明台觉得他也许一生都不会忘记,明诚轻柔地将额头抵在明台的额头上,“现在,我把明诚的命正式地交给你,不管你在哪里都请不要让他死掉,答应我。”

明台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抓住了明诚的手,”那我也把明台的命给你,等我回来。“


那一点晕开在水面的雨点慢慢扩大,荡起一层层涟漪。

明诚站在窗边,风雨透过窗户吹打在他的脸上,他像是眺望着远方,没有言语。

在他身后的明楼深深叹了口气,”真没想到他这样胡闹你也同意。“

王天风是谁,他们都再清楚不过,但明台又是谁,他们更为清楚。

光是凭借王天风的说辞还不足以叫明台离开,除非是他自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跟王天风走。

明诚知道那句藏在明台‘抱我吧’背后未说出口的话。

“对不起,阿诚哥。我不想一辈子做一个废人。”

“对不起,阿诚哥。我要离开了。”

“对不起,阿诚哥。要去多久我可能无法告诉你。”

“但是,请你等我。”

明诚捏紧了手中的帘布,现在,他最爱的人正带着他的命奔赴远方。

千山远水不必送。

“阿诚,你的档案已被移交修改了。”

“第十一军全军覆没。牺牲者名单:林与、陈良峰、张学、李佳、李远、王时斌……明台。”

“明诚同志,组织决定日后由你暂时协助明楼同志一同潜伏。行动代号:丧钟。”

而他正带着明台的命,用一生等待。


tbc

评论(17)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