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金陵秘事(十五)

*上!车!

*【】内为小琰X大苏

无括号内为大琰X小苏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前文走


(十五)

夤夜深垂。

萧景琰感到有一丝清冷之气入体,忽的就惊醒了,低头看了看原是身上之人约是睡得不太安稳,被褥就滑落了些。

登基后的这几年他已习惯了浅眠,只稍一些动静便再也难以入眠,虽然太医开了些许药方,但都作用不大,而他自己也清楚其中原因。

心病由心起,又何来解药?

萧景琰伸手将被褥重新拉回来,又把怀里的人抱紧了些,梅长苏微微蹙眉,双唇动了动,却没有半点要醒来的意思。

氤氲弥漫的室内,只有寥寥的月光洒落在地上。

梅长苏的呼吸一直很轻浅,最初的几次萧景琰常常会半夜起身将手凑在他鼻尖下,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喷在自己手指上,狂跳不止的心才会安定下来。

他不愿梅长苏知晓,他有多害怕只要一闭上眼,那个人就会再次去到那个他无法触及的世界。

手指交错的瞬间,带来的是心底荡起的涟漪,一圈圈晕开。


上车走这里


”明日我就要走了,长苏。“萧景琰的话在耳边很轻,像是从遥远的地方飘过来,梅长苏忍不住蹭了蹭萧景琰的胸膛,眼睛也闭了起来,他实在太困了,”照顾好自己,我过些时日就回来,若是……“再之后的话梅长苏便没有再听见了。


【萧景琰睁开眼之时,他正躺在床上,只是稍微动了动,身体却是每根骨头都在发疼着。

他还记得那日,他与那人至死不休的纠缠,洞房花烛,分明应是花好月圆两重逢,偏偏却一句真心话都未吐露,说出口的话就像一把刀,一刀刀割着对方,也割着自己,只是气急、恼急、怨急,如同困兽之斗,咬得对方鲜血淋漓。

那时他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如此失控,就像满腔一直压抑再压抑的什么东西彻底从体部爆发了出来。

蛰伏在心底的是难以言喻的痛,和濒死般的感情,终于在他昨日才知道为何。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陛下……梅长苏已经死了。”

好一个相忘江湖!萧景琰只觉得想要放声大笑。

他不是不懂梅长苏,而正是因为太懂了,所以他连一点点装作不懂的机会都不给予他。

“我问你,在你心中,梅长苏可曾活过吗?你把他当成一个从地狱里归来的鬼魂,一个感觉不到痛的阴诡之士,可是,对于我而言却不是。他答应了我会回来,就绝不会食言,他许了我半生的期愿,我便为他留着余生,完成他想完成的事……咳咳!“萧景琰急火攻心,原本外伤就没好彻底,一时间硬生生咳出了一滩血来。

”景琰!“

”朕没事。“萧景琰无视了那双欲扶住他的手,稳了稳身子,那一瞬间他又恢复成了当今圣上,收敛起所有的感情,摆了摆手淡淡说道,”你退下吧。“


到底还是变成这样了啊……怪不得那日大婚之夜,他会想出了青丝绕这样的下策,原是梅长苏说了这样的话语,难怪初次到未来那夜梅长苏的态度会如此古怪……

所以,他现在全身都疼大概是倒回了之前受了伤的日子吧……

萧景琰闭着眼睛,思绪不禁翻飞,这短短几日经历的时间都抵得上大半年了,他从春天跳到了冬天,从冬天跳到了秋天,再从秋天跳到了夏天,这样退下去到底何时才算完?

这厢还在思考,已有人推门而至,一股浓重的药香味就这样飘散开来。

应是有人来送药了吧……萧景琰刚想睁开眼睛,却依稀听得两个人的对话。

”劳烦你了,蒙大哥。“

”哪里的话!只是……你真的不打算告诉陛下吗……“

”既然景琰已经平安了,我也就安心了。“

”小殊!不是我说,我真是闹不懂你们两个!你说你既然没死为什么又不肯告诉陛下,你是不知道我有时候看着陛下对着你的灵位呆坐就是一天,我就什么话都憋不住了,我……唉!“

”对不起,难为你了,蒙大哥……现南楚新王登基,正是局势动荡之际,其他诸国也蠢蠢欲动……“

后面的话语萧景琰没听得太清,但他也知道他后面要说的是什么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

恨吗?大抵是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看看这人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爱吗?大抵是爱到融进了骨髓之中,爱到能原谅他所有的谎言,只为求一个他还活着的消息。

萧景琰感到有一个人靠近了自己的床边,他没有睁开眼,只是任凭那熟悉的气息抚上自己的面颊。

淡淡缠绕着梅香的指尖轻轻拨开他额前的发丝,一点点描绘着,从额头到眉毛,然后是鼻尖,最后停在他的嘴唇上,只是若有似无的触碰,轻得同蝴蝶,幻得如镜花水月,一个呼吸间就会消散。

在那一片温软中,萧景琰抓住了那一双手。

他突然想笑。

是了,如此简单的道理,为何未来的他会一直想不明白。

你不想久居后宫之中当你的梅皇后,那便不做,你不想我知道,那我便装作不知道,隔个三五年,你偶尔回来看看我,如此便好。若是过了三五年的时间,你不来,我便来寻你。

不为别的,只要知道你活着便好。

有什么要求都答应你就是了。】


(十六)

TBC


*这里稍许让我叨叨下我对大小琰不同的想法😂小琰相对来说并没有大琰思考的那么复杂,所以也就看得开一些,愿望就比较简单,属于你活着你开心就好,但是大琰属于执念皆有心起,所以也更放不下一些,对于长苏就是,我懂你,但不能接受。

嗯,估摸着还有几章就要完结了!

感谢点赞的各位太太!本来是个开车的脑洞……结果开啊开变成辣么长……还这么诡异的剧情哈哈哈哈哈万分感谢一直在看的你们!

其实这个脑洞我还真是绕了一会儿,这几章都是刀请不要给我寄快递😂😂

he不用说,我不写be,再次感谢你们!

评论(16)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