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荼岩】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上)

*没更新!不开心!让我自己乐一下



事情最开始的时候是这样的。

安岩这体质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凡是跟他一道任何C级的任务瞬间都能变成S级,这也导致了很长一段时间江小猪内心都拒绝和安岩他们一起出任务。

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其中各种凶险,差点没命,最最重要的是每次当他夹在神荼和安岩之间,就会觉得自己是几千瓦的电灯泡,蹭亮蹭亮的那种。

“我说安岩你别靠我这么近噻!”你没看见神荼那眼神快把我瞪穿了吗!江小猪一边背后冒着冷汗一边努着嘴示意安岩看向神荼的方向,只可惜后者跟他从来没什么默契,反应也超级迟钝。

“你嘴抽筋了啊?别藏了,你不是说找到资料了吗,快给我看看!”安岩皱着眉头,把脑袋凑得更近了些,低声念叨了起来,”什么什么,干支纪年均以立春为分割点,庚戌……日癸未年……已交卯年寅月……”安岩刚想伸手想往下刷,突然平板就黑了屏。

“我靠,你能不能靠谱点,这个时候居然没电?"

"我哪个晓得噻!要不是你们……“江小猪后半句卡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憋得耳朵红了一片。要不是你们昨晚动静这么大,我能至于忘记充电了吗!江小猪委屈,虽然早上知道他是想太多了,但他还是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心脏迟早会出问题。

“话说,刚才那说的是什么?”安岩很显然没注意到江小猪纠结的表情,一脸好奇地提出问题。

“干支历,以天干地支标记年、月、日、时的一种历法。“一旁的神荼淡淡地开口道。

“对对对……“江小猪咳了咳,拉回了话题,”十二个门对应的大概是十二个时辰,其中有一个门应该就是通往主墓的……”

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申时为金,卯时为木,辰时为土,亥时为水,早上7点、下午3点、晚上9点……和早上5点。

“这里。”安岩和江小猪还没反应过来,神荼就已经在两人震惊的眼神中打开了门。

我去!还是这么牛逼!江小猪扭头看了看安岩,这小子满眼正写着‘我家神荼好帅,我家神荼好棒’,眼睛亮晶晶地好像有好多小星星正往外冒,呃,绝对不是他脑补过度,安岩跟神荼之间绝对有点那个什么!

就算还不是捡肥皂的关系,也是那种即将要捡肥皂的关系。

 

江小猪想到这件事就觉得心累,最开始的时候他的确是没往那方面想,想想看他们也一起冒险了这么多次,每次都出生入死惊心动魄的,神荼和安岩关系好那也是正常的。

所以当江小猪大老远接到了支援任务,跑来找安岩的时候,却是神荼来开的门,他真的什么也没有多想。

“神荼?“江小猪被一脸半阖着眼还未睡醒,头发竟然还有点乱的神荼给吓了一跳,难道他敲错门了?江小猪看了看门牌,1704,没错啊?“安岩……”

神荼只是低垂着眼眸,将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后就丢下江小猪一个人站在门口,重新躺回了床上。

床上的人似乎因为神荼的动作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唔……神荼?”安岩的声音不大,带着浓浓的鼻音,软的和一只小奶猫似的。

“没事。”安岩大半个身子都埋在被子里,只露出点乱糟糟的毛,神荼揉了揉他的头发,把他搂进了怀里。

excuse me???江小猪看着两个抱在一起重新倒回去睡觉的同伴表示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神荼长得帅众所周知,THA女性协会前段时间还搞了个‘协会最受欢迎/最想嫁排名‘当然除了神荼沉默寡言和那张略带禁欲气息的脸之外,还有他那变态的武力值。

真爆表。

江小猪是把眼镜调了再调,每次都要炸一次之后他就彻底放弃了再拿眼镜扫神荼的举动,而神荼这人更是个游离在外的三无人员,除了安岩,几乎就没人能在他的沉默下撑过五分钟,也不知道是安岩神经粗大还是心真的很大,他完全不在乎神荼说不说话,只管自己在旁边说得口干舌燥,手舞足蹈。

但是很奇怪的是,神荼的表情却不是不耐烦,而是很认真的再听安岩讲话,甚至还带着点温柔宠溺的感觉,好像除了安岩,真的没见过他拿这样的表情对过谁。

“恋爱的酸臭味啊……”

“你一个人自言自语说什么呢?”

“啊,安岩……那啥子哦,前几天为什么神荼跟你是一个房间,你们现在有穷到只能开一间房的地步吗?是不是协会克扣你们工资了?”江小猪压低了声音,还是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

“瞎说什么,我们才没有穷到只能开一间房!就是……”安岩有点心虚地移开了视线,似乎不太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才慢慢说道,“你也知道,自从加入了THA之后,我就很久没回自己公寓了,神荼说我可以住他那儿,我想着这样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就住到他家了……不过,我的睡相不是很好,神荼怕我吵到他,就干脆一起睡了……所以,出去分开睡有点不太习惯,就还是开了一间……“

江小猪睁着眼睛,不知道该从哪句开始吐槽好,最后只剩下大大的’卧槽!你们同居也不告诉我!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安岩,你老实告诉我,你和神荼发展到……哪步了?”

“发展?发展什么啊?”安岩一脸懵懂地看着江小猪比划来比划去,最后江小猪实在忍不住大吼一声,“你们是不是已经把革命友谊升华了!”

 但是他好像忘记了跟他说话的那可是安岩,那货非但没能理解江小猪的意思,还挺着胸膛笑得得意,一脸’我懂我懂‘的表情拍了拍江小猪的肩膀,“不要羡慕我和神荼的关系,我可是他最好的哥们!”

江小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

 

第二次的时候,王胖子来找江小猪。

江小猪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事你不该去问安岩吗!问我做啥子哦!”

王胖子无奈地摸了摸他圆滚滚的肚子,灌了一大杯啤酒说道,”这不是问过了,才来问你的吗?“

“安岩都不知道神荼有没有喜欢的人,我咋知道噻?”

“这么说也是啊。看来瑞秋托我问的事情是没有答案咯!“

“瑞秋为啥子托你问,她不直接问安岩比较快吗?”

“我也这么说的,她说她是替协会的一个妹纸问的,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别问安岩,说是怕安岩误会什么的,但我一个嘴快不小心给忘了……”

噢误会啊……江小猪觉得他的八卦之魂又开始燃烧了起来,但随后他又放松下来,安岩这小子迟钝得要命,他哪里会误会。

结果,江小猪第二天就被打脸了。

安岩顶着个黑眼圈,比熊猫还熊猫,最可怕的是他居然无视了神荼。

无视哎无视!试问在座的有几个人能无视神荼?!

后果是一干人等莫名承受了将近一个星期的低气压,神荼的眼神阴冷地就像要杀人,而罪魁祸首不知道发什么疯,就是不理神荼,最后众人纷纷表示再也无法忍耐了,在跟他们呆在一个空间就要被活活憋死了,要求赶紧派一个人弄清楚这两小子在搞什么鬼。

江小猪被众人推举着化身为知心姐姐,硬着头皮去开解两人,确切来说是开解安岩一个人,神荼根本不理他。

 “那个啥……安岩你跟神荼是咋回事哦!年轻人小两口……啊不、我是说大家都是好兄弟,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江小猪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个老娘舅在开导夫妻吵架一样,特别心累。

安岩只是沉默着没有接话。

这不正常!这反应太不安岩了!

“我说神荼到底对你做了啥?虽然他这人是挺难相处的,不过他也救你好多次了,你也别再和他生气了……“

”才没有……“

”啥?“

”神荼才没有很难相处!“

等等!你的重点好像不太对……还没等江小猪吐槽完,安岩已经噼里啪啦说开了,“……我知道我只是因为身怀郁垒之力,神荼才会找到我,但是一不小心我就得意忘形起来,觉得自己对神荼来说是不可缺少……可是现在我才发现,我对神荼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家人叫什么名字,过去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他根本就不需要我……”

江小猪还来不及跟上安岩自顾自伤心的节奏,就感觉自己眼睛一花,突然后领被拎了起来,紧接着砰地一声,然后他意识到他好像被一个人丢出了房间。

他只听得房内安静了几秒就传出安岩的声音,”神荼?你怎么进来的!你要干嘛!哎!!喂喂喂!等等!呃啊啊——“

江小猪胸前画了个十字,捂着胸口赶紧跑走了。

安岩你自求多福吧。


 经过这两次事情之后,江小猪是越看这两个人越不对劲。

平时虐狗就算了,反正他能避就避,关键是他运气太好,每次都能分配到和这两个人一组,他这个时候由衷的想念胖子。

这不,这次的墓穴他们又一起了。

宾馆真的还好,反正听不见,但是野外睡帐篷可就不一样了,尼玛这里哪里来得隔音效果!江小猪捂住睡袋死命催眠自己,还是觉得恨不得打晕自己。

苦啊!

”小猪,你昨晚没睡好啊?“

”我说,你们下次能声音轻点不?‘神荼……不要!轻点、不是那里……‘唔唔!”江小猪一边捏着嗓音学安岩说话,一边竖起妖娆的兰花指,话音还没落就被安岩死命地捂住了嘴巴,“卧槽!你乱说什么呢!神荼那是在帮我按摩!”

“你们在干吗?”神荼皱了皱眉头看着一个憋红了脸,一个涨红了脸的两个人,最后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示意他们出发。

然后一路上,江小猪总觉得背后莫名地发凉。

所以当他们顺利到达了主墓的时候,江小猪便放任他们二人世界,自己一个人就在门口瞎转悠,又所以,他觉得安岩会中招并没有什么意外。

因为这很安岩。

一阵古怪的白烟升起,神荼反应最快,只听见他叫了一声安岩的名字,一个转身就要抓住他,结果却已经晚了几秒,神荼看着那家伙把什么东西吸了进去,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药丸。

江小猪当然知道他们去西夏墓的事情,胖子还添油加醋了不少,此时此景,该不会安岩又要被母虫附身了吧?

正当江小猪震惊之际,安岩在他们眼前突然凭空就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堆衣服。

“安岩!”

那堆衣服里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突然一个毛茸茸的耳朵从t恤领口探了出来。

一团雪白的,只有手掌那么大的,兔子。

最神奇的是那只兔子的屁股上有一块印记正发着光芒。

“…………安岩?”

那只兔子抖了抖耳朵。


tbc

 

评论(1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