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金陵秘事(完结)

*总算是写完了这个脑洞,感谢一直小红心小蓝手的太太们!

*接下来大概会有几个甜甜的番外~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前文走


(十六)

梦散空梢,忽的一夜之间花已尽落。

萧景琰揉了揉眉心,零星的睡意皆被寒意驱散。屋内昏黄的烛火燃得正旺,“陛下!陛下!”萧景琰一抬头正对上列战英有些担忧的眼睛,他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手里正拿着笔,字正写到一半,宣纸的半边已被墨晕染开来,留下了一块深色的墨迹。

“陛下……近日多为战事操劳,不如今日还是早些去休息罢?”

萧景琰搁下笔,看不出任何情绪,他早已习惯了场景莫名的转换和时间的跳跃,淡淡地问道,“现为何时?”

“回陛下,已是亥时。“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见列战英欲言又止,没有像以往那样离去,萧景琰有些疑惑,“怎么?”

列战英像是深吸了一口气,“陛下,战英跟随陛下多年,自是知道陛下对……苏先生的情义……“列战英说到苏先生犹豫般地顿了顿,随后便闭上眼一口气说完了下面的话,”只是这大渝质子之话,说什么鬼符可号令阴兵,自也可逆转生死,这纯属无稽之谈,陛下万不可相信啊!“

鬼符?阴兵?逆转生死?

萧景琰怔怔地望着列战英,后者见萧景琰并未有怒,不由松了口气道,“陛下,若是此物真有如此稀罕宝贝,大渝又怎肯拿这等宝贝来换一个区区质子?”

列战英见萧景琰不言不语,只是对着案台上那一暗红色镶边的锦盒发愣,一时也不好再说下去,便退了下去。

窗外偶有一丝丝寒气入室,萧景琰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也如同这微凉的夜,飘飘荡荡,恍恍惚惚的。

他依稀记得他在来到这里之前做了一个梦。

或许他现在依旧处在梦境之中也不一定。

 

萧景琰的面前有一只兽。

姑且称之为兽,是因为萧景琰也不知它为何物。它通体雪白,狮子身姿,头却有两角,背部还有两片巨大的羽翼,它的周身缠绕着淡蓝色的光芒,脚踏着瑞云,缓缓落在了他的面前。

萧景琰怔怔地望着那一双黝黑的眼睛,却忽觉头痛欲裂。

他知道那是什么,又或者说是未来的萧景琰十分清楚那是什么,下一瞬间,他便被惊醒了。

萧景琰虚握了一下手,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昨日他握住梅长苏的双手还是那样真实,今日他便已不知在何日。

无稽之谈吗……从他到未来的那刻起一切便已开始脱离。

萧景琰伸手缓缓地抚摸着锦盒,心里说不出是紧张还是其他什么,怪异之感挥之不去,稍稍敛了一下心神,才轻轻一拂开暗扣。

那锦盒里的是一个黑乎乎的铁块。

平淡无奇。

萧景琰把它拿在手里反复查看,心里不禁有些失望,那铁块看着很是古老,上面锈迹斑斑,似乎是有些凹凸不平的纹路却被腐蚀的厉害,看不出原本的样貌。

正当萧景琰准备把它放下之时,那块铁块突然就变得滚烫,烫得萧景琰手指瑟缩了一下,那铁块就掉在了案台上,紧接着那铁块上变密密麻麻出现了一些图文。

萧景琰只觉得五雷轰顶,背后一片冰冷,如同置身冰窖。

他想起来了,那是何物。

 

元祐八年,与大渝一战后,大渝不敌为求和而送与三皇子为质子,并允诺十年之内不再开战,和平相处。

此后,百姓安定,四海升平。

一年后,大渝使者突然送来一物,求换回质子。

这一物据说可以号令阴兵,逆转生死轮回,却不想是个圈套,金殿之上萧景琰遭到刺杀,然而他却没料到,这一物却是不假。

世人只称它为鬼符,但那寄宿在上面的却不是鬼。

萧景琰不是第一个看到它的人,却也是近百年来的第一个。

 东望山有泽兽。能言,达于万物之情。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透过去,晓未来,少出没。当世有圣人治理天下,才奉书而至,其名为‘白泽’。(注1)

——你可知改变生死所要付出的代价?六道轮回,普天释极,凡人你可知贪嗔痴迷,终会深陷困顿。因情深困,不如放下前尘,往事尽散。

——但正因有情,才有别于云泥。

——也罢,你是近百年来第一个看见我的人,我便许你这一愿,只是要付出的代价需用你自己换得你可愿意?

 

晚霞浮云染流云,远处钟声空鸣震荡,星星零零的灯火被点亮。

繁华闹市,一盏盏彩灯被挂在了屋檐下,那一个小小的女孩儿手里正提着一只锦鲤灯,一旁略高些的少年见她嘟着嘴,连忙问道,“怎么了?”

“林殊哥哥……挂不上……”女孩眼里尽是失落,被换作林殊的少年笑了笑将灯接过手里,“交给我。”

可惜他的身高似乎也够不到,少年吃力地踮起脚尖,但那灯离檐下还是差了不少,林殊皱了皱眉头对着身后的人喊道,“快过来帮忙!”

小小的女孩儿满脸疑惑,“林殊哥哥,你在跟谁说话呢?”

林殊回过头去,那里空无一人。

奇怪,他刚刚是想叫谁呢?

林殊抓了抓脑袋,讪讪笑道,”嘿嘿,霓凰……我不够高,不如我们找蒙大哥来帮忙挂吧。“

萧景琰就站着的地方被柱子挡住了一大半,他的身子在阴影中就好像随时要融入夜色。

想起白泽的那一瞬,过去与未来记忆重合之际,萧景琰看见了他自己。

那人身穿着一身厚重金边暗纹玄服,细致而繁杂的花纹一路向上,金色的龙纹栩栩如生,下一秒就像要盘旋腾云而出,那是他。

未来身为一国之君的他。

”你已经知道了吧?那日,我许下的愿望……“

萧景琰再清楚不过了。

未来的他,亦或者是现在的他,不管时光如何变迁,那都是他。

他的心意从未变过。

”我许林殊一生平安喜乐……“

萧景琰听得不知是谁,一阵叹息从远处传来,轻地如同云烟只一下就在空气中飘散殆尽。

 ——灼灼新桃,不识旧人,情终即情始,此生落空尘。

用我余生换你一世安好。

未来已改变,过去亦不在。

江雪北国千里冰封,雪飘万里,有六角的银花落在少年将军的盔甲之上,他翻身踏上马背之时,不由愣了一下,他的拳头已经朝着空无一物的空气中伸了出去,冰冷的雪融在他的骨骼之上,他颤抖了一下,不知为何,那竟让他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有谁……曾经在那里吗?

”将军,敌军已经接近了!“

”众将士听令!我大梁国土家园绝不容许他人随意践踏!谁愿与我一同上阵杀敌!”

“我等誓死追随将军!!”

“好!给我杀!”

贞平二十年,梁军大胜,少年将军林殊一战成名。从此以后,一路平步青云,屡立战功,在战场上更是从未输过,深得梁帝器用,但他三十却从未曾娶妻,传闻说他有神力庇护,有他的手下曾亲眼看见他以一抵百,周身泛着淡淡白色光羽。

“听说他一直在找一个人,所以才不肯娶妻生子。”

“谁啊?”

“谁知道啊,不过这林将军还真是个痴情人呢。”


白泽甩了甩尾巴,闭上了眼睛。

原来如此……

当日,萧景琰许下这一愿望之后,哪知却与过去的萧景琰灵魂产生了共鸣,因此不仅推迟了萧景琰消失的时间,还让萧景琰重回了一次过去。

但他许的是用‘未来的萧景琰’的余生换一世林殊的安好,却不属于‘过去的萧景琰’的未来。

如此倒是给了他们两个完全不同的未来。


”这一世的余生,我都会守着他。除了你,我不放心把他交给任何人。“梁帝萧景琰淡淡地说道,”去吧,萧景琰。过去的梅长苏还在等着你,这次……“

”不……该去的是你。“靖王萧景琰眼角噙着笑意,面对着一个略显惊讶的自己这个场景不知为何让他觉得既诡异又好笑。

”我答应给他的大珍珠还没给他,这次麻烦你回去早点给他好吗。“

梁帝萧景琰不禁也放松下来,苦笑道,”要不是你这么晚发现长苏的身份,我至于这么晚才拿出来吗?“

”……你好意思说我。“


 凡人,还真是有趣。

半醉半醒半浮生,一生一世一双人。


 

END


注1,白泽为上古神兽。它浑身雪白,能说人话,通万物之情,很少出没,除非当世有圣人治理天下,才奉书而至,常与麒麟或凤凰等,视同为德行高的统治者治世的象征。 是可使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兽。 

*以下是属于lo主烧脑的补充!虽然会在番外解释清楚一些,不过在这里先帮大家梳理一下,大家可以把未来和过去看成两条线。

第一,未来的萧景琰许愿,用自己余生换林殊一世平安喜乐,所以一开始未来线就会慢慢消失,时间的倒回就是预示着未来线的未来已经没了,而萧景琰也会慢慢消失掉,时间会一直倒回到孩童时代。

所以下一世开始后梁帝并未有七皇子萧景琰。

只有林殊一人。

第二,过去的萧景琰因为和未来的萧景琰发生共鸣从而交换了灵魂,也就是说寄宿在(未来身体里的)过去萧景琰改变了未来萧景琰的结局,原本许的应是未来萧景琰的结局却由过去的萧景琰接替了,所以过去线就存在了。这也是白泽会说为什么会形成两个未来的关键。

可以说就是因为灵魂交换,变成了两个类似的平行世界的感觉吧。

lo主脑洞太大😂😂如果有逻辑上的错误还请担待。

评论(62)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