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三生缘之梅妃有喜(五)

(一) (二) (三) (四)←前文走


(五)来访


那正值一年一度各国使团来访时节。


殊不知每逢这个时节,表面上看来是各国之间对大梁交好的往来,实则却是各怀鬼胎。有想来捞点好处的,也有暗地较劲给下马威的,自然也有巴结讨好的。


萧景琰刚迎娶太子妃不过数日,便已被传得沸沸扬扬。


不为别的,光是这梅长苏这三个字就足以闹得满城风雨,平常百姓和久居深宫内院的皇族贵子自然是不知,但凡是江湖上闯荡过一二的人都听过梅长苏这三个字。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梅长苏不仅是江左盟盟主,更是那个神秘的琅琊阁出来的人。


而这样一个人居然一夜之间成为了当朝太子妃,这如何不叫人心生疑惑。


一时间众说纷纭,有人说太子还是靖王之时便与太子妃于江湖相识,两人暗生情愫,但碍于当时太子三生石已有名主,就私自定下良缘。


还有人说太子妃是唯一一个与当今太子八字相合之人,林将军之子死后,三生石不再出名,但身为一国太子必要开枝散叶,唯有遵从娶妻。


甚至还有人说太子妃是别国安插在太子身边的细作,传闻说北燕六皇子能册封为太子完全是因为得到了梅长苏的暗中帮助。


不过不管外界传得如何风风雨雨,梅长苏倒是淡定自若,偶尔陪静妃喝喝茶,下下棋,要不便是在院落中溜达赏花,书房里看看书作作画。


萧景琰自是有些愧疚,这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感情之事萧景琰原以为演起来会多有别扭,没想到梅长苏倒是配合默契,好像真的如同二人已相识多年,情投意合。


若是梅长苏同一般女子那样对萧景琰多有怨恚,萧景琰倒是觉得好过些,偏生梅长苏人前配合萧景琰不说,人后也从未心生不满,就好像本来他们之间除了逢场作戏,便再无其他瓜葛,如此这般反叫萧景琰有点不是滋味。

怎的有种被忽视的感觉……


“殿下。”梅长苏起身行了一礼,见萧景琰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正值初春,枝头初露发黄蕊,轻风微拂,梨花便如漫天飞雪,纷纷扬扬,沾了一身。


梅长苏今日穿得一身白衣素锦,银色镶边的暗梅绣于衣襟,乌黑的青丝柔软地散落在肩侧,只用玉色的发簪束起了一部分,并非正式的装扮却是散发着温如玉的淡雅之感。


萧景琰的手不自觉地将梅长苏头顶那一片白如雪的花瓣捻在了指尖。


四目相对之际,有一丝惊讶却是也有异样的热度袭上心头。


“我、你头上落了花瓣…”萧景琰耳根泛红,喃喃地说道。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也拂过袖伸手将萧景琰发梢上落的花瓣摘了下来,“你也是。”


萧景琰不觉目光柔和起来,大婚当夜到这几天相处以来,梅长苏总是带着冷静淡然的表情,甚至还有一丝疏离之感,这样好无防备地露出笑容却还是第一次。


眉目流转间那双眼睛里如星辰点点,波光盈盈,不过是呼吸相缠间的距离,不知是谁又染红了谁的脸颊,梅长苏这才惊觉般地收回了手,退开了些距离,“是苏某唐突了,望殿下见谅。”


梅长苏咬了咬嘴唇,低垂了目光不再看向萧景琰,萧景琰也觉得这三月天热得紧,只好咳嗽了两声,“今晚接待各国使者的设宴…”


梅长苏自是清楚萧景琰所言,一国太子与太子妃,晚宴殿前自然是万众瞩目,难免会成为众矢之的,“殿下放心,苏某自有分寸。”



大殿之上,舞转红袖飞,轻罗慢慢声,谁也不知在那一派平和祥气之下是暗潮汹涌的明争暗斗。


一舞毕,那北燕使者便率先出声了,“早闻大梁歌舞名闻天下,今日得见果然是曼妙多姿!我北燕虽无如此优雅之舞,却也准备了一二节目为陛下助兴。”


只见他旁边正站着一个大汉,满脸络腮,高大威猛,手里提着把大刀,眼里满是肃杀之气,看起来倒一点都不像是来助兴的。


“此人乃是我北燕第一力士百里奇,听闻太子殿下少时便领兵杀敌,武功高强,不知可否与之切磋一二?”


萧景琰还未开口,已有几位老臣按耐不住了,这太子殿下固然武功好,但这北燕人高马大,满身横肉,相比之下萧景琰便显得瘦弱了许多,“陛下…这大殿之上还是莫要舞刀弄枪的,万一伤到人就不好了。”


“哦?这么说来便是太子殿下不敢来比试?”


“你!”


一旁的萧景琰皱了皱眉,想要起身之际被梅长苏藏在宽大绣袍下的手按了按,对方微微地摇了摇头。


萧景琰不知梅长苏是何意,这小动作自然是落在了北燕使者的眼里,“呵,想必这位便是太子殿下刚迎娶的太子妃吧?怎么,太子殿下比试还需向太子妃请示吗?”


梅长苏双目弯起,淡淡笑道,“哪里,使者误会了。我家殿下的武功自然是无人可及,但若是在这大殿之上动起手来,万一伤了百里勇士那可如何是好。”


梅长苏的声音不高不低,不卑不亢,还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顿时惊得殿上鸦雀无声,“其实要赢百里勇士,无需我家殿下亲自出手,只需三个孩童便可。”


一语出,满堂哗然。那北燕使者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不精彩,一边的穆王府小王爷已经忍不住噗嗤地笑出了声,被他的姐姐霓凰瞪了一眼才算收住了。


“三个孩童哈哈哈!太子妃好大口气!那我们倒是要领教领教才好!”


“现殿上并无符合的孩童,不如使者和百里勇士等三日,等三日之后苏某定当带着三名孩童来与百里勇士一战如何?”


“好!既然如此,我便等着,太子妃可不要临阵脱逃,丢了你们大梁的脸面!”


“苏某自然不会。”


“哼!”


tbc

*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八成是(有生之年你居然更了这篇
没错,我更了😂😂


(六)阴谋

评论(40)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