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三生缘之梅妃有喜(六)

(一) (二) (三) (四) (五) ←前文走

 

(六)阴谋
经过殿前这一事之后,整个金陵城都像炸开了锅,茶余饭后谈论的全是三日后太子妃要以三个孩童大战北燕百里奇的事。


外面众人谈论的津津有味,热火朝天,里面梅长苏却是悠哉悠哉地挑选了三个孩童,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


“苏先生这样真的可以赢过百里奇吗?”列战英实在忍不住在一旁低声问道。


萧景琰也不知道梅长苏究竟想干什么,看向梅长苏的目光带着几分探究几分好奇,只丢下了句“静观其变吧。”


梅长苏挑的那三个孩童半点武功的没有,身体也只能勉强还算强劲些,但毕竟是小孩子,再如何强劲也不可能比得过百里奇。


萧景琰见梅长苏在地上画了一个太极八卦阵,莫非他是要用什么特殊的阵法来赢百里奇?


这些孩子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知道面对的是个身强力壮的大猛汉也丝毫没有退缩,反倒因为初碰刀剑而兴奋不已,这让萧景琰想起了他与林殊小时候。


彼时,他俩都还没有剑高就随手折枝柳,嘻嘻闹闹打了一路。若是小殊还活着,当年他们成婚之后大概孩子都会有这般高了吧……


月食之日仙灵池有上古仙灵出没,而这上古仙灵其实就是麒麟。


麒麟送子人人皆知,但凡想要求得一儿半女的夫妻若是在月食之日跪于池边便可求得。当年,他们一同祈愿,林殊虽是扭扭捏捏羞愤地厉害,但最后还是答应了萧景琰会给他生个孩子。


只可惜,他们终究是情深缘浅,最终也只留下萧景琰一人形单影只。


三日后,众人聚于擂台前比试,梅长苏以三个孩童大战百里奇赢得满座喝彩,此等传奇般的故事自然也被百姓添油加醋了不少,这让北燕大受耻辱。


“好一个梅长苏!真不愧是麒麟才子!”北燕使者语带讽刺,恨得牙痒痒,却也毫无办法。


正在气急之时,忽然听得一女声响起,“使者若是咽不下这口气,小女子不才,倒是有个方法能叫使者出这口恶气。”


“你是何人?”


“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有共同的目标。”


左旋为男,右旋为女,见此图文如见族人。


“滑族人?”


“不错。当年大梁灭我族人百余,长老曾发下毒誓,我历代滑族子子孙孙但凡还活着一口气在,必要灭他大梁。”



远山黑云翻墨,暗压压一片,似是有一场暴雨要袭来。


萧景琰刚从芷萝宫回来,却不见梅长苏的身影,不由问道,“太子妃呢?”


“回禀殿下,方才北燕使臣派人来说要同太子妃一叙,刚刚出门。”


萧景琰不禁蹙起双眉,梅长苏刚刚挫败北燕,这个时候找他一叙,能叙什么?况且还特意选了自己不在之时单独邀约梅长苏,这不是摆明了要对他不利?


萧景琰正担忧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闹,一名宫女闯了进来直直跪在了萧景琰面前,“殿下!宫羽斗胆,求殿下救救太子妃!”


原来这一名为宫羽的宫女被分配到去驿馆接待北燕使臣,却无意中探得两名宫女之间的对话。


这宫斗自古以来都不可避免,而一些污秽的手段也只有她们下人之间最清楚。


情丝绕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烈酒,喝下去之人不消片刻便会浑身燥热不止,情动难耐,那是后宫经常拿来逼迫女子就范的卑劣手段,后被先帝严禁之后便再也没有了。


如今却突然出现,宫羽一路暗跟,得知对方是要请当今太子妃一叙。宫羽是个聪明伶俐的丫头,念头一转就想通了前后,心中顿时忐忑难安,便不顾门外侍卫阻拦硬是闯了进来。


萧景琰听后只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满身的怒气直冲心上头,真是好大的胆子!


“来人!给我备马!”


街面上宽敞通达,使得萧景琰一路畅通无阻,但他心里却是焦急万分,说到底这件事还是冲着自己来的,若不是梅长苏在殿上替自己解围,也不会有此之事,更不会将他卷入这样的危险之中。


萧景琰猛地勒住缰绳,胯下坐骑长嘶一声,马蹄扬起,几乎直立,萧景琰一掌翻下便落在了地上。



梅长苏紧咬着牙齿,不肯发出半点的声音,尽管他的身体热得像要融化了一般,难以启齿的部位有一点点水渍渗透出来,酥酥麻麻的感觉像是万蚁在咬噬,他紧紧掐着自己的掌心来保持清醒。


他还是大意了。


尽管他知晓来者不善,却也不曾想竟然是这一方面。梅长苏自是有自信口才不输于北燕使臣,说来一叙也无非是想羞辱自己一番,但竟然不惜在他的酒中做手脚,甚至想要将'当今太子妃酒后失德,有辱皇族'这样大的罪名按在他身上却是万万没料到的。


“太子妃还真能撑…不过这情丝绕可不是一般的酒…啧啧,我看太子妃殿前伶牙俐齿的,怎么现在反而不说话了?”


梅长苏怒瞪着眼前的人,但他的视线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脸颊也开始泛红,眼睛里含着的水气看起来更是风情万千。


“早听闻太子妃有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之称,如今看来的确是好姿色…”


“别碰我!”


梅长苏厌恶地拍开那双手,身体却不听使唤地颤抖起来,双脚也软得站不起来。


“怎么,还想着你家殿下吗?我劝你还是早点放弃挣扎,乖乖享受如何?等他赶过来之时也只会看见你不堪的模样……”男人伸手擒住梅长苏的下巴,用力捏住。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刀刃铮鸣之声,随后门便咣地一下踹了开来。


只见萧景琰脸色暗沉,双眸如同迸发的赤焰,眼睛一眨不眨直直盯着北燕使臣的手,似乎下一秒就要将它戳穿剁碎。


“放开他。”



tbc

*对不起,就是那么狗血的剧情…😂😂
下章只有开车了😂

(七)情意

评论(51)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