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三生缘之梅妃有喜(七)

(一) (二) (三) (四) (五) (六)←前文走


 (七)情意

萧景琰抓着梅长苏的手不觉已满是汗水,他额边的头发早已被浸透,连呼出的气都是热的,梅长苏滚烫的气息喷在萧景琰脖颈处,如同微小刺痛的感觉,细细密密,酥酥麻麻,激起皮肤上细小的疙瘩,饶是一直属于清冷寡欲的萧景琰也被这热度染得一时心狂跳。 


“苏先生…醒醒!”萧景琰伸手摇了摇梅长苏,但梅长苏显然意识已有些模糊了,他整个身子都软在萧景琰怀里,止不住地颤抖,眼角是藏都藏不住的娇媚之色。 


萧景琰看了一眼梅长苏,神色更是暗沉,他实在不能想象他要是晚来一步会发生什么,萧景琰咬紧了牙根,拽紧了缰绳的那只手已有些不稳,他发誓这笔帐定要北燕加倍奉还! 


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在金陵城内对太子妃下药!眼看事迹败露竟一不做二不休对太子动手!萧景琰因为一边要护住梅长苏一边又要挡住那些刀剑,加上他本来出来的急切,根本没有带手下,一来二去很快便有些吃不住力了。 


他知道若是他与梅长苏在此刻被杀害,那北燕使者有一百个借口可以将其中关系一撇干净,好在萧景琰也并非是有勇无谋之人,他们虽一路看似被逼远离金陵城内,但这一带的路他都十分熟识。 


萧景琰与普通一直圈养在家中娇生惯养的皇子不同,所有人都知道他从小便与林帅之子林殊交好,二人形影不离,而林殊谁人不知,那上串下跳的,连当今圣上都拿他没辙。 


理所当然的,金陵城内各个角落几乎都被林殊翻了个底朝天,而他最喜欢的就是神神秘秘拽着萧景琰到处跑。 


“嘿嘿,景琰,今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保管你会很喜欢的!” 


金陵城外不足百里之处,初看只是一平凡无奇的小树林,但进入其中,左拐右踏,绕过层层叠叠的密林,那正是所谓的拨开云雾方可见天青一色,别有洞天,如若听得远处水流湍湍,那便离瀑布不远矣。

 
飞溅四散的水珠透过日霞斑驳的树影,激起五彩斑斓的色彩,微风轻拂,便有落花顺着激流从瀑布之上旋转而下,勾起一圈圈圆晕。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谁也不知道在那瀑布之后竟宛如另一个世界。 


千峰峦叠,翠盖如伞,漫天的落花飞旋而落,静谧悠长,玉水清露,只有鸟鸣声轻轻回荡在山间。 


从前往事还历历在目,景色一如昨日,只是人却早已物是人非…… 


萧景琰一路凭着记忆找寻着那一处,一边想方法甩掉了那些紧追其后的人。 
 


待到萧景琰背着梅长苏穿过那瀑布,二人身上早已狼籍不堪,被水浸湿的衣衫粘腻的贴着胸口,冰冷异常,但梅长苏贴着他背上的温度却又是烫得要冒火,当真是冰火两重天。 


萧景琰的坐骑是百里挑一的好马,既能日行千里又能识途,中途萧景琰便将梅长苏抱下了马,将马单独驱赶至反方向,用于混淆视线。若是顺利列站英看到它定会得知他们遇到危险,从而找到他们,但若是… 


萧景琰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找了个角落放下了梅长苏,这一处洞穴一向通往幽静的山谷之地,一向通往瀑布,暂时还算安全,现如今想再也多无益,还是先解决眼下的问题。 


梅长苏整个身子都软绵绵的,像是一滩化在萧景琰手里的春水,只是少许衣带间的摩擦都能惹来他不住的喘息。 


梅长苏似乎感觉到萧景琰身上有些冰凉,便不停地往那处靠去,想要缓解自身的热度,“好凉……” 


“苏先生…苏先生!”萧景琰被梅长苏蹭得窘迫极了,又不能狠下心推开他又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轻薄了他,只能尴尬地僵在原地任由梅长苏动作。 


梅长苏却像一只猫儿,一路摸摸蹭蹭,萧景琰忍得满头大汗,禁不住低哼出声,咬着牙抓住了那只一直在煽风点火的手,梅长苏抬起头一脸的茫然,那双原本清冷的眼眸此刻却是水光盈盈,双颊泛着不自然的红晕。 


“苏先生!你看清楚我是谁!”萧景琰有些焦急,脸上也感觉似火烧般,大抵一半是懊恼自己竟然定力如此之差,一半是愧疚觉得梅长苏会遭遇到这样的事情完全是因为自己。 


梅长苏微微蹙眉,发出小小的抽气声,似乎被萧景琰捏得有些疼了,勉强将涣散的意识重新聚集起来,他模模糊糊的视线中一个人的影子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景琰…”梅长苏喃喃地说道,也许是萧景琰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如此温柔怜惜地叫出来,又也许是梅长苏眼里的悲伤过于突兀,所以他没能来得及阻止梅长苏吻向他的嘴唇。 


唇与唇之间的触碰,带起的是难以言说的疼痛,稍一分散那双唇,火热的舌头便长驱而入,舌尖纠缠中是被压抑的心跳。 


缠绵悱恻的水声中,萧景琰尝到了对方顺着眼角流进他嘴里的泪水,这种感觉太过于缱绻,竟让他也有种想要落泪的感觉。 


“我好想你…” 


声声寒砧入客枕,惊欠任贪梦中身。 


“三生八苦众生靡靡,长苏,今日我便同你赌上一局,若是你赢了我无话可说,可若是我赢了那便…” 


六道轮回普天释极,缘生缘死情终情始,徒留谁人轻叹息。

 
景琰。 
 

开个小车!苏先生初次一言不合就脐橙!景琰表示压力很大……


那正是两情因爱生,不自知,情困离人恼,人自醉,忽入一夜春雨露。  


TBC

*这车开得不怎么好吃,请多担待,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X冷淡QUQ请不要给我金戈

*不要期待掉马23333没这么快

*#明明是两个人的电影,我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以为自己要的是曾经,却发现爱一定要有回应#(很狗血,慎


(八)意转

评论(24)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