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诚台】生还(ABO,完结)

*感谢太太们追到这里~!谢谢小红心小蓝手!么么哒!

*下一个坑见!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前文走


(十)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来得都要早,明诚刚刚从明楼的办公室出来,他正准备去往日本领事馆。

街上的人稀稀落落,每个人都行色匆匆,76号特高科日本人都在大肆搜捕地下党,明诚与明楼也都很谨慎,他们现在就如同行走在刀刃尖上的人,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明诚走得极快,刺骨的寒风拍在他的脸上,一股股地灌进他的衣领中,明诚却丝毫没有为此减慢脚步。

他不想停下来,不想浪费时间,不想有多一秒任务以外的思考时间。

-阿诚哥,这么冷的天你为什么不戴围巾?

那个声音唐突地在明诚耳边响起,明诚似乎有几分无奈,眼神里却是藏不住的疲惫,他知道,一旦他停下来了,明台就会一直在他耳边说话。

明诚知道那不是真的,那只是他的幻觉,又或者是臆想,无论是什么明诚都不该放任自己沉浸在里面。

-我今天出门太急了。

-上次你生日我送你围巾呢?怎么一次都没见你戴过!你是不是不喜欢!

-唉,我的小少爷呀,我那不是一直放着没想起来,行行,我回去就戴!小祖宗。

-哼!

明诚将领子竖得高了些,明诚其实并不是一次都没戴过,他偶尔会偷偷打开那个礼物盒,然后戴起围巾,那比想象中更加柔软的羊毛围巾把他的脖子围起来,温柔的触感围绕着他。

明诚觉得这件事情不必告诉明台,因为他舍不得。

不止是围巾,只要是明台给他的,他都舍不得。

弄堂里巷子口偶尔几个行人经过明诚的身边,还有一个疯疯癫癫的乞丐坐在那里,他一见明诚就咿咿呀呀地迎了上去,缠着要问他讨食。

明诚皱了皱眉头,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币,便将那乞丐打发走了。

谁也不知道那张纸币的背面还夹着一张纸条。

这一幕正巧被梁仲春看见了,对方朝了他笑笑,“阿诚兄弟,没想到这么巧。”

“梁处长。”

“你这是要去哪里?”

“哦,我去日本领事馆送些文件。”

“正好,我也要去,一起走吧。“明诚点了点头,和梁仲春并肩走了起来,”没想到你还挺有同情心的。”

明诚知道梁仲春想要套他话,只是笑了笑,“哪里的话,我不过就看他可怜,这大冷天的……毕竟我小时候也是苦出身的。这年头,能活着就好好活着,也不知道哪一天就死了呢……”

“阿诚兄弟说的是啊,这太平日子能过一天就是一天,现在76号的人天天晃来晃去喊着抓GD,还说新政府有卧底,每天都换一批人查呢!着实烦人……咳咳,你可别说是我说的呀。”

明诚摇了摇头,抬头望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

那一片六角冰花缓缓地飘在了他的眼睛周围,接触皮肤的一瞬间化作了冰凉的水,然后越来越多的流进了他的脖子里。

看,下雪了。

有什么是比雪更美好洁白,也更冰冷的呢?

它会覆盖住一整条街,冲刷掉空气中的血腥味,抹去踏在雪地上的脚印,将一切都深埋。

一寸山河一寸血,只是那大雪还不足以平息人们心中燃燃不断的希望。

尽管到处都在打仗,局势紧张,但一切都慢慢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起来。明诚确实看见了那白色的雪中,有一小撮绿色的青草被压在下面,只要太阳出来冰雪融化,冬天便会过去,而那春天也终将会迎来。


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战略相持与转折阶段。

大批被送上战场Alpha数量明显减少了许多,而国内局势仍旧胶着,76号倒是安分了不少,大抵是之前的清查没查出什么特别有用的东西,慢慢地也就不再热衷在新政府内查了。

明诚接到消息的时候,手止不住地颤抖,过了好久才稳住了。

河南省发生大旱灾,夏秋两季大部绝收。饥荒遍及全省110个县,沿途饿死、病死、扒火车挤踩摔死和遭遇日军轰炸而死者无数,一路上饿殍遍野,饥民相食惨不忍睹,而明镜一直偷偷补给给组织的药品都是透过一个账户过的,没想到却在这个关节眼上出了问题,被76号的人盯住了。

明镜不能被抓,而明楼更不能暴露。

他们不仅仅是他最重要的战友,也是最重要的家人。

-阿诚哥。

明诚深吸了一口气,盯着那空无一人的楼梯,想象着明台一路小跑下来的样子,他的小少爷一定会歪着脑袋对他撒娇,你要去哪里呀?也带上我好不好?

-不行。

明诚在心里说道。

-为什么?

因为很危险,而你不能去。

-乖乖在家等我好吗,明台。

-可是,我想和阿诚哥一起。

明诚想要揉一揉那毛茸茸的脑袋,但他做不到,所以他只能低声微笑,“别忘了,现在你的命还在我这里,我的小少爷。我不会让你死掉的,明台,相信我……所以,放手吧。”

明诚去柜子里拿了那条围巾,一触即灭的光,恍若整个温软人间,他即将带着他最爱的人的命去完成他一生的信仰。

“账户是我开的。章是我找人私刻的。”

“是你。”

汪曼春看着眼前的男人回答地不卑不亢,腰杆站得挺直如同松柏,端生出一股气势来,那是独属于Alpha的气场。

”抓起来。“


明诚有时候在想,他之所以一直看见明台的幻觉,那大概是因为他们互相标记过了的关系,即使相隔天边,城市或荒野,白昼或长夜,万象都是明台的眉眼,他无处不在,存在于明诚的脑海里,呼出的空气里,流动的血液里……

在明台走后的第一个月,他就感觉到了。

他不想自己再因为明台而崩溃一次,所以他一直撑着躲着,无视着那个一直喊着他名字的声音,而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对着那清冷的空气说道,你不是真的。

-你不是真的,你只是我的幻觉。

明台看起来似乎很受伤,声音听起来也很委屈。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是真的?

-明台已经离开了。

-可我也是真的呀,我存在于你的心上。

-我不想他存在于我的心上,我想他在我的身边。

-但是你知道的呀,我离开的原因。

他知道,他当然知道,从小到大,明台有哪一件事情是他不知道的,明诚有些恍惚地想道,但也许就是因为太了解了。

-阿诚哥。

明诚眼睛鼻子嘴巴里全是铁锈的血腥味,他分不清是白天还是晚上,明晃晃的刑具,晃得他耳边嗡嗡直响。

-阿诚哥!

那声音又响了一些,但明诚听出了颤抖的哭腔。

-不要哭,明台。

明诚试着扯了扯嘴角,却因为嘴角的伤痕而无法做到,其实他整个人都像是从血里捞出来的一样,根本看不清原来的样子。

-阿诚哥。

那个声音固执地叫着明诚。

-又怎么了,我的小祖宗。

-不要睡,求你了,阿诚哥。

-好好好,我不睡。

-阿诚哥。

-什么?

-你知道我爱你吗?

-知道。

-那你爱我吗?

-难道我以前没说过?

-我想再听你说一次。

明诚觉得恍惚中他被拉了起来,有谁架着他拖着他走了一段路,然后他被丢上了一辆车。

冰冷的枪管抵在他的身后。

-这就是最后了吧?

-阿诚哥,别怕。

站稳了,别晃。

枪声回荡在山间,听起来就像悲鸣的恸哭。

-我爱你。


尾声

1944年,北平。

大雪下了一整天,北方战事吃紧,尽管在身处战乱的年代,春节的喜闹气氛还是感染了每一个人。

若是此刻还能团聚,便好好珍惜眼前的时光,这大概是每一个人心中所想,那些孩子们欢笑着奔跑过,在雪地留下一串串脚印。

明诚今日其实回来的有些早,只是路过巷口的时候,被对户人家门口的一株梅吸引住了。

那一枝梅在月色下散发着幽香,花瓣润滑透明,黄色的花蕊随着微风轻颤,明诚的目光就有些移不开了。

他记得那年明台徒手折的梅。

一双桃花眼笑得弯弯的,和小孩子一样撒欢抓了他就跑,”快点跑!阿诚哥!“

“谁家的臭小子!混小子竟敢折我的梅花!看我不抓住你们!”

明诚注视着抓着他的那双手,突然就觉得被迷了眼,霜雪在他们身后落了一地。

左看看右看看,明诚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爬上树折梅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让明台知道。

结果回到家刚放下包就闻到了一阵清香飘了出来。

明台捧着一束梅花怔怔地看着明诚,”咦!阿诚哥你哪来的梅花!“

明诚觉得有些瞒不住了,有点尴尬地说道,”路上捡的。“

“是吗?”明台有些怀疑地凑近了明诚,明诚望着那双有些干燥的嘴唇就想让它变得红润起来,明台像是反应过来,自己先撅起了嘴。

两支梅掉在了地上,但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喘息厮磨间,明诚感觉到明台正用手来回抚摸着他心脏位置的皮肤。

“没有留下痕迹。”明诚淡淡地说道,里面还带着几分无奈,但更多的是心头涌起的柔软,“我不会死的,明台。”

明台没有说话,只是在那上面轻轻落了一个吻。

即使知道是个假死计划,但明台还是觉得自己差点就和明诚一起死了。

明台皱着眉头,离开的几年里,他一路跟着王天风重新上战场,重新恢复战力,只是ABO的性别变得有些模糊,他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个Beta。

不过,那也是最强的Beta。

明台这么扬起头望着明诚,却是一副哥哥求表扬的感觉,明诚失笑地揉了揉他的脑袋。

一切看起来跟以前一样,什么都没变。

但他们都知道那只是看起来。

”明诚,从今天起,你与明台转移北平。“

抗战的路他们要继续走下去,直到胜利的那一天来临。

明诚伸手揽住明台的腰,唇舌交换间,明台知道了明诚未说完的话。

我不会死,因为你会带给我无数次生还。

亦如我也会给你无数次生还。


END


评论(19)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