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荼岩/图严】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2)

*其实这个不是灵魂互换23333里世界是小天使的心魔世界23333

*车祸现场,勇者大草原(?)能绿了我的只有我自己

*双霸道总裁X小天使的车,污慎入,不适点X


(1)←前文走

2.

最后在严安自告奋勇地说要照顾沈图,却被高烧烧得大脑混乱依旧能单手把严安压在床上,并且耍尽了流氓之后才落下了帷幕。

所以那天的吻究竟算什么啊……

严安不想被沈图带着节奏走,也不想莫名其妙就和自己的好哥们出柜,但他也不好意思问沈图,那天你发高烧把我压在床上是几个意思?二话不说强吻我又是几个意思?最关键的是!你叫了我的名字!叫完就晕,严重犯规!

这种突然撞破了人家的秘密,却发现暗恋对象很可能是自己,但又不能问你是不是喜欢我这种厚脸皮的话,真叫人心塞!

严安为此躲了好一阵子沈图,不是他怂,他是真的无法直视沈图的眼睛,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荷包蛋放在锅子里,噼里啪啦一下就煎熟了,简直太尴尬了……

好在第二部本就已经快杀青了,没有和沈图的对手戏自然就轻松了一些。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勇者大冒险》还会不会拍第三部,只是一想到拍完之后剧组就会解散,尤其是沈图不冷不淡地跟他说了不再需要他当私人助理的时候,心就莫名地空了一块。

杀青之后他要干些什么好呢……他能不能去沈图的公司找他呢……严安咬着嘴唇思考着,该不该趁此机会干脆问清楚,省的自己总是惦记着沈图到底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想法。

可惜不幸的是,在此期间沈图误会了很多,在闷骚总裁的脑补里这误会大概可以写一本言情小说。

无非就是严安的答案已经表现的很清楚了,严安躲着他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他既想忘了严安,又忍不住想再多看看他几眼,因为马上就要见不到了,可真是虐死了个人。

终于最后庆功宴的晚宴结束后,大家决定一起撸串K歌。
沈图不喜欢这种热闹人又多的场面,就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桌子一边的角落里。严安大概是喝高了,揣着啤酒就往沈图边上凑,说话也打结,脸上更是红了一片。

“沈图!你个混蛋!”严安重重地把罐子拍在了桌子上,啤酒一半都洒到了桌子上,好在大家都在嗨并没有人关注到角落里的两个人。

沈图皱了皱眉,尽量不去看那被酒气熏得绯红的眼角和一张一合泛着水光的嘴唇,伸手压住了严安正要拿起的啤酒,”你喝醉了,别喝了。“

”谁、嗝、谁说我喝醉了!“严安本就醉了,手上力气也比不过沈图,抢不过啤酒这么小一件事竟然让他鼻子一酸,眼泪都差点掉出来,“总是骂我二货……强吻我又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还炒我鱿鱼、嗝……什么破助理,我还不稀罕……”

“混蛋……我为什么要为了你这么难过……嗝、我为什么要喜欢你……”严安一边打嗝一边眼泪就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最后索性就拽着沈图的领子哭嚎了起来,闹得所有人都回过头看着他们。

“咳……他醉了,我先送他回去。”

沈图半拖半抱就把严安捞上了车,沈图还沉浸在突如其来的惊喜与那我之前是不是傻之中纠结,严安就浩浩荡荡地吐了他一车……和一身。

沈图几乎是一路拎着严安的领子进了浴室,淋浴喷头的水溅了两人一身,沈图啧着嘴巴,把严安湿透了的眼镜衣服……和裤子都扒了下来。

也许是因为严安突然被水浇的有点清醒了,又也许是沈图觉得喝多了的可能是他自己,总之当严安喊出沈图名字的那一刻几乎是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严安被沈图按在浴缸边上,严安坐在沈图身上,还有被迫观赏镜子里的缠绵,严安从一开始的勾着沈图脖子争夺主动权渐渐变成了呜咽着求饶。

到后面他大概也不知道自己在喊些什么,是慢点,还是不行,还是不要了,反正这些话基本等于没说,沈图秉着一贯的霸道总裁风,愣是在这方面也展示了十足的气魄。

严安觉得自己就要死掉了,从换第三个姿势的时候开始就觉得自己快死了,这个时候他必须感叹一下沈总惊人的战斗力。

功夫好,性子急,持久力强。

然而他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嗓子也哑了,身体更是抖得和风中的树叶一样,可怜兮兮的,脸上全是哭花了的泪痕。这个时候能怎么办,答案是咬着牙坚持到最后。

严安很为自己感到骄傲,因为他撑到了沈图第二次的释放才昏睡了过去。

沈图揉了揉那已被汗水浸湿的头发,轻轻落下一个吻,“晚安,二货。”

 

沈图想过很多第二天早晨醒来的场景,但没有一项是关于严安根本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这一选项,所以他现在火大的要命,感觉怒气直冲上脑门,这个二货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很好,他会让他用身体再记一遍。
沈图一低头,张口就含住了安岩的嘴唇,略带些惩罚和不容反抗的意味,长驱而入,攻占领地。

安岩被搅得难以呼吸,只好唔唔地伸手去推沈图,好不容易呼吸了一口气,安岩差点被沈图的动作吓个半死,某样炽热的东西正抵着自己的某个部位,现在这个情况傻子都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难以言说的事情。

“……等等、我、呃啊!”安岩眼泪差点没流下来,卧槽疼死了啊,原本就像被车碾过一样,浑身都疼,那个部位更是又红又肿,沈图这一下掐的,安岩疼得大腿根都在抽搐。

神荼其实那么一瞬间有想过安岩的心魔究竟是什么,但透过荷鲁斯之眼,穿透过去未来时间空间,却没想过一样是关于自己和安岩在床上做一些很难以描述的事情。

神荼一脸震惊地看着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把安岩压在床上,安岩嘴里口齿不清地喊着他的名字,眼角泛着红,身上更是红红紫紫的一块块全是暧昧的痕迹。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神荼突然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安岩微微把头偏了偏来抵挡沈图的攻势,他现在大脑混乱得根本无法思考,身体也快要融化了,在模糊不清的视线中,他看见了一个人正拿着惊蛰站在床边。

等下!惊蛰!!!

安岩一瞬间眼睛瞪得老大,沈图被他突如其来推拒的动作弄得更加不爽,这个二货竟然还敢反抗他?沈图一把捏过安岩的下巴,吻了上去。

“神荼、神、哈啊……”安岩努力地挣扎着,然而沈图完全没有感应到他的惊恐,反而吻得更深了,”二货,不要用这么奇怪的音调叫我的名字。“

“欲念越强,力量便越强,若想得救,需除去心魔。”

神荼只觉得脑中有什么东西突然断掉了,安岩的心魔是自己。

 

沈图正瞪着眼前的不速之客,而神荼也瞪着对方,手中的惊蛰不停地颤动,空气中是压抑得不能再压抑的低气压,安岩吓得整个人都缩在被窝里,生怕下一秒就闹出人命来,先不论为什么会有两个神荼,就目前的情况下来看……

神荼发现了自己正光着身和神荼正在呃……接吻,虽然看起来特别像在做某样难以描述的事情,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心猿不定,心魔不除。”

“想而无想,无想而想。”

“你是我。”

“我是你。”

安岩嘴角有些抽搐地望着眼前的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内心忍不住想吐槽:说人话!还没等他来得及再吐槽,两个男人一同看向了他。

等等!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两位英雄……”安岩吞了一口口水,本能地感觉到大事不妙,“有话好好说……”

 

卡肉抱歉,太长了放下章

 

身上的两个男人似乎感应到了安岩的不安,将他稍微抱紧了一些,安抚性的在他肩膀和额头上轻吻,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tbc



评论(21)

热度(49)

  1. 清浅清减薄荷chiaki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周而复始
    [转侵删]能绿我的只有我自己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