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米优】【MIU48】夏蝉

嘲笑我吧

*24小时记忆梗

 

1. 

「呜哇!这什么呀!」 

「哈哈哈!吓到了吗!是蝉哦!」 

「啊真是的!小优你别吓人!」 

「抱歉抱歉啦~我不知道原来米迦怕蝉。」 

「真是拿你没办法呢……」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午后,阳光懒洋洋地透过树间留下斑驳的疏影,蝉鸣仿佛永无止境地在喧闹着,优一郎忍不住眯起了双眼,两个少年的对话声稍许变得有些模糊起来,就连一直清晰的画面也变得像是信号不好的频道一样来回闪跳。

 (又来了吗……) 

优一郎恍惚地想道,咦,但是他为什么要用又?难道以前他也做过这样的梦? 

之所以确定这是梦,那是因为优一郎站在他们的面前,却被彻底无视了,而他的喉咙里也发不出半点的声音来。 

优一郎有些无聊地看着那两个少年肩并肩坐在树下,偶尔会有一丝风吹过,远处飘来清脆的风铃声伴随着微醺的阳光,一切都是如此平和。 

(但是有哪里不对.......) 

明明是如此平和的景象,一瞬间强烈的违和感击中了优一郎,从内部涌出的不安,让他变得焦躁。 

(好熟悉......) 

但是却想不起来。

2.

 优一郎猛地从床上惊醒。 

由于突然起身的关系,强烈的晕眩感让他眼前空白了几秒,下一秒头一歪身体一软就要失去平衡。优一郎紧紧地闭着眼睛,但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来临,头顶传来一声类似叹息的声音,优一郎睁开了眼。

 那是一双只看一眼便会陷进去的眼睛。

 湛蓝的,好像星辰大海一样的颜色,但仔细看的话似乎又不止是蓝色,在氤氲的光线中折射出的色彩更像是接近灵魂的纯粹,聚集在视网膜上霓虹般的光斑让优一郎认识到他距离这个男人有多近。

 优一郎像是触电般地退开了和男人的距离,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谢谢。" 

眼前的金发男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眼神就暗沉了一些,但下一刻他却温柔地笑了起来,眼神里看不出一丝的阴霾,快得仿佛刚才全是优一郎的错觉。

 "不客气,百夜先生。这是身为你的主治医生应该做的。" 

在听见主治医生之后优一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正躺在一张白色的病床上。 

(什么呀......我什么时候进的医院?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见到优一郎露出一脸既疑惑又迷茫的表情,对方安慰道,"想不起来没关系,稍后我会慢慢告诉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叫我米迦就行。" 

3. 

自称是'米迦'的主治医生大概是优一郎见过最不像医生的医生了。

 "哎?什么嘛!小优好过分!为什么说我不是医生啊?" 

(因为你看起来特别不像。)

 这句话犹豫着优一郎没有说出口。 

米迦长得十分帅气,金发碧眼简直像画里走出来的王子殿下,况且一整个上午他似乎就只有优一郎一个病人,从介绍完他的情况后就一直待在优一郎病床边上没离开过。

 还特别自来熟。

 米迦说优一郎是不小心洗澡撞到了脑袋,所以出现了短暂性的失忆。 

(谁会洗澡撞到脑袋啊?!又不是傻!) 

优一郎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红了,总觉得被调戏了,而且直觉告诉他对方并没有在说实话。 

"所以说,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闲!除了我难道没有其他病人了吗?"

 "没有哦~我的病人只有小优一个。"对方这么微笑着回答道。 

即使是这样说了,优一郎依旧觉得是在开玩笑。

 "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啊?"

 "嗯......大概一年的样子了吧。"

 "所以我得的是什么病?你老实告诉我——唔!你干嘛!"优一郎抗议般地推开了米迦伸过来捂住他嘴巴的手。 

那双手比想象中的冰凉太多,简直不像是正常人类该有的温度。

 "嘘......呐,小优,要不要先听我讲一个故事?"

4. 

少年A一直有一个秘密。

 他喜欢一个人很久、很久了。

 他们都是孤儿,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

 他从小就喜欢那个人,虽然生活并不像他们想象中那样美好,但不管好坏他们都在一起,而少年A想着如果一直在一起的话就没关系了,迟早有一天他会告诉对方,现在,就当是个秘密好了。 

但是分离却来得如此突然,少年A出事了,于是对方以为他死了,就这样很多年过去了,直到有一天他们又再次相遇了。

 那个时候,少年A决定不再隐藏起自己的心意,他不想再次失去对方。

 世界上最幸运的事就是,我喜欢你,而你恰好也喜欢我。 

这样彼此就成为了唯一,成为了对方的世界,填满了内心的不安和空白。 

少年A觉得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难,就算是无尽逃亡的日子,只要两个人的话就都可以解决。

 那个时候,他们确实过了一段可以称之为比幸福还要幸福的日子。

5.

下雨天,一把伞两个人。

融化在热切气息中的吻,落在地上开出无数的花朵。

就连原本紧张的逃亡生活突然就变得甜蜜起来。

“那个……不好意思打断一下,从刚才我就想问了,他们为什么要逃亡?”

“重点是这个嘛!小优!不是应该觉得这很浪漫吗!‘就算全世界都反对,只要有你我就能前进。’”

"呃……"

(你的重点才不对好吗!正常人需要逃亡吗!)

然后有天,他们吵架了。

其实那真的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但是却打破了隐藏在甜蜜平静日常的表象之下。

少年A不肯吃饭,也不肯‘进食’。

(等等、吃饭和进食不是一回事吗?)

对方对他说,“你为什么不吃饭!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下去会支撑不了的!”

少年A却摇了摇头,“我不用。”即使吃了也尝不出任何味道……少年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口。

普通的食物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作用。

对方瞬间就明白了,”那么你是想要吸血吗?你怎么不早说!“对方有些急躁地跺了跺脚,伸手就拉开了衣领,歪着头露出了光洁的脖颈。

上面还覆盖着一层薄薄蜜色的汗珠,这让少年想起了他们最为亲密的行为,脆弱的,纤细的,跳动着的血管,无止境的诱惑着他内心最深处的破坏欲,少年只觉得口干舌燥,他不想被本能控制,不想伤害他最重要的人,于是他艰难地移开视线,口不择言地说,“我不饿,我还没弱到必须靠着人类的血才能活下去的地步。”

等他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究竟说了什么。

他说了人类,自己。他已经下意识地将自己区别于人类了。

而这正是他们一直不能释怀却绝口不提的心结。

(咦?吸血鬼??搞半天是个超现实故事啊……)

“所以,后来呢?”

米迦顿了顿,轻轻闭上了眼睛,“后来他们和好了。”

“什么嘛……”

“他们约定好了,时间也好,人类也好,吸血鬼也好,只要是关于对方的事情,谁都不可以先放弃。”

“happy end吗?”

“是哦,happy end呢,今天我讲的话好像有点多了,对不起呢小优。”

优一郎怔怔地看着微笑着的米迦却突然觉得失去了语言。

(既然是happy end为什么你要露出如此寂寞的表情?明明在笑的眼睛看起来却像在恸哭……)

6.

米迦尔开门出来的时候,一个紫色头发的女人正靠在墙边,看起来她似乎已经在门口站了很久了。

“很难得你今天会过来呢。”

“……嗯,最近局势还算不错……他还是老样子吗?”

“嗯,小优还是老样子呢~只要过了24小时,醒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因为鬼化的关系,优一郎身体的一部分已经不再是人类了,除了肉体上带来的副作用,还有……记忆的缺失」 

最初的一年开始,时间间隔越来越短,到最后的几年里,就停在了一天。

优一郎不知道的是,他自己还有米迦尔写的本子加在一起都可以叠得很高了,米迦尔答应过优一郎不会放弃,但他的心有一部分已经再也拼不回来了。

(会一直这样下去的吧?每天重复的自我介绍什么的,已经厌烦了啊……想要大哭,想要大喊,想要大叫,想要破坏掉一切的一切,心底的那处已经坏掉了,再也修不好了……)

可是每当米迦尔这么想的时候,再见到那双眼睛却又平静了下来,他又觉得他是如此的幸运,至少现在优一郎还活着,不是让他孤孤单单地活在世上。

(好狡猾啊……小优……明明知道我的弱点……)

7.

夏天恼人的蝉鸣,喧闹了一整个夏天。

优一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躺着一个陌生漂亮的男人,对方什么衣服都没有穿,身上全是暧昧的痕迹,他正半阖着眼睛,眼神有些没睡醒的迷茫。

(不是吧?!骗人的吧?)

但是腰间传来阵阵的酸痛感,尤其是难以启齿的部位黏腻的感觉不得不让优一郎正视这件事。

(比起问你是谁来说,还是先逃走比较好吧?不不不……这种情况下逃走怎么能算一个真正的男人!果然还是……)

“对不起!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会负责的!!”

对方似乎惊讶了一下,下一秒‘噗嗤’地笑出了声,“谢谢你对我负责。”

(但是要不要提醒一下小优呢,被上的好像是他?不过算了,这样的小优好像也蛮可爱的。)

这是一种情况下的小优。

还有一种情况下是大喊大叫的小优。

当然,24小时的一天里,他们的关系并不全是恋人。

有顺利成为普通朋友的,有是当一夜情的,这个时候米迦尔就会一整天静静跟在优一郎身后,不让他发现,来确保他的安全,当然,最好的情况是,在一天结束之前重新成为恋人的。

亏得这个情况,让米迦尔见到了各式各样的小优,也听到了各种以前不曾听过的告白。

“忘记你了,真的很对不起!我、我能有机会和你重新开始吗?”优一郎有些害羞地移开了视线,这让米迦尔觉得可爱。

“当然。”

(你知道的,不管重来多少次,我的答案永远不会变。)

8.

一年前,优一郎被转移进了这家医院。

说是医院,其实也是变相地为了更好的控制优一郎活动的范围。

百夜米迦尔成为了百夜优一郎唯一的医生,而优一郎也是米迦尔唯一的病人。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每当清晨第一道阳光升起,透过窗户照在小优的脸上,等待他清醒的那一刻,我竟然还在幻想他能记得我……”

柊筱娅闭上了眼睛,细微的叹息轻得几乎听不见。

(嘲笑我吧……事到如今还抱着幻想的我……)

“其他的我不知道,但你们是我最重要的同伴,仅此而已。”柊筱娅逐渐远去的背影,在阳光下竟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谢谢……”

9.

“小优,小优!快点过来!!”

(什么呀,这个混蛋医生到底是怎样,我可是病人啊!)

优一郎气喘吁吁地爬上了楼梯,“明明有电梯,为什么要特意走楼梯?”

“小优你整天躺在病床上不好,偶尔的运动是很重要的!”米迦义正言辞地说着。

优一郎无言以对,看着对方大气都不喘一下,心里不禁愤愤然,但他本能地感觉到,米迦身上有很多秘密,而这些秘密都和他有关。

“小优你看!这里的风景很美吧!”

夕阳染红了半边的天空,比起说是微微泛红的粉色,米迦尔觉得那更像是被水冲刷过血的颜色,很淡,却是血的颜色,那更真实。

米迦尔伸手拉过优一郎的手,优一郎还是被肌肤相触的温度电了一下的感觉。

说不上来,感觉很冷,冷得他想打颤,却又很热,热得他耳朵腾地就红了。

米迦却没看向优一郎,他只是静静地坐在优一郎的身边,单纯地感受着穿透云层的光和轻轻吹拂的微风。

“你知道吗,其实我很讨厌夏天。”

“又热又闷……吵个不停的蝉鸣声,还有刺眼的阳光……但是有个人跟我说,你知道蝉这种生物呢,寿命很短,它们一生几乎都生活在黑暗中,如果它们振翅鸣叫的时候,就是它们离死亡不远的时候。“

(每一天,每一天,心底有某处已经……彻底腐坏了。)

“……米迦,你是不是认识我?”

“我当然认识你啊,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嘛!”

(不对……不是这样的……)

“我是说更早、更早之前,我住进医院之前你是不是就认识我?”

(这些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

“认识哦,几百次,几万次,只要我活着存在于世上的一天,我都不会忘了小优的,所以,没关系的,小优,我的事情……“

(你不用在乎。)

”你说……几百次……几万次……“优一郎瞪大了眼睛,觉得四肢百骸都像浸泡在冰里一样,他几乎抑制不住喉咙中的灼烧感,穿过他的血液,到达他的心脏,“所以,我忘了你……几百次,几万次?”

“嘘……不要担心,小优。听,蝉鸣声就要停止了。“

黑夜逐渐降临,这个夏天也快要过去了。

在百夜米迦尔的耳边,蝉鸣却永远不会再停止。

那振翅的声音,全部都拼成一句话。

但百夜优一郎永远都不会记得。

「米迦!快看!原来蝉的翅膀在阳光下是透明的呢!」

透明的、细密的,像是血脉一样复杂的纹路。

在心底颤抖着发出悲鸣。

【我爱你】

 

END

评论(12)

热度(48)

  1. 薄荷chiaki的小号薄荷chiak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