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诚台】拜见岳父大人!(2)

*慎入慎入慎入

*台花嘴炮大战琰琰

明诚:黑人问号???

苏先生实力救场

 

(1)捉奸要成双

2.【大胆山贼拿命来?】
“什么…你、你再说一遍?”
萧景琰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也许长苏说的没错,我的耳朵可能是出了问题,不然我怎么好像听到了一个类似关于儿子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卖了还在帮别人数钱的故事?
“都这个时候了您装什么没听见啊……”明台小声嘀咕着,“这招也就对付对付我爹……”
真是反了、反了啊!
一个偌大的厅堂,左边坐着萧景琰,右边坐着梅长苏,中间跪着一个明台,明诚一进门被这架势惊了几秒,这到底是怎么了?
“说!跟你爹说!”
梅长苏伸手握了握萧景琰的手,带着几分安抚的语气说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景琰,明台还小,你别生气……”
“还小?!我看他已经不小了!四十八都学会几个了?!”
明台撇了撇嘴,跪在地上嘟嘟囔囔,“也不多……才三分之一而已……”
“三分之一?!不多!好!好的很!”
梅长苏微微蹙眉,不知道两父子在说什么四十八三分之一的。
梅长苏不知道是正常的,但是明诚作为当事人太清楚萧景琰在说什么了,他觉得这个时候有必要解释一下,“那个……”
“我就是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
“不准!”
“你凭什么不准我们在一起!”
“凭我生你养你这么大!凭我是你父亲!”
“生我的明明是我爹!!”
“明台!”梅长苏倒是很快听明白了,立刻低声叫了明台的名字,示意他少说两句,“景琰,你先别急,问问清楚再说。”
萧景琰铁青着脸却也收了声。
“明台,对方几岁啊?”
“跟他一样大!”明台对着萧景琰翻了一个大白眼。
“……………”
萧景琰捏紧了拳头。
梅长苏捏紧了萧景琰的拳头。
明诚瞪圆了眼睛。
“那他一定是饱肚诗书,多才多艺的翩翩公子吧?”
“不!他是个山贼头子!毛特多!”明台转着眼珠子,挑了挑眉毛,“特别猛,持久力好!”
“咳……”明诚被明台的话呛得直咳嗽,眼皮一跳一跳,顿时心如死灰,完了完了……这小祖宗是要炸王府的节奏啊……
“不知羞耻!!”
“你情我愿怎么就不知羞耻了!要不做我爹能怀上我吗!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你、…!”
“够了!都别吵了!”梅长苏揉了揉眉心,忍不住小声咳嗽起来。
萧景琰和明台一见梅长苏咳嗽,也不由紧张起来,“长苏,要叫晏大夫来吗?”
“咳咳…不用…”梅长苏喘着气抬抬手说道,“明台,有空请那位先生来靖王府坐坐吧。”
“好的,爹。”
萧景琰一边扶着梅长苏一边瞪着明台,“来人!把小王爷给我关到书房锁起来!不抄完五百遍道德经谁都不许放他出来!”
“卟!”明台伸出舌头朝萧景琰的背影吐了口口水。

亥时已过半,整个靖王府只有一处亮着灯,那就是靖小王爷的书房,门口大大的一把铜锁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明诚拿了些宵夜点心开了门锁,果不其然见明台正拿着笔,眼睛却早已闭上了,脑袋一点一点,纸上全是一团鬼画符,明诚不禁莞尔,这个小王爷可真是拿他没办法。
只是明诚从来没有料想过会是他。
也许是当时那道光太过斑驳,又也许透过视线看向他的眼眸太过清澈透明,空气中的胶着只一眼便为之沦陷。
那是一团火,而他义无反顾。
明诚搁下了点心,小心将明台虚握在手心的笔拿了下来,又将自己的衣衫披在明台身上,让他的头枕在自己膝上。
明台似乎真的是困得很,皱了皱眉头就蹭着明诚的腿翻了个身继续睡。
明诚轻轻叹了口气,任命地摊开了纸,接着明台的字抄了下去。
那正是窗前烛火轻摇曳,灯下人影成双对,落一室温软。
这一边温柔如水,另一边却是唉声叹气。
萧景琰翻来翻去睡不着。
他在思考人生,或者说这十几年来他的教育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梅长苏被他翻来翻去的动作也弄得睡不着,索性拽了拽萧景琰的头发,“景琰,明台长大了,我们是该给他多一些的自由…”
“可是他才16呀?而且他们还没成婚!”
“我16的时候可都有明台了。”
“苏先生你到底站在哪一边的?”
“噗…”
“你笑什么……”
“没什么,觉得你特别可爱。”
“长苏……”
“你干嘛……唔……”
“…我们再要个女儿好不好?”


嘘…夜已深。

 

tbc

3.拜见岳父大人

 

评论(43)

热度(300)

  1. _(:з」∠)_薄荷chiaki 转载了此文字
    超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