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诚台】拜见岳父大人!(4)

*慎入慎入慎入
*台花二战琰琰


3.拜见岳父大人


4.【你叫谁父亲?】
所有人都因为眼前的画面太过于冲击,就这样僵持了几秒谁都没动,最后还是梅长苏最先反应过来,皱着眉头喊道,“明台。”
还不快下来!接受到了来自爹爹的眼神示意,明台和明诚这才突然惊觉,二人连忙分开,但明台不知是太紧张还是怎么样了,下桌的时候一个不稳直直地扑进了明诚的怀里,明诚立刻反射性地接住了对方,一只手掌深陷在一块软软的肉之中,软软的…很有弹性的…嗯屁股…
明诚看了一眼萧景琰仿佛下一秒就要抽出空气中无形的佩刀将他大卸八块,感觉自己有口难辩,在劫难逃。
“来人!给本王上坛酒!”萧景琰似乎是花了极大的力气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梅长苏安抚性地拍了拍萧景琰的手背,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明诚,“虽然不知您是如何进来王府的,但既然来了,还请到厅堂一叙。”

靖王府不似别的王府造的那般富丽堂皇,萧景琰不喜张扬,梅长苏也喜清淡素雅,一只精致的雕花六角香炉在角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一时间偌大的厅堂除了下人匆忙送上的酒和酒杯之外,只有他们四人大眼瞪小眼,好不尴尬。
“多大了?”萧景琰瞪着明诚,面色不悦。
明诚看了一眼明台,却被明台抢先打断了。
“太失礼了吧?当着人家的面突然之间问什么年龄啊!不是都说了和你同岁嘛!”
“在下…三十六…”明诚无奈道。
“和本王一样大?”萧景琰手中的酒杯被他捏得咯啦作响,是哪个没眼力的送上来一坛女儿红的?
“那个…听明台这孩子说…您掌管了一个山头?”梅长苏斟酌了一下措辞问道。
“呃…算是吧……”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你们干嘛呀!这是审犯人啊?我都说了他是琅琊山大当家的!我在山上迷了路被他救了,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一日为贼终生为贼!你怎知道救你那不是一个圈套!”
“是不是圈套我自己会分辨!这个时候突然装什么智商高啊……明明自己每次中了圈套都要爹爹来救……”
“什么?”萧景琰感觉脑子里有根弦断了,烧得他大脑一阵发晕,“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现在你翅膀硬了就想上天了啊?!我养育你不是为了有天和这种登徒浪子满口滑油油的东西在一起!你要执意如此就滚出这个家去!”
“那个…我不是滑油油的东西……”明诚默默地反驳道,但总觉得这句话哪里怪怪的。
“滚就滚!!反正从小到大你都在外面,从来就没关心过我!!我走就是了!”
“别闹了明台!”梅长苏有些担忧地望着萧景琰,要知道一句无心的话却是最伤人,果然萧景琰瞬间就红了眼眶,他知道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外打仗,对梅长苏与明台亏欠太多,自觉对明台关心不够,但就这样直接从明台口中说了出来,却是他没有想过的。
明台见萧景琰黯然伤神的样子,一下也有点慌,但口上却还在逞一时之快,“我就是要和滑油油的东西在一起!”
“我不是滑油油…”
“行了!随便怎么样都好!我这就收拾行李去!!”
“明台!”梅长苏望着明台愤愤然离去的脚步,看了一眼萧景琰又看了一眼明诚,叹了口气,萧景琰没发现是自然,他正气得火冒三丈,哪有空注意这些细节,但是梅长苏是谁,看了几眼问了几句心中便确定了答案,只是他没想到明台胡闹怎么明诚也跟着胡闹!
“我去看看他。”最终梅长苏还是不放心地跟着明台离开了厅堂。

明诚看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萧景琰,此刻的身影显得既孤单又落寞,心里顿时同情之心就涌了上来,“父亲…”
“等一下…”萧景琰咬牙切齿,憋得耳朵都红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过生气还是因为他现在的窘迫样子全被明诚默默看在眼里,“你叫谁父亲?”
“那…岳父大人?”
“更不可能!!本王要是让你叫父亲我立刻就把靖王的位置让出来给你当!!”
“呃……”

几秒钟后,萧景琰看见了一个脱了毛皮披风的、手里拎着假胡子的、还留着一道花掉了的伤疤的明诚跪在地上,“父亲,对不起…”
萧景琰顿时只觉得脸上一疼。

tbc

5.今天开始争太子

评论(61)

热度(314)

  1. _(:з」∠)_薄荷chiaki 转载了此文字
    尴尬到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