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HE】Unable to control(AU,哨兵Harry/向导Eggsy,NC-17,17)

(12)  (13) (14) (15) (16)←前文走

警告:黑化注意!

(17)

 “见鬼的!Harry!Eggsy!你们听见我说话了吗!”

“操!Merlin!到底怎么回事?!”Eggsy一边靠着墙大口地喘气一边闪躲着身后呼啸而过的子弹。

Harry的子弹毫不犹豫地射向了Eggsy身后的一个男人。

Eggsy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正躺在地上不断地抽搐着,脖子里正冒出大量的鲜血,他的手上还紧紧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不好,是圈套!

Eggsy的精神网被Harry的精神网强烈的撕扯着,耳鸣声伴随着疼痛几乎要把他硬生生的拉成两半。惨叫声混合着大量的血腥味让Eggsy几乎晕眩。

Harry!

他试图张开精神网安抚Harry暴躁的精神网,但是下一瞬间他便被弹开了。

该死的!他的哨兵在拒绝他的连接!

可是这怎么可能?一个已经结合的哨兵出现狂化的症状?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Harry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样子的,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Eggsy这里,而他们也没有注意到在一片混乱的时候角落里那个穿黑衣服的男人已经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向了门外。

“你在他的酒里加了什么?”

“DXT-03。”

“黑暗哨兵的药剂还不稳定,至今为止都是失败品。可以的话我并不想杀了他。”

“我知道,Arthur,毕竟他可以算是你的得意之作,但是用不到的东西我劝你还是毁了比较好。再说了,他也不一定会死,万一成功了的话他将会成为我们最大的助力,很快,新的世界就要来临了,Arthur。”

“致新世界。”

“致新世界。”

*

Eggsy感觉他的血液都在凝固。

血顺着他的侧脸滴落在他雪白的西装领上。

Harry抿着嘴唇,脸上的线条紧紧绷着,他的眼睛不带着一丝的温度和感情,他的头发也因为打斗而有一丝垂在眼前,他的半边侧脸被藏在教堂彩色玻璃的阴影之中,那让他看起来有着某种令人窒息的危险气息。

他几乎没有丝毫的停顿,他的手枪击穿那些人的太阳穴,脑浆混合着鲜血爆裂开来飞溅在他的衣服上,他反手旋转着匕首刺进他们的胸膛,踢掉他们的武器,在转身的时候换上子弹,地上全是空弹壳掉落的声音,他的黑豹咬住他们的脖颈和腿将他们一块块撕裂。

Eggsy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切。

这他妈的究竟发生了什么?!

“停下!Harry!”

该死的!

Eggsy的狼犬立刻冲了出去,对面的黑豹张着血丝的嘴发出了警告的咆哮声。“Harry Hart!见鬼的!停下来!”

他的精神屏障再一次试图包围住对方的瞬间他们的场景变换了。

Eggsy无法形容他所看到的景象,那些尸体倒在那里不停地发出刺耳的惨叫声,火焰伴随着玻璃碎片洒落在他的周围,在几乎是血水和尸体堆起的中央,那个男孩就站在那里盯着他。

他感觉到冷汗从自己的背后划过,那让他几乎颤抖起来,Harry的精神图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他甚至比第一次进入Harry的精神图景时表现地还要抗拒,Harry不光是对他抱有敌意,而是某种……更危险的意识。

在他还来不及思考的时候,Harry已经悄无声息地靠近了他。巨大的精神压迫让他膝盖几乎瘫软,他勉勉强强靠坐着身后的柱子大口呼吸着。

“那么,你就是我的向导。”特有少年的声音正处于变声期之间,明明是略显稚嫩的声音却异常的冰冷,喷在Eggsy脖颈处的热气让他忍不住泛起了鸡皮疙瘩。

“跟我回去,Harry。”Eggsy咬住牙齿抵御着快要爆炸的大脑和眼前五光十色的光斑,Harry凑近他,那双棕色的眼睛里倒映着Eggsy的影子,他像是审视某种物品一般看着他,“忠诚,阳光,自由……我知道……一旦试过了就会上瘾……”他喃喃地说着,丝毫不在意自己看起来像在自言自语,“所以,你爱我吗?”

这种感觉简直糟透了!Eggsy感觉自己正从里到外被一点点切开来一样,他的血肉正在被翻开来,搅成一团,而Harry的手指正不缓不慢地游走在他的胸膛,血腥味像是要灌进他的喉咙里一样,“住手、Harry——”

男孩的嘴唇冰冷地贴着Eggsy的喉结,他露出牙齿眯着眼睛,表情看起来却天真的像是得到了糖果而心满意足,“我的。”他重复着说道,“我的。”

杀了的话,就可以了吧。

“Arthur,那个孩子很危险。他只是刚刚觉醒就放火烧了那一家人……”

“没有关系的,把他交给我吧。一把好剑总是会有两面的,它可能会割伤你自己也会割破敌人的心脏,那就看你怎么使用它了。”

“我问你,孩子,你想成为一名骑士吗?拿起你手中的剑,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东西。”

“我没有想要保护的东西,先生。”

“但是那并不是真的,一个人活着必定会有他想要得到的、想要守护的东西。你好好想想,你想要什么?”

“我……我想得到爱,先生。”

*

“同步率每秒下降1%!”

“A分队,现在入侵他们的精神屏障,切断他们的精神连接!”

“向导素准备注射!”

Merlin紧张的盯着监控器,他为此打碎了他最心爱的马克杯,老天!他几乎克制不住想要咆哮了,这两个人没一个让他省心的!

在Harry和Eggsy昏迷着被带回来彻底检查了之后,Merlin又觉得他没头发一定是Galahad的错。

“老天!Harry!你的细胞正在快速地发生聚变,还有你的精神网络,每分钟屏蔽45秒!几乎探测不到你的精神触梢——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Merlin、Eggsy在哪?”

“他还好,只是释放了过多的精神力在隔壁病床上睡着。”

“我需要去见他。”

“Harry!你在有向导的情况下发生狂化、试图抵抗你的向导、还有,你们的同步率居然下降到68%、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没有任何一对已经肉体结合的哨兵向导会因为非死亡的其他原因而导致结合破裂,这一点你再清楚不过了。还是说你认为我会伤害我的向导?”

哨兵向导的结合是终生绑定并且无法消除的。

这就像是动物在标记了猎物之后的所属权一样,已经互相标记了的一方是不可能对另一方进行攻击的。

Merlin犹豫了一会,叹了口气,“总之,你别乱跑,等报告全部出来之后再说。”

Harry没有看向Merlin,他正紧紧地盯着病床旁边的那一小瓶花,小小的、脆弱的……而谁也没有注意到Harry眼底稍众即逝眼底的暗沉。

 

TBC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