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诚台】拜见岳父大人!(5)

*慎入慎入慎入

*琰琰:我觉得我掉进了一个坑里……


4.你叫谁父亲

5.【今天开始争太子?】
要说萧景琰与梅长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可谓是不打不相识。
静妃原是医女出身,她的师父在当时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每年静妃总会抽出几天去探望他老人家,萧景琰不似这个年纪的孩子,看起来既沉稳又安静,乖乖地坐在门外厅堂吃着糕点等母亲和师公叙旧。
母亲知他喜欢榛子酥,离宫之前做了许多,萧景琰正吃的专心致志哪里晓得眼前一花,手里那袋糕点就不见了。
他定睛一看,一个小小的孩子,白衣玉冠,脸上还肉嘟嘟的,但一双漂亮的眼睛盈盈似水。
“你素(是)谁?把袋紫(子)还我!”萧景琰一边吞着糕点一边瞪着对方,嘴边还留着残渣。
对方勾着嘴角,惦着那袋糕点,笑得张狂,“你又是谁!在我家做什么!”
萧景琰皱了皱眉头,他最讨厌有人抢他食物了,一个伸手要抢回来,一个闪身退了一步,然后不知道怎么两人就见招拆招打了起来,然后那小家伙觉得打不过萧景琰就一跺脚,“来追我!追到我我就还你!”再然后他们就互相追了一上午。
萧景琰累得不行,最后抓着对方的腰带,不让他跑,不过很显然对方也累得直喘气,看了一眼已经气红了眼睛的萧景琰忍不住觉得好笑,又觉得有趣的很,“不玩了不玩了!还给你!不就是一袋吃的嘛至于追着我不放吗……”
萧景琰被对方说的又羞又恼,忍不住反驳道:“谁让你要跑!”
两人互看了一眼对方,却都忍不住噗哧地笑出声来。
结果后面的事情就更是混乱不堪,萧景琰请梅长苏吃了榛子酥,哪晓得梅长苏对这玩意竟然过敏,萧景琰守在床前愧疚得不得了,小小的人儿裹着被子不愿意见人,萧景琰更是焦急万分,“不会的!若是这样的话,将来我娶你!”
梅长苏觉得萧景琰可真是有点傻得可爱,自己其实只是随口说说,过敏这种事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能怪萧景琰,但他还是蒙着被子露出了一点点小脑袋,脸上红了一片,也不知是过敏红的还是羞红的。
但萧景琰同梅长苏不知道的是,其实萧景琰的母亲与梅长苏的母亲在他们还未出世的时候就已经给他们定下了娃娃亲。从那时起,梅长苏便知他此生的命运早已同萧景琰牢牢地绑在了一起。
梅长苏摸了摸明台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道:“明台,你父亲重情重义,他并不是你想的那般顽固不化,他半生戎马,心系百姓大梁社稷,那既是他的责任也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你说他从未关心过你,你可知这话对他而言是多大的伤害?”
明台瘪着嘴说不出话来,眼里却是有些湿润起来,他记得萧景琰每一次归来他心中按耐不住的喜悦,他记得萧景琰把他抱起来骑在他肩头的温度,他也记得萧景琰教他练剑的背影,在他心中萧景琰永远是那样高大,曾几何时他提及自己的父亲神情是那么地骄傲……
“别耍小孩子脾气,明台。如果你还想和阿诚继续在一起,现在就该去好好地同你父亲道歉,他会理解你们的。”
“爹爹…你知道了啊……”
梅长苏挑了挑眉毛,露出了一贯和善的笑容。

萧景琰瞪着明诚好一会儿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倒是明诚深吸了一口气,放柔了语气,“父亲,欺您瞒您是我们不对,但我与明台是认真的。”
明诚的声音不大却坚定不已,“从他抓住我手的那一天起,我便认定了此生只有明台。”
“你可知你们名份上可是兄弟?明台身为长子,即便你们有情,他的婚姻大事也是由皇上赐婚,你们这样私定终身,传出去成何体统!”萧景琰只觉得头一阵阵疼,要说明台也就算了,他向来不知轻重,但萧景琰万万没想到明诚居然也跟着胡闹。
“我知道我与明台身份多有不便,但…”明诚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里带着几分温柔缱绻又有几分说不出的疼痛,“把他交给任何人我都不放心,这点我想父亲应该最了解其中的心情…明台是我的命,我不能失去他。所以,恳请父亲成全。”
明台在门口听的早就眼眶泛红,心里更是软得不像话,他从未听过明诚说过这些话语,一直以来都是他主动缠着明诚,明诚也就宠着他随他闹,有时候明台也会变得患得患失,总觉得明诚并不像自己那般渴求着对方,只有在水乳交融之际才会觉出一份安心。但是现在明诚的话语就那样直直撞进明台的心口,如果他不是回来道歉的话,他现在只想扑进明诚怀里,然后给他一个最甜蜜的吻。
“父亲…"明台跪在明诚旁边,虽然脸上还是有些别扭,但还是老老实实道了歉,“对不起…我错了……”
“景琰…”梅长苏也偷偷拽拽萧景琰的袖子。
萧景琰铁青的脸色终是缓解了一些些,罢了罢了……萧景琰揉了揉眉心,感到心很累,“你们要是真的想在一起也可以,举试马上就要开始了,若是你能凭借自己的本事取得官职,我便同意你们在一起。”

几天后举试结束的第一日,明诚穿着一身官服坐在梁帝对面下棋时,萧景琰觉得自己眼花产生幻觉了。
明诚朝萧景琰微微笑了笑。
第二日,明诚坐在静妃身旁逗着小飞流哈哈直笑,萧景琰觉得自己幻觉更深了。
明诚还是朝萧景琰微微笑了笑。
第三日,明诚坐在梅长苏身边两人认真地一边说着什么一边烧着一块块小竹牌,萧景琰终于觉得自己醒了。
“你们在做什么?”
“景琰你来的正好。”
梅长苏与明诚互相看了一眼一同朝他露出了很和善的笑容。
“岳父大人。”萧景琰感觉自己被这称呼叫的抖了抖,怎么听怎么别扭,“朝中献王誉王党争已是多年,而二人又贪得无厌常常收刮民脂民膏,搞得朝廷上下乌烟瘴气,我与爹爹都觉得是时候开始了。”
“等等…开始什么?”萧景琰有点茫然,觉得思绪有点跟不上。
“开始争夺太——”
“咳咳咳…”萧景琰被这句话惊得一口气给呛住了,猛地咳嗽起来。


tbc

6.父亲大人请上座

评论(27)

热度(272)

  1. _(:з」∠)_薄荷chiaki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评论里说前世今生智商守恒………现在是高智商扎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