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凯歌】我们恋爱吧!(2)

*我感觉自己废话好多……

*后面走向大概和游戏不太一样了……

(1)

2.
随着楼层不断的攀升,王凯累得直喘气,一边爬着楼梯一边感叹着果然是年轻人,体力就是好,而另一边的胡歌他们也升到了八楼。
王嘉尔精力旺盛地窜来窜去,透过八楼的窗户看到了胡歌他们,兴奋地大喊,"哥!哥!他们在外面!"王凯顺着王嘉尔的目光看过去,胡歌他们正带着安全头盔和保险绳吊在外面。
王凯紧紧盯着窗外的胡歌,大概是看见王凯担忧的眼神,胡歌对着王凯眨了眨眼睛,做了一个'我没事'的表情,王凯似乎不太相信他说的话还是有些不放心地皱着眉头。
王凯知道他的担忧是挺多余的,胡歌吊过那么多次威亚,对于高空他应该是很习惯了,可王凯就是没缘由的心疼。
王凯想到那时他孤身站在城墙上目送梅长苏离开的背影,那时他站在冷清的站台上目送明台离去的身影, 那瞬间他确实分不清心中的疼痛究竟是为谁,直到他离开剧组之后他才明白,他既是梅长苏又是明台,也是胡歌。
大厦里面长长的楼梯一眼望不到尽头,盘旋而上,大厦外面高空艳阳喧风阵阵,缓缓而上。每点亮一盏灯箱时胡歌都有点兴奋,就好像王凯点亮的不是什么灯箱,而是天上的星星,每一颗都落进了胡歌的眼睛里。
尽管王凯已经累得满头大汗,小腿肚子都酸了,却因为想到窗外的胡歌而咬着牙坚持了下来。开玩笑,之前因为公主抱已经被嘲笑过了,这次还能因为爬不动楼梯再被笑吗!是男人绝对不能忍!
秉着男人的自尊心,王凯在点亮第四盏灯的时候,终于还是败下阵来。
胡歌隔着窗外扣扣扣地敲了两下玻璃,露出了一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笑容给王凯,'凯哥,不要硬撑了,爬不动来我们队啊!'那得意洋洋的小表情,让王凯只想揪他下来,站着说话不腰疼!王凯张了张嘴,做了一个'你等着'的口型回给了胡歌,胡歌哈哈哈哈地在外头狂笑。
好不容易到达70楼的时候却被告知了钥匙被保洁阿姨收走了,就走'奔走'队寻找钥匙的同时,'坐享'队三人正在进行着头脑风暴,三个木森…女人森女?三个女人?三人嘴里念念叨叨,转眼就错过了楼层。
“哎哟我去!过了啊!”胡歌突然发声,大家才发现70层早就过了,而王凯他们没来得及点亮灯箱。
“真让人遗憾,你们第一阶段的任务已经失败,现在你们可以前往88楼,找到验证装置,解开谜底,那将是你们最后的机会。”此时神秘的豪院长又给王凯他们打来了电话。
顺利到达验证装置后,经过众人推理了一番,最后得出了答案是负一楼他们坐的C4L的车里。
刚上车胡歌就憋不住了,笑得整个人都歪在王凯肩上,“凯哥,爬楼梯的感觉是不是很爽?”王凯下意识就捏了捏胡歌的鼻尖,“不许笑!”
“王凯哥哥你和胡歌哥哥关系真好啊!”王嘉尔的声音突然从边上响起,胡歌一抬头王凯一低头,两个人的笑容就那样凝固在了脸上,王凯盯着胡歌那微微泛红的耳朵,感觉自己脸上也跟着烧了起来,而王嘉尔还在兴奋地继续说道:“刚才你们猜那个谜噢!就好像那个心什么点一点就通电了一样!是吧!敬腾哥!”
“什么点一点?外卖啊?”坐在副驾驶座的萧敬腾不明所以。
“哎呀!那个成语啦!什么心通电了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啦!哈哈哈心通电什么东西啊!”萧敬腾已经乐出了声,王凯也忍不住盒盒盒盒盒地笑了起来,胡歌笑着咬了咬下唇,不留痕迹地移开了一点和王凯之间的距离,脸上的热度却升得更高了点。

顺利来到宝库后,需要通过3D人脸识别才能得到线索,谁知道王凯被机器提示说“脸太大无法识别”笑得众人都直不起腰,王凯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已经笑岔气的胡歌,现在他有点想念一本正经的胡歌了……
拿着得到的提示,大家进入了金库内部,走廊的尽头挂着一排明星的照片,王凯猜测线索上的人可能是刘涛,就试着拨通了刘涛的电话。
“hello!”
“hello涛姐,我王凯!”
“涛姐,我胡歌!”
“涛姐,涛姐!我是王凯胡歌的弟弟!”
大家纷纷七嘴八舌的开始认亲,刘涛被逗得呵呵直笑,“密码啊……我的前面有什么?”
“你的照片!”
“我那张照片美吗?”
“特别美!”王凯已经忍不住盒盒盒盒盒盒地笑了起来。
“那我照片下面站着谁?”
“照片下面…”所以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胡歌身上,“是胡歌!”刘涛继续说道:“对啊,让我林殊哥哥和靖王殿下演一段小咖秀,线索就在那里面。”
胡歌和王凯都愣了几秒钟不约而同笑了起来,他们那时在拍琅琊榜的时候最喜欢玩的就是小咖秀反转剧,“演哪一段啊?”
“找痣那段。让我林殊哥哥演霓凰。”
王凯盒盒盒干笑了两声,胡歌脸上已经挂不住了,“找痣”是个只有胡歌和王凯才知道的梗。


拍摄期间其实两人都在对方的房间里过夜过,一开始的确是为了对戏,找感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之间不仅仅就只是对戏了,抽烟喝酒看手机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胡歌也总是能找出不同的理由来王凯的房间,比方说空调坏了或是洗澡没热水等等,王凯也不拆穿他。
王凯来胡歌房里时,胡歌正抱着被子滚了一圈,那样子活像王凯要抢他被子似的,王凯失笑,这人怎么跟三岁小孩一样,“苏先生你这个样子,郡主看到估计会哭吧!”
“哈哈哈哈!”说到郡主胡歌乐出了声,昨天他才和刘涛拍完“找痣”那段,明明是个很感人的桥段,但是胡歌太入戏了,哭得鼻涕眼泪直掉,演得中途刘涛居然伸手帮他擦鼻涕,“还有那个衣领哈哈!她拉了好几次,但是衣服质量太好了,怎么拉都拉不下来,我差点要窒息了!”
王凯盒盒盒盒直笑,“谁让苏先生喜欢穿围兜,你看穿我这样的衣服多好拉!”王凯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宽松的衣服。
胡歌立刻就胡霓凰上身,扒着王凯的衣服开始演,“这里明明有颗痣!我记得这里有颗痣…我知道是你!你就是我的王凯哥哥!”王凯使劲得憋着笑,也瞬间配合着入戏,“胡儿…”
胡歌被这声“胡儿”叫得彻底破了功,倒在王凯身上直笑,两人就顺势倒在床上傻乐了半天。等到冷静下来的时候,胡歌突然惊呼道:“凯哥!你这儿真的有痣哎!”
“哪儿哪儿?”王凯自己看不到,平时也没注意过。
胡歌伸手按了按王凯脖颈边的皮肤,王凯这才意识到胡歌离他有多近,他甚至能看清他嘴唇上每一道细小的纹唇,数清他的每一根睫毛,心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最后大概是胡歌也意识到了不对劲,慌慌张张地从王凯身上爬起来,结结巴巴地嘟囔了一句“我我我要去厕所”就跑了过去。
于是在采访时胡歌不小心就说漏了嘴,直到王凯不留痕迹捅了捅他,他才如梦初醒,赶紧转移了话题。

时至今日,再叫王凯演这段他很怀疑自己的表情会不会马上暴露出点什么来。
好再就在两人互看之际,杨烁已经开始怀疑刘涛是不是在耍他们玩儿,刘涛果然呵呵呵憋不住笑了。
最后得到船票的白敬亭带着萧敬腾先走了,剩下的四人不知所措地被黑衣人围了起来。
一分钟后,被两两绑在一块儿的王凯心情十分微妙。
因为,他和胡歌被锁一起了。


tbc

评论(17)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