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诚台】拜见岳父大人!(6)

*慎入慎入慎入,下章完结~
*看台花如何隔山打牛(?
琰琰:阿苏QAQ

5.今天开始争太子


6.【父亲大人请上座?】
“景琰啊……明台的婚事办的怎么样了?”
“母亲,太上占卜出下月初八是吉日。”
“好好好!你呀,别整天皱着眉头,明台是你的宝贝儿子,也是我的宝贝孙子。阿诚从小和明台一起长大,懂得诗书礼仪又能干,关键是他待明台是真心实意的,明台也喜欢他,这样再好不过了。”
萧景琰看着母亲欣喜的表情,也没在说什么了。其实他内心早已承认了明台与明诚的婚事,只是颜面上还是要装一下。
这厢众人在筹备明台的婚礼,那厢明台成天好吃吃好喝喝,却憋得快要发疯。最重要的是,自从明诚入朝为官之后每天都很忙,而父亲当上太子之后明诚几乎不见了踪影,每天明台醒来明诚已经去上早朝了,晚上回来明台又睡着了,如此数日,明台终于是憋不住了。
“阿香~阿香!”
“来了来了!小王爷有什么吩咐?”
“你去给我准备这些…”
“这…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太好的!!你看我的脸都长痘了!”明台怒瞪桌子上那杯菊花茶,黄色的小菊花在杯子里转啊转的,直转得他怒火攻心,他这是欲火不是上火!喝一百杯菊花茶都没用!
明台在这里计划引诱明诚,明诚也憋得着实辛苦,和父亲约法三章其中一条便是婚前禁止任何的房事,偏偏明台这小祖宗变着花样玩诱惑,明诚只好干脆眼不见心不烦,要不逗留在父亲的书房里谈公事,要不陪留在宫里陪静妃聊天,要不就带着小飞流玩儿,等到差不多的时间后再回去。只是明诚心里隐隐不安,总觉得明台会干出什么幺蛾子来。
明台坐在湖心亭的石凳上有些不自然地扭了扭,紧紧抓着衣摆显得有些紧张,其实他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他叫阿香等明诚回来后告知他,他会在湖心亭等他,否则以后都不用来见他了,按照明诚的性格肯定会来,然后等明诚来了他就喝下眼前这杯情丝绕。
为了让计划更完美,明台还做了一些小准备,比方说他根本就没有穿裤子,布料里面光溜溜的感觉让他脸颊泛红,而股间隐隐要流出来的东西更让明台难受……明台咬了咬牙齿,一股子委屈就涌了上来,要是这样阿诚哥都不上,那他就不嫁了!哼!

萧景琰并非特意要路过湖心亭的,只是他到处都找不到明台,本想问问阿香小王爷在哪,哪晓得阿香见了他跟见了鬼一样,窜了个没影,萧景琰暗暗觉得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兜了一大圈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萧景琰正寻思着明台这不省心的孩子又跑哪里去了,便隐隐约约听到从湖中的亭里传来一点点声音。
湖心亭虽说是居于湖中位置,但平时并不太有人会来此,四周更是树木花草环绕,很容易忽略掉那里原本有个亭子。
萧景琰有点诧异,这么晚了,谁会在那里……
刚靠近了一些便听得一点声音,像是猫儿呜咽一样,细细的,从喉咙深处溢出来,“呜啊、哈……”越凑近萧景琰的脸色越泛红,这下他是真的听清楚了这是什么声音。
那声音不似女子那样娇媚,却有过之,因为被压抑着的关系,使得那声音断断续续的,中间还夹带着各种暧昧的水声和喘息声。
萧景琰面色一会儿发红,一会儿发白,一会儿发黑,好不精彩,是哪两个大胆的家伙居然敢半夜在这天地为席的地方做这等事?!萧景琰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那两个声音震在原地。
“啊啊啊、阿诚哥!慢点…我、嗯啊!不行……嗯…”
“呵,我的小王爷,你诱惑我总要付出点代价的……”
“我错了!呜、疼…疼!阿诚哥!”
“别撒谎了,咬我这么紧,分明是喜欢这个…明台,喜欢吗?”
“嗯…喜欢…”
“舒服吗?”
“舒、哈…舒服…”
隔着树丛的萧景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思考着是把他俩打晕比较快,还是自己晕过去比较快?
呵呵哒。

一张桌子,左边坐着萧景琰,右边坐着梅长苏。
地上跪着两个人,左边明诚,右边明台。
下人们纷纷低着头退出厅堂,心里却个个都淡定从容,这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了。
“父亲,要罚就罚我!是我先引诱阿诚哥的…”
“不是的!父亲,昨日之事是我没能遵守约定,请父亲不要责怪明台。”
“什么约定?你们之间有约定我怎么不知道?”
“明台…”
“你明明说过什么事情都不会瞒着我的!”
“别闹了,明台。”
“你现在嫌我烦了是不是!是!你现在是金陵城少女最想嫁的尚书大人!我就是一个只会闹腾的小王爷!”
“明台!”
一直坐在那里没来得及说话的萧景琰张了张嘴,半晌委屈地睁着鹿眼无措地看了看梅长苏,很好,他本来有满肚子的话,但现在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梅长苏望了望天,叹了口气。


tbc

7.【恭喜太子殿下】

评论(33)

热度(262)

  1. _(:з」∠)_薄荷chiaki 转载了此文字
    长苏: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