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金陵秘事(番外二)

*前文可搜tag金陵秘事

*番外车的部分收录于靖苏/诚台本《金陵秘事》中


《一世安》

 

梅长苏忽然从梦中惊醒,不觉额间已被汗水浸湿。

此时正是子时刚过,屋内只有烛油偶尔滴落在烛台上发出滋滋的声音,他手中还握着一卷卷宗,意识到自己大概是低挡不住困意不小心睡了过去。梅长苏平复了一下心跳,梦中的情景他已想不起来了,但那窒息般的感觉却是缠绕不去。

自萧景琰去幽州之后,梅长苏便隐隐不得安,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

萧景琰此去只是围剿叛军收缴兵器,并无凶险,但梅长苏就是静不下心来,总觉得心脏钝钝地痛着,说不上来为什么。

从初入金陵开始,萧景琰身上就缠绕着许许多多梅长苏所不知道的秘密,那既让梅长苏困惑又让他觉得委屈,大抵是不知名的感情在作祟,就好像‘我能瞒着你,但你不能瞒着我’。

还有让梅长苏十分介意的一点就是,萧景琰如果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身份,那么对他好,对他做这些事,全都是因为他是林殊。

他知道这很矛盾,也完全没有意义,但是嫉妒之心就那样在心中疯长。

在他极力否认梅长苏的同时,却又想让他在萧景琰心中占得一席位置。

窗外缓缓落下的一片叶,无声地落在尘土中,不知是谁的叹息飘散在清冷的空气中。

 

转眼萧景琰到幽州已有数日,说是围剿,实则只用了几个时辰叛军就纷纷投降,接下来萧景琰便命人开始清点缴获的物品。

“殿下,您来得正好,这里有一箱甚是古怪!”列战英将其中的一个箱子打开,这个箱子外表看着平凡无奇,但打开里面却是又藏着一个箱子,而那个箱子里面还藏着一个箱子,这层层叠叠的竟然藏着好几个空箱子。

“也不知是什么,竟然如此宝贝。”列战英将最后一个箱子打开,里面是一个暗红色镶边的锦盒。

看到锦盒的瞬间,萧景琰只觉得五雷轰顶,背后一片冰冷,如同置身冰窖。

他想起来了,那是何物。

 

——你可想清楚了?一旦救活了他,你只有几日时间存于世上,时间重新倒回后前尘往事尽散,现在发生的事情对于你来说就是上一世的事了,下一世你便再也不会存在于这世上。

萧景琰半垂着眼睑,嘴角却挂着淡淡的笑意,“这样便好……”

“陛下!陛下?”萧景琰抬起头的瞬间,那白色的兽已然不见了,只剩下列战英担忧的眼神,“陛下,战英跟随陛下多年,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

“战英知陛下待苏先生的情义……但这大渝之人说的鬼符,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陛下万不可相信啊!”

萧景琰只是怔怔看着那锦盒不语,列战英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退下。

几日后,殿前萧景琰遇刺,大渝狼子野心,送宝物换质子只是一个幌子,实则是想借此要了萧景琰的命,虽然萧景琰早有提防,但还是被重伤陷入昏迷。

梅长苏也是在那个时候得知了消息。

梅长苏醒来的那天着实吓坏了所有人,蔺晨就差大喊大叫‘救命诈尸啦!’试想想,前一秒众人还沉浸在悲伤之中,后一秒突然梅长苏就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老阁主在震惊之中反应过来,把了梅长苏的脉之后连连称奇,这亲眼看着断了气的人,连大罗神仙都难救的人,竟然突然就活了,不仅活了还连火寒毒都没了,除了奇还能说什么。

活了之后的日子,梅长苏过得很简单,只是心中却无法释然那份无名的感情。

萧景琰。

除了萧景琰,这世上不会再有什么人能让他如此放心不下。

在得知萧景琰遇刺之后,他便再也按耐不住,只想确认那人没事才能安心。

 

好一个相忘江湖!梅长苏啊梅长苏,你是真的要如此狠绝吗?“我问你,在你心中梅长苏可曾活过?”萧景琰只想放声大笑,胸口传来的刺痛比不上他心口的万分之一。

他想起了那年他与梅长苏的初遇,梅长苏对他说‘我想选你,靖王殿下。’梅长苏立于风雪之中喊着他‘萧景琰你给我站住!’,梅长苏微微笑着用着干涩的嘴唇轻声说‘景琰,别怕’,如今这一幕幕全都让萧景琰痛彻心扉,长苏……你既无法许我半生,又何苦要用这样的话来伤我……

口中的血腥味呛得萧景琰再也忍不住咳了出来,“景琰!”萧景琰摆了摆手没有看向梅长苏,“朕累了,你退下吧。”

萧景琰轻轻抚摸着那锦盒,不由苦笑起来,看来这东西是真的……

他没有时间了。

既然横竖都要将他的心挖开,那便多挖几刀,这样或许便感觉不到痛了……

“传朕旨意,太上占卜测出苏氏乃凤体之尊,一国不可无后,苏氏深得朕意,贤良淑德,理应顺应天命,立为皇后。”

从上天偷得的时日里,萧景琰不知是欢喜还是悲更多一些。

萧景琰回殿之时,已是深夜。那守在门外的老奴见了他立刻要行礼,却被萧景琰示意噤了声,悄然退下。

朱红的窗内烛光摇曳,梅长苏的身影被映在窗上模糊不清,萧景琰忍不住站在那里伸出手,隔着窗户分明只有十几步的距离,却是遥遥不可触及,透过他的指尖缠绕在那里的只是冰冷的空气,他一点点地抚摸着那道影子,低低地笑了起来。

最后的最后,他依旧什么也抓不住,而他们之间那条纤如丝的线再也遍寻不到了。

直到那一晚的到来。

萧景琰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军帐中,他不知为何回到了过去。

而他现在,全部都想起来了。

 

过去的萧景琰站在他的面前,笑得温柔。

“你说你许林殊一生平安喜乐,但你有没有想过,你真正想要共度一生的是梅长苏?”

过去孕育出的未来,未来牵扯出的过去。

林殊是他最重要的朋友、家人,他最暧昧美好少年时代的回忆,但梅长苏却是他深爱着的人。他爱着的是站在他面前的人,一直默默在他身后辅佐着他的人,无论他有着怎样的过往,抱着怎样的目的接近萧景琰,他的心也只被他一个人所牵动。

林殊和梅长苏是一个人,但又不是一个人。

林殊是过去萧景琰的执念,梅长苏是未来萧景琰的牵绊。

萧景琰忍不住苦笑起来,他果真是越活越过去了,没想到真正点醒他的却是过去的他。

 

夏末的夜晚许有凉风透过窗外吹至室内。

黎纲见萧景琰只身一人风尘仆仆地踏进苏宅,一个手下都没带,正要开口拜见,却被萧景琰摆摆手示意不用,“苏先生可是已经休息了?”

“还未。靖王殿下,可是找宗主有急事?”

萧景琰面色顿时犹豫了一下,他一路上满心只想要快些见到梅长苏,赶到金陵时天色已黑,命令手下回府后,便自己一人来到了苏宅。

现在黎纲突然问起来,萧景琰却不知该如何答了,他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没什么……不用了……你先忙去吧。”

萧景琰注视着窗台被烛光勾勒出的那一道影子,他想起了那日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窗外,用指尖细细描绘着梅长苏的影子,那个时候他以为这就是最后的结局了。

梅长苏就在那个时候突然打开了窗户。

“殿下?”梅长苏像是惊了一下,萧景琰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一声不吭就站在外面?在触及到萧景琰的目光之后,梅长苏便半句话都问不出口了。

因为那双眼睛里落满了盈盈的泪水。

在微弱的烛光中,反射着点点的亮光。

时至今日他才发现他一路只是寻着那盏灯而来,这么多年他经历了这么多,所要所求不过就是一个归处。

而那个归处就是梅长苏。

“我回来了。”


end


评论(8)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