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三生缘之梅妃有喜(八)

(七)情意

(八)意转
梅长苏转醒已是好几个时辰之后,山洞之中无法分清是白昼还是黑夜,萧景琰正坐靠着一块石头睡觉,而他的头正枕着萧景琰的大腿。
梅长苏这才注意到萧景琰几乎把衣服全给了他,最外面的外套被垫在了他身下,里面柔软些的则披在了他身上,萧景琰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里衣,似乎因为寒冷而睡得不稳,微微蹙着眉。
梅长苏试着动了动身子,身下并没有想象中的黏腻感,反而干干净净的,衣服上还残留着被炭火干烤过温热的感觉,他们身前不远处的火堆燃得只剩下一些黑乎乎的灰烬……梅长苏猜定是萧景琰在自己熟睡的时候已经帮自己清理过了。
记忆回笼的瞬间,梅长苏感到自己耳尖红了,脸也燥得慌,但是心里涌起的却不知是何滋味,原以为只想以梅长苏的身份守护他,远远地看着他便好,却不想不仅和萧景琰成了亲,现在还……
明明是两个人的情,却偏偏生出三个人的恋。
他既想让萧景琰喜欢上现在的自己,又希望他心中只有林殊。为什么不告诉他真相?梅长苏扪心自问,告诉萧景琰真相自己和他是不是就不再会纠结,就会轻松一些?只是他……
梅长苏捏紧了自己的指尖,蔺晨那日帮他私自续命已是逆天而行,他自知时日无多,回来只是为了将当日害他之人一一揪出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却偏偏到了萧景琰这里就只剩下头脑发热了。
分明是一颗七窍玲珑心单单被耿直又固执的萧景琰拴了个牢。叹气声就这么从嘴里吐露出来,萧景琰颤了颤睫毛,微微睁开眼。四目相对之时,却有什么微妙的感觉弥漫在氤氲缭绕的空气中。
梅长苏只觉心中一紧,有些慌乱地起身却不想萧景琰一个低头,两人的脑袋就撞在了一起,梅长苏疼得嗷呜了一声,捂着脑门,“萧景琰你的头是铁……”后面几个字还未说出口,他自己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只好低垂了眼眸不去看那让他如坐针毡的视线。
半晌萧景琰才像是回过神来,伸过手轻轻覆盖住梅长苏捂着脑袋的手,柔声道,“苏先生撞到哪里了,让我看看…”
梅长苏只好放下了手,随萧景琰揉着额头被撞红了的那处,脸羞得绯红,一双手也不知该往哪里摆,紧紧揪了自己的袖口。这般慌乱的神态倒是让萧景琰轻笑了起来,“没想到苏先生紧张的时候也喜欢这般揪着袖口…”
梅长苏闻言,立刻松了手,萧景琰却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其实刚刚苏先生说的那句话让我想到了一个人……那时我和小殊总喜欢打打闹闹,头撞到一处时小殊也说我头硬得像铁一样……”
梅长苏感到喉中紧了紧,不知怎么眼眶就热了,这是萧景琰第一次在他面前主动提到林殊的事情,那些过往就好像还在他眼前,萧景琰还是萧景琰,他却再也不是林殊了。
“小殊……他就是你三生石上刻着的人吗?”
“嗯。他叫林殊,是林将军的儿子。”
“殿下不介意的话能跟我讲讲林殊吗?”不知怎的这句话就唐突地被说了出来,梅长苏抬眼正对着萧景琰,对方似乎有点惊讶,梅长苏随即便低下了头咬了咬嘴唇。
梅长苏啊梅长苏……你这是想要做什么,听到了答案又当如何……
正当梅长苏想要道歉时,萧景琰却开了口,“小殊他…是我见过最明亮的人。”
萧景琰也不知为何会对梅长苏说这些,大抵是梅长苏看向他的眼神太过于复杂,又或者是表情太让人揪心,所以他便不由自主地开了口。
当年他从未对林殊说过这些,林殊也从未对他说过一句爱或是喜欢,就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算三生石不出名他们也从未想过要和对方分开。
萧景琰的声音低沉而又缓慢,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割进梅长苏心口的一把刀,梅长苏心想着,没想到活了这么多年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个喜欢受虐之人,萧景琰越是说得他心口疼,他就越生出一些欢喜。
这样便足够了……就让林殊在他心中保持着这样的美好,纵然是再死一次他也可以放心了……萧景琰也许事后会感到愤怒感到难过,但他都不会再像失去林殊那样痛彻心扉……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梅长苏便是林殊……这样就好……
梅长苏猛地咳嗽起来,胸口翻江倒海的疼痛席卷着全身。萧景琰急忙扶着梅长苏,轻拍着他的后背,“苏先生!苏先生?!”萧景琰看着对方咳得额角的青筋都暴了出来,声音撕心裂肺的,顿时慌了手脚。
梅长苏紧紧地抓着萧景琰的指尖,滚烫的汗水滴落在二人相握的手处,他大口地喘着气,断断续续说道,“…香囊里…有药…”
之前二人行云雨之事后,萧景琰将梅长苏衣服烤干时见过那香囊,他没太在意便又塞回了原处。
急忙将香囊打开,里面竟是一小瓶精致的琉璃瓶,瓶里是一种从未见过的药丸,这药丸周身为褐色,但上面却是有一丝丝的暗红色细纹,像是血脉一样,着实看着有点诡异。
梅长苏此时咳得一口血都吐了出来,周围又没有水,情急之中萧景琰只得咬了咬牙齿,轻声说了一句,“得罪了,苏先生。”便一口将药丸含进嘴里覆上了梅长苏的嘴唇。
互相抵绕之间,似有一股奇异的香气混合着血气堪堪缠绕在二人的唇齿之上,萧景琰一边把药丸推进梅长苏的喉中,一边有些心猿意马,萧景琰只觉得一颗心跳得厉害,鼻尖也冒出汗来,他这是怎么了……

药吞下之后梅长苏果然不咳了,“苏先生你好点了吗?”
梅长苏虽然依旧苍白着脸,气息却平稳下来,“不碍事了,刚刚……多谢殿下。”
你…萧景琰却有点放不下心来,梅长苏究竟得了什么病?严重吗?他到底……萧景琰看着他一句话却如鲠在喉,他现在该以什么身份来过问梅长苏的事情,是夫君又或是太子?二人互相望着对方一时就陷入了沉默。
过了半晌,萧景琰才咳嗽了一声,站起来说去看看,不知道外面情况怎么样了,便逃也似的离开了洞口。
梅长苏忍不住捏紧了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上面残留着萧景琰的味道让梅长苏感到安心的同时,却也更加地悲凉。
列战英到底还是找到了他们。
二人当时都稍许有些狼狈,因为未进食而面色显得格外苍白,尤其是梅长苏,感觉整个人都快融进了暮色中。
梁帝得知此事大怒,派巡捕营捉拿北燕使臣进殿当面对质,却听通报之人慌张入殿,“陛下!不好了!这北燕使臣他他他死了!”
“你说什么?!”

tbc  

(九)疑云

😂不小心变成了侦探剧…嘛!只是私心想看靖苏一起办案(你够

评论(33)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