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三生缘之梅妃有喜(九)

(八)意转

(九)疑云
“这驿馆发生了什么事啊?怎么这么多官兵把守?”
“哎你还不知道啊?”
“我也不知道!这位兄台可否说说?”
“我告诉你们啊!这北燕的使臣被人给杀了!据说死状惨烈,全是血啊!”
“哎我还听到一个传闻说这人是太子殿下杀的!有人说现场发现了太子殿下的玉佩……”
“嘘嘘嘘…你是不想活了啊?!这事儿可别乱说!”
这一面市井风言风语已经传开,另一面梁帝也很焦躁。
梁帝自然是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萧景琰从小就说一不二,他说的事情肯定是真的,只是这北燕使臣一死便成了死无对证,况且这里面还牵扯到了北燕与大梁之间的利益往来,如若不抓到真凶,恐怕北燕那边不会善罢甘休。
“高公公。”
“陛下有何吩咐?”
“我要你通传下去,召集有能之士,凡是三日之内能破案者重重有赏。”
“父皇,儿臣斗胆,望此次案件交与儿臣来破。”一旁的萧景桓竟然率先开了口。
“哦?”梁帝看了看萧景桓,萧景宣倒是立刻变了脸,也拱手道,“这次的案件怎能劳烦五哥,还是交由儿臣来处理吧!定还七哥一个公道!”
“哼!”萧景桓哼了一声,“指不定北燕使臣就是某些人派人杀的,为了嫁祸给景琰……”
“你什么意思!”萧景宣还想在说什么,被梁帝的一声“够了!”给打断了。
“你们一个个倒是积极的很……”梁帝瞪着眼睛转了一圈,最后视线停留在了梅长苏身上,梅长苏身着一身素色长衫,虽一直站在边上未开口但却让人无法忽视掉他本身的气势,他的目光直视着梁帝没有一丝退缩,缓缓开口道,“这次事关重大,既然是我家殿下的事,自然也是我的事,恳请父皇将这次的案件交与儿臣,儿臣定当查个水落石出。”
“谁都知道你是当朝的太子妃,你若是有意包庇太子……”萧景宣被梅长苏冷冷的视线扫了一眼,一句话就卡在了喉咙里。
“呵。”梅长苏勾起嘴角,但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那散发出的压迫力不自觉地让萧景宣退了一步,“我江左盟在江湖上也算有威望,身为一盟盟主,我若徇私枉法传出去岂不令盟蒙羞,况且,我已在北燕使臣的屋内发现了一些证据。”
“太子妃莫不是已经知晓了凶手是谁?”
“不错,儿臣已有些眉目,所以还望父皇准许。”

“战英,苏先生怎么样了?”
“殿下不用担心,苏先生说他自有妙计。”列战英显得有些兴高采烈的样子,“苏先生真乃神人啊,进殿之前便跟我说这次的案子肯定会交由他来处理,果然刚刚皇上就下令全由先生调查,而且苏先生还说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今晚就可知道真凶是谁了!”
萧景琰却不似列战英那般开心,他如今被软禁在太子府中,什么事也做不了,也不知道梅长苏会不会遇到危险,心里忐忑不安,“战英,我这边你先别管了,保护好苏先生要紧。”
“是,殿下。”
话说这北燕使臣被发现横死在屋内,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是驿馆的宫女。因为要进使臣屋内必要经过几位官兵的把守才能进入,先前北燕使臣特意吩咐过,听到任何响声都不得进入内院,所以那些宫女们也只会听到传唤才会踏入内院。
今天一早宫女已备好了饭菜却迟迟不见有官兵来传唤,不免觉得奇怪,便几个人一起进了内院,却发现两个把守的官兵晕迷在地不省人事,进入使臣屋内便被吓得尖叫起来。
那使臣脸面朝下倒在地上,地上有散落的几本书,屋内有一些打斗的痕迹,在使臣的身边还有萧景琰掉落的玉佩,这乍一看的确会让人误以为是就是萧景琰杀的。
但奇特的是,北燕使臣的左手握拳,右手却有一根食指伸直,似乎是临死前想要表达什么,而且他的致命伤并不是背上的刀伤,而是额头眉心处的一点殷红,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只是脸朝下倒下时沾染了血迹。
暗器……
梅长苏低垂了眼眸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过了一会他才伸手去扒开那握拳的左手,发觉尸体因为僵硬很难掰开,最后还是黎纲等人上前才掰开了。
“宗主,你看!”原来那左手里竟握着一张纸团。
定睛一看是卓文君的一页诗词,梅长苏翻了翻掉在地上的那本诗词,果然有一页是被撕下来的。
“早有听闻这北燕使臣喜诗词歌赋,没想到死之前还拽着不放。”
梅长苏听了列战英的话只是微微一笑,“战英你可知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故事?”
“这个自然是听过的,可这与北燕使臣有何关联?”
“司马相如曾写过一封信给卓文君,'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却单单无'亿',意旨'无意',这北燕使臣左手捏着卓文君的诗词,握拳为无,右手比一,这不是正是'无一',他只是想临死前告诉我们杀害他的凶手是谁。”
“司马相如?”
“不错。你还记得司马雷吗?”
“你是说那个曾经得罪过郡主,后来被穆小王爷差点打断腿的司马雷?”
“嗯,当天招待使臣的会宴他也在场。”
“听说他父亲和他都是支持献王的人,怎么会和北燕的人搞到一块去的?”
“我问你,如果现在景琰出事,被指认是杀害使臣的凶手最大的受益者是谁?”
“不是献王就是誉王,他们一向来明争暗斗多年,都想被立为太子,如今若是殿下出了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他们两个。”
“但是单凭司马雷是绝对想不出这样的计谋,献王身后必然有人指点,而杀害北燕使臣的应该是两波人。你看这背上的一刀虽深,却不足以令使臣当场致命。恐怕一开始他们并不打算让司马雷动手杀他,司马雷却无意中杀了他,慌忙把景琰的玉佩丢下便匆忙跑走了,但使臣却没有完全死亡,挣扎着爬起来撕了书想要留下讯息,就在这时候闯进了第二波的人。”
“他额间的这个伤口很小,像是银针之类的东西,但这个伤口才是导致他真正死亡的原因。而杀他的人显然是看到了使臣留下的死亡讯息,但他却没有销毁,所以第二波一定不是献王的人。”
梅长苏捻了捻指尖,望向窗外,那时正是起风之时,风一吹便有几片树叶盘旋而下。
网已经撒了,现在只等着看是谁落进来了……

是夜。
萧景琰正在书房,只是他颠来倒去手中的书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一想到梅长苏他只觉得坐立难安,要不是他,梅长苏也不可能被设计喂下情丝绕,要不是他,梅长苏也不用挺身而出为他捉拿真凶,要是梅长苏因为救他而出事……
正在这时突然嗖地一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一个纸团朝他面上直直飞了过来,萧景琰反手一下夹住了它。
摊开纸条,只见上面赫然写道:要救梅长苏,就来驿馆。
萧景琰握紧了拳头。
这很有可能是个陷阱,但萧景琰没法坐视不管,今天即使是龙潭虎穴他也必须要去探上一探。
夜晚的街道空无一人,偶尔远处传来几声狗吠,萧景琰不知怎么想到月黑风高,好一个杀人夜……他一路向着驿馆靠近,却在快到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个白乎乎的东西飘过,吓了他一跳。
“什么人在此装神弄鬼!!”萧景琰提起刀就砍了过去,那白衣女鬼也不慢,一个反手就躲了过去,刀剑霎时就叮叮咣咣得响了起来,在空旷的街道上听起来异常吓人。
萧景琰这才看清,眼前的人是个男人,他穿着一身白衣,头发随意地披着,不注意大晚上看是挺像个女鬼的。
“我还没问你谁啊!?哎小飞流你别在旁边笑了,还不快来帮我!”那白衣男子冲着一旁的空气嚷嚷,突然一个晃神便有一个十七八岁的蓝衣少年站在了他的旁边。
“无聊。”少年冲着那白衣男人翻了翻白眼。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这不是才刚刚适应凡人的身体,你不仅不来帮我还看着我被人打!”
萧景琰被撂在一边,有点不明所以,这两个人大半夜不睡觉的跑街上干嘛?
见对方也没有要打的意思,萧景琰皱了眉头,“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们两个…”萧景琰话音还未落,只见那白衣男子手指轻轻碰了碰萧景琰的额头,一股冰凉的触感从脊椎一路而上,过了半晌那白衣人收回了手。
“有意思,原来你就是长苏世间留恋之人啊……”
一旁的蓝衣少年听见“长苏”二字,整个眼睛都亮了起来,拽着那白衣男人的袖口不肯松,“苏哥哥!找苏哥哥!”
“行了行了,知道了……别拽我……也不知道是谁救的你,成天苏哥哥长苏哥哥短的…”白衣男子这边还在絮絮叨叨,随后就转过头冲着萧景琰道,“水牛殿下!我们是梅长苏的朋友,我叫蔺晨,他是小飞流!你现在是要去找他吧?可否给我们带个路?”
萧景琰瞪着那前面两个人,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梅长苏的朋友?
江湖中人?

(十)困惑
tbc

评论(22)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