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凯歌】清醒梦(半架空,ABO,3)

*好吧,我要暴露我的小号了2333

那个号决定拿来刷别的了……于是凯歌还是放在大号上了,顺便…我已经写过旅行梗了😂所以我要不要脸的打个紫色tag

*拒绝ky,圈地自萌


前文走(2)

胡歌站在门口,微微皱起的眉头和紧咬着的下唇,无一不透露着他的紧张。

说实话第一次在剧组与王凯见面时的气氛,与脑海中想象差得太多。

胡歌自认为人缘还算不错,跟他合作过的艺人大多数都跟他相处的挺好,第一次见面正常情况下第一印象也不会差到哪里去,除非是受到了信息素的影响。

他在出车祸前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Omega,但自从那件事之后,他几乎对于Alpha散发出信息素的味道彻底绝了缘。

而王凯,是第一个第一次见他就释放出如此强烈Alpha信息素的人,久违了的压迫感让胡歌心跳有些加快,额间也不自觉地冒出了细小的汗珠,但他闻不到任何的味道,也无法辨别出王凯此时此刻的情绪,只是从对方紧紧握着自己的手可以感觉得出他内心的震动。

公式化的握手问好之后,王凯似乎眯着眼睛露出了探究般地眼神。

导演组为了多让他们两个熟悉磨合更快些,特意做了一些准备工作。都说熟识一个人最快的方法就是一起吃顿饭,为了让大家更好地融入剧组,聚餐就成了家常便饭,而胡歌理所当然被分配到了王凯边上的位置。

他们之间相隔不过几公分的距离,胡歌却觉得有些坐立不安。其实胡歌有些吃不准王凯是什么样的心态,一般来说如果真的很讨厌对方的话,私下里应该是不会想要有交集的,偏偏王凯第一天就加了他微信,表现得在旁人看起来也相当的友好,可要说喜欢的话,那好像也差得有点远,这一点只有胡歌一个人清楚。

在片场休息的间隙里,那倍感压力的眼神,如芒在背,隐隐的,像是隐藏在草丛中的狮子,刻意收起身上尖锐的爪牙和怒气,压低着气息,这样露骨或者是说带着点侵略性的眼神,照理来说,胡歌是相当反感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对上那双鹿眼,和微微抿着嘴角如同刀刻般刚毅的侧脸,胡歌有些反感不起来。

大抵是人总是对好看的人或事物带有莫名的好感。

他开始思考是不是哪里惹到了王凯,还是说他把他错认成谁了?

那天晚上一开始大家还有些拘谨,到后来喝嗨了一个个都开始哥啊姐啊的叫开了,郭晓然已经醉得不清,摇来晃去的却还不忘劝酒,“苏先生!今天你喝得可有点少啊!这可不行……必须加满……”

胡歌有点哭笑不得看着郭晓然晃悠悠地往自己酒杯里倒酒,其实他已经感觉到有些头晕了,他的酒量一直不太好,一瓶以上红酒就直接ko掉了。胡歌正打算找个什么理由混过去,却突然听见旁边的人用着低沉的声音说道,“我替他喝。”

胡歌略显惊讶得看着王凯,他不知道对方这样做是什么意思,但王凯已经在郭晓然和胡歌注视中拿过胡歌的酒杯,就着他喝过的地方一口喝了下去。

胡歌感觉自己整张脸都烧了起来,所幸在场的人都没注意到这一幕,郭晓然又醉了,只是‘啊’的嘟哝了一句,“殿下你可真宝贝苏先生……”

你入戏也挺快的啊?

最后剩下唯一意识清醒一点的也只有胡歌和王凯,分别把大家安顿好了,胡歌洗了个澡反而精神头来了,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想摸根烟来抽抽,却发现口袋里只剩个空壳。现在这个点去买烟,不知道还有没有……

磨磨蹭蹭地穿着拖鞋,却在路过王凯的房门前停了下来。

他真的有点闹不懂王凯这个人。

他对其他人的态度都很亲切,包括刚才为自己挡酒的举动怎么看都应该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可偏偏他对自己的态度却很微妙,时好时坏就像阴晴不定的天气。

毕竟是要一起演的搭档,未来几个月他们都会在一起,不管怎么说,首先做的还是要消除隔阂才行。


王凯承认,他这几天都在观察胡歌。

对方再怎么装作不知道,也应该察觉到了什么,王凯第一次觉得有些挫败。

胡歌要么是真的很厉害,能够演得毫无破绽,要么他是真的毫不知情,他不仅彻彻底底忘记了那段过去,也丝毫感觉不到他们之间存在的纽带。

但是这怎么可能?莫非真的是他认错人了?可是胡歌身上的味道又真真切切是他的Omega……乱七八糟的思绪搅得王凯有些烦躁,紧接着,他的房门被敲响了。

“胡歌……?”令他心烦意乱的罪魁祸首此刻正站在他的房门前,把着乱糟糟还带着点湿气的头发,歪这头问道,“哎王凯,你有烟吗?”

王凯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让胡歌进来了。

胡歌倒是很自然,好奇地打量着王凯的房间,“凯哥,你这房间比我的干净多了啊!”王凯也不知道胡歌究竟是来干嘛,是单纯想借烟,还是只是来参观一下王凯的房间,“我这只有一包中南海,不介意的话拿去吧。”

“王凯,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意见啊?”

“没啊。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那你为什么讨厌我?”

胡歌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三分酒醉后的耍赖,又带着三分试探,零零星星地在王凯心中勾起了什么,像是一小根羽毛在深处盘旋,蠢蠢欲动。王凯终究动了动嘴唇,像是被气笑了那样勾起嘴角,“讨厌你?不,我想你大概误会了什么……我是一个Alpha,而你是一个Omega,太靠近我的话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胡歌没想到王凯居然会知道他真正的性别,可是这怎么可能?周围除了一两个知道他过去的人之外,整个娱乐圈都不知道他的第二性别,有时候连他自己都忘了他原来是个Omega,更别说才认识几天的王凯。

“你怎么……”胡歌的后半句话被彻底封在了嘴里。

王凯的吻如同他的信息素一样,压迫着胡歌的每一根神经,他像是暴风中的一颗小砂石,被卷着吹起来,盘旋着然后就被震得粉碎,张嘴的瞬间,那滚烫的唇舌便伸了进来。

粘膜相触的同时,一股强烈的感情击中了胡歌的内心,那种感觉他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就像无限光年漫长的运行轨道,终究有一天星辰的轨迹被细小的0.1微秒所改变,它带来的不止是来自灵魂深处两颗心撞击的炽热,更是一种寻得归处的喜悦。

泪水几乎要没过他的心脏。

在多少个日夜黑白的交替,在多少个他难以入眠的晚上,在多少个他被梦魇缠绕惊醒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得到,他在那个生死徘徊的病床上,曾经有一个人和他血脉相连呼吸同步,如同一个人一般,给予他生的希望。

这个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胡歌只觉得眼前一黑,王凯用手掌盖住了他的眼睛。

“别哭。胡歌。”

胡歌想要张嘴反驳,我没哭,嘴唇皮却只是上下磨蹭了两下,没发出任何的声音,他的睫毛扑扇着打在王凯的掌心,徒留下挥之不去的钝痛。

你到底是谁?


tbc

评论(24)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