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维勇】两个人的秘密(3.痛感共处(下))

薄荷chiaki:

1.男神变小了怎么办
2.坏恋人
3.痛感共处(上)

3.痛感共处(下)
*来不及解释了,上车

勇利此刻大脑有些发晕。
镜子前的人,黑色的头发软软地贴在脸颊两侧,被迫摘掉了厚重的眼镜,露出的褐色眼睛像是小鹿一样显得迷朦又湿润,被咬的泛红的嘴唇无一不透露着勇利的紧张,“维、维克多……”勇利紧紧拽着身上白色的纱裙,身体僵硬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勇利身上穿的是一套纯手工定制的婚纱,抹胸款式的设计,搭配晶莹剔透的水晶缝制,光洁的后颈至尾骨勾勒出一个完美的曲线,层层叠叠散开的裙摆拖在了地上,尾部点缀着银白色的玫瑰花瓣。
“很、很奇怪吗?”注意到一直站在勇利身后的银发男人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勇利的脸颊随即因为羞耻而变得通红。
“完全不会喔!”维克多微笑着靠近勇利,手指轻轻地挑起勇利微微翘起的发尾,用着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勇利,这套婚纱很适合你喔……我美丽的新娘。”

嘴角挑起的弧度,是恋人一贯坏心眼的小腹黑。

“您好,维克多先生是吗?您预定的婚纱和礼服今天都已经到了,现在要试穿吗?”
“嗯,我的等会再试☆先带勇利去试吧!”
“哎?哎哎哎哎哎———??!!”
胜生勇利对着眼前亮闪闪一层又一层的婚纱瞪圆了眼睛,他的大脑从维克多在冰场跪着向他求婚开始后,就有点短路了。迷迷糊糊地伸了手,迷迷糊糊地被维克多抱着转了几圈,很可能当时他还很丢脸的鼻涕眼泪大把大把直掉……
然后今天一大早他就被维克多拖了起来,来到了这家婚纱店。门口还挂着本日休息的标志,勇利被拉进了被鲜花和粉色铺满的店里面,诺大的店里就只有一个店员小姐,勇利和维克多三个人。
“那个……”
“喔,今天维克多先生已经包场了,胜生先生可以慢慢试。”
被店员小姐这样笑眯眯地告知了,勇利反而更加地不安起来,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果然,在看到婚纱后勇利就差要夺门而出了。
“所以说为什么我是穿婚纱啦!我可是男生啊?!”
“啊,这个我当然清楚啊,你忘记我们一起洗澡的时候唔唔唔……”
勇利涨红着脸捂住了维克多的嘴巴,店员小姐似乎笑意更深了些。
“可是,这是我特意为勇利定做的,勇利不肯穿我也没办法……”维克多开始嘟起嘴使用卖萌可耻的必杀技了。
“啊啊……我知道了……”胜生勇利对于自家偶像的抵抗力完全为零。
“yes!!小猪猪快去换哦!记得吸紧一点小肚子不要凸出来喔!”维克多又微笑着补充了一句。
勇利任命地换了婚纱,除去了其中店员小姐的笑意,和不得不让店员小姐偶尔进来帮忙穿婚纱的窘迫,勇利总算是把这套繁重的婚纱给换上了。

“勇利,把手拿开。”维克多轻轻啄着勇利挡住脸的手背,店员小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早就不见了身影,勇利被维克多突然抱起的动作吓了一大跳,但当维克多将他放倒在沙发时,一切都太迟了。

(打卡: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9186083635004

当然,等他再睁开眼,注视着被扯得乱七八糟的婚纱,还有上面皱皱巴巴干了的不明液体,以及自己全身都像被碾过的疼痛,难得和维克多生了整整三天的气,任凭维克多哄诱卖萌都不管用。
脏了啊……决定了!再去买一件吧!维克多歪着脑袋做出了总结。
而那件婚纱,则被维克多认认真真的包好了安静地躺在他们的衣柜中。

“胜生君这次也发挥非常好呢!有没有什么话想要对一直支持着你的人说呢?”
“那个、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真的很感谢!”
“啊、其实还想问胜生君一个私人问题呢!你手上的戒指是怎么一回事呢?”
“啊……这个是……结婚戒指。”
独家专访八卦:胜生勇利竟已结婚?!神秘结婚对象是谁!!
维克多对着手机露出了一个微笑,身边黑发的青年在他怀里睡得毫无防备,露出在外的肌肤上还印着星星点点的红痕,房间里浓烈的情欲还未尽数散去。
银发男人像是想到了什么,轻轻吻了吻青年的额头,伸手将他的手拉了出来,咔嚓拍了一张照片,发了推特。
至于在接下来几天的狂轰乱炸中,现在的他们正享受着恋人安静而又甜蜜的时光。

———☆〜(ゝ。∂)你们都没机会了!他已经是我的了喔!
照片上十指紧扣的两只手,银色的戒指紧紧相抵,散发出柔和耀眼的光芒。


tbc

评论(3)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