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诚台】皂滑弄人

@一只宅小南 小南生日快乐!!

感谢肥皂提供者@苍小绝 

对不起只有小肉,肾虚


(正文)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是明诚自己忘记了,他把自己的衬衫落在了明台屋里,然后隔了几天怎么找都找不着,问明台有没有看见,明台啃了一大口面包鼓着嘴摇头,没看见。

这可真是奇怪了。

然后明诚就开始发现他开始少东西了,一开始是水笔啦笔记本啦这些小东西,到了后面开始少剃须刀牙膏之类的,直到他的内裤开始不见了,他才觉得有必要找机会和明台好好说说。

“明台。”

“怎么了,阿诚哥?”

“你最近……缺内裤或者其他的东西吗?缺的话跟我说,我去给你买。”

“哎……不用啦!我都这么大了,内裤什么的我自己会买的。”

明诚狐疑地看着小少爷正坐着一脸乖巧懂事的样子。

物极必反,必有妖气。

事实证明,明诚的预感完全不会出现偏差,明台的衣柜里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明诚的东西。

至于明台为什么要收集明诚的东西,他连想都不用想。

你的就是我的。

包括你,也是我的。

明台是这样表达着的,虽然方法很幼稚,但的确很有效果,明诚扯了扯嘴角,关上了衣柜,假装自己没有发现这个盒子。

明诚之前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明台要对他表白,尽管极力阻止,打太极,绕圈子,但都没能让明台知难而退。

他是喜欢明台没错,但明诚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接受明台,他必须要让小少爷知道,他才是掌控的一方。

说白了,明诚有着绝对的控制欲。

这大概和他小时候的经历脱不了干系,偏偏跟着明楼这个掌控欲也很强的大哥十几年,所谓有样学样,上梁不正下梁歪(哦,不是。)明台却总是出乎他的意料,给他不断地制造各种惊喜以及惊吓,所以明诚理所当然的选择了伺机而动。

最好的猎人总是喜欢在暗处看着猎物自己送上门来不是吗?

自己蹦达着自以为聪明的小家伙,还在炫耀着‘怕了吧我就是要你,快从了我’的得意中不可自拔,这边明诚乐悠悠的喝着茶,随便他。

想要什么,拿去就是了。

明台终于按耐不住了,怎么回事!阿诚哥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因为你的脑回路没有我的套路深啊,小傻瓜。

明台决定要把明诚的东西全部搬空。

然后,他看中了明诚浴室的香皂。

这块香皂他也有一块,是大哥从英国托人带的,尽管人手一块香皂,明台还是觉得明诚的香皂比较好用。

因为什么呢?啊,理由当然有很多。小少爷掰着手指想,因为阿诚哥会把它拿在手里,他的手指会沾满了泡沫,露出的骨节看起来会有种说不出的情色感;他会轻轻地用它滑过身体的每一个部位,让香气蔓延至浴室的每一个角落……

啊,他才没有吃一块香皂的醋。

明台瞪着那块白色的香皂,因为被用过的关系,四四方方的角早已经没有了上面的白玫瑰标记也模糊不清。

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了,明台乐呵呵的想着,手还没伸过去,就被身后的声音吓得背后毛都竖了起来,活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咪。

“这次是缺香皂了吗?小少爷?”

明台只惊吓了一秒钟,下一刻他又换上了‘哎呀被发现了’俏皮的表情,“是啊,阿诚哥不会这么小气连香皂都不给我一块吧?”

明诚差点就没忍住笑出声来,这样会不会太对不起天天在勤劳搬家的明台?

“小少爷这是打算把我屋子里的东西全部都搬去你那边吗?”

明台伸手拉过明诚的领带,凑近了明诚的耳边,男人脖颈边还残留着和他浴室一模一样香皂的香气,和明台发尾的香气混在一起,在空气中带起异样的热度,“是又怎么样,东西都在我这里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过来?阿诚哥?”

呵。明诚勾着嘴角,毫不掩饰眼睛里翻滚着的情欲,但是他只是看着明台却没有半点要动的意思。

明台在那一瞬间有些懊恼,明诚总是这样。

从很早的时候开始,明台就意识到了,他的哥哥总会带着这样的目光看着他,赤裸裸的欲望,明诚甚至都不费心去掩饰。明台一开始觉得很烦恼,尽管他不讨厌,但也不代表他必须要接受。

但是明诚不一样,他擅长欲擒故纵,擅长掌握明台的弱点,擅长心理战术和伏击。明台在意识到他根本就离不开明诚的某一天起,一切就已经太迟了,他早就掉入了那张明诚为他编织好的名为爱欲的网之中。

到底明诚还是比明台多吃了几年饭,论斗智明台还是嫩了点,你来我往的互撩中,明台开始沉不住气了,你到底喜欢还是不喜欢!你到底上还是不上!可急死人了!

明诚倒是很享受明台急吼吼炸毛的样子,他自己则一副油盐不进,十足的禁欲感觉,你说什么呢,小少爷我怎么听不懂。

让你装!明台恨不得一口咬住明诚的屁股。

“你到底想怎么样!明诚!”明台是真的感觉没有办法了,什么方法都想了,可明诚就是不为所动,“你到底要不要过来?”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小少爷,你想怎么样?”明诚的指尖缓慢地磨蹭着明台的腰部,有些色情的摸法让明台呼吸加重了起来。

“我想你……抱我。”明台小小声的嘟囔着,脸颊绯红了一片。

“大声一点。”

“我想要你抱我!”明台闭着眼睛大声重复了一遍,他现在总算是意识到了,在明诚面前问那些你究竟喜不喜欢我都是白搭,明诚就是想要把他逼急了,逼到他没有半点气焰,自尊心羞耻心通通全部都交出去为止。

明台说完就红了眼睛,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委屈都写在了脸上。

明诚托了托小少爷的屁股,放柔了目光,轻轻地吻了吻明台的鼻尖,“乖孩子。”


(吃个小肉)

他得让小少爷知道,任何节奏都是他来掌控的。

这样的话即使有一天他们不得不舍弃自己的生命,明诚的信念,明诚的思想,明诚的灵魂,明诚的一切一切都会融入明台的身体。

他会是最好的,明诚想道。

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他们会一直在一起。


end



评论(30)

热度(242)

  1. _(:з」∠)_薄荷chiaki 转载了此文字
    标题实在玄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