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镇魂女鬼!rps:凯歌、居北、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

【轰出】绝对吸引力02

前文走这里:01


轰的公寓离事务所并没有很近。

可能是出于某种原因,轰下意识不想离安德瓦这么近,所以住所特意挑了一个比较适中的位置。

绿谷睡得比想象中更加沉,那小小的雀斑上面,被睫毛所覆盖住的眼窝下面,区别于周围皮肤的一小块乌黑的颜色,自然没能躲过轰的眼睛。

尽管自己也多多少少因为英雄杀手斯坦因的事件而受到了影响,但绿谷受到的影响可能远比他更深,这也是他自从和绿谷分开后这一星期都神经有些紧绷着,无法放松的原因——直到在亲眼见到了绿谷,并且像现在这样实实在在触碰到他以后,轰才觉得胸口积压着的一口气得到了舒缓。

低头凝视着绿谷的视线也因为摇摇晃晃前行的公车而变得渐渐模糊起来,直到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车里已经空无一人了,只剩下坐在最后后排还手拉着手,头靠着头的轰和绿谷。

——呃、这里是,哪里?

疑惑而又迷茫的轰,看了一眼同样迷迷糊糊揉着眼睛,刚刚清醒的绿谷。

“嗯……啊——哎——!“


>>>>>>>>>>>>>

“抱歉!轰君……要不是我睡着了……”

绿谷低着脑袋,始终和轰保持着一段的距离,小心翼翼地跟在轰的身后。

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睡得太死而错过了车站,还是因为他们下车时,司机略显暧昧并且一脸‘现在的小情侣’的目光给搞的,绿谷现在看起来就像缩成一团一只毛茸茸的兔子,完全不敢抬头正视轰的方向,但轰过于敏锐的注意力还是注意到了绿谷那却始终停留在轰手指上的视线。

轰在心底无声地叹了口气,真的是所有情绪都表现在脸上了呢。

而事实上他从刚才下车开始也在克制着自己行为上即将产生的某种冲动,但他并不想强迫绿谷。

“绿谷。”

“……啊,是!”

“现在没有别人,那个……”轰顿了顿,尽量放柔了语气,“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手……可以牵着。”

——!

像是被突然拆穿了什么,绿谷的脸立刻变得通红起来,犹犹豫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身体上的需求占了上风,绿谷伸出了食指轻轻钩住了轰的食指,”……这样就好了,抱歉,轰君。“

感觉被绿谷紧张的气氛所传染,轰在那指尖传来细小的,不属于自己体温的触感中,心跳加速了起来。

”……没事。“

轰突然有点庆幸现在是晚上。

夜深人静的街道上,只有两个人的脚步,一前一后交替着,抬头是比深蓝色还要沉上几分的天空,被厚重的云层所遮住只有零星的几颗星星在闪烁着,但即使是这样,也难以分散掉手指间传来的温度。


轰君……真的是很温柔的人啊。

姑且不说因为这个麻烦的个性所致,轰不仅得时时刻刻和他在一起,还得提供住所,带着绿谷去安德瓦的事务所——怎么都觉得,占了轰君的便宜……

不过……还以为轰君的手指会是凉的……意外地有点热呢?

自从中了个性后,虽然经常在不注意的时候就牵住了轰的手,但绿谷并没有太过于仔细观察过轰的手,可能是冲击过于巨大,导致大脑还没有很好地消化这件事情,现在看起来轰的手掌要稍稍比自己的大一点点,手好像要比自己白一点,手指第二个关节的皮肤摸上去有点粗糙,大概是和自己一样练习时留下的老茧吧——

“绿谷。”

“啊!”

“到了。……临时租的公寓,不是很大。“大概是从来没有接受过客人的到访,轰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绿谷说着‘不好意思,打扰了’才给对方找了双拖鞋。

房间果然和绿谷想象中的差不多,比起自己眼花缭乱摆满了欧鲁迈特周边的房间,轰的房间大概称得上是整洁得几乎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些基本要用的东西外就没有别的了。

“……只有一张床。”

面对着略显抱歉的轰,绿谷再一次觉得自己占了对方很大的便宜,还给对方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和困扰,”没关系的,我打地铺就好了!“

“但是,这样不方便吧?”轰的视线转向了他们无意间又碰在一起的手指,”如果不这样接触着的话,可能又会不舒服。“

”唔。“

难得一直在犹犹豫豫又小心翼翼的绿谷这一次没有再坚持,遵从了内心最迫切的需求,他需要和轰的肢体接触,轰同样也需要他。


>>>>>>>>>>>>>

不可思议。

前一个星期还隔着十米的病床,静寂的空气里只有彼此缓慢而又安稳的呼吸,轰在那呼吸中渐渐入睡,而现在,绿谷就睡在不到他十公分距离的枕边,穿着他的睡衣,用着他的洗发水、沐浴露、牙膏,就好像连呼吸都染上了对方的味道一样,原来和一个人亲密的感觉竟然是这样的感觉……

轰紧紧地闭着眼睛,无法入睡。

思绪好像都绕成了一团,连他最自傲的冷静此刻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不知道应该先担心自己被绿谷握着的手是不是已经开始冒汗了,还是先担心自己过快的心跳被对方听见。

不管哪种,都不妙啊……

但是,内心竟然涌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庆幸,还好第一个发现绿谷求救的是自己,还好和绿谷一起中了个性的是自己,不管换做这之外的任何情况,轰都下意识抗拒着这样的想象。

”轰君,睡不着吗?“

”…………“

”因为你突然握紧我的手……“

”……抱歉。”

“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才对,要不是轰君及时赶到……谢谢你,轰君。”

“…………”

“上次也是呢,还没有好好谢谢轰君,要不是轰君,可能我和饭田君他们都……但是,真的是太好了呢……大家都还活着。”

即使再怎么想要否认那份源自心底的恐惧,但在只有一个人的晚上回想起来还是会感到后怕,失去的代价尚且还未经历过,过于年轻的他们,说到底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尽管在心里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要成为一个和欧鲁迈特一样伟大的英雄,就不能在这里表现出恐惧,不能表现出任何怯懦和退缩,但现在,只有轰和绿谷两个人的房间,绿谷对轰毫无保留地吐露出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他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在害怕着,迷茫着。

这和他们中的个性没有任何的关系,只是从一开始他就单纯地,信赖并且依赖着对方,相信对方会给予相同的回应。

“我在这里。”

“嗯……”


床头的时间啪嗒地轻轻跳到了零点,在那之前所有复杂的心绪和无法诠释的混乱心情,都像是回归了原点,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2.混乱的星期二

评论(5)

热度(60)

  1. 下页※海贼迷ASL♥珊薄荷chiak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