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镇魂女鬼!rps:凯歌、居北、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

【诚台】【靖苏】好好走路!别晃!(17)

(15) (16)←前请走

*今天我又懵逼了

 

*who the hell is XiaoJingYan

 

*哎哟妈呀,好大一盆狗血略眼熟

 

*如果点赞破500,lo主就写梅妃有喜(别信

 


 

(17)

 

不过遗憾的是萧景琰没能再晕过去一次,明台和明楼急急忙忙地一左一右架着他去上药。

 

明台难得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看着明楼帮明诚上药,望着明诚已经染红了的衣襟和细微的吸气声明台也有点红了眼眶。

 

从车座下来的不是明楼,是南田洋子,他瞬间就明白了,‘毒蛇’就是他的大哥明楼。在看见明楼与明诚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样踏进明公馆的那刻他就觉得血气直接翻涌上了大脑一般,想都没想就举起了枪。

 

但是他完全不知道明诚居然受伤了。

 

明楼暗暗叹了口气,一把把纱布塞到了明台手里,“你来包扎,我去做饭。”

 

萧景琰听着两人的对话和周围的场景心中已然明白了七七八八,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明台的大哥居然和琅琊阁阁主蔺晨长得一模一样,看来这次是他和明诚互换了……这下可真是麻烦了……

 

明台觉得肠子都要打结了,一口气是憋在胸口无法发作,他虽然生气大哥和明诚真的完全不顾他的感受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但是更生自己的气,即使他早就怀疑可是在真正知道了事情真相之后还是觉得自己被狠狠地打了一拳,明诚的伤口在此刻更是让他觉得刺眼,刺得他眼睛生疼。

 

好在最后明台只是吸了吸鼻子,用着微微颤抖的声音问道,“疼吗?”萧景琰从未见过情绪如此低落的明台,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吃饭了!”明楼的声音及时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明台帮萧景琰把衣服理好便一起走了出去。

 

萧景琰看着饭桌有点懵。

 

他看着眼前的工具发了两秒的呆,这要怎么吃?

 

明台和明楼看见明诚一直盯着他俩,明楼忍不住放下手中的刀叉不解地望着他,“怎么,不想吃牛排吗?”

 

“不是。”萧景琰拿起刀子戳了戳盘子里的那块肉,见那块肉只是动了动,接着只听砰地一声,盘子瞬间裂了开来,三人都瞪着眼睛盯着那个被戳穿的牛排稳稳地被插在桌子上。

 

“咳……”

 

萧景琰看着他俩的表情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算了,反正事情迟早是要暴露的,他起身做了一个揖礼,望着明台道,“好久不见,明台。”

 

明楼还没有在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中反应过来,明台已经啪地一下站了起来,“萧景琰?!”

 

萧景琰是谁?

 

*

 

明诚一睁开眼睛,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人坐在他的床前手里拿着一根针正准备往他身上扎,吓了他一大跳,“你是谁?!”

 

“殿下醒了!殿下醒了!快去通知陛下和娘娘!!”

 

明诚再一看床下跪满了人,感觉自己有点恍恍惚惚。奇怪?他不是正在看大哥和明台打架吗……难道他在做梦?

 

但是随后梁帝的到来让明诚意识到一件事情,他想起了之前梅长苏的事情,该不会他也灵魂交换了吧?

 

梁帝哪里知道明诚心里所想,只是见萧景琰不愿与他说话,“景琰,你是朕的儿子,朕一时失手,并不是真的想要……”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眉宇间似乎苍老了不少,在这个时候,他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他只是一个老人,他的儿子很多,但是他最宠最器重的一个被废,一个自杀,现在只剩下萧景琰一个,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失去他了。

 

“你们的要求,朕答应你们……重审赤焰一案。”

 

他的寝殿之中还摆着那盘他们父子之间未下完的棋局,但是现在看来却是让他皮肤都在隐隐发疼,父子再战……如今还能再战什么呢?

 

从他下令的那刻起这些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

 

*

 

明楼看着萧景琰,萧景琰看着明台,明台看着明楼,三个人分别坐在沙发一端迷之沉默着。

 

“所以……你不是明诚,嗯、灵魂交换?”萧景琰点了点头,明楼又狐疑地把目光移向了明台,“你为什么会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的?”

 

明台叹了一口气,老实交代了他当时与梅长苏灵魂互换的事情,听得明楼也大为震惊。“大哥,现在该怎么办?”

 

明楼觉得头有点疼,他揉了揉眉心说道,“总之,阿诚受伤了正好也需要在家休养一些日子,他的职务暂时停掉,我来想办法,明台,你来负责他。”

 

“萧景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明台也十分不解,带萧景琰到了房间之后就忍不住走来走去琢磨着互换这件事情。

 

“我当时在殿上被剑刺中了……突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萧景琰皱着眉头仔细地回忆着,“你刚才说明诚也是突然就……”

 

难道说他们之间存在着什么特别的联系吗?也对,萧景琰和明诚长得一样,也许真的存在着某种联系,而他和梅长苏也是一样。

 

“客观事物中存在着一种可能出现、也可能不出现的趋向,我们称为偶然性,但是很显然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联系与发展过程中这种不可避免、一定发生的趋向便是必然性,偶然性中的必然性……”

 

萧景琰听着明台在一边絮絮叨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心里只是担心小殊那边,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

 

皇帝寿仪的第二天,内廷司正式下旨,命纪王、言阙、叶士祯为主审官,复查赤焰逆案。

 

几日后,当明诚再见到梅长苏之后终于确定,这次他是来到了梅长苏的世界了。

 

“苏先生,别来无恙。”

 

自那次互换已经过了不少时日,梅长苏也没觉察出身体有任何异样,就好似他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一样,他也渐渐把另一个世界之事忘却,但是现在萧景琰突然来找自己并表明自己是明诚这可完全出乎了梅长苏的意料之外。

 

怎的好端端的变成他们互换了?

 

“所以景琰是去你们那边了?”梅长苏有些担心,明诚是个什么身份,萧景琰又是什么性格,这可真是要玩大了。

 

“这个苏先生倒是不用担心,有我大哥在,应该局面是能控制的,不过按照你说的萧景琰不擅长演戏,在我们家里估计是有点麻烦了。”

 

唉,既来之则安之,唯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苏先生,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请问。”

 

“你才是萧景琰真正的太子妃是吗?”

 

“——咳咳咳!”

 

明诚看着一口水呛住的梅长苏了然的点了点头,看来皇宫里那个太子妃没有骗自己。

 

在他好好静养的那几天,先是大姐——哦,不,萧景琰的母亲来照顾他,然后是太子妃。明诚还在想这下可尴尬了,如果自家那个小祖宗知道他居然一觉醒来多出来一个什么太子妃侍寝,还不被醋给淹死,结果太子妃只是捂着嘴角笑,“臣妾又不会吃了殿下,现在又没有外人在,不必如此害怕吧?”

 

“放心,这个交易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你喜欢那个苏先生,但是你与他皆为男子之身,你们注定无法有夫妻之名,但若他朝你登上皇位,他便是你真正的妃子,我也可封为皇后,光耀我族,互取所需也不错。”

 

明诚听得一愣一愣的,这好大一盆狗血剧情,似乎在哪里看过?

 

*

 

萧景琰这几天哪里也没去,就跟着明台补习现代知识。

 

他与梅长苏不同,最大的性格就是耿直的很,要说到演戏嘛可以演是可以演,就是这满脸的正气凌然实在是学不来明诚的圆滑世故,好在他们已经处理掉了南田,最大的一个威胁暂时是没有了,至于到时候家里要演给孤狼的戏码倒也不算太难。

 

“琰琰,大哥叫我去买画框去,这书架上的书你随便看,别乱跑啊,乖乖等我回来。”萧景琰无奈地对着满脸得瑟的明台摆了摆手,这家伙是完完全全觉得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就把萧景琰当成三岁小孩来照看,也不知道是在享受欺负他还是在享受欺负明诚这张脸的快感。

 

他随手翻了翻书桌上的书,大部分都是自己看不太懂的文字,最后他的视线集中在了一本书上。

 

《三生缘之梅妃有喜》

 

萧景琰皱着眉头翻开了它。

 


 

TBC

评论(109)

热度(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