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凯歌衍生】【然浩】好好打车!(一)

*拉郎、他来了李熏然X大好时光袁浩
*少女粉停不下来
*专注发糖100年

(一)

1.
袁浩今天过的实在是狼狈。
被女友逼婚到不得不选择逃跑,要是被自己的好哥们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嘲笑他,但是他真的慌了。
他压根就不想结婚。
珊珊为他付出了很多,可是他不想做一个只是依附在女人身上的男人,他们之间生活本就差距很大,或许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她并不是他要的那个人。
2.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赶过去。”
市郊区发生了一起杀人案。
犯人还在潜逃中。
李熏然挂掉电话时,傅子遇看了他一眼,“要我送你过去吗?”
说实在,他与他们关系并不是很熟络,因为简瑶的关系他们才经常呆在一块,但出于客气礼貌还是会一起出去玩吃个饭什么的。
“谢谢、我自己打车去吧。”
“喔。”
傅子遇继续低下头写他的论题去了,电脑键盘被他打的噼里啪啦的。
3.
袁浩觉得他今天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出门看黄历。
他的黄历上一定写着,诸事不宜,这四个大字。
他慌慌张张跑上了出租车却没想到她的女友竟然会紧追着他不放。
“快、快点!”
“小伙子,这堵车呢!你干嘛这么急,后面是追你的是老虎还是豹子啊?”
“比老虎豹子还要凶猛十倍的野兽!”袁浩急的简直要跳脚,这老司机居然还在开他玩笑!
袁浩看了一眼后视镜那辆紧跟其后的车心里忍不住脑补了一下被抓到的后果,吓得缩了一下脖子,要知道他最不擅长应付暴怒中的女人。
袁浩心下一横,立刻丢了钱也不管后面老司机'哎等等!年轻人你的包!'就跳下了车。
在堵了一整条街的路上袁浩愣是把在学校跑800米冲刺的速度给跑出来了,最后终于他跑不动了,眼瞅着前面有辆绿着灯的出租车就看也没看坐了进去。
“师傅,麻烦去西郊公园。”
“师傅,去建国北路。”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你是谁?”
“你是谁?”
又是异口同声。
“呃…你们到底是去哪里?”
李熏然瞪着眼睛看着袁浩,袁浩也瞪着眼睛看着李熏然。
“这是我先打到的车。”
就在袁浩想要反驳的时候他看见了前面路口熟悉的车子。
哎哟卧槽!
不是吧!这样也能追到?!
他立刻一个缩身躺在了李熏然的腿上,李熏然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对方一个劲地朝他挤眉弄眼嘘个不停,“嘘!!随便你去哪里,我就搭个顺风车…”李熏然朝车窗望去一个女孩正风风火火地朝他们的方向大步走来。
李熏然皱了皱眉头,麻烦。
可是看着对方可怜兮兮缩着身子团起来的样子又觉得好笑,这女孩八成是他的女朋友之类的。
“师傅,去西郊公园。”
4.
李熏然也觉得今天他出门忘了看黄历。
不然黄历上一定写着,不要打车,更不要随便让一个陌生人搭顺风车。
因为这将是他今后所有麻烦的开端。
“你是个警察?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袁浩。刚才谢谢你啊。”
“李熏然。”
“李警官!我们这是要去哪?”
“看杀人案现场。”
5.
李熏然没理他。
以为他不过就是逃女友所以等会就会随便哪里下车了。
但是他太天真了。
袁浩跟了他一路。
“不好意思,这里是警方调查现场,无关人员不得进入。”
袁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安安静静地呆在那里等李熏然。
“李副队,那是你朋友吗?”
朋友?李熏然一边戴着手套一边抬眼看了看袁浩。
抢车抢出了个朋友?
“算是吧……”李熏然含含糊糊地回答道。
直到很多年以后他才知道,敢情他可不是抢出了个朋友,而是抢出了个男朋友。

6.

袁浩其实也是藏着小心思的。

因为他悲催的发现他把包给拉在上一辆出租车里了。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五块钱欲哭无泪,他连个手机都没拿。

现在除了跟着李熏然看来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人民警察总不会见到市民有难而见死不救吧?

等李熏然调查完了之后发现袁浩还站在一边,乖顺的样子看起来特别像个高中生。

“李警官啊……那个!我的钱包还有身份证手机全丢了…可以借我点钱吗!我保证我会还的!”

李熏然叹了口气,看对方可怜巴巴的模样,李熏然也有点心软了,毕竟见义勇为也是身为一个警察的责任,“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袁浩刚张了张嘴又闭上了,不是他不想回去,而是珊珊万一在他家怎么办。

“我、我不想回家…我在附近开个宾馆就好。”

李熏然突然想到了什么暗自觉得好笑,这小子还真是老鼠见了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被仇家追杀呢。

“这西郊荒郊野岭的哪来的宾馆啊。算了,你先住我家吧,明天我送你回去。”

“噢噢噢噢!李熏然你真是个好人啊!”

得了,这才认识多久他就被发了一张好人卡。

7.

李熏然带着袁浩回了家。

他感觉自己好像随手捡回了一只什么流浪动物。

他一边翻墙倒柜给袁浩翻睡衣还有换洗的衣服,一边还负责给他烧了晚饭。

袁浩坐在那里笑的一脸暧昧,“李警官一定有不少女孩子喜欢吧!长得帅又有正义感,会照顾人还会做饭。”

李熏然扯了扯嘴角,低声笑起来,“很可惜并没有。”他喜欢的人从来都把他当成哥哥,就算他做的再好又能怎样。

见到李熏然的笑容里面竟然有些落寞,袁浩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他大概说错话了,他立刻胡乱地安慰道,“那是她们太没眼光!我要是女生肯定第一个选你!”

李熏然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心底却有一股暖流缓缓地流过,“不如说说你吧,你今天怎么搞成这样?”

袁浩一提起这件事也是像打开了话闸,絮絮叨叨地和李熏然说了一大堆事情一直到半夜。

李熏然的朋友并不是很多,像袁浩这样的人要不是因为打车他们大概一辈子也不可能认识。

但是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的奇妙。

在跨跃一亿五千万的光年,我遇见了你。

 
 

TBC

评论(61)

热度(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