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甜饼沙雕爱好者。六元弟弟!rps:朱白/凯歌、漫威:冬盾/锤盾、贱虫、kingsman:哈蛋

【璞臣】妖画(千粉感谢点梗,二)

  *对不起我要卡个肉……太长了,喘气

 

*如果这个绳子play脑洞过于清奇请找这个人 @从何而起 这个锅我不背!噫!

 

*请给我一个肾宝,谢谢!

 第一篇 鬼话  第二篇 鬼市

第三篇 妖画(上) 前文走这里

待二人洗漱完毕之后,宁采臣肚子早已咕噜咕噜地叫唤了起来,见石太璞忍不住轻轻地笑出声,宁采臣却是微红着一张小脸,盯着石太璞的脸喃喃出声,“石大哥……你笑起来真好看……”

 

石太璞不觉也觉得耳朵有些发烫,心中却像有一股温暖流过,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说这般话……

 

“你若喜欢……那我便天天笑给你看。”

 

宁采臣心下也跳得厉害,不自觉地移开了视线,咬着嘴唇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原以为今生都不会再遇到石太璞了,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会再次遇到他,那日稀里糊涂地就做了那荒唐事可以说是意外,但今日他们既没有妖鬼附身纠缠,二人也完全处于清醒的状态,却不知怎的看着石太璞的眼睛就说出了一起洗澡这样毫无羞耻之心的话,还……还……

 

石太璞的手握住自己的那份炽热似乎还残留在那里,难以启齿的部位也被石太璞仔仔细细地清洗过,中途他还因为石太璞的按摩太过于舒服差点睡着,怎么想这都不太妙……

 

但是石太璞呢?他是怎么想的……又是怎么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

 

宁采臣是要上京赶考的,已经在树林城镇中浪费了几日,而石太璞四海为家,居无定所,捉妖驱鬼是他的职责所在,也是他的生活,他不能总跟着他。

 

那……他是打算要离开了吗?

 

一想到这些宁采臣顿时觉得饭菜都索然无味了。

 

“怎么不吃了?”

 

“我、我不饿……”

 

宁采臣正在纠结之时,突然有一名男子直直地向他们走来,宁采臣定睛一看,那不正是当日那个差点撞了他们的家丁吗!那男子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子,她见到石太璞和宁采臣立刻面露喜色,“就是他们吗?”

 

还未等石太璞开口,那女子已率先俯下身去,“求公子救救我家小姐!”

 

 

 

这件事说来也奇,这小姐乃是陈府上的千金。

 

那日正值小姐生辰,陈老爷不知去哪里得了一副画像,那画的原本是一高山流水,听雨倚楼,有一白衣仙人在树下抚琴,画中景色优美,手法也精细无比,堪称是一副上等佳品,于是便赠予小姐,小姐自小也喜欢书画,就很欢喜地挂在了书房。

 

但没想到怪事就这么发生了。

 

“我是小姐的贴身丫鬟,见小姐这几日都精神不佳,便想要炖些小姐喜欢的去书房,但不想小姐却不在房内,那副画就那样掉在了地上。我觉得疑惑,小姐对这幅画爱不释手,拿回来的当天一直在欣赏,不可能就这样随意地丢在地上,于是我便拿起来看。”

 

但是当她一看的时候俨然吓了一跳,那画中的风景不知怎么好像近了许多,画中的那名白衣仙人原本只是远远地望去并分不清性别,但现在却是近在眼前,那是一名剑眉星目,极为俊俏的年轻男子,他嘴角微微地挑着笑,似有些勾人。

 

小丫鬟稍稍红了一下脸,便把画收了起来。

 

“之后小姐的精神越来越不好,经常陷入昏睡,就在前几日我去小姐房内时,竟见小姐抱着那副画低声细语,面容泛红,我唤小姐名字她也完全没反应,我一时慌了便喊了老爷。”

 

再看那副画时,早已没了远山清泉,只有一个面容姣好的男子在树下抚琴,但他的距离竟已近到似乎要冲出画来。

 

“老爷也有些惊恐,便命人将这幅画给烧了,我们都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第二天画又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书房内!我听长平说,有日他陪同小姐时,有个年轻人曾送小姐一道符咒,所以特来寻公子救救我家小姐!”

 

石太璞听完便点了点头,决定去陈府一探。

 

“你病还刚好就不要跟去了,若今晚我不回来,不用等我,你便先睡吧。”

 

宁采臣听闻心中便是一紧,也顾不上其他人的目光,拽着石太璞的衣角不肯松手,“我也要去!我保证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不要丢下我一个……”

 

石太璞见那人眼中满是可怜兮兮的恳求,心里不免一软,也罢,他一个人总归叫石太璞担心,还是跟在自己身边比较放心。

 

待到陈府查看时,那副画上果然缠着浓重的妖气,石太璞反手捏着字诀,手中升起一道金紫色的光芒,一道符咒已经飞出,那画飞到了半空中却像是有什么阻挡着他,弹开来的同时竟直直朝着宁采臣飞去,宁采臣见那副画莫名其妙朝他飞过来,吓得要躲,就见那陈小姐不知怎么突然出现在了他身后,他一个转身急急地将陈小姐推到了一边,那副画嗖地一声撞到了他的背上。

 

“采臣,你没事吧?!”

 

石太璞一心急直接将腰后的弓弩拿出,朝落下的画上射了一箭,那画被牢牢地定在了地上。

 

宁采臣呼了一口气,连忙摆手道,“我没事,石大哥。”

 

那陈小姐一见画被刺穿了,立刻脸色一白就晕了过去。

 

待石太璞将画处理掉,清除掉陈小姐身上的妖气,已是傍晚。

 

“石大哥,这画是怎么回事啊?”

 

“所谓美人犹似画中仙,但其实三界之中有一种妖是附于画中,它能反射出人心里最想要的,影响人的神志心魄,吸食人的精气,长此以往便是画中人越来越鲜活,被它摄住的人则越来越虚弱,直到精气完全被吸食殆尽。”

 

只是……在收这画时,妖气却变得微弱了些……石太璞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安。

 

陈老爷先谢万谢,一定要宁采臣与石太璞留于家中住一日,二人推拒不下便住下了。

 

 (污走这里

 

 

 

TBC

 

 

评论(44)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