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镇魂女鬼!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金陵秘事(十二)

*故事其实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哈哈哈,真心理了半天……感觉快要把我自己给埋了,关于小琰这里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是一个很清奇的脑洞

*【】内为小琰X大苏

无括号为大琰X小苏


(七) (八) (九) (十) (十一)前文走


(十二)

【“景琰,你方才许得是何愿?”萧景琰抬头见林殊正放下手中的酒壶歪着头望着他。

夜晚微风阵阵,轻轻一吹便把云吹散了开来,那一轮圆月便露了出来。

有道是人间四十景,月圆花好却是难得,林殊皮惯了,三天两头就拉着萧景琰上房揭瓦,爬树摸鱼的事情自然也是没少做。

萧景琰本已睡下,才刚合眼就感到有什么人正悉悉索索地从窗边翻进来,紧绷着的弦在感觉到来人之后便放松了下来,萧景琰连忙闭着眼睛佯装睡着了。

那翻进来的黑影自然就是林殊。

“景琰!别装睡了!我知道你醒着——”黑影在萧景琰床边叫唤,似乎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萧景琰给吵醒,一只手已经伸过来去捏萧景琰的鼻子,萧景琰到底还是一下没忍住,见林殊歪着嘴角笑得贼贼的,只好假装愤愤地睁开眼,“大半夜不睡觉,偷偷摸摸进我房干嘛呢!”

“景琰哥哥,如此良辰美景,你却要在这里睡觉浪费大好时光,小弟我一个人很是寂寞呀。”林殊什么都好,但在萧景琰这里就是满肚子坏水脸皮厚得可比城墙。

萧景琰无奈地坐起身,却也知道了他来得目的。

青梅酒。入口酸甜,清香怡人。

两人一路飞檐而上,守城的侍卫并没有发现两个踪影已经攀上了城顶,待到二人高坐在青瓦之上饮酒赏月已过了半响。

“你从哪里弄来的?”萧景琰忍不住问道,见林殊一双眼睛飘忽不定,萧景琰不禁瞪圆了眼睛,“你偷的?!你疯啦!”

“嘘嘘嘘,你轻点,你想把下面侍卫都引上来吗……”

“被你父亲发现定又要打你了……”

“嘿嘿,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的……再说了,反正也是我家的酒,不能算偷。”

萧景琰自觉说不过林殊,只好闭上了嘴。

彼时四下微风疏影暗香幽浮,漫天星辰,月色温软,那一抹化在嘴里的香醇,像是要把心都微醺了。

“没想到夜晚的金陵城竟是如此美……”林殊难得片刻安静,眯着眼睛倒像只酒足饭饱躺在屋顶的猫儿,“景琰,不如趁此美景来许愿吧。”

因由缘起,那个时候的萧景琰并不知道他许下的愿望竟是一切的缘起。

“我一许大梁繁华盛世,家人安康。

二许再无战争,百姓安居。

三许……”

“三许什么?”

“没什么……那你又许了什么?”

“不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了!”

“幼稚!”

“你说什么!看招!哇啊——”

“我总觉得城顶上面好像有什么声音!”

“我怎么什么也没听到啊,是不是你听岔了?”

萧景琰和林殊听得城下值守侍卫的声音,连忙缩起身子互相捂着对方的嘴巴,提着嗓子半天满手皆是对方灼热的呼吸,四下相对之时都不约而同地噗嗤一下低笑了起来。

一双盈盈如满天萤火的眼眸中印出的是对方的身影,坠入萧景琰心间的却是一片沐雨春风。

三许……林殊一生平安喜乐,无病无忧。

 

萧景琰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还一时还没有适应黑暗,只感觉眼前一片漆黑,有些加速的心跳在触及到怀里的温度时逐渐变为平稳,还好……他还在……

那人的呼吸很轻,紧靠在他怀中的身躯虽有些冰凉,但依旧让萧景琰狂跳的心瞬间安定下来,他已经很久没有梦见过林殊了,自从赤焰一案之后他也时常在想,为何林殊不愿入梦来见自己,许是他自己也有些害怕,害怕见到满身鲜血的林殊,或是奄奄一息喊着他名字的林殊,哪一个都让他接受不了。

等到适应了黑暗之后,他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这里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寝宫……

大概是萧景琰的动作吵醒了怀里本就睡眠极浅的人,梅长苏还未完全清醒,只是半阖着眼睛懵懵地喃喃道,“景琰……?”

知道是无意吵醒了梅长苏,萧景琰吻了吻怀里人的额头,“没事……天色尚未明,你再睡会吧。”萧景琰说完便起身去寻烛台,只是在他点燃烛火的那一瞬他不禁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他还在这皇帐之中?】

 

“如何?”

“跟丢了。”蔺晨头发上还缠着几片树叶,看起来有些许狼狈,“这人速度极快,轻功了得。我好不容易和小飞流才追上他,但他似乎无意同我们纠缠,冷不防就放了个迷烟,结果叫他给溜了。”

梅长苏手里正拿着那只箭来回翻看,半响才沉吟道,“你看这只箭的箭身虽短小,箭头却是如同勾爪一样的莲花型,尾羽也过于扁平,不像是中原一代的武器……”

“我看八成是太子那边派来的,上次不是也有刺客想要来杀你……”

“上次?”萧景琰的注意力一下就从梅长苏手中的箭上拉了回来。

“是啊,这都已经是第三次了——”

“蔺晨!”梅长苏低声呵道,可惜说出的话已经来不及收回了,果然一转头就见萧景琰正皱着眉头神色暗沉地望着他。

“为什么不告诉我?”

“景琰,我……”

蔺晨也不高兴啪地合了扇子,“告诉你干嘛,我告诉你这苏宅有我和小飞流,保证长苏不会有半点事情!”

萧景琰就像没有听见蔺晨的话一般,目光没有移开半分,依旧直直地盯着梅长苏。

梅长苏心里不禁暗暗地叹了口气,“蔺晨,你先回屋吧,我有点事情要和景琰说。” 

蔺晨翻了个大白眼,小声嘀咕,“见色忘友!得了,这大半夜的,你俩去床上慢慢谈吧!”说完就登登登地甩门而出。

梅长苏不禁面上一红,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被萧景琰抓住了手腕。

萧景琰的手烫得几乎要灼伤梅长苏的皮肤,在那刻意压制满是怒气的眼眸中,梅长苏竟是读出了些许不安和受伤来。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如此不愿相信我吗?”

“不是的……我、只是不想你为此事分——唔!”

梅长苏的后半句话全部都融入了萧景琰的吻中,犬齿尖锐的部分刺入柔软的嘴唇,梅长苏有些吃痛地张开了嘴,那唇舌便霸道地闯入,大肆游曳起来,随后便是不止不休的缠绵、相交,梅长苏忍不住小声呜咽起来,指尖不自觉地抓紧了萧景琰的衣衫。

在那令人窒息般的吻中,梅长苏却感觉到了一丝悲伤从萧景琰的身上传递过来,他在颤抖。

“景琰!”

萧景琰像是突然回过神来,退开了些与梅长苏的距离,那人嘴边还挂着唇舌拉扯间溢出的银丝,微红着眼角,胸膛一沉一起急促地呼吸着,萧景琰看了一眼随即就撇开了视线,起身不再看梅长苏,”是本王冒犯了,还请苏先生见谅,今日先告辞。“

萧景琰几乎是逃回密道的,他捏紧了拳头,钝痛便从那掌心袭来,密密麻麻的,让他无所适从,他还以为他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了,许是梅长苏带给他太多年的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来来回回的撕扯,他就任凭那伤口鲜血淋漓,越扯越大,直到麻木,直到再也感觉不到痛感。


私炮房一案,到底是坐实了太子贪污之证,而朝堂上太子誉王两方争吵也让梁帝暴怒,便责罚太子择日起移居别宫自省不得过问朝事,有牵连的官员一律革职查办。

”哈哈哈哈哈,大快人心啊,当真大快人心!看来这苏哲果然是才智过人!多亏了他的提点,才没有让越妃那个女人得已钻空子,只可惜还是没能废掉太子!就是这苏哲也不知道是几个意思,他既不表明站在我这一边,但也没站太子那边,倒像是个看热闹的……“

”殿下,苏哲那边倒是不急……般弱打探到一个消息相信殿下会很感兴趣。“

”哦?说来听听?“

”听说最近幽州城内有异动,原本是运往私炮房的几十箱货物据说都去了幽州。“

”哦,有这等事?“

”还有,幽州城外据说……“眼角挑着一抹朱红的女子轻轻凑近压低了声音不知说了什么,誉王睁大了眼睛,里面满是喜悦的神情,”好好好,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你这就快些收集证据,这次定要叫谢玉这老东西乖乖就擒!“


(十三)

TBC

评论(9)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