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诚台】生还(ABO,七)

(一) (二) (三) (四) (五) (六)前文走

(七)

1937年,中共中央机关迁驻延安。

同年8月,日军以租界和停泊在黄浦江中的日舰为基地,对上海发动了大规模进攻。

明诚知道,他们在法国的生活彻底结束了。

迎接他们的将是一场真正的战争。

明楼的任务与明诚不同,明楼回国是执行长期潜伏工作,而明诚则作为一个Alpha战士即将奔赴战场。

法国的夜晚,只有虫鸣和被亮光照得有些泛红的天空,在那里看不到星光。

明台没有回头,但他知道那个人一直就站在他身后,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阿诚哥,这里没有星星。回到家是不是就能看到了?“

明诚没有回答,只是轻轻从背后拥住明台,那温热的气息包围着他,连同他的心脏一样被无名的火焰燃烧着。


明台吾弟:

抵达南京已有数日,从前从未感受过何为真正的战争,现如今总算是明白了。还记得那日你说法国看不到星星,你问我是不是只要回到了家就能看见,那时我没有回答你,但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

祖国的星空很美,她比任何地方都要美丽。

时间不多,我即将前往重庆,望你多多照顾自己。


四周都在震动,入眼的尽是染红视野的红色,呼吸间暴涨的信息素侵蚀了每一个细胞,全身都在撕裂般地叫嚣着,要把一切撕碎,切开再破坏再重组,耳边呼啸着的炮弹声和尖叫声也混成了一片,牵动着明诚的每一根神经,战斗、战斗、不停地战斗,活下去、活下去、要活下去。


明诚吾兄:

我这里一切安好,切勿担忧。

想起你以前同我说过,报国是信仰,而我也一直坚信着光明终究会驱散一切阴霾,原谅我的任性,这是最后一次。

答应我,不生气,不发火,以后都听你的,好不好。

等着我。


“从今天起,你的代号是,毒蝎。”明台缓缓地行了一个军礼,眼睛里好像有无尽的火光。


明台:

小少爷,你可真是给我好大一个惊喜。

你是吃准了我和大哥现在都不在,无法治你对不对?


明诚感到脑袋嗡嗡作响,愤怒无比的同时却又忍不住想笑,这可真是明台的风格,先斩后奏,一旦决定了之后便是拦都拦不住,他和大哥大姐都千方百计想要让他远离战场,这小家伙倒好,居然叫他在战场上等着他。


明诚:

阿诚哥,你向来在我面前都是虚张声势。

还有,你以前告诉我说学校的雪很厚,可以堆雪人打雪仗,来了之后我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现在你生气,我也生气,所以我们就算扯平了。


明台的靴子里灌满了雪,刺骨的雪水从他的脚心一直蔓延向上,他咬紧了牙齿握紧了手中的枪,血腥味让他眼前有些发黑,他恍惚间觉得看见了明诚,那个时候他一定也站在这个位置,握紧着手中的武器,这么想着明台突然觉得视线变得清明了许多,他站起来挺直了胸膛,他感到有一股力量正在不断地涌出,他正沿着他走过的轨迹一路向前,无所畏惧。


明台吾战友:

前线告急,我即将暂别,归期不定。

已是生死存亡之际,若无国便无家,你我信念必将达成。勿念。


明诚吾战友:

抗战必胜。


明台:

昨日我梦见了一幅画。

你以前说我总喜欢画冷色的事物,希望我能画一副暖色的。我想,我知道它是什么样子的了,如果不是在战场,我真希望现在立刻就画出来给你看。


明诚:

我回国了。

两年又零六个月,我已等待太久,我会被安排至第十军队,明日便能同你汇合了,希望能尽快能见到你。

我想你了。


12月的那天,明诚所在的第十一军,遭遇日军突袭。明诚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他的眼前被无尽的红色覆盖,身体也没了任何知觉。

只是抬头时,他就看到了那一片红色的星空。

连成一片浩瀚无边,红色的星辰发出耀眼的光芒,他揉了揉眼睛才发现那是血流进眼睛里的颜色。

明诚觉得冷,打了个颤之后有些恍惚地想着,这么多天了还不回信给那小家伙,等见了他八成又要生气了,还是哄哄吧。

他抬起手在满是破碎的砖瓦上一点点写道。

明台挚爱:

我也想你。


这是一封永远寄不出的信,也是第一封和最后一封我给你的情书。


明台就是在那个时候感到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侵蚀了他,他一个不稳跪倒在地上,冷汗直冒,几乎无法呼吸,是明诚!

明台的心脏几乎都快要停下了,他的大脑里有无数的声音在尖叫。军队里的其他人都面面相觑地看着这一幕,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王天风倒是率先反应过来,“快扶他进去!”

明台猛地抓住王天风的衣角,”明诚……“说完这个名字之后,他像是再也抵挡不住陷入了昏迷。

“你说什么?”明楼瞪着王天风,王天风也瞪着明楼。

“你听见了刚才我在说什么。”

“但是两个Alpha之间不可能存在精神链接的……只有被标记的Omega和标记他的Alpha之间才会存在这种特殊的感应!”

“你觉得我现在有这种心情和你开玩笑吗?”

这有可能吗?明楼皱着眉头没有发出声音,他不知道该先对两个弟弟之间的关系感到震惊还是该对这千万分之一的精神链接感到震惊,王天风也皱着眉头,一时间陷入了沉默,这可真是前所未闻……


夜晚冰冷的空气让明台颤抖不已,呵出的白气一下子就飘散了,他从晕迷中醒过来,尽管脑袋疼得无法思考,但那个声音依旧不停地在催促他,快点,在快点,他必须要去……紧了紧手里的枪,明台抬了抬头。

那时暮色正沉,一颗颗星星像是跌落在的宇宙尽头的钻石,一点一点地闪动着光芒。


TBC

评论(1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