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凯歌衍生】一百零一夜(第一夜)

*哈哈哈笑die,一看到这个主题脑洞就收不住

*为什么叫黄色笑话(啊不……童话,让我来跟你们讲

*ooc是我的锅,又名《凯凯歌歌讲故事》

 

【一度秋冬】《深海人鱼》

双总裁,黑,慎入。


1.

【谁说先爱上的便失去了自由。】

陈亦度这人有严重的洁癖。

说的简单点,他难以忍受不干净的东西。不干净的床,不干净的食物,不干净的水,不干净的气味。

这是他在这个非黑即白的社会里生存多年留下的后遗症。

高冷禁欲又或是才华洋溢都是他外在的标签,他的内心藏在最深的海底,幽深平静却充满了致命的危险。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2.

这是最初陈亦度想要给郑秋冬的惩罚。

十年前,他并非是头脑一时会发热的人,却也败在了爱情之下。

也许是郑秋冬给人的感觉太过于干净,又或许是他对爱情抱有一丝幻想,所以在背叛来的时候才会这样的翻江倒海,宛如刀割去半边心脏,鲜血淋漓。

【从颤抖双手间落下的刀子,他已经再也握不住了,就这样变成泡沫消失掉就好了】

“你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我?利用我对你的感情?”

陈亦度感觉不到在场其他人的目光,他的眼睛牢牢地锁着眼前的人,他想从他的眼睛中看出点别的什么来,可惜那里面一片清明,好像有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有。

他会说什么呢?是和以往一样在开玩笑吧?说当然是骗你的。

但是郑秋冬什么都没有说,甚至连愧疚的神态都没有。

那就像狠狠扇在陈亦度脸上的巴掌,火辣辣的,对方的眼前看起来在说‘是我逼你做这些事情?还是我知道你喜欢我,我就一定要有回应?’

陈亦度甚至想要拍掌大笑,好手段,郑总。

把他的自尊在众人面前狠狠踩碎,他失去了一切,一无所有。

于是,十年后,他作为DU集团的总裁,收购了郑秋冬所在的公司,理所当然的出现在郑秋冬面前,他告诉自己,那和爱无关,只是一个复仇的开始。

3.

陈亦度最初遇到郑秋冬的那一天下着暴雨。

很狗血的剧情,他在一家店门口避雨,然后郑秋冬就借他撑了一会伞。

黏腻散发着夏季热气的雨水落在地上,热度蒸发着向上盘旋,随后他们聊了很多,最后他们竟然疯了一样丢掉了伞,在路上奔跑,只求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

没由来的,陈亦度觉得他和郑秋冬是同一种人。

设计灵感的枯竭,职场的黑吃白,稍一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而这个时候郑秋冬救了他,把他拉上了岸,用温软的歌声填平了他内心的空白。

陈亦度为这份藏在心底的热度,而心跳不止。

他从未问过郑秋冬是否也喜欢他,因为他知道他不会得到答案,但他有自信,他只要一点点慢慢填满郑秋冬的生活,他就再也逃不掉了。

4.

只是他从未想过他会因为自己的自信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华氏股份大跌百分之五十点,在美国的资金账户被冻结了。”

“你是怀疑有人故意设计的?”

“警方已经介入了,这下事情可麻烦了。”

陈亦度不相信郑秋冬会干什么无良之事,况且郑秋冬被车撞陷入昏迷,一定也是有人在捣鬼。

他无法忍受自己所爱的人承受任何的痛苦,他必须要救他。

【巫婆告诉他,我可以帮你,但是你必须用你的声音来换,以后你每走一步都会像踩在尖刀上一样疼痛,即使这样你也愿意吗?】

陈亦度做过最为疯狂的事情,都与郑秋冬有关。

他用了半年的时间搞垮了华氏,狠绝地折去了对方的羽翼,只为了一个昏迷不醒的人。

但他从未想到,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这个渔翁竟然是郑秋冬。

他一句话都说不出口,脑子里只觉得嗡嗡作响,所有人都知道陈亦度为了他的情人使了什么样的手段,不惜忍受骂名,有人说他疯了有人说他够深情,半年来未曾离弃,只守着一个不会醒来的人。

陈亦度张了张嘴,只觉得氧气不够,呼吸全部黏在喉咙间,就算是再傻的人也知道他被利用了,郑秋冬根本没有陷入昏迷,他只是为了陈亦度所在的集团公司与华氏集团拼个你死我活。

所以,一开始这些就是个圈套。

把我拉上岸,变成公主的样子在我周围,让我爱上你,全部都不是真的。

所以,那些抵死的缠绵,被压抑在喉咙间的呜咽,皮肤上留下的爱意,全部都是泡沫,只要一碰就破得粉碎。

“你走吧,陈亦度。离开这里。”

“我自己有脚,用不着你提醒,我会走。”

那用半生生命换来的双腿,却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陈亦度一离开便是十年。

5.

“秋冬,你这是何苦,为什么不告诉他真相?你知不知道他也许会恨你一辈子?”

“这样就好……他不应该和我这样的人扯上关系。”

郑秋冬苦笑起来,落在他脸上的雨水就像落在他心里的眼泪,无声地哭泣着。

原谅他的私心,他要推开陈亦度,让他远离危险,却完全不必以如此狠绝的方法,也许是他觉得恨有时候比爱更令人深刻。

那些深深刻在他心上的爱,与陈亦度融为一部分的感觉,让他想要陈亦度牢记他一辈子。

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陈亦度了。

6.

陈亦度将一张契约书丢到郑秋冬的脚边。

陈亦度抓住了郑秋冬的手,将他反手压在桌子上面,压低了声音凑在郑秋冬的耳边,一声声如同鼓声敲击着他的心脏,“怎么,怕了吗?”

【被强行扭曲的灵魂与身体,都被涂上了颜色】

“别忘了,这是你欠我的。”

呵,郑秋冬忍不住上扬了嘴角,所有的悲伤都被掩盖在了虚假的表面之下,“没想到,我居然让陈总那么费心。能惦记我十年,我该感到荣幸吗?”

陈亦度扯了扯嘴角,他忍不住想笑,郑秋冬,你以为我还是十年前那个任由你摆布的陈亦度?还是你以为我还会因为你的话而生不如死?

“是啊。”陈亦度说道,“用了十年能让你成为我的玩物,不是很值得吗?郑总。”

7.

【奇迹也好,恋爱也好,魔法也好,王子的亲吻也好,全部都想要停止】

“这是我的女朋友,厉薇薇。这是我……同事,郑秋冬。”

郑秋冬发烧了,他觉得自己像在大海里上上下下的漂浮着,过度被使用的身体疲惫不堪,心灵什么的早就破碎了,如今他不仅失去了自由,连他自己也即将失去。

这也许就是他应该得到的结局。

如果当年他没有如此自私自负,会不会他与陈亦度的结局就会有所不同?可是他们两个太像了。

都是如此极端的人,宁可玉碎不为瓦全,谁都不肯先低下头,这注定是一场悲剧。

在那一片朦胧的海里,他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环绕着他,温柔而又缱绻,他昏昏沉沉地想要就此睡去,却被热浪惊醒。

他们之间最温情的床上活动竟然是在他半梦半醒的时候。

郑秋冬突然感觉累了。

他怀念十年前他与陈亦度一起相拥着醒来,因为一个荷包蛋而感到快乐的早晨,没有公司,没有算计,没有阴谋,什么都没有,只有陈亦度和郑秋冬。

【只要你将刀子捅进王子的心窝,流下来的血就能让你重回大海。】

十年前郑秋冬捅了陈亦度一刀,让过去的陈亦度死去了,现在,换陈亦度捅了郑秋冬一刀,所以他也会就此死去吗……

瞳孔微微地收缩着,郑秋冬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正背对着陈亦度,那是他闭上眼睛都能描绘出的人,而那把尖刀正对着陈亦度。

在那一瞬间郑秋冬突然知道了他那破碎的心,破碎的声线,破碎的脚步都只拼凑出一句力竭声嘶的‘我爱你’。

8.

胡歌没有说话,只是歪着头看着王凯。

“你不喜欢这个故事。”王凯直截了当地定下结论。

胡歌嘟了嘴,”我只是不喜欢小美人鱼这个故事,爱为什么不让对方知道?“

王凯盒盒盒地笑了起来,”歌歌,你和郑秋冬半斤八两,我追你的时候你可没少让我猜。“

“但是你都猜中了。”胡歌笑眯眯地亲了亲王凯的嘴角,眼神里是止不住的小骄傲,“我不是郑秋冬,你也不是陈亦度。”

王凯挑起半边嘴角,伸手揽过胡歌的脑袋,重新吻了回去,“小傻子,你是胡歌,而我是王凯。”

9.

陈亦度自然知道这些年他树敌不少,而他却完全没有想到为他挡下那一刀的是郑秋冬,他以为他恨不得杀了他。

在那震惊的眼神中,陈亦度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死去的心跳又重新回来了。

【你知道吗,我啊,还能用这个身体站起来,在全部都停止前,只想将‘我爱你’三个字传递过去而已】

”我爱你。“

”一直都未变过。“

上半生也好,下半生也好,命也好,爱也好,恨也好,你要什么全都给你。

原来他这十年来想要的,也只是郑秋冬陪在他身边而已。

10.

解除诅咒的是,王子的眼泪。

用爱意铸成的眼泪滴在了人鱼的腿上,他的腿再次变回了鱼,他重新获得了自由。

但是他不再想要重回大海了。

因为爱困住了他,而他这一次,想要被困住一辈子。


第一夜,完。

 

end

评论(35)

热度(147)